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羅挽芳幾人看着何凡走出去,也收拾一下各自的物品,隨後也有說有笑的離開餐廳。

而何凡這邊回去后,當即讓David安排一架飛機,他準備回閩市一趟。

反正這裏一時之間也沒那麼快能籌備好,所以何凡也不打算在這裏浪費時間了。

而就在何凡回閩市的時候,在國內的某個城市的幾個車站裏,有一些人面色發白,還一直咳嗽。

這一種現象不在少數,不過因為這些人分散在各地,所以並沒有引起誰的注意,畢竟大家都以為是感冒了,所以都不當一回事。

就連那些有這種癥狀的人,也都以為自己是感冒了,基本回去吃了些感冒藥就不當一回事了。

而何凡這邊剛一回到閩市,也沒有去哪,直接就回了明月山莊,這兩天他差點被羅挽芳那個妖精把魂勾走了,他得去找張曉涵安慰安慰。

回到明月山莊,何凡就徑直來到了老丈人家裏。

這會張家人也都還沒出去,一家人都在客廳看電視聊天,一看到何凡回來了,頓時都有些驚訝。

「爸媽!」何凡進門就先跟老丈人還有丈母娘打了聲招呼。

「小凡回來了啊,快坐下來!」老張夫婦高興的笑道。

「你不是去魔都了么,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張曉涵看着何凡驚訝的問道。

何凡打算拍電視劇的事情也跟張曉涵溝通過,張曉涵也知道何凡收購一家影視公司的事情,所以對於何凡這麼快就回來就顯得有些驚訝了。

而對於何凡要拍電視劇這種事情,張曉涵包括張家人既沒有贊成也沒有反對,反正他們兩家的情況都是不缺錢的,何凡喜歡幹什麼都無所謂了,就當是個人愛好了。

「那邊的事情都處理好了,等那邊通知我就行了,而我在魔都也沒事情干,就乾脆回來了。」何凡笑着說道,他可不會說是他怕把清白身子丟失在魔都。

張曉涵也沒多想,還擔心何凡有沒有餓肚子,頓時開口問道:「你吃了沒有,要不要讓廚房阿姨給你煮點東西吃。」

「不用,我回來的時候就吃過了!」何凡點點頭,隨後在張曉涵身邊坐了下來。

「怎麼沒看見我那大舅哥!」何凡好奇的問道。

「他帶羅寶出去逛街了。」張曉涵笑道。

「呃……」何凡頓時愣住,這劇情怎麼有點不對勁。

「羅寶怎麼跟大舅哥玩一塊去了。」何凡好奇的說道。

「我讓我哥帶她去美食街逛逛,有什麼問題么。」張曉涵眯着眼睛看着何凡。

「當然沒問題了。」何凡僵硬的笑了兩聲。

這時張曉涵眯着眼睛笑道:「其實羅寶也不錯,正好我哥也單身。」

「這……我怎麼感覺他倆有些不合適。」這句話何凡可是實話實說,他真不看好這件事情。

畢竟羅寶是那種刁蠻任性的性格,而張曉楓又是那種脾氣火爆的人,兩人沒打起來就燒高香了,哪還能指望他倆去湊一對。

「那可說不定。」張曉涵笑道,她前段時間跟羅寶天天一起逛街,可沒少探她的底。

「隨你吧!」何凡攤攤手,這件事情他可不想管,而且那兩人也都不是他能管的起的。

接下來何凡又跟老張聊了一會,然後就跟張曉涵上樓去休息了。

而羅寶跟張曉楓這邊,情況是出乎意料的好,如果何凡在這裏,一定會驚呆眼球的。

這會張曉楓跟羅寶兩人正在美食街一家烤肉店裏面,而平時刁蠻任性的羅寶今天竟然安安靜靜的坐在張曉楓對面。

而再看張曉楓,他正滿頭大汗的烤著肉,每當肉一烤熟,他就立馬把肉放進羅寶的餐盤裏。

「張大哥,你也吃一點呀,別老是夾給我。」此時的羅寶臉色羞紅的說道。

「沒事,我等下一塊再吃。」張曉楓不在意的笑道,說完又夾了幾塊肉放進烤架裏面。

而聽張曉楓這麼說,羅寶頓時白了他一眼,這話張曉楓從剛才就一直在說了,可是依舊還沒有行動,而她這邊已經吃了三四塊肉了。

羅寶看了看碗裏的肉,然後又看了看張曉楓,隨後咬咬牙,拿起筷子就把她碗裏的那塊肉夾到張曉楓碗裏。

「你吃吧,我先消化一會,剛才吃得有點多了。」說這話的時候羅寶眼神還戀戀不捨的盯着那塊肉,可見她是下了多麼大的決心才決定把這塊肉讓給張曉楓的。

張曉楓自然也發現羅寶那戀戀不捨的眼神,他輕聲笑了笑,也沒拆穿羅寶的謊言,低頭就吃起了那塊肉。

一個字,香,兩個字,很香!

張曉楓覺得這塊肉是他這輩子吃的最好的一塊烤肉,絕對沒有之一。

這無關味道跟食材,就憑這塊烤肉是羅寶忍痛讓給他吃的。

這段時間,因為羅寶經常去找張曉涵的原因,張曉楓自然也知道羅寶的一些事情。

知道這姑娘家境很好,比他們家好,家族是國外的大財團來着。

而且羅寶同時還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吃貨,見到美食就走不動道的那種,張曉楓跟着自家妹妹一起跟羅寶吃過幾次飯。

可沒想到今天,羅寶竟然會忍痛把肉主動讓給他吃,張曉楓內心真的被這一塊烤肉觸動了。

默默的吃完這塊特殊的烤肉,張曉楓這才抬起頭看向了羅寶。

擁有着混血的羅寶,她那張面孔結合了東西方所有的優點,自然是美艷動人。

精緻的五官,微黃飄逸的長發,白哲的皮膚,讓這會餓張曉楓都有些迷失了。

羅寶自然是看到張曉楓這火熱的目光了。

不過奇怪的是她竟然沒有生氣,要是換成往常,她指不定拿起旁邊的包包直接扔過去了。

可今天,她卻一臉嬌羞的低下頭,默不作聲的任由張曉楓觀看,一點也沒有拒絕的意思。

直到幾分鐘后,烤肉的燒焦味傳出來,張曉楓這才回過神來,趕忙把火給關了。

同時他也發覺他剛才的舉動好像有些過分了,畢竟一動不動的看了人家女孩子好幾分鐘時間。

「不好意思,我剛才走神了。」張曉楓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事!」羅寶小聲回應,不過她這會臉色卻已經通紅一片,紅得跟個紅蘋果一樣。

這樣的羅寶更是讓人蠢蠢欲動,此時的張曉楓好想咬一口那個蘋果。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誘惑,一臉微笑的問道:「吃完飯你還想去哪么。」

羅寶抬起頭看着張曉楓,隨後小聲說道:「聽你的。」

張曉楓頓時喜出望外,沒想到羅寶會讓他拿主意。

他使勁忍住心裏激動的心情,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太激動鬧出什麼笑話來。

他想了想,覺得還是先去看一場電影,畢竟他也聽說過熱戀中的小情侶通常都會一起去看電影的,不過就不知道羅寶答不答應了。

想到這,張曉楓就抬起頭說道:「要不我們去看電影。」

說完張曉楓就一臉期待的看着羅寶,生怕被羅寶拒絕了,畢竟這是他第一次邀請一個女孩子看電影,要是被拒絕了,他以後心裏估計就會有陰影了。

他仔細想了想,為了穩妥起見他又接着對羅寶說道:「電影院裏面也有一些好吃的,我們可以一邊吃一邊看電影。」

果然,羅寶起先還是有些糾結去不去的,可一聽到有好吃的,頓時就開口答應了下來。

看到羅寶真的答應,張曉楓頓時激動的捏了捏拳,心裏忍不住為自己喝彩。

又過了一會,等羅寶再次吃下兩塊烤肉,張曉楓頓時忍不住問道:「怎麼樣,你還要不要繼續吃,不吃我們就過去電影院那邊。」

「飽了!」羅寶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嘴。

「那你等我一會。」

張曉楓面色一喜,直接站起來走去收銀台買單。

買完單,張曉楓立馬開車帶着羅寶往電影院趕過去,頓時街道上響起了劇烈的引擎聲,把周圍的人群嚇了一跳。

來到電影院,張曉楓先去買了一些泡芙跟爆米花等等一些小零食跟兩杯奶茶,這可是他剛才答應羅寶的,可不能讓人家失望。

果然,當張曉楓把這些食物買回來的時候,羅寶開心得像個小孩子一樣,拿着幾樣食物就不撒手了,任由張曉楓帶着她走進了電影院。

其實也是羅寶內心並不拒絕跟張曉楓來電影院看電影,不然就憑這幾樣食物怎麼可能讓她妥協,她又不是腦殘。

不知道為什麼,反正羅寶就是覺得張曉楓看起來很順眼,她一點也不討厭跟張曉楓在一起的感覺,心裏還隱隱有些開心的那種。

所以她是心裏不討厭張曉楓,才答應跟他過來的,羅寶在心裏對自己這麼說道。

……

隔天!

何凡先是回了一趟何家村看望父母,隨後其餘的時間也就待在明月山莊了,沒有再去任何地方。

而這時候,國內的某個城市忽然發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讓國內的所有人全都緊張了起來。

一種易感染的感冒病毒突然在那個城市傳播開來,目前那個城市已經有一千多人查出感染那種感冒癥狀了。

而且這種感冒還不是普通的感冒,目前各大醫院都對這種感冒束手無測,目前已經開始在組織各種醫學專家研究這種癥狀了。

一千多人感染這種癥狀,瞬間就引起了高度重視,國家有關部門立刻開展措施,在各種交通車站設立檢查口。

凡是檢查出體溫不正常的,所有人一律都要去醫院檢查。

而且有關部門同時也把這件事情上報,然後開始了全國動員,呼籲大家不出戶,少出戶,如果真要出門就得戴口罩。

這年頭信息方式傳播的很快,所以當這件事情發生后,各大媒體已經開始宣傳起來了,這一下子全國都知道了。

何凡自然也不列外,他對這種事情也很重視,當即就去把父母也接到了明月山莊。

另外他還通知他名下的所有公司,全部帶薪放假。。

同時他也讓David去買大量的口罩跟生活物資回來,畢竟雖然閉門不出,但生活還是得過的。

等準備好各種物資,何凡一家連帶着張家跟羅滿華兄妹幾人,就直接閉門不出了。

這種情況下,閉門不出對誰都,何凡很明白這個道理。

雖然閉門不出,但很多消息依然能從網上得知。

爆發這種感冒癥狀的時候是二月十一號,而查出感染人數總計有一千一百六十人。

可等到二月十二號的時候,感染人數直接暴增一倍,直接增加到了兩千多人。

到二月十三號這條,感染人數再次暴增,全國總計有四千多人感染這種感冒病毒,這讓所有人都開始心慌起來了。

也就是在這時候,國家有關部門出面,開始切斷各個城市的交通通道,嚴令所有人不準出門,然後大規模的排查感染人口。

也就是這時候,忽然國內的所有城市都被檢測出有人感染這種感冒病毒。

經一統計,全國總計有兩萬三千多人感染這種感冒病毒,而且還有他們身邊的密切接觸者,統計共有十幾萬人。

這一事件一經查出,頓時讓所有人嚇了一跳,沒想到不知不覺中竟然有這麼多人感染那種感冒病毒了。

而且有關部門也坦白了,目前國內沒有任何一家醫院能夠治療這種感冒,希望人民群眾能夠自覺的閉門不出,不要在人多的地方聚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