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人瞪著眼睛不敢相信,徐文苦笑,「完了,這是要上新聞的節奏啊。」

昆鵬瞪著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

「怎麼回事,為什麼人突然就不見了?」

「你也想試一下?」李千陽突然轉過頭看著昆鵬,「不了不了。」昆鵬訕笑,連忙擺手。

李千陽不在說話,直接離開,杜佳連忙跟上,只留下一地的不知所以的圍觀群眾。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警員開始疏散圍觀群眾,學生們也回去了,因為是直接消失的,沒有任何的不適的場景,所以他們也沒有任何太大的反,只是當做街頭魔術一般,雖然這個情況是不太合適,但是除了這個貌似他們也想不到別的解釋了,至於科學外的事情?抱歉,我們不相信。

只是也恰恰是這科學外的事情就在他們眼前發生了。

這場鬧劇以高艷消失而結束,雖然後來被路人拍攝放到網上引起了一些反應,但是最後還是被一些人冠以魔術草草收尾,除了一些真的閑的沒事的人之外,其他的人很快將這事翻過,畢竟大都市的生活都是快節奏,沒有誰會為了和自己不相關的信息而糾結。

回到班裡,也沒人在說這件事,畢竟李千陽的手段他們也見過了,萬一被聽到,被李千陽踹上一腳,那誰受得了啊。

杜佳輕輕的拉了拉李千陽衣袖,小心翼翼的問道「你沒事吧?」只暈了兩個人,剩下的兩個人躲閃及時,並沒有中招。

宋則眯了一下眼睛,喬瑜剛才灑的到底是什麼藥粉?為什麼他們僅僅是幾秒就暈了過去?

他從未見過這麼厲害的手段。

喬瑜往後退了幾步,眼底卻沒有絲毫的懼色,朝着他們詭異的笑了一下:「你們不如猜一猜,我這一包毒粉的作用是什麼?」

同時手朝着他們假裝晃了一下。

嚇的那兩個男人立刻後退,驚懼的看着喬瑜,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恐怖!

也不知道那個的女人手裏拿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450章殺機 黑色塗裝的項圈型電極演算裝置合攏,牢牢的套在了一方通行的脖子。

由於冥土追魂專門注意到了使用者的舒適度,所以一方通行並沒有覺得很勒或是很容易下滑之類的問題存在。

連接項圈型電極與大腦的貼片被貼到了耳後。

「摁動左邊的開關,電極就會發出信號,和【御坂網路】連接,讓御坂妹妹們替你計算使用能力的數據。」

真田純一在一旁指點著一方通行熟悉他的新裝備。

畢竟,今後他就要靠著這個小裝置,來面對一個又一個強大的敵人了。如果不能快速玩轉項圈的話,不再時刻被反射保護的一方通行的傷亡幾率會提高到一個揪心的高度。

「電池可以在不使用level5的情況下運行一百個小時,期間你除去平衡感方面還會有點小問題以外,語言、活動都可以恢復到正常階段,平衡感方面的缺陷開啟level5級別演算後會消失,平時就麻煩你得拄著拐杖走路了。」

「拐杖嗎?也行吧。」一方通行自嘲地笑道,「總比躺在床上發霉強。」

「我昨天已經安排人去為你訂做了,待會應該就能拿過來。」

說到這裡,皺眉的真田純一看了看左手腕上的手錶,指針指出的時間是十點三十二分。

「動作真慢啊,不是說十點就能送過來嗎。」

「看來你的手下好像不怎麼可靠啊。」

「不不,一定是路上出了什麼緊急事情耽誤了吧。」

語氣隱隱有些心虛,真田純一乾笑著轉頭,「我的手下還是很可靠的。」

砰!

有人已近乎是在砸門的力道推開了病房門,讓竭力反駁的真田純一和還在適應項圈型電極的一方通行都嚇了一跳。

「終於找到你了,諾,你超要的東西。」

來人將一根造型相當之酷炫的拐杖徑直扔到了真田純一懷裡,後者下意識地接住了它。

「按照你的要求,技術部的成員超緊急趕做的。」

見無人說話,她繼續滔滔不絕的解釋著:「主體是用超輕型玻璃鋼築成的,保證質量的同時讓重量到了小孩也可以拿著玩的程度,外面為了強度和份量附上了鈦合金,如果力氣用的夠多,一棍子砸上去就算對方拿著砍刀也超能唔……」

話還沒說完,真田純一就黑著臉捏住了她的小臉,向兩邊用力的拉扯著。

「絹旗小姐,我那時候好像沒提出這麼詳細的要求呢,輕便算是一個,結實順手也算一個,結果你就拿可以用來街頭鬥毆行兇的拐杖過來了?花的經費預算不少吧?」

「唔,這不都是你超強調的嘛……」

小臉被拉得老長的絹旗最愛眼角都疼出了委屈的淚光來,「你也沒說到底要切莫樣子啊,技術部的那幫白大褂又滿眼放光的,說超要讓新上司見識一下他們的技術水平,我也就是提了幾點平時超在意的細節……」

聲音越說越小,越沒有底氣可言。

真田純一無奈的嘆氣,鬆開了絹旗最愛的小臉,看向身後拿到拐杖的一方通行,詢問:「感覺合手嗎?」

「嗯。」

很模糊的回答,不過應該沒有要退貨的意思。

「嗯,明天去上班的場所逛逛吧,到時候我會安排人過來接你的。」

見一方通行忙於熟悉兩樣全新的裝備,知道他還不能劇烈運動的真田純一準備告辭了。

「我真的,值得被人原諒?那群對自己死活都不在乎的克隆人?」

真田純一愣住了。

「你在糾結妹妹們的問題啊。」

原來只是殺了九千多人的心結嗎?

「值得不值得我不清楚,但妹妹們確實願意替你計算能力公式,還有說傻話的,說沒有一方通行的話,她們就不會被製造出來,也就見不到這個世界一面之類的。」

一方通行沉默,拐杖穩穩地拄在地板上,發出咚的一聲悶響。

「說實話,我對你的印象也不算好,一個已經殺了9851人的能力者當然稱不上是好人,但連當事人都願意放下從前的恩怨,我這個局外人也不好再追究過去的事。」

「覺得對不起她們的話,就從現在開始贖罪吧,如果過去你能把妹妹們當成是人偶,現在呢?你還能欺騙自己,說御坂妹妹是沒有神智的人偶嗎?你已經是她們最熟悉的人了,她們願意給予你信任,所以請你不要再讓她們失望了。」

意味深長的一番話后,出去病房的真田純一順手關上了病房,獨留一方通行自己去思考。

想著Dusk成立后的諸多事項,這幾天彷彿頭都大了一圈的真田純一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

回身想要出發去新住處時,絹旗最愛的身影卻讓他停住了。

「你沒事的嗎?這幾天的你辦的事超多的,臉色也超難看的。」

絹旗最愛以擔憂的眼神觀察著真田純一,她知道他前幾天受到了多大的傷害,御坂9852攙扶他來找冥土追魂時,絹旗正好在糾纏著醫生醫生要求提前出院。

「我能有什麼事?人渣的命硬的很。」

摸了摸絹旗最愛的短髮,真田純一臉上擠出笑容來。

這妮子也會關心他了,作為上司的真田純一心裡很欣慰。

「我的事我自有分寸,你也該去休息了,雖然醫生說你的身體好的差不多了,但小女孩剛痊癒可不能在外面玩的太久哦。」

「我超不是小女孩!不準說我超小!」

「好好好,趕緊回去休息吧。」依舊是勸小孩子別鬧的語氣,絹旗最愛不滿的嘟著嘴,但還是聽了真田純一的話,向醫院外面走了。

從item脫離后,絹旗最愛就換了家住處,是亞雷斯塔友情提供的,當然,不只是她,真田純一和溝呂木新野等一眾Dusk成員都得到了新住處。

目前的Dusk已經初具規模,分為技術部、後勤部、情報部、外勤部四大分支。

前三個部門,雖然擁有一定的獨立權利,但歸根結底上都是為外勤部的運行服務的。

技術部,負責裝備研發、改造,比如一方通行的項圈型電極演算裝置,設計上得到了冥土追魂的很大幫助,但論起機械製造來說,醫生確實和專業工程師有些差距。

後勤部,提供任務相關物資並維持其他的部門運行。

情報部,擁有少量的常規戰力和便衣情報人員,在真田純一的要求下,亞雷斯塔還配置了一批擅長網路的黑客划入情報部下屬分支,不過數量不多,只有九人罷了。

叮鈴鈴~

手機鈴聲響起。

真田純一拿出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4號。

「嗯?」

他接起電話。

「報告,上面通過常規渠道發放任務委託。」

沙啞的嗓音鑽入真田純一的耳朵,他微微挑眉,但沒多說什麼。

「就我們一家?」

「是的。」

「把任務簡報發給我。」

「了解,馬上。」

電話利落的掛斷。

七八秒后,收到信息的鈴聲響起。

真田純一打開郵件,開始讀著所寫的信息:

【任務目標:抓捕level4的能力者井上英華】

【任務簡介:據不知身份的僱主所說,目標是干擾僱主生活起居的的危險因素,最近屢屢襲擊他和他的家人,希望由我們對他進行清除。

據僱主所說,該能力者似乎曾經參與過某些機密實驗項目,銷聲匿跡整整三年後,最近才又重新現身,推測是為了報復對他進行實驗的人員。

僱主提出了八百萬美元的報酬,如果不能殺掉他的話,起碼在最近的一個月內糾纏住目標的行動。】

。 「客氣了。」葉凡淡淡一笑。

「不是客氣,我們……」欒傑主任還想表達自己的感激,他的話就被葉凡打斷。

「手術沒問題吧。」葉凡很認真的問道。

「沒……應該沒問題。」

「手機給我。」

欒傑懵懂的把手機遞給葉凡。

「這是我的電話,如果手術有問題,隨時打給我。」葉凡把手機交給欒傑,隨後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友善,便離開醫院。

看着手機上的電話號碼,欒傑激動的血壓比身高都要高積分,一腔子血差點沒從腦門呲出去。

「老欒,剛才那位是……」魏醫生詫異的問道。

「你現在可能不認識他,但很快就會認識了。」

「為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