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呀,大人,這都是誤會!」

果不其然,蘇御只是想詐一詐眼前的黑白無常,卻想不到黑白無常直接認慫了。

「幽冥界出了一點事情,急需人類的靈魂填充幽冥池。所以我們二人也只是奉命行事,卻想不到碰到了大人您。」此時的黑無常急忙解釋道。

畢竟之前是黑無常率先對蘇御出手。

此時的蘇御聽了黑無常的話,心中也是有些吃驚。

因為通過黑無常的話,蘇御明白了這些平行世界之間的關聯度比蘇御想像的還要高。

因為幽冥界的黑白無常竟然可以到別的平行世界收取靈魂。

這也說明這些鬼神應該掌控了,能隨意穿梭這些世界的方法!

蘇御隨即就想到了,假如自己能夠掌握這種方法,豈不是可以在各種平行世界之中來回穿梭了??

但最讓蘇御感到詫異的是,這黑白無常二人對自己的恭敬的態度。

鬼神難道都是這麼客氣的嗎?

作為鬼神級別的存在,雖然是最低級的鬼差。但即使是這樣,也沒必要對自己一個連六階都不到的小菜鳥低聲下氣。

難道是被自己給打怕了?蘇御此時不由的想到。

但蘇御清楚的明白,即使是自己有着燃燒着業火的攝魂鎖鏈的加持,但是想要勝過這兩位鬼神級別的存在,還是有些痴人說夢。

「難道真的是因為我身體里那份隱藏契約的關係?和那滴血有關?難不成我真的和九天盪魔祖師有關?」此時的蘇御心中已經想通了八成。

畢竟這兩位鬼神沒必要對自己一個人類低聲下氣,也有可能是這兩名鬼差察覺到了什麼,比如察覺到了自己身體里的血脈。

所以現在這兩位鬼差對蘇御客客氣氣的,是因為給九天盪魔祖師的面子。

「我們二人也並無惡意,之前確實是想攜帶着這些靈魂去填充幽冥池,但如今既然有大人您在,那我們便會引領這些靈魂前去奈何橋,走正常的投胎,轉世輪迴的流程。」

此時的白無常也是急忙拱手說道。

此時圍觀的魔都民眾都是驚呆了,他們想不到他們魔都的英雄蘇御竟然能和這兩位鬼神隨意交談,而且看起來那兩位鬼神對於蘇御的態度也十分的恭敬。

眾人此刻都是既震驚又好奇。

而因為黑白無常,兩位鬼差屏蔽了周圍的神念探查,所以導致周圍的一眾高手們也是根本聽不清蘇御和兩位鬼神究竟在說什麼。

此時的林家二兄弟也是詫異無比。因為他們通過軍部調查過蘇御的身世是魔都東海孤兒院的一名普通的孤兒。

一直以來也只是普普通通。並沒有什麼能引人注意的。但自從前幾天簽訂了鋼鐵俠契約之後,就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神勇無敵,大殺四方。

短短几天時間內,便是率領魔都軍團打,退了兩次獸潮。甚至擊殺兩尊半步六階的妖王。

即使這份戰功已經十分的顯赫,但即便是這樣,也根本沒有資格引起鬼神的注意,更不要說像是和現在這樣和鬼神隨意交談。

所以此時的魔都眾位高手以及燕京考察團的眾位專家們都很是詫異。

他們感覺自己都看不透蘇御。

蘇御身上發生的一切都是匪夷所思。

「二位既然如此給我面子,那我也不好過多糾纏。還請二位將我魔都的數千英靈帶到奈何橋上,讓他們進入正常的輪迴轉世。」

此時的蘇御也明白,不能和鬼神討價還價。畢竟蘇御也摸不清這些鬼神的套路。

能夠讓魔都的這些英雄進入正常的輪迴就已經不錯了。至少比被填入幽冥池要好的多,雖然蘇御現在也搞不清楚幽冥池究竟是什麼東西,但是現在蘇御要端起自己的架子來,也不太好意思開口問。

聽了蘇御的話,黑白無常也是急忙點頭。

而就在此時蘇御腦海中的賈維斯卻是開口了。

「先生,你體內的那滴來自極高能量位面的血液中的信息,破譯出來一部分,這部分信息似乎是一套功法的一部分…」

此時即使是賈維斯的超腦,也是有些無法理解,破譯起來也絕不簡單。

畢竟這些信息的位面層次極高,而且和科技時代格格不入。因為這些都是修仙的信息!

此時的蘇御一聽功法,頓時來的興緻急忙問道:

「功法?什麼功法?叫什麼名字?」

此時的賈維斯則是回答道:

「雖然僅僅破譯出了一部分,但是名稱還是知道的,因為這種奇異的文字和古華夏文十分類似。」

「這部功法的名字叫做《九天真武盪魔訣》!」 看着被陳凡「折磨」得已經快要崩潰的辛普森和羅伊德,站在場邊的羅伊不禁內心嘀咕:「這金錢的力量還真的是恐怖,Fun這是將賺錢的喜悅都化為激情和動力在這場比賽中宣洩了出來啊!」

「不過也不太對,上一場對陣墨菲高中他是整節比賽不管攻防什麼位置都很活躍,還搶斷了對方內線過,怎麼這次就逮著辛普森和羅伊德兩個人胖揍?」

「不過似乎羅伊德更慘點,辛普森是順帶的……」

「呼!」陳凡長吁了一口氣,隨後臉上帶着一絲尷尬的神情,解釋道:「不好意思啊,我不是針對你們,我只是針對控球後衛這個位置……」

「針對我……這個位置?」羅伊德先是吞咽了一口,隨後詫異地問道。

「嗯!在9月30日我們球隊有一場比賽,對手是布希高中!」陳凡點點頭說道。

在一旁的羅伊眉毛一挑,似乎明白了……之前剛認識的時候自己也好奇過,為什麼在街球場能闖出偌大名聲的陳凡,卻在布希高中兩年都沒有任何名氣……甚至都沒有代表布希高中參加過比賽。

因為黑頭髮黃皮膚在華盛頓州高中聯賽還是比較少見,若入選了,哪怕沒有上場,自己也會有些印象。對此羅伊之前詢問過,不過被陳凡給轉移話題了,顯然這裏面有什麼內幕存在。

「我之前高一高二就是在那邊就讀……因為對方的控球後衛歧視我這個亞裔華人,歧視黃皮膚人種,後來我實在忍受不住,打了他一頓,那邊的主教練和那個控衛沆瀣一氣,那控衛沒受什麼懲罰,反而我被驅逐出校隊了……」陳凡將自己之前在布希高中籃球隊中發生的事情,前前後後都講了一遍。

「什麼!?」羅伊德義憤填膺地說道:「現在這個全球互聯的時代,竟然還有種族歧視!」

沒辦法,誰叫他就因為和對方打同個位置,而被陳凡狠狠地虐了,他的遭遇純屬無妄之災,內心本來就憋屈呢,現在知道是替別人遭罪,自然氣憤。

「狗娘養的,敢歧視我們老大,老大,沒事,等到30號,我們幫你揍死他!」

施耐德作為隊伍中個子最高,長得也最為魁梧的人,剛才對抗賽中可是被陳凡突破到內線隔扣了好幾個,有一個甚至在正面高空對抗中輸給了陳凡,被撞翻在地,本來就覺得臉面無光,感情陳凡打法這麼火爆的原因是出在這裏,當下惡狠狠地說道。

「咳咳!」羅伊眼看局勢有點偏離,當下趕緊咳嗽了兩聲,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

原本正講的起勁的施耐德猶如被人抓住了喉嚨一樣,張開嘴,尷尬地最終又合上,沒辦法,球場上打架就會被禁賽,他剛才的說話就好比當着主教練的面討論接下來的比賽中自己如何獲得禁賽的權利。

「你們別想太多!」陳凡站了起來說道,「我和布希高中的仇怨,只在籃球場上解決,我要在比賽中,將他們碾碎,讓他們知道,黃色人種,也可以把籃球打得很好,甚至比他們更好!!」

「對!我想告訴你們的是,在籃球領域裏,不管產生什麼樣的矛盾,最有力的回擊,就是在籃球場上,用勝利說話,這才是堂堂正正的反擊!」站在一旁的羅伊,此時也出來說道。

「我知道我們球隊中的一些人,也許以後不需要靠籃球來謀生,但是哪怕是在大學籃球賽場,也會有很多的盤外招,也許對方球隊就會用無關緊要的替補故意惹怒你,讓你出手打他,最終被罰下場或者禁賽,這樣也許自己是出氣了,但是會損害與你並肩作戰,有着共同目標的其他隊友的夢想。」

「對!頭兒說的對,我們今年的目標就是冠軍,這個目標絕對不能破壞!」陳凡這個時候也適時的將羅伊的話接過來!

「我只要大家幫我在比賽的時候,狠狠地踢他們的屁股,屠殺最好,不能屠殺的,也要正面碾壓他們!兄弟們!我能不能揚眉吐氣,能不能報仇雪恨可就靠你們了!」陳凡拍了拍手,激昂地說道。

「沒問題!絕對沒問題!」其他人紛紛表態道。

「現在知道陳凡之前為什麼主動提出來讓羅伊德替代他的位置,他自己跑到替補陣容打對抗賽的原因了吧?你們看看!」羅伊指著首發隊的五人說道。

「落後整整三十分!你們覺得你們穿的白色背心還穿得穩當嘛?」羅伊嚴厲地說道。

辛普森、微聯盟歲等人羞愧地低下頭,確實輸得太難看了,五個首發主力,竟然干不過陳凡帶着四個替補球員,關鍵輸了也就輸了,比分焦灼或者場面有來有回也行,可惜這三十分分差裏面,是第三節就已經拉開到26分了。

不過他們心裏也憋屈啊,不是他們不努力,也不是他們不上進,是陳凡他爆表了啊!無線超神,能怎麼辦嘛……

「今天首發五人組留下來再加量訓練,其他人隨意!自願留下來加練的,繼續練習,有事情的可以現在就可以走了!」羅伊說完拍拍手,宣佈解散。

不過球館內的眾人沒有一個走的,除了首發隊幾人,其他隊員也都留下來自覺加練了,這近兩個月時間內,陳凡早就通過自己的球技和個人魅力將所有人都給征服了,這個時候陳凡說要靠他們贏下那場比賽,那不管怎麼樣,也要努力訓練,到時候比賽的時候,才可以好好發揮。

羅伊將一切都看在眼裏,欣慰地點點頭,一個球隊,有時候天賦雖然重要,但是更多的還是靠團隊里其他人的貢獻。一人球隊雖然有時候可以靠一個人的爆發和超神表現贏下比賽。

但是這種情況最多也就是幾場,不可能一整個賽季都靠這種方式贏球,好在現在加菲爾德高中,既是一個團隊,又有天賦卓絕的人,羅伊自己很自信,若沒有什麼大的傷病事故,這個賽季的錦標賽冠軍,他們加菲爾德拿定了!

「兄弟們!這幾天你們辛苦一下,好好訓練,等比賽贏了,我請你們吃大餐!去假日時光!」

「歐耶!!」眾人發出一陣鬼哭狼嚎式的歡呼聲!

假日時光,可以說是西雅圖比較上檔次的自助餐了,平均每人120美元,球隊公共20人,全部請客的話就要花費近3000美元,這對於高中學生來說,可是一筆大數目。

對於加菲爾德高中的球員們來說,為了贏下這場比賽,陳凡可是下了血本了,不管怎麼樣,為了陳凡,為了球隊的勝利,更為了這頓大餐,他們也會心甘情願的加練下去。

本身他們在對抗賽前就已經進行了一輪常規訓練,對抗賽又被陳凡弄成真刀實槍甚至難度系數增大的比賽,體力已經所剩無幾,所以在加練了一小時后,羅伊就讓所有人都回去了,不然過猶不及,因為疲勞而導致受傷,就得不償失了。

等其他人都收拾東西走回更衣室洗澡的時候,陳凡跟着羅伊進入了球館內的辦公室。

「教練,能給我一份球隊人員的體測表嘛?」陳凡看着羅伊說道。

「體測表?」羅伊詫異地看着陳凡,問道:「要體側標幹什麼?」

陳凡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笑着說道:「想給他們每人買雙籃球鞋!」

羅伊啞然,現在的陳凡可不缺錢,雖然才剛花了8100萬買了2萬多枚比特幣,不過身上還留着80萬呢,就算沒有80萬,他的****鈀金限量卡就算刷個幾千雙都沒有任何問題。

「也好,成為球隊領袖,確實有時候就需要這種手段將大家緊緊地凝固在一起,這樣才有向心力和凝聚力!」

「當然,在中國有句老話,也就是諺語,五根手指直直打在人身上絕對沒有緊握成一個拳頭打人來的疼痛,對於我們球隊來說,情況也是如此!」

「諾!拿去吧,你打算買什麼鞋子?AJ?還是阿迪達斯和耐克旗下的巨星簽名鞋?」羅伊笑着問道。

「保密!嘿嘿!」陳凡臉上露出神秘的笑容,隨後說道:「說出來了就沒有驚喜感了,教練你的碼數呢?」

「我?我就不用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裏有多少雙鞋子了!」羅伊擺了擺手,拒絕了陳凡的好意。

「怎麼可以不要呢,我們可是一個團隊啊,決不能搞特殊,哪怕你是教練也不行!」陳凡佔着道理,搖頭說道。

「還是算了,萬一你買的是你們年輕人的潮鞋,這,我也不實用啊!」羅伊還是拒絕。

「可是印了我們加菲爾德棕熊隊的logo哦!而且是籃球鞋!」陳凡諄諄善誘道,他知道若有了加菲爾德棕熊隊的元素,那羅伊肯定會收下的,因為有紀念意義。

「15碼!」羅伊笑着說道。

「好嘞!教練你繼續忙,我去更衣室洗澡去了!」羅伊拿着球隊的體側表,對羅伊揮手告別隨後離開。

回到更衣室時大部分人都已經洗澡去了,陳凡將體測表放到自己的包里,既然是驚喜,那麼在定製鞋子買好之前一定是要保密的。

說到鞋子這件事情其實陳凡早就已經有想法了,他身上有錢,和這幫隊友相處下來又非常融洽,他自己也非常喜歡加菲爾德棕熊隊的氛圍。至於定製的鞋子,他在已經通過了****鈀金卡的許可權聯繫到了耐克的相關負責人。

他要給隊友購買的就是有他們加菲爾德字樣,以及在鞋舌上印有棕熊LOGO的FoamPositeOne球鞋,也就是國內球迷所喜愛的便士簽名鞋「噴泡系列」,區別就是上面耐克對鈎logo的大小和位置。

這是一款觀賞屬性大於實戰屬性的籃球鞋,重量大,不透氣,耐用度一般,不過勝在顏值高,非常時髦,送人倒是非常合適,況且又有他們加菲爾德棕熊隊的元素,陳凡還將每個人不同的號碼也印在鞋後跟上。

這番定製也讓這雙鞋的價格達到了430美元,要知道一般的噴泡系列也就260美元左右,就因為陳凡額外所加的定製元素,讓鞋子的價格幾乎翻了一倍。

陳凡覺得當他送上這雙球鞋的時候,隊友們肯定會很喜歡!

************** 不知道怎麼的皇后程菱悅在心裏很快就打消拉攏雲拂曉的念頭。

她怕養虎為患,到時拉攏不到反而被雲拂曉吞噬,那麼她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看來找人來籠絡皇上,分攤雲拂曉的寵愛,還不如儘快懷孕,只要她生下一個皇兒那麼她這個後衛就不怕坐不牢了。

只是她的身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