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托尼,說好的做陌生人參加開業的,這下倒好,她本來做好了默默無聞的準備,現在被他這麼一說,自己又需要面對很多麻煩事了。

「雨凝,你是怎麼認識托尼老師的?」洛明軒一邊開車一邊轉過頭問洛雨凝跟托尼的關係,也是有一點試探的意思在裡面,過這也是出於關心,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哥,聽說過,好奇心害死貓這句話嗎?」洛雨凝,沒好氣的對著洛明軒說了一句,沒看出來自己在這件事情煩心著呢,怎麼還往槍口上撞呢?

「好了,我說不過你。」洛明軒,什麼也不說了,乖乖的開車了,在洛雨凝跟前他還是配合的做司機比較好。

那邊托尼作為經紀人,做了一個大概的介紹之後就下台了,然後讓大家盡情的吃喝,等他下次再走到台下的時候,卻再也沒有找到那抹熟悉的倩影。

看來這次這丫頭是真的生氣了,他也知道他並不是喜歡明理之人,但是身處吃人不吐骨頭的上流社會之中,怎麼可能平安度日,自己也是為她好罷了。

「托尼先生,請問您和那位小姐是怎麼認識的?」

「為什麼您會同意來做冷千秋的經紀人呢!」

「很多年以前您宣布退出這個藝術行業,再不會接受任何人的委託,可是您為什麼會同意全權代理冷千秋的作品?」

「這一次是徹底穩定下來了,是嗎?」

「托尼老師,請問今天畫展開業,冷千秋本人是否有到場呢?如果有到場,那麼是誰呢?」

「是啊,是啊,托尼老師,冷千秋這個人挺神秘的,到底是男是女呢?」

托尼,被一群記者圍住了,面對他們問的這些問題,托尼閉口不言,只說無可奉告,如果有喜歡冷千秋作品的人可以,留下來欣賞一下人家的畫作,倘若要問一些有關私人的問題,還請離開。

托尼跟一個笑面虎一樣,跟在場的所有人周旋著,大家只以為托尼,不願意將冷千秋的身份,說出來自然有他想要為它隱藏的意義。

今天,在許多人都諸多猜測當中這場開業,算是堅持下來了,至於暗中一些心懷鬼胎的人,看到這個會展有如此強大的背景,也不會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能不能做到,在損害了這家公司的利益之後,還能拍屁股走人。

這一天,洛雨凝與付清顏還有李彤三個人約好一起去野餐,剛好洛明軒有空,就充當了三人的免費勞動力。

只不過這個時候付清顏和李彤,兩個人壓根都不知道洛雨凝真實的身份,因為他們幾個人從來就沒有問過對方家裡是做什麼的,大家只是用一顆真誠的心互相交流著而已。

「雨凝,你哥哥挺帥的啊!」付清顏,自從看見洛明軒的第一眼,就覺得這個人有做渣男的潛質。

趁著沒人的時候,她開口向洛雨凝打聽情況,「你哥哥有女朋友沒?」付清顏漫不經心的問著,洛雨凝想也沒想的就回復道「沒有,我哥的婚事都快成為家裡的頭等大事了,可是人家當事人都不著急,我們再著急也沒用不是。」

洛雨凝,說了這麼多之後才反應過來,人家問自己的,真正含義是什麼?

「清顏。」洛雨凝色咪咪的看著付清顏,就好像她,突然之間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樣。

「你老實告訴我,你覺得我哥這個是怎麼樣?」洛雨凝問的隨意,沒有想到付清顏告訴自己的答案,卻讓她大吃一驚。

「雨凝。」

「來來來,」付清顏,害怕被別人聽到,還特意將她拉到了,沒有人聽到的地方說道;

「雨凝,我說實話,你千萬不要生氣哈,我絕對你哥有做渣男的天賦。」付清顏語出驚人,洛雨凝有些哭笑不得,他很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溫文爾雅的哥哥會在別人眼裡有做渣男的潛質。

「咳咳!」

「清顏,你說的這些話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洛雨凝被嚇了一跳,這要是讓她哥知道了,還得了,明明人家從小到大一直都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他從小就是別人家的孩子,潔身自好,更是不用多說,怎麼活在自己同學的眼裡才會這樣的人。

「你必須答應我,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尤其是你哥哥?」付清顏話出口之後就後悔了,自己還真是夠沒腦子的,當著人家妹妹的面說他哥哥是渣男,這不是明擺著搞事情嘛? 危!

危!

危!

傑尼斯直覺瘋狂地警示。

但是在蝴蝶夫人替身的全力控制下,他的大腦幾乎失去了思考能力,現在已經進入到用下半身思考的情況。

直覺瘋狂提醒,他反應為更加急迫的撲向蝴蝶夫人,已經沒有任何掩飾了。

這是喬斯特滿載波紋的迴旋鐵球已經到了!

波紋的力量此時也被迴旋著的鐵球引導。

超近距離。

拋射。

成了!

喬斯特看著不斷迴旋的鐵球擊中他的腦袋。

隨著迴旋波紋擴散開了,他的身體飛快的融化著。

「啊啊啊!」

在這種強烈的攻擊下,他終於清醒了過來。

忽然無數的小手從他頭頂伸出,胡亂地攻擊著周圍的一切。

周圍的書架被觸碰到后,立馬變成了冰塊,隨後被擊打得粉碎。

「我要殺了你們。」

傑尼斯此時已經瘋狂了,蝴蝶夫人的替身根本擋不住這種攻擊。

胸口被擊中,然後擊飛出去。

飲酒此時則是早已晶體化,幫助喬斯特擋住了許多次亂飛的小手。

不行!

喬斯特感覺周圍的空氣溫度在不斷減低,自己呼吸一口都非常困難。

難怪說教廷的波紋才是血族的剋星,這時候最克制的的確是「太陽」那種炙熱的溫度。

看著他的大腦已經被他的波紋鐵球迴旋消融了三分之一,但是吸血鬼的生命力比他想象的更加強大!

短短几秒鐘,飲酒身上已經全是冰晶。

雖然看上去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喬斯特知道溫度再降低下去的話,飲酒馬上就要失去行動力。

這一根一根「冰涼的小手」都是替身攻擊!

太恐怖了!

喬斯特此時臉上全部都是冰霜,幾乎已經做不出多餘的表情了。

努力吸上一口氣。

他感覺自己的氣管和肺部都要被吸進來的涼氣凍住。

冷靜。

波紋的力量再次湧出。

今天太衝動了!

沒想到腦袋都被打出一個大坑了,還塞了一個球,居然還活蹦亂跳的。

果然不做人了就是不一樣。

這是我最後的波紋了!

一個鐵球飛出。

傑尼斯腦袋上的球早已經被他冰住了。

此時他也慢慢安靜下來了。

看到飛來的迴旋鐵球,摸了摸自己腦袋上的大洞說道:「這就是波紋的力量嗎?真是可怕啊。」

側身一閃躲,那個鐵球輕易的就被躲過,砸在了牆上,把結了一層冰的牆砸出一堆冰屑出來。

「沒想到居然是教會那群小人的陷阱。」

「看來已經摸透了我的性格了?」

他狠厲地看著被擊飛的蝴蝶夫人說道:「我要把你做成冰雕,再慢慢的玩。」

「嘿嘿嘿嘿嘿。」

隨後轉過來看向喬斯特:「看來你修鍊不到家啊,小東西。」

「你們牧首大人這麼急切的嗎?」

「你說我把你的屍體交給你尊敬的牧首大人怎麼樣?」

「以罪人和惡魔的身份死去,哈哈哈。」

喬斯特思考十分艱難,但是還是明白對方似乎誤會了他們。

這很好!

「牧首大人不會放過你們的。」

「骯髒的老鼠。」

這句話似乎點到了傑尼斯的痛點上。

「冰涼的小手」一頓攻擊,飲酒凍僵掉在了地上。

而喬斯特也被無數的冰凍的手給按在了牆上。

這些手把喬斯特的四肢全部卡死,像冰柱一樣。

傑尼斯走向前用戴著白色手套的雙手掐住喬斯特的波紋。

「老鼠?」

「那你現在呢?」

喬斯特掙扎著艱難的呼吸。

「鮑里斯也是你們做的吧。」

傑尼斯說了一個肯定句。

「在那之後我們可是好好研究了你們所謂的波紋了。」

「呼吸。」

他鄙視的笑了一聲:「你給我呼吸啊!」

手上的力氣越發狠厲。

喬斯特發出窒息的掙扎。

但是四肢都被蒼白的冰手定死在牆上了。

不知道為什麼,喬斯特感覺其實自己其實沒有那麼呼吸困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