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失陪一下。」

她借口上茅廁,離開了房間,終於鬆了一口氣,再呆下去肯定會發瘋的。

「你守著,我出去喘口氣。」

二樓有個小露台,正對著千燈湖,孔佩如心中煩悶,吩咐了自家小丫頭守著,便徑直走出去。

千燈湖,湖畔千盞明燈,有絲竹聲傳來,令人心曠神怡。

「呼……」

孔佩如呼出一口濁氣,有些心煩氣悶,京玉川還病著,方才自己就這麼跑了,不知道會不會生氣。

自己已經拒絕過他那麼多次,如果他真的生氣了……

背後有腳步聲猝然響起,孔佩如心頭一跳。

差點忘了,整個二樓有十幾間包廂,萬一遇到什麼登徒子……

她猛的轉過身,卻忽然撞上了一個堅硬的胸膛。

她看不見對方,可那股熟悉的清竹松柏香氣卻如雷電一般,劈得她心頭猛的一顫。

「你……」

「孔佩如……」

熟悉又帶著冷意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

「這裡的飯菜好吃?」

孔佩如抬頭,瞳孔微縮,心道一聲完了,雖然大哥不在,可是二哥三哥也是認識京玉川的,萬一被他們碰見……

京玉川本來有一肚子話想問她,結果一個字沒說出口,就被孔佩如一把拉起就跑。

露台旁邊有一個梯子直接通到後院,孔佩如什麼也顧不上了,只有一個念頭——

趕緊跑,絕對不能讓他們三人碰面!

京玉川被她拉著一路狂奔,一直跑了很遠才停下來。

孔佩如跑得釵橫發亂,臉色緋紅,上氣不接下氣。

京玉川本來有很多話想質問她,此時自己的手被她軟軟的抓在手裡,氣喘吁吁的模樣特別惹人憐愛。

哪裡還記得的她算賬。

他伸手揉了揉她發頂,目光難得柔軟:「你跑什麼?」

孔佩如胸膛急劇起伏,心跳狂亂,莫名覺得自己這樣子好像在跟他在私奔,忍不住笑起來。

「你怎麼來了?不是還病著?」。 沐清楓,平日裏那個手捧圖書的店長竟然熱愛遊戲嗎,看操作的嫻熟程度,絕對是老手。

白眉,是沐清楓的遊戲ID,遊戲名為卡蓮幻想,一款集戰鬥養成為一體的遊戲,劇情大致是為了擊敗BOSS八重櫻,主角一行人遊歷變強的故事。遊戲排行榜第一名叫奧托,恩……沐清楓覺得應該是巧合。

「店長,我回來了!」聽到這個聲音,沐清楓僵硬的轉過了頭,剛才他好像聽到了「咔」的一聲。

我的門應該是向外面拉的吧?現在怎麼向裏面推了?呃……等等,向裏面推?

琪亞娜背後一涼,覺得事情並不簡單,看了看自己手裏的門柄,以及倒下來的門框,「這……這個我可以解釋,是門先動的手。」

沐清楓臉色暗了下來,濃郁的殺氣將琪亞娜包圍,眼看她就要性命不保,遊戲里的聲音吸引了沐清楓的注意。

合金裝備布狼牙:來一局?

白眉:可以。

「把門修好,我就饒了你。」沐清楓說完話,就將琪亞娜無視,白毛,跳脫,二貨,活脫脫一隻披着人皮的哈士奇。

靜心,別一時失手把她打死了,類似的事情也發生過不止一次,也該習慣了。

明明是個挺聰明的姑娘,就是不動腦子,跟草履蟲似的。

「店長也不管書閣了嗎?在樓上打遊戲。」琪亞娜鬆了一口氣,有些疑惑。

「不是有你在看着嗎?賣書,看書這些事兒很簡單,就算以你的腦子,也完全可以勝任,如果有人祈福的話,你叫我下去。」

「祈福那種事兒怎麼會有用,你這不是擺明了騙人么。」琪亞娜作為一個堅定對抗崩壞的戰士,嗯,自封的,可是堅定的相信,人定勝天!

把希望交給老天爺是不好使的,更別說,還不知道老天爺站在誰那邊。

「我是店長我說了算,把門修好,下去。」

琪亞娜苦着臉,她可不會修門,只好退了出去,找修理工來修吧。

「店長開這書閣完全就是用來玩的啊!」琪亞娜看着空蕩無人的書閣忍不住吐槽,卻是說出了沐清楓的真實想法。

此時的女孩兒穿着白色的連帽衛衣,下身是長度到達膝蓋的藍色百褶裙。

琪亞娜毫無優雅的坐在書桌上,經常出現在沐清楓手中的書無所事事的躺在一旁,不知道該幹什麼的女孩晃蕩起被白色絲襪包裹的纖細雙腿,裙擺揚起,絲襪與百褶裙之間的絕對領域白皙的吸引人眼球,午後的陽光灑在她身上,顯得嬌憨而撩人。

說起來真的很奇怪,明明才認識了不到兩天,可少年那難以理解的善意卻做不了假,被關心的事實確鑿的遞到了少女的內心。

那時和父親不一樣,卻更加真實,更讓人安心的關心。

即便少年對她的態度並不是太好。

陪伴合金裝備布狼牙擊殺最後一名BOSS,沐清楓放下了遊戲手柄,看向窗外。

真的是很難抉擇,該說不愧是天命主教么,把他的所有的計劃都告訴了沐清楓。

包括……K423,也就是現在的琪亞娜。

他的朋友確實很少呢,這個傻乎乎的白髮女孩可以算其中一個,在沐清楓看來,這個女孩兒的內核蠻複雜,無論是像笨蛋一樣開朗的女孩,或者是表情寡淡的女孩,又或者是心思細膩而孤獨的女孩,都是她。

人類複雜而豐富多彩,多面性本就是長態,而人性更是難以經受考驗,沐清楓試圖去了解琪亞娜。

他會用眼睛去見證,從生活中的一點一滴去了解她的拼圖,然後一點點拼湊,最後得出的結論。

在一切都沒有開始之前,沒有人能夠否決一切。

同樣,也沒有人有資格評判另一個人。

「琪亞娜,閑着沒事兒就去超市買點東西吧,自從你來了以後,家裏屯的零食,都被你吃光了。」 方曉手上的這顆石頭是在金鐵蛇的山洞裡找到的,看上去就是個平平無奇的石頭,只是方曉覺得那根金色的線有些特別,所以想找七寶閣的人看看它的材質。

就算不值錢,也能漲漲見識。

七寶閣的侍者捧著石頭看了半晌有些無語,這石頭怎麼看都像是路邊隨便撿的,他們可不是隨便什麼東西都收的。

唯一有點特別的就是那根金色的線了,特別堅韌,他也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的。

侍者用懷疑的目光看了一眼方曉,道:「客人,我們七寶閣可不是什麼東西都收的,您這東西……」

「就是個垃圾!」侍者的話還沒有說完,旁邊就傳來了一聲充滿嘲諷的嗤笑聲。

霍凌雲風度翩翩的搖著扇子漫步走來,對著侍者揚聲道:「你們七寶閣沒這麼不堪吧?路邊隨便撿來的石頭你們也看?要不這樣,顧老,您去路邊撿一塊回來,讓這位七寶閣掌掌眼!」

「好嘞!」顧遠明欣然應允,臉上的神色卻是很陰鶩。

侍者臉上的神色有些難看,還沒有多少人敢拿七寶閣的名譽開玩笑,他盯著霍凌雲發出一聲冷笑:「你可以試一試。」

霍凌雲嘴角含笑,一點都不怕侍者的威脅,他點了點方曉,笑著反問道:「連這個螻蟻都敢糊弄你們七寶閣,你覺得本公子不敢嗎?」

若是其他人面對七寶閣的威脅,多少有點忌憚,但是霍凌雲卻不怕,他用扇子有意無意的在半空中點了幾下,半空中一個骷髏頭的虛影一閃而過。

侍者的臉色微微一變,臉上的表情慢慢的緩和下來了,道:「原來是修羅殿的少殿主。」

侍者語氣的緩和,並不是說七寶閣不如修羅殿怕了他們修羅殿,事實上,七寶閣是來自中州的勢力,他們的產業布滿了五洲十地。而修羅殿卻只是北州的地方勢力,無論是地位還是實力上是不可能和七寶閣相比的。

只是七寶閣是屬於商會組織,不參與任何勢力的紛爭,也不與任何勢力結仇,和氣生財,像修羅殿這樣瘋狂而且睚眥必報的勢力,就算是七寶閣也不太願意招惹。

一見到霍凌雲,王子君就來氣,指著顧遠明諷刺道:「先管好你家的老狗,再出來說話,別一天到晚的跟錯人,我們可不需要這樣老的狗!」

顧遠明臉色陰森,「看來上一次,沒有把你教訓夠啊!」

王子君咬了咬牙,被別人一道聲音震暈了過去,這是他這輩子受到的最大的恥辱,他一輩子都忘不掉。

「客人,這東西請收回去吧。」侍者冷著臉把石頭遞給方曉,語氣也不像剛才那般客氣,冷冰冰的。

顯然,侍者是把方曉當成來鬧事的了。

方曉沒接,他看著侍者的臉問:「你確定不再看看嘛?」

看到方曉一臉淡定胸有成竹的模樣,侍者又有些猶豫了,他在七寶閣工作了很多年,知道很多珍貴的寶貝都不會輕易的顯山露水,他此時有些擔心自己看走眼了。

「不就一個破石頭,你還當成寶了?你們大家說,這人可不可笑?」

霍凌雲的嗤笑聲吸引了附近很多人的注意力,他們圍觀侍者手上的小黑石頭,還有人拿過去看了幾眼,紛紛搖頭,臉色古怪。

「這不就是一普普通通的石頭嘛。」

「這破石頭要是七寶閣收了,咱們就有了一條發財之道,這附近的石頭我都承包了,七寶閣要多少我賣多少,要多大的,給多大的,你們可不許跟我搶生意!」

眾人紛紛鬨笑起來。

王子君的臉色立刻就紅了,幾乎無地自容,很想拉著方曉立刻就走。但是現在他和方曉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榮辱與共。

雖然王子君也不太相信方曉手上的石頭是個值錢玩意兒,但是此時此刻可不能輸了氣勢,所以他強自嘴硬,道:「你們沒眼光就不要亂說話好不好,這麼值錢的寶貝你們看不出來?」

「值錢?」霍凌雲笑意揶揄,「那不如咱們打個賭如何?要是這東西七寶閣定價在一百靈晶以上,就當本公子輸了,輸的那個要跪下來學狗叫,你們敢不敢賭?」

王子君一下子語塞了,他看著方曉的臉色不敢做出回應。

「好,有什麼不敢賭的?」方曉卻沒有多想,直接就答應了,王子君用眼神示意方曉讓他再多考慮一下,方曉只當看不見。

霍凌雲看向侍者說:「那就請七寶閣掌掌眼吧?也請諸位做個見證!」

見眾人情緒高漲,而且這個要求還是修羅殿的少殿主提出的,侍者推脫不掉,點頭道:「我去請我們大師傅掌眼!」

眾人對七寶閣的信譽還是很相信的,而且掌眼的還是七寶閣的大師傅,肯定不會看錯了。

臨走前,侍者用鄙夷的目光看了一眼方曉,在他眼裡,此時的方曉就是在強撐面子,這種賭局是沒什麼懸念的,這人到時怕是會輸的很難看。

旁觀的眾人紛紛起鬨。

「這賭局的結果沒什麼好猜的,等會可有好戲看了。」

也有人取笑道:「別說一百塊了,這石頭要是值一塊靈晶,我把它吃了!」

「你可不要說大話,石頭上面不是還有一根金線嗎,那東西可能值一塊靈晶也說不定!」

「哈哈……這倒有可能……」

霍凌雲嘴角含笑,雲淡風輕,輕輕的搖著手裡的扇子,一副風度翩翩的樣子,顯得很是從容和自信。

這是因為霍凌雲查過了方曉的底子,在霍凌雲的眼裡方曉不過一個邊陲小城來的愣頭青,沒什麼見識,這樣的人手上能有多高價值的東西?

估計是這石頭是從哪個山洞裡撿來的,成了寶貝,哪來七寶閣碰碰運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