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有人喊了一聲,姜夜轉頭。

身後的那人正是夏雅,只不過並不是現在那樣狀態的夏雅,而是學生時代的夏雅。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那日的婚禮上。

寧緣,已經被傷的遍體鱗傷。

這個渣男,就是個敗類,人渣,徹頭徹尾的爛貨!

婚禮的現場。

被一對小三姐妹,大鬧現場。

讓整個寧家,都是丟盡了臉面,抬不起頭來。

那一日。

寧緣當場,撕毀了婚約,拒絕嫁給這渣男。

結果,沒想到…

這渣男,還敢自己上門來?

真是,無恥到家了!

「小緣,一日夫妻百日恩…」

此刻,蔣一南的臉上,浮現出深情的神色,「你我畢竟,都經過拜堂,就差洞房那一步了…」

「就,給我一個機會吧…」

說着。

他忽然,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枚戒指。

直接,單膝下跪!

將戒指,遞到了寧緣面前!

唰!

聽到這一番,肉麻的話。

寧緣整個人,都是一顫,心中泛起無盡的厭惡!

想到,那日在婚禮上。

他那副囂張跋扈,肆意威脅的樣子…

她都是感覺噁心!

當初,真是瞎了眼,才會看上這個人渣!

寧緣猛然推開了婚戒,「這東西,還是拿給你的小三吧…!!」

說着。

她轉身就要回屋內。

而,此刻。

蔣一南卻是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

而是,一把拉住了她。

「小緣,我們…都有這麼久的感情了,難道說散就散嗎?」

「我對你,是真心的啊!那些…都是以前的錯誤…」

「滾!」

寧緣柳眉微蹙,厭惡到了極點,心中煩躁不堪。

直接,冷冷吐出了一個滾字。

「請你立刻出去,否則我真的報警了!」

此刻,王愛娟面色冷戾,厲聲呵斥!

曾經。

她還很喜歡這個女婿。

但…現在看來。

這,就是個人渣!

所有的真面目,都已經暴露出來了。

一旁,寧齊山同樣面色冷漠。

而,此刻。

看到自己的苦肉計,沒有希望…

蔣一南的面色,再度一變,冷哼一聲!

「想要我走?」

「那好,當初我送你寧家,那套婚房,那輛車,還有百萬聘金,怎麼說?!」

寧緣微咬銀牙,聲音冰冷,「這些,不用你提醒,我都會還給你…!!」

說着。

她直接,從包里掏出了房產證,車鑰匙…

以及,那張銀行卡。

直接都丟給了蔣一南…!!

這些,她早就準備好了!

「都給你了!從此,我們就是兩不相欠…!!你也別來煩我!」

寧緣的俏臉上,滿是冰冷。

根本,沒有絲毫在乎。

見到這一幕。

蔣一南的神色,都是緩緩凝固了。

整個人,難堪到了極點!

這…

寧緣,是要徹底斷絕啊!

蔣一南整個人,都是有些慌了。

這…

要是今日,兩手空空的回去。

那,他的一切算計,都將落空…!!

他的面色複雜到了極點。

這一刻。

忽然,撲通一聲!

直接跪了下去…!!

蔣一南雙腿一軟,就這麼…跪在了寧家人面前!

唰!

看到這一幕。

寧家幾人,都是愣住了!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車豐和他的小弟都被打跑了,眾人臉上全都露出高興的神色!

因為他們要是不走,等下肯定還會找人麻煩!

顧筠精心準備的這場同學聚會,很有可能都會被他破壞掉!

所以他走了,對眾人來說,真的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蕭何!」有人斷斷續續過來跟蕭何打招呼:「你知道嗎?我們

八班也有一個人叫蕭何,他是龍國龍王!」

蕭何笑道:「當然知道,他戰死在了白玉關,這真的是一件悲傷的事情!」

那人臉上浮現出難過的神色:「可不是嗎?他要是還活着,也來參加這場同學聚會,看那些九班的人,還敢這麼瞧不起我們八班的同學!」

打完招呼后,這些人就走了,蕭何在那裏獨自玩起了遊戲!

眾人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蕭何在其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就在此時,一股幽香,突然傳進蕭何的鼻子裏!

他抬頭一看,一個貌美女子,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高柔?」蕭何喊道!

女子立刻驚訝了一下:「你怎麼知道我名字?」

蕭何一愣,我是你同學,當初你還追我,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你的名字?

這些話,蕭何只能在心裏想想,肯定不能跟高柔說出來,不然他身份就暴露了!

在蕭何讀高中的時候,男生裏面的惡霸是車豐,經常欺負人。女生裏面的惡霸就是蕭何眼前這位高柔同學。

雖然她的女的,抽煙、喝酒、打架樣樣精通。

不過她現在,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臉清純,蕭何看到她的時候,都差點沒認出來!

「剛才聽她們在喊你!」蕭何淡淡回應了一句:「找我有事?」

高柔搖了搖腦袋:「你們雖然同名同姓,但你終究不是他!」

蕭何神情又是一愣,不會這麼多年過去了,這個小丫頭片子還沒忘記自己?

「她現在是把我當成另外一個我了嗎?」蕭何心裏疑惑,高柔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裏麵包廂里,沈溫婉正在和一群同學聚會!

很顯然能來這裏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