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腳抬起來的那一刻,袁哨意識到不對勁,不早不晚,趁着他身體失去控制的時候,突然出現在他小腹處。

不早不晚,不偏不倚!

「砰!」

袁哨的身體化為一道流星,從空中倒飛出去,無巧不巧,砸在了剛才毒蠍三人躺的地方。

接着!

丹田傳來碎裂聲,像是雞蛋殼被人碾碎,一點點裂開,真氣溢出。

柳無邪並沒有直接殺了他,讓他嘗嘗做廢物的滋味,從此以後,只能遭人嘲諷,活在無盡的悔恨當中。

「啊啊啊,我的丹田啊!」

袁哨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這一年多在帝國學院沒少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得罪了很多人。

失去修為,意味着以後只能受人欺辱,曾今被他欺負的那些人,會一一的炮製他,讓他活的生不如死。

鐵鷹目光中流露出一絲寒意,袁哨的實力他非常清楚,雖不如自己,也不能被人一腳踢成廢物。

「柳無邪,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廢掉我們高級三班學員的修為,我要替學院清理門戶!」

鐵鷹一聲厲嘯,帶着另外兩男一女,撲向柳無邪。

沒有過多的言語,他們來得目的很簡單,誅殺柳無邪,找回顏面。

柳無邪連辯解的意思都沒有,最好的辦法,打的他們膽寒,徹底再也不敢招惹自己。

四人左右夾擊,鋪天蓋地的氣勢席捲而來,落在地面上的枯葉,瞬間捲起來,形成一股風暴。

遮擋住了眾人視線,看不清戰場發生的情況,一切都在電光石火之間發生。

柳無邪處於風暴中心,隨時都能被風暴淹沒。

鐵鷹手中出現一雙鈎子,散發出陰寒的光澤,使用這種兵器的人,心性一般都比較狠辣,這要是勾在身體上,會撕下來一大塊血肉。

另外兩名男子手持長劍,封住柳無邪的退路,這幾人常年一起合作,練就出來一套合擊本領,對付一般的洗靈境一重,綽綽有餘。

袁哨失手,應該是他大意了,才被柳無邪抓到機會,鐵鷹是這麼認為的。

唯一一名女子手持雁翎雙刀,雙手合併,將一套雨燕刀法,施展的淋漓盡致。

令人窒息的氣息,包裹住了柳無邪,稍有不慎,就會被他們五馬分屍。

「這小子危險了,面對鐵鷹四人圍攻,只有死路一條!」

聚集在院子外面的那些學員,議論紛紛。

毒蠍三人實力雖強,跟鐵鷹他們相比,相差甚遠。

更可怕鐵鷹他們四人聯合,蘊含一套陣法之術,運用到戰鬥當中去,事半功倍。

「這小子加入學院才短短兩天而已,惹出這麼多事情,也算是前無古人了!」

柳無邪加入帝國學院,沒有享受任何資源,反倒是惹來了一身的麻煩。

眼看四人的攻擊就要落在柳無邪的身上,奇怪的一幕出現了。

柳無邪的身體一點點變淡,消失在原地,毫無徵兆。

這讓鐵鷹四人臉色微變,柳無邪的速度太快了,一般的洗靈境都望其項背。

「組陣!」

鐵鷹一聲令下,四人瞬間各站一個方位,組建一套陣法,將柳無邪團團困住。

「四象陣!」

柳無邪笑了,笑的很邪魅,跟他比玩陣法,他們還太嫩了,給自己提鞋都不配。

「你竟然知道四象陣!」

鐵鷹臉上露出一絲驚訝,這套四象陣,是他們多年磨合得來,一次歷練的機會,他們機緣巧合挖到一處古墓,得到這套陣法。

已經破損不堪,經過他們一年多研究,終於擺出這套四不像的四象陣法。

真正的四象陣法,可以演變四儀,天罡地煞等等變化。

他們掌握的不過四象陣一些皮毛而已,嚴格來說,連皮毛都沒掌握。

就算這一點點皮毛,對付普通人,綽綽有餘,可想而知,陣法之術何等的厲害。

「鐵鷹大哥,何必跟他廢話,這小子很古怪,我們立即解決了他,搶奪他身上的丹藥跟武技,還有炎陽洞的修鍊資格。」

唯一一名女子說話了,沒想到心狠手辣程度,還在男子之上。

「小妍說的沒錯,我們先殺了他!」

另外兩名男子附和,先誅殺柳無邪,再安排分贓的事情。

陣法瞬間啟動,他們每個人身邊,出現一座詭異的漩渦,籠罩而下,這就是陣法之術。

藉助天地之力,加持到陣法當中,形成強大的攻擊,給對手以致命打擊。

「殺我?」柳無邪眼角閃過一絲嘲諷:「就憑你們幾個垃圾。」

身體化為一道殘影,從陣法當中脫困出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西蒙和珍妮特結婚後,老頭子在西蒙面前很有幾分『本性畢露』的傾向,就像對自己幾個兒子一樣,經常說話都不會再那麼客氣。

聽老頭子直言自己的想法太蠢,西蒙並沒有反駁,耐心道:「即使遇到美國經濟持續惡化的狀況,依靠維斯特洛公司最近幾年的積累,大概也是能夠應付的。」

安東尼·約翰斯頓道:「維斯特洛公司的現有資產組合中,大部分發展勢頭都非常不錯。如果需要賣掉這些增長潛力很大的優質資產彌補收購MCA和貝爾大西洋帶來的虧空,那就太不值得了。」

西蒙道:「這只是最糟糕狀態下的應對策略,並不一定成真。而且,到時候也並不一定需要出售那些資產,丹妮莉絲娛樂和貝爾大西洋本身也可以通過出售股權緩解資金壓力。」

諾曼·約翰斯頓此時道:「那還不如現在就採取換股收購的策略,貝爾大西洋或許不行,丹妮莉絲娛樂這邊,完全可以採取換股兼并的形式收購MCA,以荷里活對丹妮莉絲娛樂的看好,換股模式要比現金收購更容易獲得成功。」

「我其實也很希望能夠採用換股收購模式,」西蒙搖了搖頭,道:「不過,丹妮莉絲娛樂並沒有上市,換股收購,估值是一個非常麻煩的問題。」

《福布斯》雜誌8月初統計西蒙個人資產時對丹妮莉絲娛樂的估值為80億到100億美元。

西蒙相信,如果上市,丹妮莉絲娛樂的市值絕對能夠輕鬆衝破100億美元大關,哪怕150億美元甚至200億美元都不是沒有可能。然而,現在的私有狀態下,丹妮莉絲娛樂想要通過換股形式收購MCA,自身估值很難超過100億美元,再加上要為MCA支付高溢價,這對於丹妮莉絲娛樂來說是非常吃虧的。

雷蒙德·約翰斯頓突然又問了一個似乎有些跑偏的問題:「瑟曦資本那邊,西蒙,你覺得未來幾年還會有比較合適的機會了嗎?」

西蒙知道老頭子指的對沖基金的事情,道:「歐洲的動蕩局勢應該會帶來一些機會,不過,瑟曦資本以後的發展重心會放在私募股權、資產管理和併購諮詢等方面。對沖基金的規模會壓縮在30億美元左右,同時也將儘可能不去參與針對國家經濟層面的宏觀對沖,這樣可以避免遭遇目標國政府在維斯特洛公司其他涉足領域的針對。」

從1987年股災到此時還在零星進行的原油期貨市場運作,西蒙雖然迅速為自己積累了大筆財富,但其實也引來了無數非議。

現在,維斯特洛公司在全球範圍內的娛樂、時尚、科技等產業都已經完成了初步佈局,想要這些產業能夠順利發展,就必須有所捨棄。

就像記憶中1992年的英鎊危機,如果瑟曦資本和索羅斯那樣大手筆做空英鎊,肯定能夠大賺一筆。然而,英國政府或許對瑟曦資本無可奈何,卻可以讓維斯特洛體系涉及的其他產業在英國寸步難行。

書房內都是聰明人,雷蒙德·約翰斯頓聽西蒙這麼說,不但沒有失望,反而讚賞地點點頭,語氣緩和地轉回剛剛的話題,道:「既然這樣,如果你堅持同時啟動兩起收購又採取全現金策略,最好還是引入合作夥伴,這樣不只是現金壓力,其他方面的阻力也會減少很多。」

西蒙道:「我同樣考慮過這種方案,雷。不過,兩家公司,如果MCA引入合作資本,肯定還會在MCA與丹妮莉絲娛樂融合過程中面臨資產估值問題。貝爾大西洋倒是很適合引入合作夥伴,卻並沒有這種必要。畢竟,引入合作夥伴,或者是為了解決資金問題,或者雙方可以在技術或渠道方面形成互補,但這些都不是我需要的,維斯特洛公司完全可以籌集足夠的資金,貝爾大西洋本身也擁有足夠的技術和渠道積累。我需要面對的,只是巨額的貸款風險問題,但這樣的風險,維斯特洛公司完全可以承受。」

雷蒙德·約翰斯頓感受到西蒙語氣里的堅定,微微搖了搖頭,不在勸阻,只是感嘆道:「百億美元級別的債務啊,西蒙,你現在的身家已經無人能及了,沒必要再冒這種風險。」

「其實,雷,現在的一切,對於我來說還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雷蒙德·約翰斯頓愣了下,伸手過來在西蒙肩膀上拍了拍,不在勸說,道:「那麼,你們兄弟幾個再聊一會兒吧。」

老頭子說完,正要起身先離開,想起什麼,又道:「還有一件事,西蒙,你和珍妮儘快要個孩子吧。就算你們兩個太忙沒時間帶孩子,可以放墨爾本這邊,我和珍妮她媽媽來帶。」

西蒙點頭,解釋道:「我和珍妮其實也很想要個孩子,只是珍妮這大半年來一直都沒動靜。」

安東尼·約翰斯頓沒有什麼避諱地問道:「你們檢查過嗎,我是說,身體方面?」

西蒙道:「檢查過兩次,都沒問題。」

因為肚子一直都沒動靜,對醫院很抗拒的珍妮特私下裏還是和西蒙一起做過檢查。

諾曼·約翰斯頓也關切道:「或許,可以嘗試一下試管嬰兒。」

西蒙搖了搖頭,道:「我和珍妮打算再看看,試管嬰兒這種技術,很難說是不是真的安全。」

另外三個大男人都點點頭。

這種事情,其實也不方便討論太多。

雷蒙德·約翰斯頓嘆了口氣,從沙發上站起來,阻止了西蒙和兩個兒子想要起身的動作,道:「你們繼續聊,我去休息了。」說着路過西蒙身邊,老頭子卻又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道:「在外面玩可以,別和其他女人有什麼,珍妮會傷心的,對你自己也是大麻煩。」

西蒙瞬間表情有些尷尬,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好在老頭子並沒有等待西蒙的回答就離開了書房。

安東尼·約翰斯頓和諾曼·約翰斯頓打量著西蒙的表情,臉上都露出笑容,安東尼道:「別介意,西蒙,爸爸也這麼交代過我們兄弟幾個,我們這樣的家庭,如果真的出了那些事情,確實會非常麻煩。」

西蒙只得扯起嘴角點點頭。

三人又聊了一些第七電視網和電信投資方面的話題,一直到臨近十一點鐘,大家才各自散去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西蒙就返回北美。

時間不知不覺已經是10月下旬。

10月底的這一周,最受關注的話題之一,無疑是《福布斯》雜誌繼北美400富豪榜之後發佈的全球富豪榜。

毫無懸念,西蒙以210億美元個人凈資產,領先日本地產大亨堤義明,高居全球富豪榜榜單第一名的位置。排行第二名的堤義明個人凈資產數字直接滑落到了160億美元,比西蒙低了足足50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約翰斯頓家族這次也以30億美元的家族資產估值進入榜單前50名,排行第36名。

不過,因為約翰斯頓家族一直頗為低調,家族成員股權也比較分散,這個數字其實至少低估了5億美元。如果不是此前約翰斯頓家族突然一展實力直接以8億美元現金買下澳大利亞第七電視網,資產估值數字可能還會更低。

北美這邊,雖然有着《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的出爐以及丹妮莉絲娛樂即將參與競購MCA的越來越多確鑿消息,但新的一周,北美東西海岸的幾家主流媒體計劃同時開始報道國會眾議員大衛·梅羅思提交的一份限制外國投資者收購美國企業的議案,其中重點提及了應該遏制海外巨頭過度涉足美國文化產業。

索尼去年收購哥倫比亞影業引發的爭議還歷歷在目,因此,很多媒體都開始跟風進行大規模地報道。

松下已經方式公開對MCA發起的收購,瞬間成為這次輿論風波的焦點。

受到這些或利好或利空的消息影響,MCA在10月22日到10月26日一周五個交易日內股價持續震蕩,截止10月26日收盤,最終定格在65.75美元。與此同時,MCA董事會在10月26日的周五當天,正式通過了松下經過幾次調整後上次66億美元收購報價,並計劃下周進行股東投票。

這意味着,丹妮莉絲娛樂必須在MCA股東投票之前,出手截胡。

康涅狄格州格林尼治西蒙的莊園內。

時間是10月29日,周六。

黑色的平治轎車在別墅前停下,貝爾大西洋公司董事長兼CEO雷蒙德·史密斯直到下車,依舊對維斯特洛邀請自己的目的有些疑惑。

不過,看到那對年輕夫婦親自出現在別墅前迎接自己,雷蒙德·史密斯還是露出微笑,上前和兩人招呼。拋開其他不說,眼前這位短短几年時間就創造了一個無數人難以企及的財富奇迹的年輕人,絕對是很多人都期待一晤的。

握手寒暄過程中,西蒙也在打量眼前這位從最基層員工一步步登頂貝爾大西洋董事長兼CEO的中年人。

雷蒙德·史密斯看起來最多五十歲的模樣,穿着黑色西服,身材高大,一張透著精明強幹氣質的國字臉,戴着一副有些老派的大框玳瑁眼鏡。

雖然是周六,大家都不是非常閑暇的那種人,因此只約了一個小時的會面時間,雷蒙德·史密斯完成這次會面后還要飛一趟歐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