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另外再用一個寬口的玻璃瓶子,倒了小半瓶糊狀物體,把一隻大一點的蠱蟲放了進去。

卻不想這大蠱蟲一進那糊狀物體就不安的翻滾扭動,那不安煩躁的模樣和那小蠱蟲很不一樣。

諸葛泓很是差異,為什麼它和小的不一樣?

諸葛泓無意轉頭看到那玻璃瓶子裡面剩下的另外一條蠱蟲,那瓶子里的那一條也彷彿有所感應一般,在那瓶子里團團轉圈,那觸角一伸一縮不斷的探查著,尋找著。

諸葛泓的目光再羅回另一邊的蠱蟲,又轉了過來,兩邊來回查看著。

突然他靈光一閃,難道是因為它?

試試不就知道了,這麼想著諸葛泓拿起銀制的夾子,把液體里的蠱蟲,夾住丟進糊狀物體那一個瓶子裡面。

兩條蠱蟲觸角一接觸上,就相互靠近,那觸角來回的觸摸著,像是很高興的模樣。

諸葛泓看得眼睛也不眨,這兩條蠱蟲難道是一公一母?

不是吧,竟然是一對?

諸葛泓看著那一對蠱蟲在確認對方之後,開始在糊狀物體裡面遊動,那齊伸齊縮動作一致的觸角,還有那差不多貼在一起的身子,他那裡會懷疑它們不是一對呢。

諸葛泓很無語的捏了捏眉心,這可怎麼辦呢?

還想一條一條分開研究,現在它們一分開就暴動不已,他根本無法研究,他該怎麼辦好呢?

不對,諸葛泓的目光突然間轉回到那些小蠱蟲裡面去。

他仔細觀察了液體里的小蠱蟲,還有糊狀物體裡面的小蠱蟲,都沒有發現有像那一對蠱蟲那樣有煩躁的異象。

為什麼這一對有?

這些小的沒有?

諸葛泓摸著下巴,炯炯有神的目光在那幾個瓶子裡面來來回回的移動。

看著看著諸葛泓突然咧嘴笑開了。

看來他已經的撿到寶貝了,哈哈……

諸葛泓雙手叉腰仰天無聲大笑。

*

坤寧宮

正如諸葛泓他們所想的,就算南宮擎害怕嚇到雲拂曉,故意把事情簡單化,隨便說說就好,但是見識過的雲拂曉怎麼不懂呢。

不過為了安撫南宮擎,雲拂曉裝著什麼也不知道一般,不過這次之後,她活動的範圍改成坤寧宮的正殿之內,每一天在偏殿安排好宮務之後,就回到正殿的暖閣歇息,在暖閣和正殿來回走動。

而正殿外加強侍衛和宮人巡邏,諸葛泓在正殿的圍牆邊和牆角灑了一圈的藥粉,這種藥粉不單隻驅逐蚊子等細小動物,還能驅蟲驅蛇等,讓雲拂曉在這個炎熱的夏天,不至於受到蚊子的干擾。

「娘娘,娘娘生產的時候,宮務交給誰管理呢?」降香抽了一個時間,在她攙扶雲拂曉慢走的時候,小聲的問道。

距離雲拂曉生產的日子已經不到一個月了,雲拂曉因為是雙生子,諸葛大人提前說了,可能會提前,讓她們隨時做好準備。

所以她們幾個大宮女已經把每一天都當做是生產的日子來安排,正殿已經不準任何一個外人進出。

正殿門口值守人員已經交給白英她們幾名二等宮女,外面的人除了周安居其他都不能進去正殿。

雲拂曉的飲食方面早就是艾葉等人親自製作,不會經過其他人之手的。

至於熱水這些更是在正殿旁邊的耳房,用一個小爐溫著,當然了,這些是飲用的熱水。

其他的還是廚房那邊準備的。

之前雲拂曉的宮務是交給華宸妃幫忙管理,不過只從知道華宸妃的異心之後,雲拂曉已經不準備把宮務交給她了。

現在快要生產了,她能交給誰?

太後娘娘?

太後娘娘的話,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不過皇上那邊不怎麼好交代。

皇上不是不贊成,而是怕太後娘娘掌權后,季氏一族會有什麼異動,這事皇上雖然不擔心,但是卻怕太後娘娘傷心。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784章給誰呢)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江南曦》第1406章聽到王道長的話,何問之的眉頭不自覺的皺了皺。

自願受死這一點,王道長剛才也說了,會自然度化升天,幾乎不存在成為遊魂野鬼的可能性。

因為這個世界的鬼,那都是臨死前擁有怨念、恨意等情緒,又或者是不甘和眷戀之類的,這才會成為鬼留在世間。

這也是為什麼,在這個世界有些鬼

《我最喜歡詭異了》第八十六章我真是你姐姐(求訂閱,求月票) 「林家想要將何家給接管,肯定不會放棄這百分之六十五股份的。」

「到了那個時候,你將迎來林家的報復。」

「你的夙業集團還沒完全發展起來,跟這些省府大家族來斗的話,還是有些吃虧的。」

「並且,你是五品武夫吧?」劉娜自身也是七品武夫,所以知道這些事,此時劉娜朝王野開口問了一聲。

「不錯。」王野點了點頭。

對劉娜能猜出來自己是五品武夫的事,並沒感到太過意外。

「你雖然自己是五品武夫,這種實力,跟省府那些大家族們的高實力,也差不多持平了,但如今在你這裏,並沒有其他武夫。」

「僅僅在這些底蘊上,你就不如他們。」

劉娜說到這裏,最後朝王野開口道:「話我就說到這裏,接下來怎麼做,還是要看你自己,我只是提醒你一聲而已。」

「但,我希望,你在這麼做的時候,都考慮好後果。」

「有十足的把握后,再去做。」

「沒問題!」王野直接開口。

接下來,劉娜還是有些放心不下,又勸了王野幾句。

但見實在勸不動后,劉娜也沒在這個時候說些什麼,只是在又簡單交代幾聲后,離開了。

劉娜離開后。

陳黎走了過來。

剛剛,王野跟劉娜他們倆人之間的談話,並沒有避諱陳黎,所以陳黎也聽到了。

只是沒有過來而已。

陳黎在走來時,看向王野的眼神中,儘是擔憂。

王野見狀,笑着朝陳黎詢問道:「二師姐,你不會也想要勸我吧?」

「你態度那麼堅決,從小到大,我知道你性格,再勸都沒有用。」陳黎眉宇間,帶着濃濃的擔憂:「我就是怕你出了一些問題。」

「不過,你做出這個選擇,我們也支持你。」

「你只需要記住一句話。」

陳黎坐到王野面前,看向王野的眼神中很是認真:「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都一如既往的支持你,只要你能記住這些,那就行了。」

「不管是你的大師姐,二師姐,我們幾個師姐,還有蘇婉卿、方霏霏我們,都會站在你身後。」

陳黎語氣堅定。

王野能從陳黎的話語中,聽出陳黎對自己的擔憂,又有那種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都堅決站在自己身邊,維護自己的堅決。

不免一陣感動。

「二師姐,我知道了。」王野開口說着。

「不過,這種事,你不能瞞着蘇婉卿、方霏霏她們倆,我會將這件事告訴大師姐他們,而你,則是要將這件事,告訴蘇婉卿、方霏霏她們。」

「她們是你的女人。」

「如果你出了什麼事,她們倆人,都是需要跟在你身邊,承擔風險的。」

「她們倆,有權利知道這件事。」

「我知道了。」

……

中午。

楊行給王野打了一個電話。

邀請王野到米其林餐廳一坐。

王野直接答應下來。

快臨近中午的時候,王野直接開着世爵C8,朝雲城的米其林餐廳而去。

這一次。

王野也有一些事情,需要跟楊行說一聲。

而關於自己拿了何家百分之六十五股份的事,王野也聽陳黎的話,將這件事情,告訴了蘇婉卿、方霏霏她們倆人。

蘇婉卿、方霏霏她們倆人,在聽到這個消息后,雖然有些擔憂。

但在知道,王野態度非常堅決后。

她們也是沒再勸王野,而是堅定的站在王野這邊。

來到米其林餐廳,楊行早就已經訂好位置的地方。

王野看了楊行一眼,發現梅家這一代的家主,梅益諾也在。

梅益諾看到王野的時候,眼神中有些恐懼,下意識的朝後挪了一下。

「王哥。」

楊行站起身,跟王野打了個招呼,朝王野介紹道:「我身邊這位,你應該也知道,他是梅家現在的家主。」

「梅益諾。」

「王哥你好。」

梅益諾見楊行給王野介紹自己,當即站了起來。

目光放到王野身上,很是擔憂的朝王野開口道:「我是梅益諾,我們梅家在之前的時候,曾得罪過你,這一點,我跟王哥你道歉。」

「希望你大人不計小人物,能忘記之前的恩怨。」

梅益諾開口。

王野聽到梅益諾的話,開口道:「沒事,那都是之前的事了,只要你沒跟何磊一樣,明知道不是我對手,還一直想找死就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