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半天之後,雲裳蓉才問劉靚穎:「昨晚我沒有發酒瘋,說什麼不該說的話吧?」

劉靚穎看著雲裳蓉的兇器,調侃道:「倒是沒有發酒瘋,也沒有說什麼不該說的話,不過在蕭毅背你的時候,你用那大兇器一個勁的在蕭毅的背上磨蹭,我看到蕭毅難受的走路的姿勢都和平時不一樣了,裳蓉姐,你說這個算不算……」

被劉靚穎這麼一調侃,又羞又急的雲裳蓉,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鑽進去,免得看劉靚穎這個損姐妹那可惡的眼神。

急惱之下,雲裳蓉也豁出去了,磨著銀牙看著劉靚穎說道:「靚穎,你不將我弄到旅館,竟然讓蕭毅那個臭男人背我回旅館。讓蕭毅那個臭男人背我就算了,可惡的是你竟然還用這事調侃我,我……」

劉靚穎咯咯笑著打斷雲裳蓉的話,說道:「裳蓉姐,昨晚要不是蕭毅將你背到旅館,你就要在外面露宿一晚了,你不感謝我家蕭毅,竟然還罵他是臭男人,你這是恩將仇報啊!

再說了,你以為人家蕭毅願意背你啊,要不是我看在姐妹的情分上,不忍心讓你露宿街頭,強行要蕭毅將你背到旅店,我家蕭毅還不願意背你呢……」

聽到如果不是劉靚穎強行讓蕭毅背自己,蕭毅還不願意背自己,雲裳蓉頓時受到了百萬點的巨大傷害。

雲裳蓉有些懷疑人生的想到:蕭毅那傢伙竟然不不願意背自己,什麼時候自己這麼沒有魅力了!

從旅館會學校的路上,雲裳蓉找了一個劉靚穎和企管一班的女生聊天的機會,道蕭毅身邊,低聲問道:「蕭毅,我聽靚穎說昨晚是你送我到旅店的,是不是真的?」

蕭毅道:「當然是真的啦!別的同學和你有又不熟認識,除了我還有誰願意送你這個醉鬼去旅館。」

雲裳蓉盯著蕭毅:「聽你這口氣,好像很不願意送我去旅館?」

看到雲裳蓉一副馬上就要變臉的表情,蕭毅趕緊說:「哪能啊!能送裳蓉姐,那是我的榮幸。」

「哼!算你會說話,要不然我就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會那麼紅的了!」雲裳蓉輕哼一聲說道。

「還真是為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雲裳蓉後面那滿是威脅的話,讓蕭毅很是不爽,不過他也只敢在心裡暗自嘀咕著發泄了自己的不滿,根本就不敢說出來。

見蕭毅不說話了,雲裳蓉紅的小臉又問道:「昨晚你是怎麼送我去旅館的?」

蕭毅理所當然地說道:「當然是背的啦!我也想扶著你去旅館,可你喝的實在太多了,身體軟的就像發了水的麵條似的,實在沒法扶,就只能將你背去旅館了!」

聽到自己真的是被蕭毅背著去旅館的,雲裳蓉立馬又想起了劉靚穎說的那些話,小臉因為害羞一下子*的都快滴出血來了。

好一陣之後,雲裳蓉才用幾不可聞的聲音問道:「那你背我的時候有沒有不老實,乘機占我的便宜?」

「沒有,我哪敢啊!」蕭毅將頭猛搖著頭說道:「你可是小魔女,要是我敢占你的便宜,被你知道了那還不得活剮了我啊!再說了當時我家靚穎還在一邊跟著呢,我就算是想占你便宜,也沒那膽啊。」

聽到自己沒有被效蕭毅斬便宜,雲裳蓉都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竟然還有一絲失落。

雲裳蓉呵呵冷笑著問道:「你這話的意思是沒有機會,如果有機會,或者說要是靚穎妹妹當時沒有在一邊跟著,你是打算乘機占我的便宜了?」

蕭毅滿腦門黑線地說道:「裳蓉姐,你這是惡意摳字眼,故意歪曲我的意思。」

「哼!」回答蕭毅的是一聲冷哼。

蕭毅也不說話了,場面一下子尷尬起來。

雲裳蓉也發現了這個問題,立即轉移話題問道:「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蕭毅笑了笑說「沒什麼打算,就這麼瞎混著唄!」

「瞎混!」雲裳蓉白了蕭毅一眼,說:「也是啊,其他的同學上大學是為了有一個好的前程,可你不一樣,你已經有了那麼大一個公司,根本就不用為找工作而發愁,上不上大學其實都無所謂,你確實可以瞎混。」

「我只是那麼一說而已,你還當真了啊!」蕭毅說道:「我也是有理想的,要不然我隨便找一個大學就行了,幹嘛要到華清大學來啊!」

「那你的理想是什麼?將你的連鎖超市做成全國最大的,還是將你的連鎖超市開遍全球?」雲裳蓉笑著打趣道。

蕭毅笑了笑,說「你說的這些必須的,不過我的理想可不止如此。「

「呵呵!」雲裳蓉呵呵一笑,「那你說說,你還有什麼崇高的遠大理想啊!」

蕭毅搖頭道:「現在還沒有想好,到時候再看吧。」

蕭毅不是沒有想好,而是他覺得現在自己的能力,還沒有達到能改變什麼的程度。

。陳秋月旁邊有沈燕和許蓉蓉,陸陽沖著她笑了笑,沒有去湊熱鬧,徑直走到最後排的徐詩然旁邊。

見陸陽從身邊走過,陳秋月嘴巴忍不住噘了起來。

「秋月姐,你上周去滬市了嗎?」

許蓉蓉也看到了陳秋月發的空間動態,不過陳秋月昨天沒有回宿舍,這會逮到機會才問。

收回目光,陳

《重生之拼搏時代》第178章徐詩然請客 他剛想要上去去勸勸,但看到王忠發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猛然驚醒過來。

「不,不對,靠,這是將我也算計進去了啊!而且還是從一開始就開始算計了!」

沒錯,其實王忠發早就發現程雲的存在了,這也是為什麼他敢「搶怪」和搶戰利品的原因所在。

因為有程雲在,他們就有了「談」的機會,而不用擔心董志遠等人一言不言的直接開干。

而鄧恆的蠻狠和風娛詭辯其實也是演的,就是為了將董志遠等人的目光集中到明面上的戰力品上來,從而忽略了他們隱藏起來的。

而同時,程雲又成為了他們應對發難的工具人。

屆時,只要作為隊長的王忠發把他們二人訓斥一頓,歸還戰利品,然後再借用和程雲認識這一點,道歉一番,想必這事也就能揭過去了。

不然,他們瘋了才會做出這麼不明智的事,要知道在野外,一切還是要靠實力說話的。

都是千年的狐狸,誰還不知道誰!

如果是平時,吳天明不介意陪他們好好玩玩,但是現在,他可沒有這個閑心。

「行,讓給你們。」

他的這話一出,讓彼此雙方還以為他妥協了呢。

就在己方成員面露不忿,王忠發三人臉現喜色時,以為己方算計成功了時。

他非常淡定的彈了彈手中煙灰,再次說道:「反正待會將你們滅了,這些東西還是我們的。」

瞬間,雙方臉色凝固,下一剎那,齊齊變臉。

只不過,這一次,面露喜色的變成了程雲一方,而王忠發一方則是變得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同時,程雲一方的成員臉上還多了幾分露釋然之色加躍躍欲試之色。

有一個隊員更是說道:「唉,這就對了嘛,能動手就盡量別BB!」

「哈哈,那個誤會,都是誤會!」

果然,在程雲和吳天明瞭然的目光中,王忠發出來打圓場了。

「你們怎麼回事,沒看到這是小哥的隊伍嗎?我們可都是自己人,還不快點將戰利品還給人小哥他們,你說你們手怎麼那麼欠呢!」

「小哥,還有小哥隊伍中的各位,抱歉,實在是抱歉!

我們是真的沒看到人是你們殺的,還以為他們是死於混戰呢,再加上這最後三人是我們殺的,這不就鬧誤會了不是?」

說著他還嫌鄧恆二人動作慢,他一把搶過二人手中的戰利品,將它們塞進程雲手裡,再一次的道歉道:「小哥,還有各位,實在是抱歉了,原諒則個,原諒則個!」

「行了行了,看在你們是程兄朋友的份上,加上也不是故意的,這次就算了」,董志遠大方的代表大家接受了他的道歉。

這傻子!

程雲和吳天明二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齊齊無語的翻了翻白眼。

董志遠的窮大方,讓吳天明的後續手段完全作廢。

而程雲原本也是有話要說的,現在好了,還未開口呢,就被堵死了。

不過現在他是隊長,他既然都這樣說了,二人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好默認了他這次的自作主張。

「小哥,這位是?」王忠發朝程雲問道。

「喔,這是我們隊長,董志遠」,程雲介紹道。

王忠發眼睛一亮,忙上前握住董志遠的手道:「原來是董隊長,謝謝董隊長的原諒,謝謝,謝謝,您大氣。」

「大氣也就這麼一回」,董志遠費勁的抽出了被握著的手,「行了,我們該走了,有緣再見。」

說罷,他大手一揮,英姿煥發的說道:「我們出發!」

「再見,有緣再見,你們注意安全」,他熱情的拜別道:「小哥,你也注意安全,等回城了,咱們好好喝一杯。」

程雲朝他擺了擺手,「那就回見了您咧!」

目送程雲等人離去,王忠發臉上的笑容轉瞬間就消失不見,「回見!放心,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

「唉,可惜了那些戰利品了」,風娛盯著程雲手中的東西說道。

「是啊,都是些好東西啊」,鄧恆可惜道。

「行了你們倆個,還演上癮了還,就那些垃圾東西,給你們,你們會要?」

王忠發先是一人給了一個白眼,繼而貪婪的說道:「快,將好東西拿出來,咱們分贓了。」

「都在這呢」,風娛掏出一大推東西說道:「還是隊長您英明,要不這些好東西哪有我們的份啊。」

「就是說啊,隊長您簡直就是孔明再世,劉基重生啊,一個路人小哥,被您用出花來了。」

說著,鄧恆也拿出了一堆的東西。

「知道就好,跟著我你們就吃香的喝辣的去吧」,王忠發得意的在二人拿出的戰利品中挑挑揀揀起來。

而在他們得意的同時,程雲和吳天明也就剛才一事談論了起來。

「程小哥,你的那個路人朋友不厚道啊」,吳天明指了指程雲手中的戰利品說道。

「等我一下。」

程雲朝吳天明頗有深意的一笑,然後急趕兩步到董志遠身邊說道:

「隊長,這是剛才那路人老哥硬塞給我的,你給大家分分吧,噢對了,我的那份就算了。」

「我的那份也算了」,吳天明顯然也看不上那堆破爛貨。

「你們兩個都不要?確定?」董志遠接過戰利品,對於二人的選擇很不解。

「確定、一定以及肯定」,程雲說道。

「同上」,吳天明說道。

董志遠見二人態度堅決,也不矯情,直接點頭道:「行,那我就把你們那份給平均下去了。」

「那隊長你忙,我就不打擾了。」

董志遠查看著戰利品,隨手擺了擺,「恩,你去吧」,

「怎麼樣,我這處理的還行吧?」

從董志遠身邊退回,他朝吳天明擠眉弄眼道。

「你這是把禍甩給隊長了啊」,吳天明笑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