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信忍不住在直播間里咆哮了兩句:「兄弟萌,丁小白是男的!男的!」

我女神是蘇香:「什麼?呂主播男女通吃?呵呵,渣男!」

蘇香的小奶狗:「渣男主播,連男的都不放過,呸!」

香香的鐵杆粉絲:「大家快把呂主播是渣男扣在彈幕上!」

呂信:「……」

這屆網友神特么的牛皮!

在他們眼裡,萬物皆可組CP呢?

你說你組CP就組CP,男女BGCP不香嗎?非要YY他是彎的嗎?

呂信表示很生氣!

他內心直呼:兄弟萌,我是直男!直男啊! 按照傅宴原來的吩咐,他是不用那麼快就恢復上課的。

但是最近傅宴又改變了注意,因此錢進又一次需要和校方交涉,把所有事情再次交代一遍。

「你覺得我是為了和蘇輕沁一起上課?」

傅宴怎麼看不出錢進話裡有話,明顯心裡又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難道不是?」

聽到他否認,錢進一時沒控制住,這話就脫口而出。

錢進:……

不是,他只是習慣性嘴快,嘴快說出來的話根本不是他想要說的話。

「Boss,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慣性思維而已,絕對不是在挑釁你。」

面對傅宴犀利的眼神,錢進有些窘迫地說道。

這年頭,打工的沒有說真話的權利,只能說老闆喜歡的,不然很容易狗帶。

「那個意思,又是哪個意思?」

傅宴眼中含笑地看著僵硬著臉的錢進,眼底卻是一片寒冰。

這讓錢進有種發現老闆的小秘密,然後被老闆知道了后正被老闆用眼神凌遲的感覺。

「就是……您不是因為蘇同學明天上課,所以也打算明天上課那個意思,您只是自己想要上課了而已,和蘇同學一塊腳趾甲關係都沒有!」

求生欲讓錢進開始睜眼說瞎話。

並且在心裡自我催眠,是的,老闆趕著去上課絕對和蘇輕沁沒有一丁點兒關係。

「呵,可我明天去上課還真是和她有關係了。」

傅宴鄙夷地看著慫出一片天的某人,嘲笑的意思十分的明顯。

錢進:「……」

有句MMP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

星期一,蘇輕沁來到金融1班。

應她的要求,學校最終還是按照她原來的班級進度給她上課。

至於之前落下的課程以及學分,她之後自己修回來就可以了。

看到她出現在學校,一路上認識她的人紛紛側頭看著她,即使當她走近金融1班,有些人還在外面瞅著。

金融1班的人看到自己班的大神竟然歸位了一個,都有些震驚以及激動地看著她。

想當年……不是,應該說是半年前,班級內突然兩位大神都選擇暫時休學,他們就像看到自己家的鎮宅之寶丟失了一樣,心裡那個遺憾,那個痛。

沒想到,有生之年竟然還能和其中一位大神同一個班。

看以後計算機學院那邊的人還會不會嘚瑟。

他們嘚瑟了半年,以後學校的風雲還不是再次回歸他們金融院這邊!

「現在,蘇同學再次回歸我們班級,讓我們熱烈歡迎一下蘇同學!」

班長首先帶頭鼓舞起了氣氛。

其他人很應景的使勁拍掌。

熱烈的掌聲並沒有響多久,有人些注意到突然站在門口的人,紛紛有些傻眼了。

今天是他們班是什麼黃道吉日,兩位大神竟竟然都來齊了?

和他們一樣,蘇輕沁很快也注意到出現在門口傅宴。

只是她並不記得傅宴之前都沒來上課的時期,所以不了解其他人為什麼看到傅宴突然啞聲了。

「咳,沒想到今天傅同學也來上課了,這算不算是雙喜臨門?」

班長率先回過神來,由於他的調侃,其他的都笑出聲來。

「那麼,下面我們也用熱烈的掌聲歡迎傅同學回來上課!」

。 安德莉亞被愛麗絲吵醒的時候,還在溫暖的被窩裡不願意起來。

壁爐里旺盛的火苗讓屋裡溫暖如春,她揉著眼睛坐起身,發現外面的太陽還很高。

看來自己沒有睡多長時間。

聽到有外國來的七神教會的神官來訪,讓她有些愣神。

真沒想到自己新開拓的公主領還能迎來一次外交事件。

沒睡夠的她在露露的服侍下,無精打採的洗漱,換上那套愛德華設計的藍色裙甲,帶上漂亮的公主頭冠。

來到公主府臨時會客廳的時候,已經變得榮光煥發,光彩照人。

七位神官已經等在會客廳里了。

尤其是那位卡特爾主教,進入溫暖的室內,讓他如獲新生,正捧著一杯茶小口小口的喝著,愜意無比。

騎士公主一進門便掛上了程式化的微笑,說道:

「遠道而來的貴客們,請多包涵。

寒舍簡陋,招待不周了。」

「哪裡哪裡,公主殿下經營領地有方。

短短時間就能建起一座大城,這已經是奇迹了。」

說話的是放下茶杯的卡特爾主教,這次領隊的雖然明顯是那位加蘭神官,但似乎與白鷹公國官方溝通的,卻是這位卡特爾主教。

或許跟白鷹公國是聖光之神教會的地盤有關係。

斯賓塞照例為公主與幾個神官牧師做了介紹。

那位戰神教的大神官菲爾德,一位年輕的金髮帥哥。

在見到安德莉亞的第一眼就沒離開過視線。

而且在介紹到他的時候,還假惺惺的上前親吻了騎士公主的手背。

這讓站在公主身後的愛德華、萊因哈特和斯賓塞都新生厭惡。

愛德華還偷瞄了一眼那位維羅妮卡女神官的反應。

沒有想象中吃醋的表情,卻舔了舔她那性感的嘴唇。

嘶……細思極恐啊……

一通程式化的禮儀過後。

安德莉亞說道:

「不知幾位這次前來有何貴幹?」

那位加蘭大神官起身說道:

「事關機密,我們能不能和公主殿下單獨談談?」

安德莉亞已經猜到了他們的來意,微笑著點頭,向身後的萊因哈特和斯賓塞說道:

「現在城裡的保衛與建設時刻不能離開人指揮,你們二位先去忙吧,辛苦了。」

萊因哈特和斯賓塞起身離開。

他們確實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但在門外看了一會,卻不見其他人被公主殿下支出來,不由得一陣氣悶。

屋內,老神官見愛麗絲和艾爾文還在屋裡,那個年輕的鍊金術士也沒被趕出去。

剛想繼續說話,就聽安德莉亞說道:

「加蘭閣下,不用擔心。

我能猜到你們的來意,在場的都是當時事件的親歷者。

所以我覺得沒有必要向他們保密。」

「那就好。」老人捋了捋鬍子繼續說道:

「我們這次受到各自教廷總廷的指派,組成一個聯合小隊,來追查這次事件。

我們想請公主指派個人,帶我們去你們發現的地下城去看看。」

「抱歉,之前我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那個地下城已經被水淹沒了。

根本沒辦法再進去。」

安德莉亞說道。

「而且水深應該達到二百多米左右,根本沒有魔法能讓人潛到那麼深的地方去。」

愛德華在旁邊補充說道。

「這個就不用史密斯先生操心了,只要能帶我們過去就行!」

老神官說道。

「那就由我帶幾位過去看看吧!」

愛德華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