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腦瓜子疼,心裏也疼,遇到了這樣子滾刀肉沒有辦法應對的對手,真的是十足的不開心了啊,嗯么就硬生生的讓他承受着這般的痛苦呢!

說是了坤哥,走了!

是,劉毅這邊是不以為的就走了。

但是,坤哥呢?那一個人處在了原地,那默默是痛苦的一種感覺,他發誓,他不會讓對方好過的,絕對不會!

對方作死的下場就只有一個,必死無疑,就是這麼的簡單的事情。

十來分鐘過去了,坤哥已經是跟小夥伴匯合到了一起,一定是要找到了對方給對方死。

但是,人家既然是走了,怎麼可能是會去那種你輕易可以找到的地方。

哪裏人多,哪裏就有小君葉,那麼,順勢而,哪裏就有劉毅。

劉毅,高梅,這兩個人是隨着小君葉一道的來到了市場。

「看貨!」

一位男子將右手遞到了小君葉的面前,他的手指頭之上有着三個戒指。

「多少錢!」

小君葉還是率先問道,給對方一個機會。

「八千八百八十八!」

對方開口。

「你很飄啊,這樣子的東西,那都可以賣到八千八百八十八,你這是能的很啊,非常非常的厲害呀!」

小君葉點頭。

不管,就是這麼的飄,嗯,就是可以賣到八千八百八十八,有什麼問題?沒毛病吧,對不對?

小君葉言轉身,既然這個價格,不還價了,直接就是不要了,這個價格沒有還價的必要了。

刷!

瞬間的功夫,對方的身形就到了小君葉的面前,這麼的這是堵住了小君葉的去路,談都沒有談好,什麼玩意就走了?這有什麼好走的?再來談一談,有什麼事情談清楚就好了!

「多少錢?」

小君葉看着高個子再一次問道。

「三千八!」

再一次,小君葉就走。

這一次,對方真的是突發奇想直接就是朝着小君葉的頭髮,這麼的就抓了過去,這一下,這是直接就是要將小君葉的頭髮給控制住了。

此刻,這一隻手提前對方一步,直接就是要將對方的手腕給控制住,這麼的輕鬆地就是控制了成功,跟鬧着好玩是一樣的。

然後的事情,對方的手腕非常非常的疼,那感覺,簡直就是骨裂了一樣!

不,不允許!

「你給我鬆開聽見沒?我也是一個有脾氣的人,你這麼的跟我鬧之前,是否有想清楚過,一旦是將我給惹毛了,這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的這麼一種樣子!」

「是么?」

「是,不看設想!」

對方點頭。

就這樣,劉毅乾脆是用力了一絲絲。

疼痛,席捲到了對方的大腦神經。

疼得那是臉蛋子直抽抽的這麼一種感覺。

刷!

對方也是一個狠角色,跟你談,你是不願意,那就不談了,此刻,他的右腿已經是彎曲,彎曲之下,直接就是朝着這劉毅的小腹之上,狠狠地砸了上來。

然後,劉毅繼續的用力。

在這繼續的用力的情況之下,這疼痛,真的是讓對方瞬間就是沒有辦法這麼的繼續的展開攻擊了,這種感覺,真的是很抓狂,不開心的樣子,怎麼會發展到了這樣子的一種地步呢?這,這是個什麼情況?還能好是不能好了?

「你,你一次兩次的這樣子,合適么?你一次次的這樣子弄得人都不是很開心了,你知道么?」

「誰?弄得誰不開心了?」

「我,弄得我不開心了!」

對方大喝。

繼續的用力。

太抓狂了啊,對方也算是跟劉毅示弱了,換來了什麼?換來的就是這個該死的傢伙,這麼的繼續的用力的攻擊,是么?這麼的繼續的用力,那就是不尊重人,是么?

這麼的想清楚了不尊重人,那就是沒有想過是要跟你談,是么?

好,可以!

「來人啊!」

對方叫人了起來。

香腸嘴在這裏的名聲還是很大的,小夥伴也是非常非常的多。

看,此刻這麼的一叫喚,一道一道的身形,瞬間就是將劉毅給包圍了起來。

「你等等!」

小君葉看着香腸嘴。

「我怎麼了?我有什麼好等的?此刻,我是被欺負的一方!」

香腸嘴沖着小君葉說道。

「你為何欺負他呢?」

「他想拽你小辮子!」

劉毅沖着小君葉說道。

「你為何拽我小辮子呢?」

小君葉看着香腸嘴問道。

隨後,香腸嘴這麼的支支吾吾,那也是回答不出來,那麼的一瞬間的想法,有了,那就去操作,這麼的就操作了,誰會分辨對與錯?是不是這麼的一回事?做了就做了,莫非還要後悔么?對不對?

反正,那就做了!

不對,是沒有做成功,只是這麼的想而已,只是這麼的去操作而已,並未成功,對不對?那既然是沒有成功有什麼好說的呢?

嗯,香腸嘴覺得,這就是單方面的劉毅欺負人的事情,好,對方既然是欺負到了自己的頭上來了,自己這邊,當然是不會這麼的輕易地就將對方給放過。

「給我弄他!」

香腸嘴大喝。

「你等一等!」

小君葉沖着香腸嘴說道。

「不等,弄他,必須是要弄他!」

香腸嘴大喝。

嗖!

一拳,朝着劉毅就砸了過去。

連職業殺手來了都得是要完蛋,莫非,這些人來了就能怎樣?這些人比職業殺手都要來的厲害?簡直就是又是!

面對着這些人的攻擊,劉毅輕鬆地就避開了過去呀,一次,避開成功!

第二次,沒有任何的難度!

第三次,第四次!

這麼多人包圍了一個人來攻擊,成功了么?

沒有!

看得出來,這些人可以這麼的不放棄的一直的攻擊下去,最終的結果就是在這失敗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那就沒有成功的可能。

。 西漢時空。

公元前133年。7月16日。

距離陳月姬的懷孕,已經五個半月了。

她的肚子越來越大,以前還能自己行走,現在哪怕下樓梯,都需要李素蘭小心攙扶……

每日晚餐過後,陳月姬總是很早就上床睡覺。

當其熟睡的那一刻,無盡黑暗的仔宮內總會出現異變。

無窮無盡的鮮血從母體身上抽取,通過臍帶,注入仔宮,注入胎兒體內。

如果不是有蟠桃的供養,陳月姬估計早被抽干血液,化作枯骨。

伴隨着母體每夜的鮮血奉獻,胎兒變得越來越完美,越來越完善……

時間逐步再前進。

8月;

9月;

10月。

陳月姬的肚子更大了,幾乎快要走不動路。

每餐的用食,都需要李素蘭親自喂。

對於這種狀態,李素蘭心中有了猜測:它,或許將要誕生了!

緣於此,李素蘭寫信將這個消息告之祖國,也告之外面的西漢古人。

收到消息,共和國振奮至極。

至於西漢帝國嘛,則是既緊張又憂慮……

畢竟,目前誰也不知道那位神秘恐怖的胎兒,究竟是好,還是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