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刻,阿銀咳嗽了兩聲,突然身體一陣收縮,皮膚之下隱隱升溫發熱起來。

「阿銀,你沒事吧?」唐昊猛地問道。

「我沒事,就是體內好強的力量……」阿銀心頭升起一絲疑惑。

柳二龍微微一笑,解釋並提醒道:「這丹藥就是這種效果,不僅能夠解你身上的毒,還能給你帶來魂力補充,趕緊吸收,別浪費了。」

聞言,阿銀也是閉上眼睛,默默的將藥力所釋放的力量,充分遍布全身,一絲絲溫潤的氣息,讓她整個人舒服極了。

抱著阿銀的唐昊,甚至隔著身體,也都能感覺到阿銀體內徐徐涌動的強大藥力。

不由得,他心頭驚嘆這是何等神奇的丹藥,簡直過於逆天了!

不出片刻,阿銀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另外,因為丹藥的效果,她的魂力,竟然也自行提升了十級!

原本以為是一場災難的二人,卻因為遇上了柳二龍因禍得福,不得不順勢感激。

柳二龍只是做出一副大大咧咧的表情,似笑非笑的說道:「沒事,這枚丹藥我本來也用不著,能給需要的人吃,自然是對的。」

說起來,她已經在尋找玉小剛的途中了,可惜,自從當日大陸一別之後,這個自暴自棄的傢伙,竟然不知去向,她根本無從找起。

本就心灰意冷的情況下,她碰到這對落難鴛鴦,自然會選擇拯救一把。

可是,她並不知道,她這一手丹藥出手,卻是陰差陽錯將一個未來逆天的存在,硬生生的改了性別!

那丹藥是由千聚雷自獨孤博那裡得來的材料,大體都是益氣補魂丹,但核心卻是一種能夠讓男人陽縮的「滅卻丹藥」!

當然,丹藥入口,阿銀依舊好好的感受了一番補魂丹的強悍,但同時,她體內的孩子,也將感受一下「滅卻」的威力,從此之後,將是以一個女兒之身問世,可憐唐三,並不知情,命運已經被父母的幾聲道謝中,給斷送乾淨了! 出事?

雲舒眉心一蹙,一個電話撥了過去,那邊很快接了起來:「喂。」

「出什麼事情了?」

易千玦那頭很安靜,聲音不大不小:「傅氏內網出現了一個漏洞,我暫時沒法修復,眼下只有你能幫忙了。」

連易千玦都修復不好的漏洞,這得是多麼嚴重的事?

偏偏她卻一點都不知道。

除了傅南璟,還有誰會敢將消息隱瞞?

雲舒下意識起身,快步走出食堂:「半個小時之後見。」

李佳楠看著她的背影,「老大,你去哪兒,請假了嗎——」

回應他的是寂寞。

半個小時之後,一輛紅色法拉利停在了傅氏大廈門口,雲舒打開車門下車,一路通行無阻,到了22樓網路安全部。

推開門,秦固抬頭望了過來:「我的姑奶奶,你可算來了。」

他都快急哭了。

漏洞一刻不能修復,危險就一直存在。

雲舒將書包丟在地上,拉開了椅子,「你先讓開,我試試。」

「小嫂子,你要抓緊時間,二哥不想讓你知道這件事——」

「我知道。」

她之前截過不少人的單子,得罪了不少人。

在她前面的是十幾台同時工作的電腦,屏幕上是一連串的英文,秦固連看都看不懂,偏偏雲舒的手指動的飛快,小臉冰冷。

「千珏,幫忙!」

易千玦聞言,立刻投入了工作狀態。

兩人之前是敵人,現在是戰友,配合起來效率極高,一時間,房間內只剩下了敲擊鍵盤的聲音。

「秦副總,二爺來了。」

門口的保安一臉驚慌的推開門,腿腳發軟。

完了完了。

秦固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小嫂子,還需要多久?」

「十分鐘。」

「好,我出去撐十分鐘,你們速度快一點。」

秦固關上門,狠狠地吐出了一口濁氣,要是讓二哥知道他偷偷聯繫了小嫂子,恐怕他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清楚。

長廊里,沉悶的腳步聲響起。

一下一下的敲擊著他最為敏感的神經,瞄見那一抹身影,連忙迎了過去:「二哥,你怎麼來了?」

「讓開。」

傅南璟薄唇微抿,一記冷眼飛了過去。

秦固下意識有些發憷:「二哥,千珏正在裡面工作呢,你還是再等等——」

傅南璟一眼看穿了他的心虛:「她在裡面?」

這個她,指的是誰,秦固心裡一清二楚。

「不不不……」

秦固搖頭如撥浪鼓:「裡面只有易千玦,小嫂子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件事,再說——」

「還要多久?」

「小嫂子說十分鐘——」

秦固一時不查想,下意識就將話說出來了,瞬間,寒意陡生。

「二哥,我——」

傅南璟眯眸,掃了秦固一眼,直接越過他身邊,推開了辦公室的門,裡面的人還在奮鬥,少女背脊挺的筆直,小臉冷靜克制。

秦固跟在身後:「二哥,我不是故意的……但要是真的修復不了,到時候我們的損失很大……」

「閉嘴!」

秦固知道他是真的生氣了,不敢再說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整個房間里鴉雀無聲,就連鐘錶轉動的聲音都顯得格外清晰。

十分鐘后,雲舒舒了一口氣,電腦屏幕恢復了正常。

「卧槽!」

秦固下意識驚呼出聲:「小嫂子,你真牛逼!」

雲舒得意一笑,「那是!」

「咳咳。」

話音剛落,雲舒直接整個人都被抱了起來,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張陰沉至極的臉。

「二哥,你——」

察覺到他的心情不好,雲舒乖巧的閉上了嘴,心虛的眨眨眼。

冷著俊臉的男人掃了秦固一眼:「扣半個月工資,再有下次,自己滾去非洲挖礦!」

秦固腿下一軟,吐出了一口濁氣:「艹,嚇死我了!」

易千玦翻了一個白眼:「你這膽子,忒小了。」

秦固表示,年輕人,你以後就會知道二哥的威力。

傅南璟帶著雲舒離開了22樓,直奔頂樓辦公室。

剛一踏入辦公室,雲舒直接被抵在了門邊,鋪天蓋地的吻落了下來。

「二哥,你先放開我……」

傅南璟完全聽不進去她說的話,動作愈發猛烈了幾分。

半晌,才紅著眼退開了幾分,「這件事,你不該插手。」

這次的漏洞絕非偶然,一旦她的蹤影被查到了……

雲舒心尖軟得一塌糊塗,「就算他們發現了我,又不能把我怎麼著……再說了,有你在,我不怕。」

傅南璟顯然被取悅了:「不能再有下次。」

要不是傅氏出事,雲舒也不會出手。

「好。」

傅南璟鬆手,雲舒站穩了腳步,小手攥住了他的衣領:「我聽說傅家給了雲瑤一筆錢?」

「兩千萬。」

嘖!

數目不小。

「你又在想什麼壞主意?」

傅南璟一眼看穿了她的想法,拉著她坐在了沙發上,雙腿隨意交疊,慵懶而驕矜。

「我只是想讓她把這筆錢吐出來!」

「嗯,需要幫忙直說。」

雖然兩千萬不算很多,但也不是那麼好拿的!

雲舒頷首,正想說話,一陣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小臉下意識紅了幾分。

「沒吃飯?」

「沒吃兩口——」

雲舒尷尬的撓頭。

傅南璟扯唇,撥打了秘書的電話,讓她點了巧江南的外賣,又拿了點提前準備好的零食進來。

「你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我還有個會議,等會一起吃飯。」

「好。」

傅南璟起身,勾住她的下巴,親了親她的唇:「乖一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