「我不跟你說了,你走開點,別擋着我看他們對決。」趙冰雲連忙把綠雲小師妹推開,不願讓人知道自己的內心想法。

綠雲小師妹沒有繼續追問,而是見好就收,但好奇心爆發的她,也是把目光投向了界外星空,並暗暗想道,「明教張教主…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擊敗趙泰斌長老。」

……

阿波洛世界之外,浩瀚星空中,有無量星光在閃耀,萬千隕石和空間碎片環繞在四周,這裏,曾是嬴政跟蕭元顥對戰的星空戰場。

現在,這片戰場又一次成為了五級強者對決的戰場,只是對戰的人換了。

趙泰斌手握戰劍,身上星光流轉,磅礴氣勢化為一道道璀璨光芒照耀深邃虛空。

舉起戰劍,滔天殺氣蔓延,「小子,我趙家的極光劍經威震帝星聯邦,你怕是接不下。」

「剛好,本座也懂得一些劍道。」張無忌右手探出,體內飛出一道靈光,化為一把法則戰劍落入掌中。

這是一把烙印鯤鵬道紋的黑金戰劍,深邃的劍身有神光縈繞,劍鋒上有鵬爪圖紋浮現,輕輕一動,虛空都為之泛起漣漪。

踏入洞天境,開闢劍道洞天之後,張無忌在一念之間,就能把天地法則凝聚成一把戰劍。

鯤鵬戰劍在手,張無忌率先發起了進攻,一踏步,虛空跨界橋浮現。

「殺!」

瞬息間,張無忌的劍刺到了趙泰斌的身前,這一劍,比閃電快。

「鏘。」

趙泰斌的速度也不慢,戰鬥經驗豐富的他,在張無忌凝聚戰劍的那一刻就有準備了。

劍出星光生,戰劍橫亘,似一條星河顯化,直接擋下了張無忌的直刺一擊。

「鏘鏘鏘…」

星空中,張無忌和趙泰斌在飛速移動,他們的速度極快,肉眼只能看到一道道劍光在不斷撞擊絞殺。

人在虛空中穿梭,劍在星空中閃耀,每一道劍光都能把一方山河擊穿斬斷。

張無忌的劍快准穩,趙泰斌也不差,他的劍如星光般絢爛,兩人激戰了數十個回合,一時間難分勝負。

兩人在星空中漫步,掌中戰劍不斷擊出,恐怖的餘波掃滅了一顆又一顆的天外隕石。

不時會有劍光落入阿波洛世界,璀璨的劍芒把漫天雲霧都擊穿粉碎。

劍芒落在大地上,讓一座座高山崩碎坍塌,掃過海洋,頓時掀起了滔天巨浪,直接引發了海嘯大災難。

偶爾有劍芒會擊穿蒼穹,貫穿大地,讓深紅色熾熱岩漿從地底最深處湧上高天。

五級強者之間的搏殺,光是餘波,都能讓一方世界遭到巨大破壞。

要不是有東玄聯邦的眾多強者,駕馭虛空戰艦攔截了大部分的劍光餘波,恐怕阿波洛世界就要直接破滅了。

「好,你很好。」遲遲未能擊敗張無忌,這讓趙泰斌開始着急了。

在他的心中,張無忌只是一個僥倖踏入洞天境的偏遠異界的土著強者罷了。

自己身為上古趙家的五級巨擘,豈能在張無忌的身上浪費如此多的時間。

只是對付一個土著強者,要是一直不能分出勝負,那趙家的顏面何存。

一想到這,趙泰斌悍然發起了強攻,「接下來,我要動真格了,極光之劍,耀世。」

「嗡!」

上古趙家的傳承劍道神通一出,方圓數千里的星空都震動了起來。

數不勝數的凌厲劍氣憑空衍生,極盡璀璨的光芒在迸發,照耀了深邃的無盡虛空。

一道長達數百米的星光之劍在戰場上顯化,栩栩如生,劍身有繁星滿天,劍鋒流轉光芒。

無堅不摧,湮滅黑暗的劍道意志在星空中肆意蔓延。

遠方星空,來自飛雲劍宗的遠征艦隊,也被趙泰斌所釋放的劍意波及了,一艘艘虛空戰艦自主亮起了警報信號。

一艘雙刃劍形的空天母艦上,飛雲劍宗的一尊太上長老也被驚動了。

「極光劍道…是趙家的哪位五級巨擘出手了?」這尊太上長老是一位半步洞天境的偽巨擘強者,很巧的是,他也姓趙,不過跟上古趙家沒關係就是。

趙長老雖然只是偽巨擘級強者,可他活得足夠長,對東部星海各大勢力的傳承功法都有很深的了解。

一感應到橫掃過來的極光劍意,他就馬上知道是趙家的五級強者在出手。

另一艘空天母艦上,飛雲劍宗的老宗主走了出來,饒有興趣的笑了,「嗯,趙家的趙泰斌可就在阿波洛世界,想來是他出手了。」

這位劍宗的老宗主才是這支遠征艦隊的真正掌控者,他一身白袍,白須垂落,直達胸口,慈眉善目。

不愧是曾擔任一宗之主的人,只是根據情報一分析,就推算到了動手的人是誰。

很快,空天母艦的光波偵查系統,就把遠方戰場的景象傳送了過來。

趙長老踏空來到飛雲老宗主所在的母艦上,由衷的稱讚道,「老宗主料事如神,確實是趙家的趙泰斌長老出手了。」

「還真是那小子。」飛雲老宗主笑了笑,問道,「說說,他的對手是誰?」

趙長老遲疑了一下,「是東玄聯邦的人,他還有一個身份…就是…」

「說。」飛雲老宗主瞥了趙長老一眼,一揮手,斬釘截鐵的表示,「有老夫在,你無需有什麼顧慮。」

趙長老苦着臉說道,「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剛加入我宗不久的一位客卿長老。」

「哈哈哈…不用問,肯定是我宗新加入的九雲客卿長老,甚好甚好。」飛雲老宗主眼睛一亮,連忙就要帶人去撐場子,「走,趕緊去幫忙,可不能讓我宗長老受到趙家的欺負了。」

趙長老一臉的糾結,下意識的攔住了飛雲老宗主,「那個…老宗主,還有一事很是奇怪。」

「何事?」飛雲老宗主一愣,有些不明白了。

趙長老很是為難,不知道該如何說為好,「這個…這個…」

飛雲老宗主是個急性子的人,一看頓時不高興了,一瞪眼,喝道,「你這廝今天是怎麼了,說話吞吞吐吐的,剛剛就想說你了,一個大老爺們,說話怎麼一點也不利索。」

「他,只是三雲客卿長老?」趙長老硬著頭皮說了一句。

飛雲老宗主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什麼,你剛剛說的是三雲客卿長老,而不是我宗最高級別的九雲客卿?」

趙長老一咬牙,說道,「是的,我也感到很奇怪,能跟趙泰斌對戰的人,肯定也是一位五級強者。」

「以我宗對客卿長老的優待來說,他應該是九雲客卿才對的,可我剛剛看了一下我宗客卿長老的名單,那位張無忌長老還只是三雲客卿。」

飛雲老宗主氣的白須都飛起來了,「胡鬧,一個五級巨擘,在我宗只能是一個三雲客卿長老,這事要是傳出去、還有誰會來我宗擔任客卿長老。」

「此事必須嚴查,若是有人在從中作梗,一律嚴懲不貸。」

趙長老連忙表示,「是,我回宗后馬上去查,如果是有人膽敢暗中使壞,我絕不輕饒。」

「走,去看看那位張無忌長老。」飛雲老宗主此時,也從趙長老那裏拿到了有關張無忌的一些資料,來興趣的他顧不上生氣,急着就要去前方戰場觀戰。 「我很好奇,為什麼你們會如此縱容黃媛媛?」,安琪看著吳樾,她真的很想知道,明明黃媛媛如此過分,可是不管是沫蔓婷還是吳樾,都不會不管她。但是,吳樾又不喜歡她!

吳樾嘆了口氣,看著安琪,「你知道嗎?如果不是黃媛媛的父親,我可能也活不了這麼久!」。

安琪看著一臉沉悶吳樾,她知道,吳樾家和黃媛媛家,一定是有著分不開的聯繫,儘管自己在不喜歡黃媛媛,她也要忍受黃媛媛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的樣子。

兩人說著說著,就到家了。吳樾讓安琪先下車,他去把車停好。

「好了,早點休息吧,你明天不去逛學校了嗎?」,吳樾看著安琪,折騰了這麼久,他也想睡覺了,這還是他人生當中第一次進警察局,黃媛媛還是沒有辜負自己的期望,一天到晚,沒有一刻讓自己舒心過。

「好,你也是,早點休息!」,安琪看著吳樾,趁吳樾不注意,一下子就吻了上去,看著吳樾獃獃的樣子,安琪笑了笑,跑了進去。

等到安琪跑了進去過後,吳樾擦了擦剛剛安琪吻自己的地方,他不是嫌棄,只是單純的不喜歡而已!

王優把梅芳華和楊良軍送走了之後,這樣鬆了一口氣,有梅芳華和楊良軍兩個人在,王優連零食都吃不飽了,感覺自己很可憐,(_)。

王優看了看自己的覺得自己好不爭氣,突然想一巴掌把自己的腳拍死!「你看看你,怎麼這麼不小心,現在像一個殘疾人一樣,比殘疾人還差勁!」。

王優正沉浸在罵自己的快樂當中,她的電話就響了。王優一看是自己的老師打的,疑惑的接了起來。

「喂,老師,怎麼啦?」。

「喂,王優啊,我今天整理東西,發現,你以前的證書還在我這裡,你看看你明天要不要來拿啊,我退休了,要是你沒有時間,就改天吧!」。

王優看了看自己的腳,又看了看手機,想著以後估計又的忘記了,還是去拿了吧!「好的,老師,那我明天來找你哦(-ω-`)!」。

瓜了電話過後,秦曉曉還站起來看了看自己走路的樣子,估計了一下自己應該多久起床,才不會遲到。

李悅笙逛了一天書店,買了很多關於心理學的書,看著這些書腦大都大了的李悅笙,不得不承認自己是一個心理學白痴。

李悅笙看著自己手裡的基礎心理學就難過,如果她看不懂,她就無法和沈懿周交流,就沒有共同話題!

「小灰灰啊!救救我好不好?」,李悅笙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就只有打給她的男閨蜜小灰灰了。

劉飛接到李悅笙的電話,想要打死她的心都有了。平時不怎麼聯繫自己,一到需要自己的時候,就打電話來了,也不分一下時間。

「你怎麼了?這麼晚給我打電話?」,劉飛帶著些許睡意,艱難的睜開眼睛,接起了電話。

「沒有啊,這不是還早嘛!」,李悅笙無辜的說,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和劉飛不在一個地方。

「大姐,你現在在美國,我在中國,你說什麼呢,你那裡還早,但是我該睡覺了,大姐,求求你,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放過我好不好!」,劉飛對著電話無語的說,這些日子,他已經被上司罵的狗血淋頭的,他現在只要一想起王優,恨不得殺了她!

「哎呀,小灰灰,你先聽我講一下嘛,我真的很需要你!」,李悅笙對著電話里的劉飛撒嬌到。

「你怎麼了嘛?」,劉飛一向拿李悅笙沒有辦法。

「我喜歡上了一個人,但是他是學心理學的,可是我又不懂,和他也沒有什麼共同話題,你說我該怎麼辦啊!」,李悅笙無助的告訴了劉飛,希望他可以幫幫自己。

關於李悅笙說的,劉飛只聽到了她喜歡上了一個人,後面的都沒有聽到了,他聽到之後就愣了,心裡有無限失落涌了上來。

「你說我該怎麼辦啊?」,李悅笙說完,緊張的等著劉飛回到自己的問題,可是劉飛就像是沒有聽到一樣,話也不說,「喂,小灰灰,你還在嗎?喂……」。

聽到李悅笙在叫自己,劉飛回過神來,「哦,哦,在,怎麼了?」。

「你到底有沒有聽我的話啊?」,李悅笙聽到劉飛的話就生氣,敢情自己剛剛講了一大堆,他都沒有聽!!!!

「剛剛信號不好,沒有聽到!」,劉飛對著李悅笙解釋到,他能不能告訴李悅笙,自己喜歡她?

「我好想打死你哦!」李悅笙對著劉飛生氣的說,她又要重新講一遍!

「其實,你沒有必要去了解心理學啊,你們可以有很多其他的話題!」,劉飛聽完了李悅笙的話,很認真的給她說,他其實很想說:我和你不是一個專業的,可是我還是喜歡你。

「可是,我找不到什麼話題啊,你說如果我當時也選擇了心理學該有對好!」,李悅笙失落的說,她多麼希望時間能夠倒流,然後,她一定要讓自己去學心理學!

「可是,你現在說這些也沒有用唉,難道你還想現在去學嘛!」,劉飛無語的說到,他不想李悅笙每次和自己說話的時候,都是另外一個人的名字

劉飛無意間的話,讓李悅笙眼前一亮,她激動的說,「對了,我可以現在去學心理學啊!」。

「什麼?」,劉飛聽到李悅笙的話,一下子就震驚了,李悅笙為了那個人是有多拼?

「你沒有聽錯,我要去學心理學,這樣也可以有機會向他請教快了!」,李悅笙說完,只覺得自己很聰明,「對了,小灰灰,你說我是在美國學還是回來學啊?」,李悅笙想在美國學習,可以一邊學一邊上班,可是沈懿周在中國工作,讓她有一點糾結。

「要不會中國吧!」,劉飛聽到李悅笙對話,心裡莫名有一點激動,他多麼希望李悅笙可以回來,他已經很久沒有看見過她了。。 「嗯!悄聲一點!千萬別被發現了!否則我們有死無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