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晴天霹靂啊!

縣太爺欲哭無淚的說:「你不說我不知道,你一說我就知道了。」

「不是我批評你,你這個人也太不走心了吧?你不分青紅皂白就關押他們,是何罪名?你的烏紗帽,不,你的腦袋估計都要搬家了。」阿索一邊饒有興趣的觀察著縣太爺的臉色,一邊嚇唬他。

其實,他對剷除貪官污吏本就沒有多大的興趣,更何況,這些貪官污吏就像是野草,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他在王宮中見多了官宦之間的醜聞,僅僅是包養個男戲子這樣的小事,在大臣之間都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他現在只想儘快救出蕭河和郁瑤,一是為了儘快完成舒林給他們交代的任務,二是想儘快把郁瑤送到烏剌合身邊,了結這一件麻煩事。

福至心靈的縣太爺磕頭如雞奔碎米,一個勁兒的對阿索求饒說:「阿索大人,您大人有大量,給小人指一條明路啊。十年書房寒苦不容易啊,不能因為這些小事而丟官啊。」

「你關押了王上的人,這是小事嗎?」阿索盯著他的眼睛問。

縣太爺眨巴眨巴眼睛,尷尬的說:「這不是不知道嗎?我只聽說他們殺了一名衙役,這才叫他們前來問話……」

「人是我殺的。因為你對衙役管教鬆散,不但沒有保護一方百姓,反而要百姓供養他們,這算是什麼衙役?你不管教,就讓我來管一管。」

縣太爺磕著頭說:「阿索大人,我向您保證,從今日開始,一定嚴加管教我的衙役,只求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今日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何?」

阿索淡淡的笑笑說:「你先放了貴人。」

縣太爺將信將疑的看了阿索半天,才連滾帶爬的跑到院門口,打開了插在院門上的木杆。

這時,小玉寶從房內走出來,沒有再學著台上女子的樣兒施禮,而是抱拳拱手,對阿索行了男子的禮數,朗聲說道:「大人,救命之恩,不勝感激。」

阿索這才驚訝的發現,這小玉寶原本不是那種娘們唧唧的娘炮,而是一個很正常的男子。

阿索問:「敢問你真的是唱戲的戲子嗎?」

小玉寶朗聲笑了笑,狡黠的對阿索眨眨眼說:「不是戲子還能是什麼?」

「我看你不單純啊。」

「我只是在當戲子的時候,順便擼點錢財,分給沒錢吃飯的人罷了。」小玉寶嘿嘿一笑,便再次掩入門內,臨進門時,他還對阿索做了個「不要說」的手勢。

阿索一笑,這江湖,還真是有趣。 儘管江銘亮是聯盟中對於華夏市場最為積極的老闆,但是NBA聯盟在市場開發這一項上不會特別照顧與某一隻球隊,3月26日這一天,聯盟正式公佈了本賽季前往華夏進行季前賽的兩支球隊,邁阿密熱火和洛杉磯快船!

如果說按照本賽季聯盟球員實力排序一詹二杜三保羅的說法,聯盟中的top3直接有兩位帶着各自的球隊前往華夏,對於華夏的球迷而言這算是莫大的驚喜了。

從一開始圍繞姚明,圍繞火箭安排比賽,到隨後安排易建聯卻先後被各種交易破壞計劃,再到這幾年連續出動安東尼,保羅,詹姆斯,格里芬,韋德,這個等級確實也是越來越高的。至於江銘亮一點點小小的幽怨,那就自然不需要太在意了。

雖然無緣華夏賽,但是不代表籃網隊本賽季就沒有海外任務的季前賽,西班牙成為了他們集訓地的歸宿。在那裏,他們需要接連面對西班牙聯賽兩隻班霸球隊,皇家馬德里和巴塞羅那。西甲籃協為了配合NBA官方,甚至調整了兩隊的聯賽賽程,對此,江銘亮其實不算很滿意。籃網隊中,費爾南德斯肯定是要為為國出戰的,喬治入入選了夢之隊首批公佈的20人大名單,而布萊德索也受邀加入了夢之隊陪練隊,這種情況下,還要舟車勞頓前往西班牙開拓市場,有些虧啊!

NBA官方已經做出了決定,木已成舟,江銘亮也沒辦法更改,繼續提升影響力的事情,就得靠更好的成績來推動。凱爾特人、勇士這兩隻在國內人氣頗高的球隊,還不是靠着自身的實力強勢圈粉嗎?

回到賽場本身,隨着季後賽越來越近,史蒂文斯的用人也日趨保守。尤其是球隊內線唯一靠得住的韋斯特,更是可以享受到更加舒適的輪休待遇。本賽季,韋斯特從開賽至今僅僅遭遇過一次不太嚴重的傷病,跟史蒂文斯對他的保護息息相關。而球隊另外一名核心球員喬治在韋斯特輪休的情況下,也擁有了更多的出手權,朝着場均20分的門檻線努力。

史蒂文斯不太贊成球員太看重數據,不過,這種比較沒壓力的賽程里,他也樂得成人之美,喬治連續四場砍下30+,其中兩場的得分超過了35分,帶領籃網隊2勝2負的同時,也摘下了自己職業生涯第二個周最佳球員。

多多少少有些鼓勵性質,但是毫無疑問,這種表現也會讓更多人注意到喬治整個賽季的精彩表現,從而為他在最佳陣容中佔據一席之地添磚加瓦。

凱爾特人這一周的成績同樣是2勝2負,不管是無意識的巧合還是有意識的控場,籃網隊和凱爾特人隊成績的差距牢牢地固定在一場,誰都不想在季後賽第二輪撞見熱火,但誰又拉不下臉來連敗幾場,徹底終結這個懸念。

跟隨着這兩支球隊的成績跌宕起伏的還有身後的魔術和老鷹兩支球隊,相比較籃網和凱爾特人多多少少有些自大的在糾結第二輪的對手,這兩隻球隊的意圖倒是簡單很多,相比較老辣的凱爾特人,他們更願意在首輪迎戰籃網隊。也不僅僅是他們,籃網隊陣容太過年輕,缺乏經驗是不爭的事實,就像是上賽季的雷霆,實力其實完全足夠,但是關鍵時刻在老辣的小牛隊面前犯了多少錯誰都知道,籃網隊看起來還不如雷霆呢!

別人怎麼看待自己江銘亮心中有數,但是在魔術隊和老鷹隊中挑選一個對手,江銘亮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魔術隊。相比較五門齊的老鷹隊,魔術隊看起來千瘡百孔,而且霍華德,已經不是之前幾個賽季的魔獸了,雖然第一中鋒的位置依然穩如死狗,但是隨着身體素質的下降,霍華德越來越多的缺點在暴露,巔峰時期的魔獸靠着身體素質碾壓了一切的對手,但他並沒有抓緊時間打磨自己的進攻技巧,提升自己的投籃手感,到了身體素質下滑的階段還非要逞能玩單打帶來的結果只能是悲劇。霍華德的防守依然具備統治力,但是魔術這種防線,如何能夠抵擋籃網隊外線源源不斷的衝擊呢?

公寓中,江銘亮結束和秦正威的通話后,靜靜坐了片刻,才搖搖頭,把思緒澄空,繼續處理受傷的資料。

不久之後,霉霉端著兩杯咖啡進來,坐在了江銘亮的身旁,從書架上隨意挑選了一本書,隨意的翻弄。

專註之時,總是難以察覺到時間的流逝。

「我餓了~」許久沒有聽聞江銘亮敲擊鍵盤的聲音,霉霉這才發聲道。

並不是在百忙之中給江銘亮憑添麻煩,而是讓江銘亮稍微動一動,一直對着電腦,總歸是不太好。

「很晚了~」江銘亮善意的提醒道。

別看身材一直保持的很纖瘦,號稱是可以裝進行李箱的身材,但是霉霉是不折不扣的大骨架女孩兒,稍微長一點點肉,麒麟臂,虎背熊腰就全都來了,所以,非常注意控制飲食。

尤其是最近,霉霉還需要為專輯拍攝MV,身材的保持更是非常重要。

「我是個女人,我不是一個衣架~」霉霉嘆了口氣,堅定地說道。

霉霉的才華不會有人不認可,但是她擁有絕高的人氣,少不了身材、顏值帶來的加成。審美上講,喜歡誇張的豐R肥T的畢竟是少部分人,小威廉姆斯和莎拉波娃在全球誰人氣更高,還是肉眼可見的。對於容貌加成帶來的好處,霉霉照單全收,但是最近,她結識了卡莉克勞斯,人稱小KK的維密超模,也有向對方討教一些經驗,不成想,給自己造成一些心理負擔。

「想吃什麼?」

「意大利麵!」

「好!」江銘亮脆生生地應了一聲,起身前往廚房,而霉霉也顛顛的跟在他身後。

倒不是向學習江銘亮的廚藝,只是單純的想看着他。

先是節奏分明的刀工聲,而後是「滋滋」的油爆聲,接着一股濃郁的煎雞蛋的香氣侵襲著霉霉的嗅覺神經。

「咕嚕嚕!」似乎腸胃也聞到了這股香氣,發出飢餓的抗議聲。

筋道的麵條、鋪灑的番茄醬、點綴著番茄和洋蔥碎塊,最上面,蓋着一個圓圓的煎蛋,夾起來一看,居然還套著一個洋蔥圈,咬了一口,別具風味,非常好吃!

只用了兩口,便將雞蛋吃掉,而後迫不及待地挑起麵條,大快朵頤。

隨着飢餓的腸胃漸漸舒暢,心中的悶氣也隨之消散許多。

上帝保佑,別再霉下去了!。 引擎聲中,一輛運-8平穩的降落在距離演習區域大約二十五公里處的保障機場。

飛機停穩后,小客艙里搭載的軍事頻道記者導演和攝像等共七人的採訪團隊魚貫走下舷梯。

同時,機尾的貨艙門開啟。

地勤人員開著小叉車進入貨倉的時候,裡面三名穿著藍色作訓服的機務人員正在忙碌。

動作麻利的解除貨箱鎖纜,並將幾個小件設備箱往側面堆放,以方便叉車工作。

採訪組帶的設備不少,大大小小的加在一起足有十多件。

地勤人員開著小叉車來回兩趟,卸下去了大半。剩下的幾個小件,機艙里三名機務一人拎上兩件,便全部卸下了飛機。

跑道旁邊,停著導演部派來的三輛軍車。採訪組的七名成員上了頭車后,帶來的設備被地勤人員陸續搬上後面的半截小貨。

那三名穿著藍色作訓服的機務,則拎著幾個小件上了最後面的一輛獵豹越野。

機場的地勤這回兒才看明白,原來那三個人並不是機務,而是採訪組的隨行保障人員。

由三輛車組成的小型車隊很快離開保障機場,嚮導演組駐地駛去。

眼瞅著就要進入演習區域了,行至一處岔路時獵豹越野脫離了前面的兩輛車,左轉向南行駛。

頭車裡的採訪組有人注意到了獵豹的動向,但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去提。

他們常下部隊採訪,對不該說的秘密不說,不該問的秘密不問,不該看的秘密不看,這三條理解很深。

雖然好奇心免不了還是會有,但絕不會亂打聽瞎討論。

沒錯,那三名身穿藍色作訓服的傢伙,跟採訪組壓根就不是一路的。

飛機都快起飛了,三個人才急火火的趕到。

而且,拎著幾個小件包裹直接上了後面的貨倉,根本沒和採訪組打照面。

現在見三個人並沒有帶著東西進演習區域,採訪組的人暗自猜測,對方可能是就近搭飛,目的地和演習並沒有關係。

猜測歸猜測,沒人會傻呵呵的開口討論。默契的視而不見,低聲確定著接下來的採訪程序。

另一面,獵豹越野脫離了小型車隊后,沿著顛簸的鄉鎮公路一直向南。

演習區域外圍大小路口和山線節點,都有公安和武警駐守巡查,以防止無關人員擅入。

布控雖然嚴謹,但當地老百姓都非常配合。十幾個小時下來,大伙兒免不了會有些鬆懈。

獵豹車上明晃晃的懸挂著演習導演部的車牌,經過各路口時,完全沒有遭到攔截和檢查。

一路非常順利的抵達了,紅方快反旅展開攻勢前的臨時集結點。

在稀疏的林子里停穩后,一路都沒有言語的司機低聲交代:「東西在後備箱的迷彩包里,你們就地潛伏熟悉地形,有準確消息會有電話通知。

注意,能不用槍盡量不要用。」

副駕駛的大眼漢子點了下頭,沖後座上的兩個同伴打了個眼色后當先下車。

兩個同伴將帶來的幾個小件挪下車的時候,大眼漢子從獵豹越野的後備箱里,拎出了一個不太滿,但頗有些分量的迷彩包。

隨著車門和後備箱被關上,獵豹利落的掉頭離開。

大眼漢子和兩個同伴,合力拎著幾件東西鑽進了林子深處。

選了處隱蔽的地方停下后,幾個小件被拆開。裡面是陸軍迷彩服白色武裝帶糾察盔和導演部臂章標識牌。

三人穿戴完畢從外觀上看,和演習導演部巡查的裝束一般無二。

但如果仔細分辨的話,會發現迷彩服的數碼印花和布料,跟正版制式裝備還是存在著一定的差異。

至於武裝帶頭盔,是交警的配裝重新噴塗后改的。

其它配飾雖然也都能以假亂真,但材質不同,噴塗工藝也和軍品有一些不明顯的區別。

穿戴整齊后,大眼漢子打開迷彩包。從裡面拿出了三支被磨掉槍號的五四式手槍,六個備彈彈夾,以及三盒子彈和六枚老式木柄手榴彈。

大眼漢子先拿起一枚木柄手榴彈看了一眼,見上面的日期工廠代碼批號等信息都被磨掉了。

手榴彈放到一邊,拆開子彈盒拿出一枚,確定子彈底座上的兩組數字也被矬掉了,才示意兩名同伴給彈夾押子彈。

而後從迷彩包側袋裡抽出了一張沒有任何標識的列印版高精度地圖,以及一部衛星電話。

這一切的精心安排,都是為了防止三個人在後續的行動中出現意外。

真要出現了不可控的情況,三人身上的一切特徵,都表明這是一次外來者使用假的制式服裝,以及來源不明且很難追查的老式裝備,滲透進演習區域的行動。

從而,最大程度的掩飾有內部人員參與其中的可能。

當然,肯定會有人懷疑,但找不出任何有效線索。

一切準備就緒后三人就地隱蔽,養精蓄銳的同時,等待著進一步行動的指示。

另一面,劉毅七人終於抵達了紅方導彈旅一營陣地東側,大約一點五公裡外的山坳里。

短暫的休息后,劉毅和麋鹿等待六組和九組的人趕來匯合。

夜龍和山貓偵查一營陣地周邊,獵犬帶著猴子和狗剩子,小心的向二營和三營的駐紮方向摸進。

六組和九組的二十個人匯合后,因為有劉毅提供的紅方觀察哨信息,所以行進速度很快。

不到一個小時,作為尖兵的兔子,便真的跟只野兔子似得,竄進了劉毅的視野中。

眼看著對方伏著腰一溜小跑的衝到近前,劉毅不等兔子開口,便嚴肅的提醒他:「記住了,我是三分隊的顧侗。」

演習開始前,兔子在營區里隱約的見過劉毅一個側臉。也知道顧侗於長樂和邵志傑三個倒霉蛋兒被打發去了收容隊。

眼下聽到劉毅的提醒,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