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士卒調轉方向,陣成錐形,為首槍兵換成了盾手,盾與盾的間隙之中,長槍寒芒點點。

陳玄驚異莫名,變陣如此迅速,不愧是徐驍親兵。

「他們起碼有千人,你們如何能敵?」

陳玄忽然笑道。

褚祿山扭頭眯眼,笑容陰森。

「殺不死的就咬殘,咬不殘也得往他們臉上吐口唾沫。

我等俱是殺人狼,怎會懼怕看門狗?」

言罷,褚祿山一騎獨行,衝到了軍陣最前列。

前方只有些許馬刺木樁擋道,此後便只有這一堵人牆了。

「大將軍被困於城中,兄弟們,隨我死戰。」

褚祿山怒吼一聲,三百士卒齊齊應和,驚得禁軍之中不少馬匹驟然失控。

陳玄哈哈大笑。

「真乃大丈夫是也!」

白衣飄然,瞬息至北涼軍陣之前。

龍淵破空,陳玄身與地面齊平,一劍刺向那千餘禁軍。

城門應聲而破,禁軍一分為二。

大黃庭真氣於經脈中猛撞,白衣如鬼魅,穿梭于禁軍軍陣之中,如同刀割韭菜,片片倒伏。

軍陣合圍,八百騎兵沖向陳玄。

陳玄手中長劍橫握,身形猛地一轉,人劍齊動,劍氣若天上龍捲,將最里一層禁軍齊齊攪碎。

一劍破千甲,此等劍術如何?

褚祿山目瞪口呆。

「當賞。」 [:]雲拂曉偷偷睃了一眼被郭嬤嬤扶著下鳳攆的太後娘娘,只見她臉Se不豫的Yin沉着臉,渾身散發着生人勿近的憤怒氣息。

按照太後娘娘在後、宮沉浸幾十年的人物,喜怒哀樂根本不可能外露,但是也因為她已經當了太后,還有誰敢給臉Se她看?

就算當今聖上南宮擎也不敢對太後娘娘不敬,一個不孝的罪名就能讓天下的唾沫淹死你了。

太後娘娘怒氣沖沖的下了鳳攆,隨意的瞥了一眼院中跪地請安的宮人們,目光閃了閃,就步伐不斷的,帶着滿腔的怒火蹬蹬的往正殿走去。

雲拂曉和華宸妃對視一眼,也匆匆的跟了上去,等他們都進去大殿之後,院子當中的宮人們才敢站起來。

不過他們不敢離開,除了幾名當值的匆匆離開,其他的乖乖的在院子當中找Yin涼的地方靜靜等候。

有些大膽的,小聲的交換消息。

有些忐忑的靜靜等候,他們都知道,宮裏要變天了,只是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安全度過。

這邊忐忑不安的等候,那邊雲拂曉和華宸妃進去之後,走到大殿正中的時候,已經在正中的主位坐下的太後娘娘,猛地一巴掌拍在身旁的茶几上。

「碰」的一聲嚇得殿中侍候的宮人們身子一震,一個個頭垂的更低,如果能隱身,或者地上有洞,他們肯定鑽了進去。

不過可惜什麼也沒有,所以他們只能屏氣凝神,儘可能的縮小自己,不引起太後娘娘的注意。

「你們好大的膽子,皇上這般看重你們,你們就是這樣管理宮務?這樣回報皇上的賞識?我們大夏堂堂一個皇后竟然病了幾天,也沒有太醫醫治,說出來還要不要臉?」太後娘娘憤怒不已的大聲呵斥,還非常生氣的用力拍著茶几。

在看到隨着太後娘娘一同回來的那名宮女青青之後,雲拂曉和華宸妃就知道,是這個青青去請了太後娘娘過來。

肯定添油加醋的把事情都往她們兩人頭上按了,如果不是雲拂曉早一步過來,取了青青教唆宮人不準去請太醫的證詞,她們兩人真的有口難言,有理也說不清了。

雲拂曉恭順的福了福身,「回太後娘娘,臣妾是今天才知道皇後娘娘患病,今天以前臣妾沒有收到皇後娘娘病重要請太醫的通報。並且在今天臣妾欲探望皇後娘娘的時候,卻遭受到各種阻攔。既然皇後娘娘鳳Ti違和,為什麼不請太醫醫治?臣妾不解,所以剛剛召集了坤寧宮的宮人詢問。」

雲拂曉說到這裏頓了頓,隨後譏諷的笑了笑,繼續道,「卻不想這麼一問,就問出一個讓臣妾不解的疑問。」

太後娘娘聞言挑起眉頭,這個雲妃既然這麼說,肯定不是無的放矢,「什麼疑問?」

「回太後娘娘,臣妾問了宮中的宮人,可知道皇後娘娘病重?他們大多數人不知道,就連在正殿侍候的人有些也是不知道皇後娘娘患病,另外臣妾還了解到,今天一早他們才收到一個消息,那就是要他們盡一切可能攔阻臣妾,不讓除開太後娘娘和皇上之外的人進宮。」

…7[:]合著這男人是完全忘了和自己說過什麼了是么?喬穗穗有些崩潰,但是也不敢發作,現在她是Skey的員工,就等於命脈在人家的手裡。

聽到她說的話,戰擎淵挑了挑眉,倒是沒想到讓這女人誤會了,看著女人緊張的樣子,突然想起之前李歡說的。

一個女人拒絕一個優質男人,大概就是因為她太自卑了,覺得自己配不上那男人。

自卑么?

男人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喬穗穗,眸光慵懶而又優雅,想起什麼似的,突然說道,「盛光的合同做的不錯,你去忙你……

《一胎六寶:總裁用力過猛》第136章看來真的挺自卑的 「葉秋,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做?」

首先是一個同學站起身來,然後是兩個同學,緊接著,所有的同學都站了起來,他們目光炯炯地看著葉秋,等待他的回答。

「這個問題問得好……」

葉秋頓了頓,大聲地說道。

「我們應該努力學習,用高考成績來證明自己不是一個垃圾!」

「我們應該發奮學習,讓其他人看看,diao絲也是可以逆襲的,吊車尾也是可以反殺學霸的!」

「我們更應該要勤奮學習,讓所有人都看一看,什麼叫做『垃圾的覺悟』!」

說到這裡,葉秋狠狠地一拍桌面:「我,葉秋,這樣一個曾經連你們都不如的垃圾,都能夠做到的事情,你們難道做不到嗎?」

「能,我們能做到!」

「我們要努力學習,我們要提高成績!「我們要用成績,讓那些對我們指指點點,嘰嘰歪歪的傢伙知道,我們垃圾也是可以逆襲的!」

「努力!」

「奮鬥!」

好長一段時間,葉秋他們班一直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

就算有白劍大魔王坐鎮,大部分同學都是沒有激情,沒有鬥志,完全就像是一條鹹魚似的。

但是隨著葉秋的一番肺腑之言,所有學生們的熱情與拼勁都被點燃了。

這些學生一個個嗷嗷叫,紅著眼睛,即使聲音喊啞了,手掌拍腫了,他們也仿若未覺。

想要努力學習,考好成績的想法,在這個班級里,空前的高漲。

看到這一幕,白劍鼻子一酸,急步走出教室。

在走廊里,他流下感動的淚水。

為了這些同學,他化身為大魔王,操碎了心,操壞了肝,甚至連腎也……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跟老婆來一發的衝動了,而且還長期服用某寶片,但是都沒有任何效果。

這樣的付出,對他來說是無比沉重的。

但是,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當他看到這些學生們的表現還有他們口中的誓言,讓他覺得自己做那麼多,真的值了。

頓時一下子年輕了十歲,重新有了和老婆來一……不,來三發的衝動!這都要感謝葉秋!不僅讓他功成名就,甚至讓他重新找回來了當男人的衝動!高漲的熱情慢慢消退,教室重歸平靜。

但是此時的平靜和以前的平靜是不同的。

以前因為有白劍這個大魔王坐鎮,強硬地管束著眾人。

大家才迫不得已地平靜下來。

但是基本上,他們根本就沒有在認真學習,只是神遊天外而已。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大家都很自覺地保持安靜,而且每個人拿出了課本,很認真地學習了起來。

學習成績可以說是空前地高漲。

葉秋慷慨激昂結束,便拿著獎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在路過黃楚韻的座位的時候,朝著她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黃楚韻白了他一眼,然後很是害羞地低下了頭。

剛剛葉秋的一番話,也激發了黃楚韻的鬥志,雖然她已經獲得了保送燕大的資格,但是也不是這樣就萬事無憂了。

她還有努力賺取學費,還要加深對知識的掌握,到時候到了燕大,才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考下各式的證書!「叮!寄主幫助黃楚韻堅定目標,功勞點+200!」

「叮!寄主幫助江辰堅定目標,功勞點+300!」

「叮!寄主幫助周二發堅定目標,功勞點+50!」

「叮……」

……「叮!本次寄主為全班同學鑒定過目標,一共獲得功勞點6200點!」

叮鈴鈴的系統提示聲沒有一刻停歇的,回到座位的葉秋都快樂翻了!「我真是一個天才啊,這次肯定賺翻了!」

葉秋雖然臉上沒有露出分毫,但是心裡真是開心到了極致,「這麼想到,我的嘴遁技巧這麼容易,幫助這些迷途羔羊堅定目標,居然比扶老奶奶過馬路多了這麼多的功勞點,我是不是應該來一場更大規模的演講?校園演講不錯,不知道市裡會不會組織記者對我進行採訪,到時候我再嘴炮一番,功勞點蹭蹭蹭往上漲,就不再是夢想了!」

「叮!本系統不得不提醒寄主兩件事情,第一,寄主的嘴炮能力來自於系統的初級嘴遁,不然的話,以寄主一通沒有絲毫乾貨的垃圾雞湯,只會讓這些學生一臉懵逼!」

「第二,嘴遁能力有很大的限制,即使是高級嘴遁,如果不是面對面施展的話,效果會非常不明顯,即使現場施展能力,人數越多,效果就會越差!」

「我就知道,肯定沒有那麼容易!」

葉秋撇了撇嘴說道,「系統大佬,將屬性界面打開!」

寄主:葉秋。

年齡:16。

功勞點:9994境界:武師(初級)。

戰鬥經驗:武師(初級)。

武技:《排風掌法(一階,熟練)、《青雲劍決上篇》(熟練)、《御劍術》(初級靈決)。

能力:數學能力(高級),按摩技巧(初級),足球能力(初級),語文能力(初級),醫術能力(初級)、咖啡知識(初級)、嘴遁技巧(初級)。

系統級別:1級。

包裹存量:3/3僕人數量:1/1僕人名稱:艾麗婭。

……「系統大佬,功勞點是不是不對啊!」

葉秋看到功勞點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急忙說道,「我本來有8794點功勞點,扣掉兌換初級嘴遁技巧的500點,收穫了6200點,現在應該是14494點功勞點才對啊,怎麼會連一萬都不到?」

「叮!系統是絕對不會出錯的!」

「那這個功勞點是怎麼回事?怎麼看都是出錯了,不然的話,怎麼會少了那麼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