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牢第一層特殊建築?」姜夜打開場景的那一欄。

地牢入口已經解鎖,而大地牢第一大層,需要食道經驗滿格才能開啟。

所以,其實就算是想要孵化陰鴉,也得等姜夜將屠夫地牢的第一大層開啟了才行。

而且姜夜就覺得既然叫鴉蛋孵化室,肯定不只是用來孵化一隻陰鴉。

雖然一隻也好使,卻太雞肋,不是那麼頂事兒。肯定是大面積的培育陰鴉,然後廣撒網的拋出去,讓他們帶回來他需要的消息。

沒再糾結,姜夜將陰鴉蛋放進了背包中,隨後打開了玩家的官網開始瀏覽了起來。

第二波的團滅,對於玩家而言是個不小的打擊,育文中學這一下子在整個歌談市的浦江區都出名了。

連7級的散人隊都栽了,要想攻略姜夜整個異常,肯定需要更強的玩家來。

那些萌新玩家就算了,甚至剛起步的這些玩家在看了壓迫感十足的屠夫后,也都打怵的不敢挑戰。

姜夜的露出笑容,神情閃爍,電腦屏幕的暗色光芒打在姜夜的臉上,照映著一張冷峻的面容,慘白慘白的。

……

相比於姜夜,沈夢曦輾轉反側的睡不著覺。

沈夢曦抱著枕頭,在床上滾來滾去,一臉的懊惱。只不過還是原來那個樣子,就連抽自己,都只是小心翼翼的拍一下,卻咬牙切齒的好似剛才那是大嘴巴子一樣。

沈夢曦擺成了一個大字,明亮的眼睛看向頭頂的天花板。

「萬一那個魔鬼契約是騙我的呢?」

「只是,連玩家面板都是真的,那就基本上不是騙我。」沈夢曦無聊的刷著自己的玩家面板。

她的首場任務完成度很高,直接升到了2級,還獲得了一份不小的獎勵,越是看,越覺得不可思議,也越感覺自己好似根本就無法擺脫姜夜的陰影。

一想到那雙鬼眼,嘶,沈夢曦倒吸一口涼氣,打了個寒顫,趕忙的甩了甩頭,似乎想要將姜夜屠夫形態的面容甩出去。

沈夢曦眼睛一亮,突發奇想:「等等,要不我試驗一下?」翌日,天氣晴朗,金色陽光自東方升起緩緩灑滿整座城市,溫度也緊跟着往上升,到了晚上,似乎也不減半分,連吹來的風都是熱的。

舒窈關上電腦,慵懶的靠在座椅上,看着雕花窗外依舊明亮的天色,漂亮的小臉上一副愁容。

賴在空調房中舒服了一整天,她是真的不願意出去蒸桑拿。

就在她做心理鬥爭的時候,辦公室門被扣響。

她說句請進,男人從德國帶回來的助理拎着一個大大的購物袋進來,恭敬地放在辦公桌上。

「太太,宋先生晚上讓您和宋總回去吃飯,這是宋總為您準備的衣服,請

《大佬嬌妻三歲半》第257章回宋家吃飯 陸細辛會功夫,身手極好,力道控制得集中而精準。

陸雅晴的臉瞬間腫起。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太急,讓人根本反應不及。

等眾人回神,陸細辛已經立在一旁,低頭查看自己的手腕。

陸母率先回神,第一時間撲到陸雅晴身上,心疼地查看她的臉頰,連聲吩咐傭人去取冰過來。

陸父擰著眉頭,冷然開口:「為什麼打雅晴?」

「雅晴做出這麼下作的事,你還有臉追究辛辛的錯?」陸老爺子氣得狠狠砸了幾下拐杖!

趁此機會,正好宣佈道,「今晚我替辛辛準備了一場宴會,正式宣告她是我們陸家的千金……還有,既然她回來了,我會把屬於她的股份都給她。」

陸父呆怔問了句:「那雅晴呢?」

陸老爺子看他一眼,意味深長:「雅晴可不是陸家的血脈。」

陸父一噎。

陸母倒沒有太在意,原本她就對這個走失的女兒多有愧疚,陸老爺子提出給她股份,多少也能彌補一些。

至於陸雅晴這邊,還有她呢。

陸母是趙家的女兒,趙家是不弱於陸家的豪門大戶,陸母手上有不少趙家的股份。

到時候,她把趙家的股份給雅晴便是。

鬧成這樣,陸細辛也沒心思繼續和她們敘舊,上樓放了行李,就去了一趟工作的研究所。

……

宴會前,陸母給他安排的生活助理開車過來接她,給她換上禮服后,準備送她去做全身美容和髮型。

折騰了一天,陸細辛上車閉上眼就睡著了。

「細細風來細細香,我的細細好香。」

男人伏在她頸間,淺淺清嗅。

別人都叫辛辛,只有他叫她細細。

他說:「辛辛是大家的辛辛,細細只是我一個人的細細。」

她努力想睜開眼,看清身上人的容貌,但眼前似是糊著一層迷霧,無論如何都看不真切。

大夢初醒,她嘆氣地揉著額頭,想不通自己為何會做這種夢,難道是春心萌動?可她並沒有對哪個人有異樣情感。

陸細辛睜開眼時,車已經停了下來。

「細辛,車追尾了。」助理田芝為難的看著她,「你坐地鐵過去吧,我處理這邊的事。」

陸細辛仔細打量她一眼,覺得這個田芝很有意思:「你要留下?」

田芝點頭:「我得處理這邊,要等保險公司的人過來,交警也要定責。」

理由似乎很有說服力。

但,陸細辛卻並沒有回應,只是抬眸淡淡掃了她一眼。

清淡的一眼,卻讓田芝有種被人看穿的感覺,她立時窘迫起來,畫蛇添足地抱怨:「真不該走這條路,忘記今天是周五了。」

「有備用衣服么?」陸細辛問。

她身上這件,若是擠了地鐵,肯定會皺巴巴,像乾菜葉一樣,絕對不能再穿了。

這類宴會,陸細辛參加過幾次,都會準備備用衣服,誰也不能保證不出意外,萬一酒水撒到身上,要立刻去更衣間更換。

「啊?」田芝反應不及,她沒想到陸細辛竟然會知道備用衣服,她不是第一次參加這種高規則的宴會么。

雖然有些措手不及,但田芝反應很快,立刻解釋:「您的衣服都是在巴黎定製的,就只準備了這一件。」

就準備了一件?

陸細辛險些失笑,看向田芝,語氣意味深長:「你可真是位合格的助理。」

說完,推門下車。

……

與此同時,後方不遠處,一亮低調的豪車內。

沈嘉曜正倚在後座看文件,旁邊兒童座椅的上的沈念羲晃悠著兩條白嫩的短腿,很有氣勢地指揮司機:「李叔叔,放首歌。」

沈嘉曜的思緒從文件中抽出來,淡淡掃了小念羲一眼。

沈念羲很敏、感,立刻察覺到爸爸的態度,他這是嫌棄自己了。

「爸爸在工作。」沈嘉曜揚了揚手上的文件。

聞言,沈念羲細長的鳳眼眯起來,說話氣勢很足:「你可以工作,我為什麼不能聽歌?」

說話的氣勢倒是足了,但是小念羲剛說完,就委屈地咬住下唇,紅著眼眶,努力讓眼淚不掉下來。

都說好了今天要陪他的,但是一整天,爸爸都在工作,去遊樂城,也是讓司機李叔叔陪他。

沈念羲不喜歡這樣。

四歲的小男孩,已經念了一年多的幼兒園,裡面每個小朋友,都有爸爸媽媽,但他只有爸爸,還不經常來看他。

小小的沈念羲還只有四歲的智商,但他已經知道孤單寂寞是一種什麼感覺。

看著兒子要哭不哭的模樣,沈嘉曜嘆了口氣,抬手揉了揉酸痛的太陽穴,視線漫不經心地往窗外看去。

就在這時,視線里突然出現一抹熟悉的倩影!

「細細……」沈嘉曜喃喃,立刻命令司機:「停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本王十分信任蘇小姐的醫術。」楚雲墨再一次說道,看著驕傲的小姑娘,他眉眼增加了幾分柔和。

蘇修文冷哼一聲,攝政王這叫得了便宜還賣乖。

楚雲墨能理解蘇家男人,所以沒再停留,「本王先去書房,蘇公子,蘇小姐有事差人去叫本王。」

蘇玥滿臉笑意地對他揮揮手,等他背景消失不見,才收回眼神。

蘇修文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是卻什麼都沒有說,他們不需要一直都守在飛羽,飛花身邊,王太醫貼身守著,有異常再叫他們。

一壺茶配上幾本書,放在偏廳里,他們雖然是兄妹,也不能獨自相處。冬卉,冬卉,冰煙一起伺候,突然多出來的冰煙,還是個高手,蘇修文一下子就警覺起來。

「什麼人?」他將妹妹拽到身後,這一個本能地動作,讓蘇玥感動起來。

「大哥,不用緊張,這是攝政王送給我的暗衛,抵藥費的。我那斷玉膏,很貴。」蘇玥趕緊解釋,這樣才能說得通。

蘇修文這才放鬆下來,但是心中嘀咕,攝政王府這麼窮?藥費都拿不出來,用人抵債?

將來妹妹出嫁時,可得多準備一些嫁妝,免得受窮。

半夜,蘇玥讓冰煙點了一支香,讓大哥多睡一會。沒必要陪著她一起熬夜,檢查過兩位病人的情況,她想趁著夜色,逛一逛王府。

攝政王府的美景,她前世沒用心,現在卻多留戀,蘇玥走到門口,看見青山問道,「我想轉一轉,哪些地方不能去。」

「蘇小姐隨意,我們王府哪裡都可以去。」王爺從未設置過禁地,蘇小姐是王府的救命恩人,是自己人,更無須拘束。

「如果有特殊情況,示警,冰煙會帶著我第一時間趕到。」蘇玥囑咐完,這才與冰煙一起走。冬卉與冬梅留在那裡,一起休息。

月光下的攝政王府比白天更加冷冽,處處都透著鋼鐵直男的個性。

她忍不住嘴角喊著笑,她在前面走,冰煙越跟越覺得奇怪。這位蘇小姐似乎熟悉王府……

「前面是王爺的書房。」冰煙小心地提醒著。

「嗯。」蘇玥就是不由自主地走到這裡,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本來睡眠不好的他肯定無法入睡。

楚雲墨早就察覺到兩人,等她們走進時,高山就出來,請蘇小姐入內。

「蘇小姐,他們情況穩定了嗎?」楚雲墨第一句話,就是問兄弟的情況。

「目前穩定,應該是沒有危險。王爺您的身體也很重要,不要這麼操勞。」蘇玥看著他眼下的淤青,那三種毒一直都在侵襲他的身體,如果不是內力渾厚,意志力堅強,他根本撐不住。

楚雲墨被關心得暖暖得,在所有人面前,他都得強,非常強。似乎在這個小姑娘面前,有些卸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