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輪到的是江白,江白思索了一下。

既然幹了這行,那就要問鼎至高!

「我要成為破站的King!」江白高喊。

其他UP開始起鬨。

「King?你還是key吧哈哈哈哈哈。」其他UP無情嘲笑道。

畢竟都很熟了,開開玩笑沒什麼大礙。

而且破站目前粉絲量最高的新紅柿,已經問鼎六千萬粉絲的高峰,江白才堪堪百萬。

嘲笑完江白,他們開始本次預告片的最後一步!

宣傳封面!

啊嗎瑞選取的是,七個人蹲在一個草叢上,擺造型。

結果調整相機的佛樂調整了半天,相機都沒調好。

而其他幾位兄弟腳已經蹲麻了,甚至….

「佛樂好了沒啊,我屁股有感覺,要拉了…」莉元姬道。

「就地解決。」大蝦指向草叢,然後捂着眼睛表示不會看。

「有沒有帶紙,我也想去。」啊嗎瑞道。

然後莉元姬和啊嗎瑞兩人突然站起來。

「蹲不下去了,再蹲下去真的要拉了。」

「小荷才露尖尖角?」江白突然想起一句特別符合現在場景的詩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他幾位狂笑,太應景了。

笑完后,其他人也跟着啊嗎瑞和莉元姬站了起來。

百大都還沒拿到,就開始罰站了嗎?

「蹲下,相機調好了!」佛樂道。

然後佛樂一腳踏過草叢,蹲了下來。

咔擦!畫面定格,完美的宣傳照。

拍完宣傳照,就回到院子了。

車上啊嗎瑞突然說要自己做一頓飯給其他六位兄弟嘗嘗。

「我表示很期待。」江白笑道。

「希望不是黑暗料理。」莉元姬有點擔憂,不愧是一生之敵!

「待會回到院子還要麻煩大家給我做一下節目效果。」啊嗎瑞說道。

江白表示OK,其他UP也同樣點頭。

「就是,全員哇塞一聲是吧。」

「不至於,別那麼浮誇,就表達一下期待就好。」啊嗎瑞汗顏…

回到院子,江白騙一波彈幕先。

「啊嗎瑞說要給我們做一頓飯,然後他說食材是剛變形沒開始前買的,我很好奇什麼東西能保存那麼久。」

「如果你猜出來是什麼了,就發在公屏上!」江白對着鏡頭道。

「開始騙彈幕了呀。」莉元姬稱讚道。

「比起你,我還是自愧不如。」畢竟莉元姬才是騙彈幕的高手…

啊嗎瑞打開房門,從裏面出來,手裏拿着一個超大的登山包。

——

感謝下CJ的一萬起點幣打賞!

Orz 明明男人的聲音平淡極了,卻充斥着一股危險。

喬瑜眨巴眨巴着眼睛,企圖賣萌躲過:「我能不說嗎?」

「不行。「

男人冷冷丟下兩個字。

喬瑜看着盛柏聿冷峻的側顏,薄唇緊抿,下頜微收,看起來像是半點都不會講情面的樣子。

欸。

她突然開始懷疑,盛柏聿是不是真的喜歡她?

或許男人已經察覺到了喬瑜的動搖,又淡淡的扔出了兩個字:「說吧。」

但對於喬瑜來說,那就是恐嚇。

嗚。

她慫了。

「……夜魅酒吧。」

喬瑜說的時候頭都不敢抬起……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446章味道不錯 陳寧大概明白了,今晚蕭瑤跟唐浩的鬥爭,其實是兩幫衙內的鬥爭。

很快,蕭瑤跟陳寧、童珂就已經抵達虎園。

他們剛剛走進虎園,立即就有不少服務員迎上來,同時還有大批衣著鮮艷的權少們圍攏過來,紛紛向蕭瑤問好道:「蕭大小姐好!」

陳寧跟童珂不難看出,蕭瑤是這幫衙內們的領頭羊呢!

大家都紛紛跟蕭瑤問好打招呼,反而沒有人注意到陳寧。

陳寧雖然是少帥,但正常情況,陳寧一般都在北境,很少進京。

即便陳寧進京,也是跟國主閣老、首長等大佬們會面,根本不會跟京城的太子黨們廝混。

而陳寧也極少出現在電視跟報紙上,就算出現,陳寧在新聞上也往往是身穿威風凜凜的少帥軍裝。

因此陳寧穿上便服,這些京城衙內們,還真沒什麼人認識陳寧。

不過,沒有人來問好打招呼,陳寧也樂得清閑,他並不喜歡跟別人客套寒暄。

蕭瑤深知陳寧脾性,所以也沒有把陳寧介紹給大家認識。

她只詢問身邊的那些衙內權少們道:「唐二那幫傢伙呢,他們已經來了嗎?」

說曹操,曹操到。

蕭瑤話音剛落,外面停車場,就呼嘯的來了大批豪車。

為首的是一輛限量版法拉利。

法拉利停穩之後,下來一個高高瘦瘦的年輕男子,身邊還親密的依偎著個妙齡女郎,這高高瘦瘦,滿臉倨傲的年輕男子,正是最近風頭正勁的京城權少,唐浩。

唐浩玩著妙齡美女,帶著大批紈絝朋友,氣焰囂張的走進來了。

唐浩見到蕭瑤,立即咧嘴笑道:「哈哈,蕭小姐,你來這麼早,是急著輸錢給我花呢,還是想我了急著見我?」

蕭瑤冷冷的望著弔兒郎當的唐浩,沒等對方走近,就冷冷的說:「唐浩,你有口臭,不要靠近我。」

一句話,唐浩臉上的笑容就凝固住。

他臉色鐵青的道:「蕭瑤,我勸你不要激怒我,不然後悔的人只會是你。」

蕭瑤笑笑:「呵,今晚後悔的人肯定是你們,我的戰狼,肯定會打敗你的食屍鬼,你準備輸光褲子光著屁股回家吧。」

唐浩冷笑:「放心,你輸光褲子,我不會讓你光著屁股回家的,你可以在我房間跟我睡。」

蕭瑤俏臉含霜:「你儘管逞口舌之能,我要看看你輸了之後,是一副什麼樣的嘴臉?」

唐浩針鋒相對:「彼此彼此。」

此時,虎園的老闆走了出來,恭恭敬敬的對蕭瑤跟唐浩道:「蕭小姐,唐二少,賽場已經準備妥當,看比賽的觀眾也全部進場了,還有你們的選手也都在後台準備妥當了。」

蕭瑤對陳寧道:「走,我們進去吧。」

陳寧微微笑道:「好,蕭小姐請。」

唐浩的目光沒有從蕭瑤身上移開過,他眯著眼睛在蕭瑤窈窕的身段上打轉,心中惡毒的想:臭娘們跟我斗,現在讓你囂張囂張,遲早你會落入我手中,在我身下婉轉承歡。 洛臨淵將那三位的屍體處理好了后回到了院子裏,他將葉傾嵐她們背到屋檐下背靠房門而坐。

他出去撿了些乾柴回來生了堆火,靜靜地等候葉傾嵐等人醒來。

火焰如同飢餓的豺狼貪婪的舔食著木柴,洛臨淵看着跳動的火焰輕聲說道:「既然沒暈就不要裝了!」。

隨後只見沈墨秋睜開雙眼眉頭緊蹙道:「我剛才看見了!」。

「我知道,早就發現你一直都沒有暈。」

沈墨秋既然沒暈肯定是目睹了剛才發生的一切。

他藏在身後的一把麒麟刃微微出鞘,他一臉警惕地說道:「你究竟是何人,很早就覺得你很可疑了,你有此等武功為何無故混入御監司還隱藏實力,你有什麼目的?」。

洛臨淵看了眼葉傾嵐等人,確定剩下的人都是真的昏迷后,他才緩緩吐了口氣道:

「不要那麼緊張,我要是想對你們動手我早就動了,幹嘛還救你們,沈兄,我的確隱瞞了不少事,但是我對你們絕對是沒有任何敵意的,請你相信我,我因為種種緣故無法告知你們真相,還請原諒我,但我絕對和你們是一夥的!」

沈墨秋思索了一會兒,隨後他將麒麟刃收了回去。

通過這麼多天的相處,他覺得洛臨淵確實不會對他們產生威脅,應是有難言之隱。

他閉上眼睛打算休息一會兒:「我信你,此事就此揭過!」。

洛臨淵嘿嘿一笑點了點頭。

…………

過了大約三十分鐘,葉傾嵐等人才陸陸續續的醒了過來。

看到洛臨淵后,柳長卿直接來了句:「果然我死了,都見到洛兄了,為什麼天堂環境還這麼差?」。

洛臨淵聞言上去就往他腦門上呼了一巴掌:「你丫就不能盼我點好?」。

柳長卿揉着腦袋嗷嗷叫:「原來是洛兄你回來了啊,我還以為那啥了……」。

洛臨淵白了他一眼,葉傾嵐揉着腦瓜子疑惑的問道:「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