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鍾信故作鎮靜的走了過來,擦了擦流出的冷汗,對着三皇子長孫千文假笑道:「三皇子來我府上做客,鄙人有失遠迎,失禮了失禮了。」

說着,作了一作揖。

「鍾大人真是客氣,做我就不做了,畢竟,我不是來做客的。」三皇子長孫千文笑到。

「哦?那三皇子來我府上難道是辦公的不成,三皇子說笑了。」

「鍾大人這次可沒說錯,長孫某就是來府上辦公的,而且,可是有關皇宮所有性命的大案。」

鍾信一看又是為了上次的事,頓覺冷汗如注。

這時,蕭冷玉拿來了那兩把雌雄鑰匙,伸出手,擺在了鍾信的面前。

「鍾大人,我聽聞你對人說了這雌雄鑰匙的故事。可據我所知,這雌雄鑰匙來自宮中,是皇上的御賜之物。」

蕭冷玉圍着鍾信走,邊走邊觀察著鍾信的表情。此時的他焦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鍾信的笑里不知不覺帶了一絲苦味,說道:「這也不是什麼秘聞,我當然知道啊。知道的也並非我一人。」

「是么?可大人又是否知道,這其中的一把來自向宮中水源下毒的歹人,而另一把就來自您的府上。」

「聽聞這雌雄鑰匙並不只有兩把。似乎是根據不同的紋路來區分雌雄鑰匙,相同的則為一對。我倒是想問問鍾大人,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契機?」

鍾信沒想到面前這個人連這麼機密的事都知道,看來他們都已經知道事情得經過了。

若是投毒的案件的嫌疑真的安在我身上,那我就性命不保了。

鍾信一笑,笑容里是一點恐懼,慢慢掩飾著喝茶。

說道「我去給大家拿些東西。」

沒給大家反應,鍾信已經走進了卧室。

三皇子長孫千文給了侍衛一個眼神,一隊人馬已經衝進卧室。只見鍾信臃腫的身子向一個小門鑽去。

門口駭然一個暗門。

鍾信被逮捕了。他被立刻帶往刑獄司。

蕭冷玉和三皇子長孫千文內心終於平靜。但此刻他們心中卻有一個個疑問。這件事這麼快落下帷幕,那鍾信的目的是什麼?

而且,他一個刑部尚書拿來毒藥必然會引人耳目,那找這祥說,一定有專人來送給他,甚至可能說是他的幕後指示。到底是誰?是誰有如此的野心,想讓無數人陪他葬送性命。

「會不會是長孫慕青?」三皇子長孫千文說道。雖然此人對他卻沒有影響,但也只有他善於研究毒物,長孫千文不得不想道他。

「他雖好毒物,但卻不一定是這祥的人。」蕭冷玉說道。長孫慕青對蕭冷玉頗有照顧,所以蕭冷玉並不想懷疑他。

「可是和鍾信關係近的只有長孫慕青好此毒物。」三皇子長孫千文焦急的說道。

「若是真是他,那人人都可以推斷出他是幕後黑手,他沒必要引火上身吧。」蕭冷玉細細為長孫慕青辯解,因為在她心中,他一直是那個只是痴於研究醫學的大夫而已。

三皇子長孫千文和蕭冷玉在這一刻都沒有說話,他們一個是自己的兄弟,一個是同道中人,都不想他染此遭遇。

今日的唐無霜有些開心,也有些不開心。不開心的原因是她發覺這幾日蕭冷玉和長孫千文走得實在太近了。如今長孫千文漸漸被她迷上,越來越忽視自己,甚至很有可能將自己忘記。

這祥一想,太恐怖了,唐無霜不願意這祥的事情發生,所以才有了另一件開心的事。她得知皇宮內。不日將有一場宴會。

是皇上講中秋之名,邀請文武百官參加,同時命各家閨閣中小姐都帶着才藝來,一改往年宮中只有宮女跳舞助興的傳統,是為了別開生面。

她還聽說蕭冷玉也在被邀請之列。乍一聽說她是不開心的,蕭冷玉只是一個庶女。論起來,她根本沒有資格參加這祥的聚會,但是她竟然來了。她一個庶女又怎麼可能會有才藝?

她如此不自量力,想在宴會上丟人,這也合唐無霜之意。

這兩日她在家中勤於練習,為了這一回在宴會當中表現突出,成功的引起長孫千文的注意,同時更要狠狠地將所有人比下去,尤其是蕭冷玉。

宴會在她的忐忑和期盼當中舉行。這一個晚上,燈火繽紛繚目,氣氛熱烈無比,更襯托得天上的一輪傾月,聖潔清幽。皇上知道眾人都對節目感興趣,於是沒有多說。

只待夜幕一降臨,便讓公公宣佈開始。這一下來眾人都是大開眼界。有撫琴的叮叮咚咚清響,就像是山間的清泉,讓人心情愉悅。又像是夏日的雨珠,潔凈,清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入夜,安撫激動難眠的白華睡下后,卿月悄悄來到重黎的寢宮。

這會兒他應是在沐浴,她惦著腳尖從側門潛入,本想養眼一場美男出浴,卻遲遲不見重黎的身影,卿月納悶了,莫不是已經沐浴完了?

用法術打開一扇落地長窗,卿月一個翻身滾到牆角,寢殿安安靜靜的,一絲昏暗的燭光搖曳在角落,倒是平白添了一分怖感。

不是吧,難道他不在嗎?

卿月捏手捏腳往裡走去,突然感覺背後有人靠近,還沒等她反應之際,那人貼近她的雙手直接環住她的腰,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之上。卿月嚇了一跳,但是聞到熟悉的味道,便沒有再掙扎,但是,重黎是萬萬不會這麼對她的,今日……

他的呼吸溫熱,噴洒在卿月的耳邊,令她全身都顫抖起來。

不論與他親密多少次,卿月的身體還是如此敏感。

「重黎……」此刻卿月的聲音軟糯極了,連自己聽著都臉紅。

「卿卿。」他亦是低沉喚她的名字,雙手將她抱得更緊。

重黎與以往的反差令卿月更加貪婪此刻的感覺,她在他的懷抱之中轉身,趁著光感薄弱,自己也大膽了一些,雙臂環住他的脖頸,踮起腳尖,額頭抵住他的額頭,緩慢的呼吸。

而卿月這才注意到,他此刻的衣衫竟然是敞開的,這堅硬緊實的觸感,她的腦海里瞬間湧入一些亂七八糟的記憶。

卿月聽到重黎低沉的笑聲,接著殿內亮起多根燭光。

而後她的視線內出現一隻尤物,形容男子有些不貼切,但此刻找不到其他語言形容,重黎,他簡直與之前的模樣判若兩人。

髮絲上還掛著水珠,濕噠噠的貼在面頰,衣衫松垮掛在身上,胸肌裸露,眸瞳深邃,又因為燭光的緣故,使他整個人看上去非常欲,他就這樣注視著她,深情又多情。

如此一幅美男出浴圖,卿月愣是看呆了。

「我們卿卿如此不安分,是要好好懲罰。」他一口氣呵在卿月耳邊,使她的雙腿一軟,差點跪下。

「重黎,你……你不對勁……」

「卿卿得復活嫦娥之法,是該好好慶祝。」

重黎不給她說話的機會,攔腰抱起,直接大步邁進幔帳,手一揮,帳頂落下拖地紗簾。

「重……」

話還未說完,被一雙唇堵住。

反覆纏綿,要不夠。

不知過了多久,卿月的腦子瞬間清醒,爬起來問道:「你,你今日為何如此反常!」

重黎笑著看她,「現在才反應,是不是有些晚了。」

果然是有貓膩的,這個男人太會隱藏了,不用幾招卿月便栽在他手心裡。

卿月佯裝生氣,翻過身去,不再理他。重黎跟著環住她的腰,與方才一般將頭靠近她的肩膀,輕聲道:「嫦娥之事,你還在崑崙時天帝便已同我講過,成為你的師尊,讓你成長可以獨當一面,都是為了今時可以復活嫦娥,讓你們團聚。」

他的話如春風一般,就好像卿月初到天宮時對他的第一印象。

「愛上你,雖是意料之外,卻也無法回頭。」重黎環住她腰的手向上摸索,又握住她的手,言語懇切:「此番一行,我會一直陪著你。」

「復活你娘后,也好讓她為我們的婚姻作見證。」

「卿卿,你說可好?」

其實在他第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卿月就已經開始動容,直到最後一句話,她再也忍不住,翻身撲進他的胸膛,用力的抱緊,隨之眼淚也奪眶而出。

卿月只知重黎城府深,其實心思縝密,這是她萬萬想不到的,原來自始至終,他都在為她的事著想,此刻帶給她的感動太多了。

他輕輕拍著卿月的背,柔聲安撫:「好了好了,哭什麼,傻丫頭。」

此時的他,還是那個溫柔的人,從未變過。

卿月在他懷裡蹭來蹭去,他依舊一臉溺寵,這種被無限中縱容的感覺如夢似幻。

「從前是我任性。不過,你為何不早些告訴我呢。」

「你那時還沉不住氣,早些告訴你便無需所求了。」他颳了一下她的鼻尖。

卿月笑著拍開他的手,直言道:「大名鼎鼎的祝融神尊,私下竟判若兩人」

言外之意他自然是懂得,不過是揶揄戲謔之話,重黎卻一個翻身將卿月壓在身下,聲音低沉磁性:「卿卿莫不是意猶未盡,嗯?」

卿月一邊掩嘴笑,眼睛已經彎成了月牙狀,重黎的那一聲尾音實在魅惑,她勾住他的脖子坐起來,學著他的模樣將腦袋擱在他的肩膀,「早不知道尊上還有如此豪情一面。」

他一隻手攬住卿月的腰,一隻手穿過她散著的髮絲,眼含笑意道:「卿卿,該起來了。」說罷,笑意更甚。

果然,有一點還是不變的,重黎這傢伙,關鍵時候剎車倒是可以。

卿月拿起身旁的衣裳,轉身之際,不知何時他早已衣冠整齊,神仙就是好,什麼都可以用法術。

「可是,為何我不能成仙?先前也不是沒有靈修成仙的例子。」

重黎摸了摸卿月的頭,安撫道:「不要灰心,或許嫦娥復活對你成仙會有幫助。「

儘管心裡還是免不了小小的難過,但卿月還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那我們何時出發?」

「明日給禹玄留一天時間處理瑣事,後日便可啟程。」

「哦,等等,廉纖神尊也去?」

卿月有些驚訝,莫非白華按耐不住一個人的思念,將復活娘親之事告訴了水神?

重黎看出她的心思,道:「你不必擔心,禹玄的為人我清楚,自然信得過,多一個人也多一個幫手。」頓了頓,又笑道:「況且,他二人這個時期定是還如膠似漆呢。」

「他們的事你也知道!」卿月驚呆了,重黎不光經營自己的感情,還分出精力留心別人的。

重黎笑而不語,卿月便更加明白了。

白華啊白華,自以為沒人知道,卻只是口不說破罷了。

如此甚好,她也與白華兩人結伴,相守之人也近身旁,一路上必定不會枯燥無味。

又見天外起朝陽,似乎一切都在有跡可循,卿月則與重黎相似一笑。

自此相逢意氣為君飲,系馬高樓垂酒邊。 在經歷了第二次強制任務之後。

呂奇派出去的巡邏的民兵,發現了本土的農民。

在偵查了一番之後。

得知村民表現還算友善,便親自前往了村子,進行友好交流。

在村子中,呂奇換到了水果和食物,算是有了食物的來源。

自己也換來了一些種子,等領地的農民在多一些,便打算自己種植。

正巧看見方浩收購種子,正好自己可以換一些自己需要的裝備。

「哦,那先交易種子吧。」方浩說道。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機遇。

方浩找到了獸人市場,呂奇則找到了人類的村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