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雎爾看著兩人這麼一會兒就商量好了怎麼解決樊姐家的問題,感覺有點不真實。

「別愣著了,吃吧!味道挺不錯!」

張文豪看著一直獃獃的關雎爾,催促道。

對面的李珩低頭笑了笑,沒想到老四喜歡這樣的! 聽了兒媳婦李芬的話,老太太曾紅袖驚喜於色。

「不過——」她擔心的道:「蘇酥怎麼說,也是二婚。那郭家的孩子那麼優秀,會同意嗎?」

李芬笑道:「媽,這個您就放心吧。若不是已經有了把握,我也不敢亂說。」

「實話告訴你們,得知蘇酥的遭遇之後,我第一時間,把她的照片,發給了郭晨。」

「您猜怎麼著?人家郭公子,一眼就相中了!」

「現在,就等著來上門提親呢!」

「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

「李芬,你趕緊去安排。蘇酥能不能跳出火坑,走向幸福,就看這樁婚事了。」

就連老爺子楊德光都欣慰的點頭:「劍橋這個學校,還不錯。」

「培養出來的學子,應該也說得過去。」

「既然二老同意,那我就定了啊。」

「我這就給何秀打電話,讓她準備帶郭晨過來。」李芬興奮的去忙活。

……

通往碼頭的公路上,一輛改裝過的紅色牧馬人在疾馳。

車上,駕駛位和副駕駛,兩個剃著平頭,看著很精神的年輕人。

尤其是駕駛位那個,肌肉隆起,配上眼角一道野性的刀疤,殺氣爆棚。

「銅川,咱們說好的。稍等你可要替我出頭,好好的教訓一個那個傢伙。」

「事成之後,我幫助你拿下我表妹。」

「你不知道,我這個表妹,可是天仙級別。」

副駕駛,正是蘇酥的表哥,楊林。

聽了他的話,專心駕駛牧馬人的銅川,看上去有幾分不屑。

「楊林,好男兒志在四方,怎麼能被情所困呢。」

「我答應幫你,不是為了你的表妹。而是那個混賬表妹夫。」

「這樣的混賬,讓我遇見了,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一頓。」

楊林撇了撇嘴:「搞的自己不近女色似的。哥們,你先看看我表妹的照片再說。」

他把手機上一張照片呈現到銅川面前。

「卧槽!」銅川看了一眼,激動之下,車子差點失控,衝進綠化帶里。

他急忙踩剎車,緩緩靠邊停下。一把將手機搶過來,定睛觀看。忍不住狠狠咽了口唾沫。

「楊林,我知道,現在的照片,就等於照騙。美顏太嚴重了。」

「不過——」他無恥笑道:「你表妹如果有照片上十分之一,這個表妹夫,我給你當定了。」

「想得美!」楊林得意的道:「想當我表妹夫,第一,你要把她那個混賬丈夫打跑。」

「第二,你得在金菊大會上,奪得第一名。以冠軍的身份,被選進楚盟。」

「只有楚盟的冠軍新秀,才配得上我表妹。」

聽到「金菊大會」和「楚盟」,銅川的眼中,露出熾烈的光彩。

「今年的冠軍新秀,我志在必得!」

他一腳油門,重新將車子發動。

「不過楊林啊,我還是不太樂觀。我不相信,世上真有這麼漂亮的姑娘,應該是美顏的效果吧。」

「切!」楊林氣得懶得搭理。

他很期待,稍等見到蘇酥,這個大塊頭犯花痴的樣子。

「馬上要靠岸了。蘇酥,快進來,坐穩當點。」

看著對岸兩座青山,緩緩逼近眼前,楊玉蘭興奮、激動,又有些近鄉情怯。

她驕傲的道:「看到這兩座山了嗎?這就是楚州的江上門戶。這座雙山碼頭,也是因此得名。」

「蘇酥,秦天,你們舅舅說,你們表哥已經來接咱們了。」

「多年不見,不知道這孩子有沒有變樣。」

蘇酥笑道:「媽,楊林表哥今年應該二十六了吧,早就不是孩子了。」

楊玉蘭笑道:「不管多大,你們在我眼中,都是孩子。」

「那邊怎麼那麼多人?」 第961章

藥房里,劉青山和劉勇的父親好不容易擠進去。

看到如此火爆的生意,兩個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等這些人買回去,發現自己的病越來越嚴重,就知道買到的是什麼玩意了,哈哈!」

劉勇的父親劉文,沒有半點害人的愧疚,反而還很幸災樂禍。

「到時候,賺錢的是我們,被罵的是唐氏,他們不氣死才怪呢。」

兩個人背著手,看到這些人激動的樣子,就覺得好笑。

唐氏的東西,便宜又怎麼了?效果好又怎麼了?

通通都是假貨啊!

他們很確定,這個銷售點,賣的都是他們生產的假貨。

「我說你們是真蠢啊,花幾百塊錢,就為了買瓶假藥,呵呵!」

劉青山背著手,一副眾人皆醉他獨醒的樣子,大聲喊了起來。

他這一喊,頓時吸引了藥房里的顧客。

「老頭兒,你瞎說什麼呢!」

「唐氏生產的東西,怎麼可能是假藥?」

「我朋友的親戚得了癌症,就是吃這種葯,病情才得以控制的,你不要在這裡瞎說啊!」

一群人不滿地瞪著劉青山,只把他當成是來搗亂的。

唐氏的東西,那是有口皆碑,眾所周知的事。

唐氏這家企業,更是良心企業,怎麼可能會生產假藥來害人?

「我看未必吧。」

劉青山哼道:「我記得前段時間唐氏的葯差點吃死人,這可是上過新聞的,最後被他們給壓下來了。」

「如果你們手上買到的是假藥,你們就不覺得虧嗎?」

「而且這可是救命的葯,我看還是要謹慎一些啊。」

劉青山的話,頓時把藥房的店長都給吸引過來了。

店長一臉不悅道:「先生,請你不要在這裡胡說八道!」

「我們賣的都是真葯,賣假藥那可是違法的!」

「你再繼續造謠影響我們生意,小心我報警抓你!」

劉青山一臉不屑。

這家店的老闆,就是從他劉家的工廠進的貨,買的是真葯還是假藥,難道他這個家主不清楚么?

「你們這家店,還真是嘴硬啊!」

劉青山直接搶過一名顧客手中的藥盒,高高舉起:「你們仔細看好了,唐氏的葯,就是假藥!根本不可能治癒癌症的!」

「你們要是買回去給病人服用,只會加重病情,甚至會害死病人!」

這話一出,現場頓時嘩然起來。

之前他們倒是聽說過,有人吃了唐氏的抗癌藥,不僅沒有穩定病情,反而還導致病情越來越嚴重,那件事,還上過新聞。

但最後,唐氏已經出來澄清了,並且還提供了檢測報告,說那是假藥,根本不是唐氏生產的。

而且唐氏還幫助警方抓到了賣假藥的經銷商,這根本就不是唐氏的錯啊。

而現在,居然還有人說唐氏賣假藥?

「你們可以不信,但我告訴你們,賣假藥的,根本就不止這一家藥房!」

劉青山冷笑起來:「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假藥流向市場,因為這都是唐氏默許的!」

見劉青山說得這麼有鼻子有眼,顧客們頓時有些震驚了。

但唐氏,向來都是良心企業的代表,他們也不會輕易就相信劉青山的話。

「你有什麼證據?」

「你憑什麼說唐氏的葯是假藥,你倒是把證據拿出來啊!」

劉青山絲毫不慌,點點頭:「沒問題,我現在就可以證明給你們看。」

說著,他當眾撕開了包裝盒,拿出裡面的藥瓶,道:「你們看好了,如果是正品,肯定會有他們公司的防偽碼,而且做工精緻。」

「但如果是假貨,那就不同了,雖然上面也帶有防偽碼,但做工一定沒有那麼精緻」

在防偽碼的做工上,他特意叮囑過劉勇,讓劉勇做一個假的防偽碼出來,要讓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假的!

「你們仔細看,假的防偽碼,做工十分粗糙,你們只要刮掉上面的塗層,就知道……」

說著,劉青山當眾給眾人示範,刮掉了上面的塗層。

可當塗層刮開,劉青山卻是臉色大變。

他刮出來的,居然是正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