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冷風吹過,心裏一陣陣涼嗖嗖的。

「爺爺……如果蛇晚上來,我們怎麼辦?」

牛亮突然感覺這是個可怕的問題,忍不住問道。

精瘦爺爺聽了嘿嘿笑道「小子,這你就不明白了,蛇雖然是最冷血的動物,但是蛇怕冷,你現在是不是感覺在樹上很冷吧!你都受不了,蛇也受不了啊!放心吧!」。

精瘦爺爺的話讓牛亮感覺踏實一點,但還是瑟瑟發抖。

奇怪了!

晚上在樹上怎麼感覺太冷了!

對了!

自己晚上都躺在石峰石床上,石床上的石頭晚上會發熱!

所以現在在巨樹上才會感覺到很冷。

蛇怕冷,看來今晚是會安全度過,明天呢?

明天會嗎?

「臭小子!……現在我肚子也不餓了……你什麼東西都不吃,你放心養精蓄銳吧!我來值夜,一有風吹草動我會叫醒你的」精瘦爺爺瞟了一眼牛亮目光環視着周圍,謹慎小心。

精瘦爺爺說完話后偷偷的瞟一眼牛亮。

見牛亮在樹上已經閉目養神,想笑但又覺得笑不出來,也不敢笑。

只能在心裏暗暗佩服牛。

臭小子!

好像什麼事都可以先知道一樣。

精瘦爺爺想到什麼問題突然道「臭小子……這不對勁啊!!」。

牛亮雖然閉着眼睛,但是不敢真正的入眠,只是假睡,養足精神,不敢達到忘我的境界。

牛亮一聽精瘦爺爺的話后道「爺爺!發現什麼了嗎?」。

精瘦爺爺見牛亮一叫就醒道「也沒有什麼問題,我只是在想,我回去石峰處拿一塊亮度強一點的石頭來照亮,這樣才安全一點啊!萬一蛇突然上來,我們也有個照亮的東西好斬殺蛇爬樹啊!」。

牛亮一聽精瘦爺爺的話!

精瘦爺爺話還沒有說完,牛亮眼睛跳躍下樹道「爺爺說得對!這種事就不需要你老人家動手了,讓我來吧!」。

牛亮說完,腳步在微弱的星光照射下,飛奔到石峰,找了兩塊放亮度很強的石頭迅速趕往巨樹來。

一路上

牛亮聽到不對勁的「嗖嗖……」聲響起來,心裏汗毛豎起來,看來蛇也有靈性啊!

爺爺不是說蛇怕冷的嗎?

為什麼還會聽到「嗖嗖……」的蛇爬動的聲音呢?

牛亮手中有兩塊會發光的石頭照明,見路上有很多蛇爬行蠕動着,蛇一看見光亮「嗖嗖……」的閃開一條路,讓牛亮前行着。

蛇怕牛亮還是蛇沒有收到蛇往的命令嗎?

牛亮手中會發光的石頭四處晃動着,爬行蠕動的蛇被亮光一照射上,立即「嗖」一下逃串開,這一情況讓牛亮高興起來,也判斷出來,原來蛇怕光,就算不是怕光亮,也是怕自己手上這兩塊石頭。

蛇如果是怕自己手上這兩塊石頭,那麼問題就不大了。

天生萬物,一物剋一物。

「糟糕……爺爺手上沒有石頭啊!」。

牛亮一想到精瘦爺爺,施展出自己天生以來就擁有的一種超人的速度,腳步輕靈的踏着石峰,比跑步回去救老家爺爺還快。

牛亮一想到精瘦爺爺對自己那麼好,就有一個願望,自己努力拚命隨着猿猴學本事,有一天能學會本事,把住在這裏幾十年的可憐爺爺帶出此地。

老家的爺爺雖然可憐,但比這位一天天只吃蛇肉的爺爺要好過得多了。

老家的爺爺有張婆婆陪,天天有酒喝啊!

如果現在精瘦爺爺發生意外,被蛇圍攻,那……

牛亮一想到此,身上汗毛孔流出汗水,腳步加速。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和蠕動的蛇比賽跑,自己必須要在蛇沒有趕到巨樹之前趕到巨樹,這樣爺爺才不會遇到危險。

精瘦爺爺見牛亮走後不久,騎靠在巨樹枝上,擔心自己一不留神,會巨樹樹枝上掉下來,乾脆把自己搓好的繩索,把自己的身體捆在巨樹樹枝上,這樣一來,就算自己一時不小心,沒有抓住樹枝,人也不會從巨樹上掉下來。

精瘦爺爺對自己能想出這個奇妙的想法而沾沾自喜,等一會牛亮來了,自己就可以向他顯耀,這世界不是只有他聰明,這世界上聰明的人就多了。

精瘦爺爺捆好自己后嘿嘿的笑了幾聲。

精瘦爺爺笑過幾聲后,突然聽到「嗖嗖……刷刷……」的聲音,發現不對勁了……

蛇來了……

精瘦爺爺一凝神仔細一聽,心裏大驚……

完了……就這聲音,恐怕真如牛亮臭小子說的是蛇團大軍來了……這怎麼辦呢?

自己之前吃蛇,現在難道真要被蛇吃的遭遇嗎?

精瘦爺爺聽了「嗖嗖!……唰唰……」的聲音,心裏大急,看看自己把自己捆在巨樹上的身體,是要解下來呢?

還是不解。

解下來,自己下巨樹,那不是更危險嗎?

不解的話,雖然下不了巨樹,但一雙手可以自由活動,到時候蛇來了,自己就可以利用自己的一雙專門修鍊得來的一雙捉蛇手,把爬上巨樹得蛇解決掉。

精瘦爺爺看着自己的一雙手,又想想蛇不是一條兩條,如果蛇是十條,百條的爬上樹,自己才有一雙手,那結果……

精瘦爺爺不敢想下去了……

「牛亮……臭小子……你快回來啊!……你就這麼狠心的拋下我不管了嗎……」。

精瘦爺爺不敢想將要發生的事,開始把思想轉移到想牛亮起來。

而就在此時,牛亮已經飛奔到巨樹面前,一聽精瘦爺爺大聲呼叫自己哈哈大笑道「爺爺……我來亦……你別怕……」。

牛亮飛身上巨樹,手中石頭往精瘦爺爺身體一招發現精瘦爺爺把自己捆在巨樹上道「爺爺……你怎麼把自己捆在巨樹上了呢?」。

「嘿嘿!臭小子!你也快捆啊!這樣才不要擔心自己會掉落巨樹下的危險嘛!你說我這個辦法聰明嗎?」。

精瘦爺爺一見牛亮來了,心裏的害怕,恐懼突然消失,只要有牛亮在,有什麼好怕的呢?

「爺爺!你這個辦法好啊!」。

。 「獸神大人,我有一個冒昧的請求。」

獵神王的聲音在紫荊島上空飄蕩,讓億萬傳承者不由自主的抬起頭,感到吃驚。

「哦?」雷之獸神微微俯下頭顱,它的一顆眼睛,就超過數百公里直徑,充斥無盡雷電的雷霆之眼裏的視線只有王毅一個人,它對這小傢伙會提出什麼請求有點感興趣。

「什麼請求,你說。」雷之獸神的聲音響徹天際,在無數傳承者耳邊轟隆作響。

許多傳承者心裏吃驚,「獵神王的膽子可真大,居然敢主動向獸神提出請求。」

王毅微微欠身,畢恭畢敬:「獸神大人,我對祖神教一向非常敬仰,尤其是傳說中的祖神宮,八方獸神殿等……我想進去瞻仰一番,不知道我這小小的要求偉大的獸神是否可以答應?」

天空安靜了一下。

「就這?」雷之獸神遮天蔽日的身影在雷霆之海中微微晃動,「嗯……既然你有這個心,那我就答應你,把你的獸神傳承令拿出來。」

「是。」王毅心裏一喜,手一翻,已經煉化的獸神傳承令立即漂浮出來。

「轟隆!」

一聲雷霆炸響,一道青色雷電從天而降,劈在獸神傳承令上,青色耀眼雷光綻放,隨後緩緩消散,最後完全消散,露出紅色如水晶雕飾的獸神傳承令,只不過令牌上多了一道如閃電一樣的青色紋路,還有一股強大的氣息瀰漫開來,似乎能隱隱聽到雷霆咆哮聲,彷彿有一頭獸神活過來,氣息讓人心顫。

雷之獸神轟隆的聲音在紫荊島回蕩,「我已經在你的獸神傳承令上留下印記,從今以後,你可以在祖神教諸多重地行走,但是一些禁地如果沒有允許,你還是無法進入的。」

「多謝獸神大人。」王毅喜悅的一拜,接過已經變了模樣的獸神傳承令。

有了這獸神傳承令,他就可以在祖神秘境許多地方暢通無阻了。

「獵神王,你的請求我答應你了,勿要讓我失望。」雷之獸神開口帶着一絲笑意,囑託一聲。

「是。」王毅恭敬的道。

隨即,轟!

天地間雷霆震動,那雷之獸神巨大的身影便憑空消失,而之前那無形的威壓也消失不見,雷霆島完全恢復正常。

之前被壓制的只能在地面上的大量傳承者們,這時候一下子便彷彿炸開般,個個都為剛才的事情而交流起來,一片嘈雜。

「獵神王,恭喜。」

「獵神王,恭喜你又得到一至寶。」還有不少異族傳承者們更是直接來搭話。

現在的獵神王已經不同往日,可以看得出深受祖神教器重,有心結交的異族也有很多。

王毅微微一笑,也不搭理,一個瞬移瞬間回到自己的城堡。

「主人,恭喜恭喜!」

「恭喜主人你又得到一件至寶。」

城堡的封王奴僕們紛紛喜悅的祝賀。

「哈哈哈……」王毅也非常開心,除了因為雷之獸神賜予一件至寶,更因為得到了在祖神秘境自由行走的權力。

「這下子,祖神宮,八方獸神殿,神將宮殿我都可以靠近了,就算一些地方不能進去,那也足夠了。」

王毅歡喜無比。

當紫荊島上一片喧鬧,上億的各族傳承者都還在為之前「雷之獸神降臨,賜予獵神王寶物」的事情而談論著,很多傳承者都在猜測獵神王到底得到了什麼寶物。而這消息也迅速傳播開去,被宇宙各方勢力知曉。

有些強者得知后不以為然,暗自搖頭,「祖神教,自宇宙誕生以來,手段永遠就那麼幾招。」

「現在看到那人類獵神王很是優秀,就立即開始拉攏。」

「祖神教既然拉攏獵神王,足以證明獵神王的潛力,看來人類族群很快就會多一個超級強者,就是不知道蟲族他們會怎麼對付這個獵神王。」

獵神王被祖神教賜予至寶,人類族群的高層自然高興,像敵視人類族群的如蟲族、妖族等卻很惱怒。

王毅城堡內。

王毅盤膝而坐,意識則已經進入世界戒指中去試驗新得到的寶物了。

過了一會,王毅收回意識,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