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磕的」

如此我便明白,果然是他,他真的越來越過分了,他為什麼總是找不到重點,如果他昨天找的是我而不是風澤,也許後面的事不會發生。

我給風澤輸了輸內力,並且將上好的傷葯給他敷上,他一聲不吭的樣子讓人分在心疼。「疼么?」

「不疼,不疼的落落,你別擔心。」風澤是什麼樣的人,我是最清楚的,他這樣不說不抱怨,讓我更愧疚了,他就是這樣,總是讓人忍不住心疼,他可是我的白月光啊。

他跟我說,「落落,父皇說只要你親口說你願意嫁給我,他就同意我們的婚事,落落,你願意嫁給我嗎?」

我不願意,可是這句話我說不出口了,他搞成這樣都是我害的,他可是天之驕子何至於此,如果這是他畢生的願望,我願意幫他實現。他說過,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我當一次他的新娘,我們在瑤池旁許過願,拉過勾,我記得的,一直都記得,那如此我便圓了你的夢,如此也許你就能放手了吧。

他那麼小心翼翼,彷彿我拒絕他,他便會失去所有生機,那是風澤啊,我的風澤,我怎麼忍心呢,「好,我們成親吧,我沈碧落,願意嫁給你君風澤為妻」

「落落,真好,如果這是夢,我永遠也不想醒來」

「傻瓜,怎麼會是夢呢?我在這裏,沈碧落在君風澤身邊,一直都在」

「我也一直在你身邊啊!可惜從前的你永遠不回頭,我就亦步亦趨的跟着,我想你總會看見的,真好,你看見我了,就算這一刻,我死了,也甘願」

「說什麼傻話,小傻瓜,我要你承諾我,給我好好活着,無論何時何地何種情形都不能赴死,你答應我啊!」

「我答應你,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不讓我死,我便不會死,我的命是你的」

「這是你說的,沒有我的命令,你永遠不能死,你要永遠記住這句話」

「好,我會永遠記住,沒有你的命令我不會死,我會像記得愛你一樣記住這句話」

「那便好,如果有一天我先死了,你也不要死,要好好活着」

「落落不要說這樣的傻話,我們都會好好活着,會白頭到老,怎麼會死呢?」

「我要你答應我啊,你說過什麼都答應我的」

「好,我都答應」

「風澤,你真好,這個世界上除了父親,就屬你對我最好了」

「我會比岳父對你更好的!」

你的岳父也是你的父親啊,這劫數最後誰放的過誰。

這一刻,我在風澤的眼裏心裏看見了星辰大海,可我不知,這也是他最後一次這樣笑了。

我也笑了,這樣靈動的他才是我認識的風澤,他又回來了,他不顧傷痛,執著的抱着我,「好,真好落落,我的落落」

我聽着更是心酸了「風澤,對你,不起」

「沒關係的,你只要答應我,一切都沒關係,剩下的交給我」

我的風澤,應是天上最美的星辰,請不要因為我毀了你的星途,還有璀璨的未來等着你,只要不是我,誰都可以知道嗎?你愛的只要不是我,今生今世你便會一帆風順,歡樂無憂。我後悔了,我後悔瑤池初見,我後悔纏着你,我後悔在你身邊,我後悔依賴你,而後越陷越深,成為我們的劫數。這是我最後一次放任我們的任性,往後,我們都要成為能站在頂端的人,為沈家發光發熱的人,我們要護好我們的家人,讓天規由我們撰寫。

我下定決定婚禮過後,我便開始涅槃,成為真正的戰神之子,沈碧落。可是看着開心又激動的他,我實在說不出口,如果我死了,一切都會回歸正規,你的凡間歷劫也就結束了,我說,不要成為你的劫,是誰都可以,但千萬不是我,但是天道偏偏開了這個玩笑,回到天宮,你便修成正果,娶一門好妻子,搞不好能提前登上天帝之位,沈家也算光宗耀祖了。

這是他的劫數,也是我的,傷還沒好,他便去求聖旨,跪在冰冷的石板上幾天幾夜,他就在那裏跪着,身體受着傷,可是掩不住他眼底的開心。

最後我忍不住求了子非哥哥和母后,儘管人皇百般不願,卻架不住母親的哀求,一切就那麼順理成章。

新傷舊傷,他也不在乎,捧著那聖旨開心的像個傻子。

我說你要好好養傷,這樣才能當個帥氣的新郎,我可不願意嫁個醜八怪,他才安分的養傷,為了不留下遺憾,可惜他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忍不住操心這操心那的,生怕婚禮不完美。

他親手給我寫了婚書

浮世萬千,吾愛有三

一為日,二為月,三為卿

日為朝,月為暮,卿為朝朝暮暮

他就在我身旁,在櫻花樹下,他圈着我,讀婚書給我聽,一遍又一遍,一切都是我喜歡的模樣。

我把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來過,我和風澤還有父皇和母后,一家人整整齊齊吃飯,打鬧,喝茶,下棋,嘮嗑,打字牌,喝酒賞月的時光,每一天我都無比珍惜,我的夢都成真了,可越是美好我卻越不想打破這份安寧,如果一直這樣該多好啊!

短短7天,卻是不眠不休了,只要我醒著風澤便來陪着我,我們像以前一樣,無話不談,合作無間。除了他想吻我,我微微避開了,他親着我的嘴角也興奮的不能自已,更是睡不着覺了。在此期間,我學會好多好多東西彈琴,下棋,打字牌,繡花,畫畫,寫字,就是沒有學會喝酒,因為我怕我喝醉夢就醒了,怕我喝醉我的小秘密就藏不住了。

御花園,我靠在風澤懷裏,賞著星月,明天我就要大婚了,可是我想見的人一直沒出現,也許真的走到盡頭了吧。不過幸好,我對他還沒有情根深種非他不可的地步,在家人和他之間的選擇,我選擇了家人,這是最好的結局不是么?給我一些時間,我也是能走出來的。

「落落,明天我們就要大婚了」

「是啊!要大婚了呢」

「真好,大婚後,我不當王爺了,山高水長我願陪你一起」

「你是王爺,未來是要繼承大統的,怎麼能陪我山高水長呢?」

「落落希望我成為帝王?」

「希望吧,你一定能成為很好的君主」

「既然這是落落的希望,那我便努力成為優秀的君主,可是帝王都有三宮六院,落落你不介意么?」

「你會這樣做么?」我的風澤我最知道了,他有潔癖的。

「嗯,我不會有三宮六院的,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

「嗯,我知道」

「我永遠不會負你」真不敢想像當我把你的心狠狠摔碎的時候,風澤你該有多痛啊,以愛你為名,誅赤子之心,我該受到上天的懲罰。

「風澤,你說,永遠有多遠啊」

「永遠就是我還在這世上的一刻,你都是我永恆不變的唯一」

「你講的情話真動聽,可是母后說,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落落,我會證明給你看的」

「不用,我相信你,我知道我的風澤是天底下最好男兒呢,所以你永遠不要讓我失望啊!」

「我此生都不會讓你失望的」

「那我就放心了」

「傻瓜」

。 他想起來了。

小時候,霍延英總會帶一些糖給他吃,即便他不愛吃糖,可是,霍延英依然會逼着他把它吃掉。

而那些糖,跟現在手裏這顆,是一模一樣的!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他到底是誰?誰又才是他真正的父母?

「你剛才說,誰死了?」

「……是……是您的生父,您的母親,就是這位二小姐,她實際是夫人的妹妹,當年,二小姐和您的父親兩情相悅后,本來您的生父是要馬上娶您媽媽過門的。可是沒想到,後來您的生父出了意外,二小姐那時孩子懷着你,受不了刺激,就瘋了。」

「後來,老爺便將她接了回來,生下您后,和夫人把您當做了親生兒子撫養,而您的母親二小姐,老爺因為怕她一直亂跑,會丟失,就在這裏給她造了這樣一個地下居室。」

王姐把那天老爺子找她時說過的話,全都複述了一遍。

然而,她並不知道,霍延英最後還是撒謊了。

他沒有選擇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訴霍司爵,或許,也是怕京城的神家知道后,給他造成災難吧。

霍司爵石化了。

即便沒有另一半真相,他聽到這些,也是足夠讓他難以消化的了。

他居然……不是霍延英的兒子。

那這麼說來,從一開始,他就沒有對不起他?而是他霍司爵在虧欠着他是嗎?

他生父死了,生母瘋了。

可是,霍延英卻撫養他長大,還在他成長過程中,為了他的病,耗盡了心血,為保護好他,不惜殺人,算計到每一個人的頭上。

就為了給他締造一個安全的環境。

可他呢?

到最後,卻因為他偏心他的親生兒子,連他的葬禮孝桿都不願意拿。

霍司爵捧著相冊的手劇烈顫抖起來。

鋪天蓋地的悔恨和自責湧來,他聽到自己問:「這件事,還有誰知道?」

「我不清楚,但是少爺,我覺得,老爺能在那麼早就把這件事託付給我,一定他知道了將來會發生什麼事,你說是不是?」

「……」

大廳里沒人說話了。

這一刻,這裏的氣氛壓抑得讓人恐懼。

當然是這樣。

只是,他那會不願意去想而已。

如果他不是他兒子,那麼,他讓他從霍氏離開,那也很正常。

可是,他都離開了,為什麼還要給他留下現在公司股份分配比例最終的35%呢?這個比例,如果孔振華的那20%找不到,掌權的,還會是他霍司爵。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屋裡一個身材高挑,金髮碧眼的女郎,正是分別十多年的阿麗娜。阿麗娜見到黑山,立即撲進黑山的懷裡,此刻就算有千言萬語哪裡還說得出口,唯有化作熱淚如雨下。

許久,黑山才鬆開雙手,輕輕地讓阿麗娜坐了下來,關心地說道:「伊列至咸陽,有數千里遠,您身為皇帝欽封的伊列公主怎感未經始皇帝同意私自來到咸陽?再說這一路翻雪山過沙漠,兇險無比,你貴為公主怎可犯險?」

阿麗娜擦了擦眼淚,回答道:「我哥哥去年已經病故了,他的身體早在匈奴為奴隸時就已經壞掉,到死都沒有子祀後代,伊列君就要後繼無人了。我這次萬里迢迢來到咸陽,一是想念你,二是希望咱們能生個孩子,將來可能繼承伊列君位!」說完,阿麗娜雙脥已經羞得通紅。

黑山聽完,感動地說道:「阿麗娜,你這是何苦呢?」

阿麗娜雙手摟住黑山的脖子,說道:「阿麗娜心裡只有你一個男人。是你給了伊列人第二次生命,也只有咱們孩子才是伊列君的繼承人!」

黑山聽了阿麗娜的話,看著她那楚楚可憐又含情默默的雙眼,感動得縱有千言萬語也說不出來,唯有深深地吻著她的紅唇……

就這樣,黑山無論公事多忙每天下午都要去小肥楊與阿麗娜相會,晚上再回家。時光飛逝,轉眼過了十來天,再強壯的身體也有掏空的時候。

這天,黑山與阿麗娜溫存后,累得不想動彈。阿麗娜知道黑山即將率領大軍南征,每天都要處理公事到很晚,便主動為黑山按摩解乏。當按到背部時,看到黑山的背部長出一顆痱子,出於女人的細心,她便小心翼翼地把這顆痱子給擠了。

傍晚黑山回到府中,處理完丞相府、國尉府和各郡送來的公文已經過了三更。他伸伸懶腰,疲憊地回到卧室時,卻見雪兒公主還沒休息,正在邊看書邊等著自己回屋。見黑山回來,十分心疼地說道:「夫君最近忙大軍出征之事,累壞了吧!」未等黑山回答又對身邊的兩名宮女說道:「快去廚房熱碗麋鹿湯來,順便準備一下洗澡水!」

黑山急忙制止道:「洗澡水就不用了,今天累我隨便吃點東西就休息!」

「諾!」兩名宮施個萬福應聲而去。

公主一邊幫黑山脫去外衣,一邊發牢騷道:「這滿朝的文武大臣,父皇為什麼偏偏派你去打仗?聽說南越都是潮濕煙障之地,那蚊子都有半兩錢大,咬一口就能毒死人。這一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我明天就進宮去見父皇,讓他免了你這個大將軍,另派別人去!」

黑山說道:「千萬別!咱不但是大秦的安南侯,更是皇帝的駙馬,國家有難,咱於情於理都應該第一個上,為陛下分憂,若因兒女私情不去,豈不是令天下人寒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