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遠處!

藝家家主藝山,同樣是面色難堪!

這?!

這個男人,簡直……讓人顫慄。

自己這一百多號的砍刀打手……全都被轟得潰散一片!

徹底失去戰鬥力。

整個藝家,今日……陷入前所未有的大劫難啊!

「說吧,藝小姐,你打算……怎麼死?」

秦蒼穹腳踩著藝芸,眸光平靜,一字一句,緩緩問道。

藝芸:「……」

家主藝山:「……」

母親陳萍:「……」

這…!

簡直!

這是要當眾,殺人了嗎?!

……

而,與此同時!

就在藝家莊園內,氣氛凝重僵持之際!

一輛黑色的賓士商務車,正急速飛馳……朝著藝家宅院的方向,呼嘯而來…!!

「嘎吱……!!」

黑色賓士商務車,一陣急剎車,猛地停在了藝家莊園門口……!!

黑色賓士商務車的車門,緩緩自動移開。

一名…身穿青色武道長袍的老者,雙手負背,緩緩…跨下了車門。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叮!寄主可用100功勞點兌換戰鬥經驗——武徒(初級)!」

葉秋雙眼一亮,這個戰鬥經驗,便宜多了!

「就換這個,系統,給我換到……直接換到武師的戰鬥經驗,我要乾死他們!」

「叮!寄主花費功勞點3300點,成功將戰鬥經驗提升至武師(初級)。」

「叮!由於寄主首次提升戰鬥經驗,獎勵一階武技《排風掌法》,並自動領悟至熟練!」

腦海一陣悶脹,葉秋的力量雖然沒增加,但總覺得整個人都脫胎換骨了一般,一招一式皆充滿著說不住的感覺。

而手持三角刃、原本壓著他打的醜男,此刻在他眼裡無論什麼攻勢,都滿是破綻。

「欺負我這麼久,現在輪到我了!」

葉秋爆喝一聲,猛地便是一腳踹出,醜男本能的就要出手阻擋,可葉秋的這一腳彷彿早就計算好了他所有阻擊路線般,哪怕他使了渾身解數,但最終還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的鞋底拍在自己臉上……「噗!」

醜男向後倒飛而去,他彷彿看見了漫天的星辰,哦,還有他帶血的大白牙。

另一邊。

女殺手端著手槍,遲遲沒有進攻。

一來是華夏禁熱武器,冒然使用手槍影響太大,二來她也看得出葉秋沒半點戰鬥經驗,與他同伴戰鬥,落敗是早晚的事。

只是她沒想到,葉秋突然間就跟換了個人似的。

一腳便把醜男踢飛,而且是直直朝著自己來的,女殺手自然不能去射殺醜男,但又被醜男擋住了視線……而就在這時,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突然從醜男身體旁鑽出,不是別人,正是葉秋。

「試試新招數——排風掌!」

葉秋一掌打出,只覺得身上力氣頓時被抽走一小半,不過效果也是十分明顯的,女殺手甚至都來不及扣下扳機,整個人就被一陣狂風擊退。

砰!女殺手的身軀重重砸落,渾身是血,傷勢極重。

若非她有高級武徒的底子,剛才那一擊,怕是能直接要走她的命!葉秋撿起破碎不堪的槍支。

「可惜了,要不然還能用來偷襲……」

古武者畢竟還是血肉之軀,至少在葉秋這個級別,是很容易被槍支殺死的。

女殺手已然昏死。

但醜男卻還是清醒的,與其說現在清醒,還不如說沉浸在恐懼里更合適些。

一掌打殘高級武徒……這種危險份子,今天才十六歲啊!假以時日,華夏怕是又要出一尊極為恐怖的存在!「叮!寄主擊殘殺手,維護社會治安,功勞點+1200。」

系統提示音只有一聲,葉秋想來,應該是女殺手獎勵的,不過這樣看來,女殺手就算能活,殺手生涯應該也結束了。

「說吧,你的代號。」

葉秋一腳踩在醜男的背上,淡淡的說道。

只可惜身上沒煙,葉秋暗想,自己若是現在嘴裡叼根香煙,那場景應該酷斃了。

說曹操,曹操到。

葉秋剛這麼一想,一支香煙突然遞到了他的面前。

「謝謝……慢著!」

葉秋猛的一個激靈,迅速向後退出數步,只見自己剛才的位置,赫然站著前不久遇見的外國碰瓷佬——侏儒老頭。

「想不到連干我三個手下的高手,竟然這麼膽小。」

侏儒老者沒去檢查兩人傷勢,而是自顧將煙點上,又深深吸了口。

「需要火嗎?」

「不用了。」

開玩笑,這個時候再敢吸別人的煙,葉秋的腦子鐵定長褲襠里了。

於是他將手裡的香煙塞進褲兜,這一幕落在侏儒老者眼裡,又引起一陣嬉笑。

「哈哈哈,我覺得我的手下敗在你手裡,真是一種恥辱。」

侏儒老者漫不經心的說道,「不過,這也是你最後一次見到他們了。」

輕飄飄的話語,卻宣告了兩人的命運。

葉秋神色不由一肅,這種對自己人都狠的,對敵人只會更加殘忍!最主要的是,葉秋從艾麗婭那裡得知,他們的領隊代號冥五,乃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初級武師!而葉秋只是擁有初級武師的戰鬥經驗罷了,實際境界依然停留在高級武徒上。

也不知道打不打得過……葉秋暗暗思忖,冥五,也就是侏儒老頭突然暴起。

只見半空中閃過幾道白光,葉秋臉色驟然一沉,強烈的危機感使他頭皮不禁發麻。

嗖嗖嗖嗖!葉秋不斷側身閃躲,險之又險的躲過一道道白光,身後揚起些許灰塵。

回頭望去,只見是數枚銀色飛鏢!「嘶,還好沒被扎到!」

葉秋吸了口寒氣,頗有些后怕。

而冥五顯然有些意外。

但卻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奔來。

右手一翻,跟變戲法一樣取出一柄短刀,直直殺來。

卧槽,還來?已經見識到對方飛鏢的威力,葉秋對初級武師的實力大概也有了個判斷,反正絕對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抗衡的,看見對方朝自己衝來,葉秋索性扭頭便跑。

勞資打不過,難道還不能跑嗎?「系統,快快,給我找個逃命的東西!」

「叮!寄主莫急,正在檢索中……」

啥玩意?葉秋想罵人,尤其是想罵系統。

平時都好好的,怎麼一到關鍵時刻就掉鏈子。

冥五的奔走速度極快,加上葉秋不敢跑到人多的街上,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傷亡,於是儘可能的往老巷子的深處跑去。

兩人間的距離不斷被拉進。

十米。

九米。

八米。

……「系統,你找到了沒?」

葉秋滿頭大汗,也不知道是急的,還是累得。

「叮!寄主可用200點功勞點兌換神行符(黃階中品)。」

神行符?有點耳熟!葉秋也不管自己曾經在哪聽說過這個名字了,趕緊確定了兌換。

黃光閃爍,他的腳上頓時多了兩張符咒。

這就是神行符嗎?葉秋低頭瞄了一眼,他此刻只感覺到雙腿充滿了爆發力,只是輕輕用了點力,速度便陡然提升了上去。

他與冥五間的距離,也不斷被拉開。

十米。

二十米。

三十米。

「小子,給我停住!」

冥五怒喝,彷彿一條暴龍,「你現在站住不跑,然後跪下乖乖給我磕幾個頭,我會饒你一條小命,但若你再跑,我定要你不得好死!」

呸!傻子才理你!葉秋頭也不回,繼續提速,身影沒多久便從冥五的視線中消失。

為保險起見,葉秋沒敢直接回家,而是在外面兜了數個圈子,才回到十平米小屋。

剛進屋,艾麗婭便圍了上來。

「主人,我們的新房找到了嗎?」

聽到這話,葉秋剛喝到嘴的一口水,差點沒直接噴出來。

主人?什麼鬼?還有我們的新房……「那個,我可要說清楚啊,我從來沒讓你這樣稱呼過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