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老雖是一名醫生,但家裏裝潢的非常漂亮,不過這也難怪,聽馬神醫說他的弟弟,馬哲在京城生意做的很大,劉黎明便好奇的問道:「馬老,小馬哥沒和你們一起住啊?」

「沒有!」馬老笑笑說道:「不過他一會兒就回來了,你們兩個年齡相差不大,也算同齡人,晚上讓他帶着你到外邊轉轉。」

劉黎明點了點頭,喝了一口水:「這多好不意思啊!」

「你還和我客氣什麼!」

說話的功夫,馬哲便走了進來,劉黎明便慌忙站起身,笑道:「你是小馬哥吧?」

馬哲天天聽父親提起劉黎明,可從來沒有見過他本人,雖然知道他前來,但第一次見面還是感覺很吃驚。

「我就是小劉,劉黎明!」劉黎明笑笑,伸出了手。

「失敬,失敬,快坐!」馬哲慌忙和劉黎明握手。

馬哲看上去將近三十歲,雖然做的生意不小,但此人沒有一點架子,比較平易近人。

「劉大夫,這次來要多住上幾天啊!」

「我也想啊」劉黎明苦笑道:「可是醫院的事情太多,身不由己!」

「嗨!」馬哲笑道:「既然出來了,還顧忌那麼多幹啥!男人風光也就這幾年,天天忙裏忙外,好不容易出來了,就得好好放鬆放鬆!」

「馬哥說的是,可是我是一名醫生,和你們生意人不一樣,一天也不能閑着呀!馬老,你說是不是?」說着,劉黎明看了看馬老,笑道。

「不錯!」馬老點了點頭,說道:「醫生什麼時候都要把病人放在第一位,小哲,這個你不懂,你們外行人體會不到……」

三人有說有笑,聊得很是開心,劉黎明和馬哲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酒過三巡,飯過五味,晚飯過後,為盡地主之誼,馬哲笑笑說:「走吧,京城也算不夜城,晚上我就帶你好好體會一下……」

「還是算了吧,馬哥你也忙了一天,不行的話,改天吧!」

「那怎麼能行!」馬哲慌忙搖頭:「你會議結束又要回去,我們那還有時間,就不要可我見外了」

「有的是……」劉黎明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馬哲給打斷了,硬要拉着他出去。

「小劉啊,你就跟小哲去吧,難得來一次京城!」馬夫人在一旁,說道。

盛情難卻,無奈之下,劉黎明只好點頭答應。

「馬哥,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啊?」馬哲的司機開着車,馬哲和劉黎明坐在後排。

「還能去哪!」馬哲大笑道:「我們男人晚上出來,不就是尋樂子嗎!」

「確實不假!」劉黎明點點頭,笑了笑,尷尬的說:「隨便玩玩可以,我可不要那種服務!」

「哈哈哈……」

聽了劉黎明的話,馬哲大笑:「兄弟,瞧你這話說的,你想到哪裏去了,哥哥可不是什麼頑固之弟,我今天就是帶你去喝個酒,找個朋友,聊聊天,隨便放鬆一下,別的什麼也不幹」

「那就好,那就好!」

說話間,車子在一家極為高檔的私人會所門口停了下來。

這座會所非常氣派,有五六十層高,洛川市的私人會所簡直和這裏不能相提並論

會所名字只有兩個字,夢境。一看規模及檔次,就可以看得出,這裏一定不是一般人能來得起的地方。

確實不是,來這裏的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零散客人根本不讓進如,想要在夢境私人會所消費,必須得持有本會所的會員卡方能消費。

可一張卡,一年最低得在這裏消費百八十萬,小資和白領只能遠觀,而不可進入。

這裏是富人的天堂,上流人士經常出沒的地方,裏面的豪華程度不亞於故宮。

將車停到停車場,司機為馬哲和劉黎明開了車門,兩人走了下來。

門口站着兩排,身穿低領紅色旗袍的迎賓,各個身材火爆,旗袍的開叉已經沒過大腿,幾乎到了腰間。

迎賓的背後,一身全副武裝的保安,雙手背於身後,一臉的嚴肅,帶着耳麥,看上去威風淋漓。

馬哲剛一下車,就接到了一個電話,由於門口有點混亂,他慌忙找了一個相對比較安靜的地方接聽。

而劉黎明呢,沒有會員卡,只能在門口等著。

看着夢境會所高端大氣的規模,劉黎明暗暗感嘆。

就在這時候身後突然響起了震驚的聲音,「劉黎明,你怎麼在這裏?」

我去,不會吧,在這裏還能遇到熟人?今天出來,給我的全是震驚。

劉黎明微微一愣,回過了頭,只見一名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男子朝他擺手。

這個男子,身穿一件價格不菲的白西裝,秀髮烏黑光亮,全身上下光彩奪目。

劉黎明想了好久,終於才想起,面前的這貨是王世傑的內弟,王嬸的弟弟,春來。

小時候經常住在王世傑家裏,不過已經多年沒有聯繫過。

劉黎明笑道:「春來,你這貨怎麼跑到這裏了?」

雖然不是一個村子的,但也算是發小,劉黎明見春來也感覺非常的親切,慌忙伸出手,打招呼。

哪知道這個春來伸出手,卻沒有和他握。而是扶了扶自己微微有點變形的頭髮,笑笑說道:「我上學畢業后,就出來做生意,這些年一直在京城混,混的還算不錯!對了,我姐和姐夫過的怎麼樣?這幾年工作太忙,一直沒有和他們聯繫!」 「古,今天我們是時候做個了結了。

「藍鎧,這一次,我也將會竭盡全力,將你擊殺於此。」

「變身!」

「HENSHIN!藍鎧!」

「這一次,一定要解決你,哈!」賽諾輕喝一聲,搶身而上,一拳砸出。

古不慌不忙,攤掌一攔,擋住賽諾的拳頭,賽諾見狀,立即曲肘一撞,將古撞退,同時腕刃展開橫切而出。

「滋~」

一擊得手,賽諾毫不留手,追擊而上。

「魔靈轟擊!」

古揮出無數能量球轟向賽諾,賽諾迅速一邊閃躲,一邊沖向古,遇到躲不過的,當即揮動腕刃將能量球斬滅。

「冰刃切割!」

「砰!」

「哼~」古痛哼一聲,舉杖揮出一道半月能量刃,斬向賽諾。

「粒子護盾!」

賽諾展盾擋下能量刃,隨後抬手抓住法杖,一腳橫踢,直襲古的下頜骨,古卻是扭身讓過這一腳,賽諾腰身當即一扭,靠著強大的力量,將橫踢改為側踢,踢在古的臉上。

「呃啊~」

古痛叫一聲,迅速後退,然而賽諾緊追不放,急跑幾步,縱身躍起,又是一膝頂在古的臉上,隨後矮身一肘,砸了下去。

腦袋上被連繼兩次重擊,即便是古也無法承受,只覺得視線里一片模糊,腦袋裡一片空白無法思考。

「1、2、3!」

清脆的機械聲響起,藍色的能量電流湧向右腳,賽諾轉身側踢!

「騎士踢!」

「啊~砰!」

「呼~」

一陣風吹過,煙塵散去,只留下一地的焦土,證明這裡曾發生過一些事情。

……

「一菲,逛街啊!」

「是啊,咦,小諾諾,什麼事這麼開心,看你,嘴都快咧到耳跟了。」

「有這麼明顯嗎?」賽諾摸了摸臉,說道:「今天是有值得慶賀的事,我請大家吃東西。」

「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有女朋友了,說出來,讓我看看是誰這麼眼瞎。」

「額,一菲,不就是昨天晚上訓練的時候,打了你一拳嘛,有必要這麼損我嘛。」

「別給我提這件事。」一菲揮手怒道。

【你知道他打哪裡了嗎?那是能隨便打的嗎,要是~~打平了怎麼辦……】

「額,哈哈……」賽諾乾笑兩聲,不敢說話。

「小諾諾諾諾,你……」

「停,一菲,你好好說話。」賽諾只覺得雞皮疙瘩瞬間遍布全身,趕緊叫停。

「你明年情人節有沒有時間。」

「我有約了。」賽諾瞬間拒絕,笑話,真要答應了,誰知道是第幾個胎。

「你,哎好吧,我們回去吧,他們應該都在酒吧。」胡一菲轉身就走,賽諾趕緊跟上。

樓下酒吧!

「你給我閉嘴,曾小賢,我警告你,不要跟我尋開心,除非你跟我說你有其他心上人了,否則休想跟我討價還價。」

剛一進門,賽諾就聽到裡面傳來喝斥聲,卻也沒在意,推門和胡一菲走了進去。

「咦,大家都在啊,正好,我想請大家……」賽諾話還沒說完,就聽到曾小賢大喊道。

「沒錯,我的心上人就是她,胡一菲!」

「啊,叫我幹嘛?」胡一菲一愣。

然後,就見曾小賢沖了上來,一把抱住胡一菲,然後吻了上去。

「額……」一旁的賽諾瞬間愣住了,再一看宛瑜、展博、子喬三人,也是瞪大著眼睛,一臉震驚。

「什麼情況,我錯過了什麼?」

隨後,曾小賢親完,將胡一菲甩在沙發上,然後看向勞拉,一臉挑釁的問道:「還有問題嗎?」

勞拉生氣的看著曾小賢,隨後憤怒的走了。

曾小賢看著遠去的勞拉,什麼都沒說,表情很複雜,很快也離開了,只留下躺在沙發上,一臉懵逼,半晌還沒回過神來的胡一菲。

「這裡很危險,趕緊閃。」看著逐漸握緊拳頭的胡一菲,賽諾只覺得心中警鈴大作,腳底抹油先溜了,至於請客,呵呵!先保命要緊。

翌日,3601室,賽諾、展博、宛瑜三人正在討論昨天晚上的事,這時候,關谷和美嘉兩人跑了進來。

「聽說,小賢吻了一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