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冰落和君瑾瑜站起身,向藍蘭傳了一道音,直接推門離開了。

還在包廂內的藍蘭看著兩名男修離開的背影,有些出神,若是可以,希望他們可以滅了那金丹女修,雖然不是親手報仇,但師兄也可以神魂安息了。

端起一杯茶,昂頭倒入口中。

走出臨歡閣

楚冰落依舊沒有說話,和君瑾瑜傳音道,

「瑜姐姐,你猜那幕後之人何時來找我們?」

「很快吧,我猜這追蹤劑應該有時間限制。」

君瑾瑜摟著楚冰落的右肩,湊在她耳邊,懶散的說道。

街道上的修士紛紛側目,這兩個男修未免也太……

楚冰落歪了歪腦袋,無奈一笑。

「不過,小落落,我之前接收到的消息可不止一個金丹,大概還有兩個元嬰。」

君瑾瑜此時語氣有些嚴肅,外頭看向楚冰落。

「沒關係的,瑜姐姐,我的契約植獸可以戰元嬰,不會有危險。」

楚冰落朝君瑾瑜笑了笑,傳音道。

「那姐姐就放心了。」

話落,捋了一把楚冰落的腦袋,繼續瀟洒的走著。

冰落跟上,兩人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閑逛。

「瑜姐姐,我看我們去城外吧。」

她們兩個人沒有遮掩修為,君瑾瑜元嬰初期巔峰修為,楚冰落築基期大圓滿,若是待在城內,那幕後之人或許擔心對戰起來動靜太大?

「可以。」

兩人就這樣來到了城外。

附近有一片森林,對視了一眼,向森林外圍飛去。

寒冰箭!

兩隻小兔子瞬間倒地。

楚冰落上前將白色的靈兔提起,拿出寒羽將它們的皮毛剝了下來。

「瑜姐姐,麻煩找幾枝樹枝過來。」

君瑾瑜一看她的動作就知道她要做什麼,無奈的搖搖頭,起身去尋找樹枝。

之前在魔雲堡的時候她就知道楚冰落口腹之慾較旺,沒想到來到這森林等著敵人還不忘烤兔子。

「來了。」

楚冰落抬頭朝君瑾瑜笑了笑。

現在小幽還未睡醒,只能她自己控火了,這兩天神識的聯繫有些波動,大概用不了多久,小幽就可以完成升級了。

兩隻兔子串在寒羽劍身上,楚冰落掐出一個小火苗,樹枝瞬間被點燃。

從儲物戒中拿出調味料,趁著兔肉還未熟灑在上面。

沒過多久,香氣飄出。

君瑾瑜雙眼一亮,

「小落落,沒想到你烤肉這麼厲害,聞起來好香啊!」

「瑜姐姐,你放心,一會兒吃起來更香。」

聽到君瑾瑜的話,楚冰落神色自信的看了她一眼。

「嘗嘗?」

一刻鐘后,楚冰落撕下一條兔腿,遞向君瑾瑜。

此刻的君瑾瑜已經等的感嘆時間過的太慢了,見到面前的兔腿,一下接過,朝楚冰落遞了個讚賞的眼神。

「小落落,你可以啊,比魔雲堡的那些靈食好吃多了。」

君瑾瑜看著楚冰落,神色真誠的說道。

「瑜姐姐若是喜歡,下次我多烤一些,放玉盒裡,給你帶著。」

楚冰落勾唇,她就說吧,沒人逃的過她出手的烤肉,若是小幽在就更好了。

「好啊。」。 白詩音渾身顫抖得如秋風中的落葉,她望着白心誠的眼眸,滿是絕望!

這時,徐卿生趁機跳上了台階,伸手就拉住白詩音,同時一拳打向白心誠:「你這個混蛋,變態,你不要碰音音!」

白心誠承受了徐卿生的一拳,一手緊緊地抓着白詩音的一隻手腕。她的那隻手腕上,帶着那隻裝有電子炸彈的手鐲。

他邪惡地說:「徐卿生,你鬆手!你如果不鬆手,我們就同歸於盡!」

徐卿生看着那隻閃閃發光的手鐲,愣住:「那是什麼?」

白心誠哈哈一笑:「電子炸彈!而遙控器在我手裏,只要我按一下,白詩音就會屍骨無存!哈哈哈,你不是愛她嗎?要不要陪她一起上路?」

他舉起遙控器,大拇指按在了啟動鍵上。

徐卿生慌了,可是他卻沒有鬆開白詩音的胳膊,而是上前一步,就要搶遙控器。

白心誠冷聲道:「你再上前一步,我就啟動炸彈,只要三十秒,砰……哈哈哈……」

徐卿生不敢動了,他不能拿白詩音的性命開玩笑,也不願意這麼枉死在白心誠的手裏!

他不得不鬆開白詩音,眼眸通紅地瞪着白心誠:「你到底要怎樣?」

白心誠哈哈一笑:「我到底要怎樣?我當然是要報仇啊!徐卿生,本來三年前,我就完成我的計劃了,可是你橫插一腳,帶走了音音和阿泰,還驅逐了我。所以,三年前,我沒有做完的事,就只能繼續了!」

徐卿生怒道道:「白心誠,音音的爸媽,已經被你害死了,而音音也因為你斷了雙腿,險些喪命,還不夠嗎?你放過她,可以嗎?她是無辜的!」

白心誠卻冷聲道:「她本來就應該在三年前死去,她苟活了三年,還被你這個痴情種,照顧了三年,讓我很不爽!這樣吧,我可以不讓她死,你現在回去,把離婚證拿來,我要讓她失去所有,就像我幾十年前一樣,一無所有地,狗一樣地躺在她家門口!」

徐卿生緊緊地握著拳頭,「不行!你上次打電話,不是要錢嗎?我給你錢,給你我所有的資產!我用近千億的資產,換音音,總可以了吧?」

白詩音被兩個人拉扯著,腦袋眩暈著,她現在不想思考任何事情!

可是,當她聽到,徐卿生願意用自己所有的資產,來換她時,她的身體還是控制不住地顫抖了起來。

她搖搖頭,含淚地望着徐卿生:「不要!徐卿生,忘了我吧,而我也不愛你,我們的人生,本不需要這麼多的糾纏的,你走吧……」

徐卿生有些兇狠地瞪她:「少廢話,你是我老婆,就算是我死,也要把你帶走!」

金錢對他來說,只是數字而已,失去了,他還能賺回來,可是,白詩音只有一個,失去了,就永遠失去了!

白心誠望着他們,哈哈一笑:「哎喲,還真是感人啊,我都忍不住想為你們鼓掌呢!徐卿生,音音沒有騙你,她真不愛你,否則,她的腿早就恢復了的事,就不會瞞着你!所以,我也高抬貴手,放你一馬,識趣點,趕緊滾!」

白詩音愧疚,不再看徐卿生。

徐卿生看看她,卻不為所動:「我不管她愛不愛我,我愛她就夠了!你說,你到底怎樣才能放了她?」

白心誠有些怒了:「我最後說一次,用離婚證來換!」 江南曦見喬天羽實在是魂游天外,收不回來,就調侃道:「宋顯哪特別吸引你啊?咱們墨門那麼多帥哥,你就沒有個動心的?」

喬天羽連忙說道:「那幾個師兄,我是當親哥看的,怎麼能生出別的心思呢?宋顯吧,挺讓我有安全感的。我和他去接案子的時候,他總是照顧我。」

江南曦笑道:「他敢不照顧你嗎?你是我的妹妹啊!因此,這不能做為,你愛上他的理由。他有沒有讓你特著迷的地方?」

「當然有了!你不知道,他偵查的時候,有多帥!我們可謂是雙劍合璧,珠聯璧合!反正,我就是覺得,和他在一起,特帶勁,從來沒有人,能給我這種感覺!」

江南曦笑了,這種感覺就對了。

她看喬天羽坐立不安的,就叫來了江小狼,讓他去查宋顯相親的地方。

喬天羽紅了小臉,「姐姐,這樣不好吧?」

可是她的眼睛卻巴巴地瞅著江小狼的筆記本。

江南曦笑道:「你啊,什麼時候這麼扭扭捏捏的了?宋顯人還不錯,而且,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所以說,你們的事好成。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女追男,隔層紗。那層紗,還能擋得住你嗎?」

喬天羽低頭笑道:「我就是怕他,總是把我當小孩,對我沒有那種感情。」

江南曦撇撇嘴:「你哪兒點小了?」

「他比我大九歲呢!我們出去,被人見到了,他總是會說,我是他妹妹,也許他真把我當妹妹了!」

江南曦笑道:「這還不好辦嗎?你就女人給他看,懂嗎?你畢竟有這麼方面的優勢!你可是百變嬌娃啊!」

她瞅著她身上的休閑裝,有些嫌棄。

喬天羽笑了:「懂了,謝謝姐!」

這時,江小狼侵入了宋顯約會的餐廳的監控系統,看到了宋顯,但是沒有看到他相親的一幕,倒是看到了他和黎曼很親密的樣子。

喬天羽不禁驚呆:「他這是相親成功了嗎?」

江南曦也有些驚呆:「不會吧?相親的成功率這麼高嗎?」

「姐,你看他們說說笑笑的,他的嘴都要咧到耳朵根了,肯定是對那個女人很滿意!」

喬天羽有些心塞地說。

她看著監護畫面里的黎曼,高挑的身材,精緻的眉眼,高端得體的服飾,和宋顯站在一起,還真的挺般配的。

他的眼睛,幾乎都要黏在那個女人身上了!

他從來沒有用這樣的眼神看過她!

喬天羽無論如何也不接受這樣的結果,她還沒有開始,就結束了!

江南曦連忙安慰道:「也許兩個人只是投緣,畢竟才認識,距離談婚論嫁,還是有距離的。所以,小羽,你還是有機會的。你又不差,彆氣餒!」

喬天羽嘟著嘴說:「我運氣怎麼這麼差啊,誰知道他隨隨便便相個親,就看對眼了啊!」

江南曦看她委屈的樣子,忍不住好笑。

有句話怎麼說道,被偏愛的總是有恃無恐,暗戀的總是患得患失。

宋顯帶著黎曼去了4s店,經過他哥們的介紹,黎曼竟然選了一輛五十多萬的墨藍色的捷豹。

宋顯笑道:「這車明顯是男人開的多,你確定要這款?」 聽完阿寧的解釋,又看著她手上漆黑色的火油,所有人都被驚出一身冷汗。

一旁的胖子更是瞪圓了眼睛狂咽唾沫,小心翼翼的摟了眼腳邊的背包,腿一抬直接給踢得遠遠的。

張起靈面無表情的走到石壁縫隙那,伸出發丘指往裡面探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