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瘋子眼睛直冒光,說道:「你說得沒錯,這些東西至少價值數百萬貫。」

這時所有人都覺得有些傻了,他們這輩子就沒有見過這麼多金銀珠寶。

「超哥兒,這些東西怎麼運回去?」金生對蘇超問道,他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他金家幾輩子做生意,也沒有賺來眼前這些東西的半成。

「超哥兒這次是發財了。」金生看着那些東西,心裏暗暗的想到。

還好,他還知道這些東西都是蘇超和程瘋子的,跟他金家沒有什麼關係。

蘇超笑道:「回頭去買幾輛馬車,咱們一點點的先送回到我大哥家裏去,然後再想辦法弄回京城去。

這些東西不少了,兩家均分一下,一家也有一兩百萬貫了。」

程瘋子點了點頭,對他的四個兒子笑道:「你們四個算是撿了便宜了,這些是你阿爹給你們賺回來的。

只要你們省吃儉用,小心經營,十代八代的人是吃不完的,有了這些東西,你老爹我也算是對得起祖宗了。」

。 放眼望去,黃沙漫漫。

一輪落日,紅彤彤的,像一個蛋黃一樣,隨時要掉到沙漠這個灼熱的平底鍋上。

秦天不敢休息。

因為時間對他來說,太珍貴了。

早一秒找到毒師,早一點毀了他所謂的重大研究成果,就能早一點避免慘事的發生。

他花高價雇了一支駱駝隊伍。眾人騎在駱駝上,迎著落日,往茫茫大漠進發。

白天的沙漠,灼熱難當。

但是,日落之時,陣陣寒風刺骨。

空氣中的沙子吹在臉上,像火星一樣刺得人臉生疼。

冷雲、鐵凝霜、梅紅雪,還有蛇組另外兩個女隊員,都比較愛美。

生怕這粗獷的沙子,毀壞了她們嬌嫩的肌膚。

於是,她們都按照當地婦女的樣子,用紗巾把頭臉包了起來。

紅色的紗巾在落日之下的沙漠上飄揚,給悲壯而荒涼的景觀,增添一抹亮色。

她們看上去,也充滿了一種別樣的風情。

銅川鐵臂等人,則恰恰相反。他們敞開胸膛,讓冷風和沙子盡情的吹打著。

豪邁之氣,顯露無疑。

星移斗轉,到了半夜,一輪冷月高懸,給沙漠披上了一層銀霜。

嚮導不安的叮囑眾人:「一定要小心。因為沙漠里有游擊武裝,他們經常半夜出沒,劫掠旅客財務。」

所幸,一路安全。

黎明時分,他們終於來到了一片綠洲。

秦天看到遠處的草叢中,開著幾朵奇異的花朵。跟撒哈拉寄給尼羅信紙上的圖案一樣。

是惡魔天使!

他一陣的激動。因為他知道,這次,找對地方了。

撒哈拉一定藏在這裡。這一次,秦天不會再讓事情出現任何意外。

他一定要通過撒哈拉,鎖定毒師的位置。

並且,將之一舉擊斃!

這片綠洲,大概有十幾平方公里,居中著上萬居民。

算是周圍幾百公里內,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了。

黎明時分的小鎮,一片靜悄悄的。

好在,嚮導經常送旅客來這裡。跟當地的酒店比較熟悉。

他敲開一家酒店的門,秦天等人,包下了一整層。

幾乎整夜的旅途勞頓,大家都疲累了。秦天吩咐,暫時不要想那麼多,好好休息。

他有種直覺,那就是,經歷了萬里的奔波,現在,終於已經距離毒師很近了。

這麼狡猾的毒師,他當然要小心翼翼。吩咐大家,沒有他的話,都躲在房間不要出來。

第二天,聽到外面的街道上,傳來喧鬧之聲。

秦天推開窗戶,看到很多人都興奮的朝著一個方向跑去。

他叫來酒店的老闆,詢問之下得知。

正午時分,在小鎮的廣場上,有人要舉行聖靈覺醒儀式。

只有心靈最虔誠的人,才能夠得到聖靈恩賜的力量,成為無所不能的聖靈武士。

老闆告訴秦天,這個小鎮上,隔一段時間,就有人成功的覺醒,成為聖靈武士。

聖靈武士?

秦天覺得有蹊蹺。

「這裡現在一共有多少聖靈武士?」

「他們都在哪裡?」

老闆正色道:「覺醒后的聖靈武士,在撒哈拉導師的引導下,去了聖山。」

「他們會在那裡繼續修鍊,等到時機成熟,破山而出,拯救世人。」

撒哈拉!

聽到這個名字,秦天的心,狠狠的顫了一下。

如果不出所料,這個撒哈拉導師,應該就是毒師身邊的那個傢伙了。

至於他所說的,毒師驚人的研究成果,一定跟什麼聖靈武士有關!

秦天控制著激動的心情,叮囑殘劍等人呆在酒店不要出來。

他偽裝成遊客的樣子出了門,跟隨人群,朝廣場的方向走去。

此刻,廣場人聲鼎沸,已經聚集了幾千人。 郭子云道:「二人分別是黃明忠,邢榮,各統兩萬軍隊,鎮守西涼門戶重鎮。」

「為了長遠計劃,老臣和鎮北王擅自決定,讓他二人暫時潛伏。」

「等凜冬過去,真的到了兵戎相見的時刻,他們應該會是打開局面的重中之重。」

聞言。

秦雲和蕭翦眼前一亮,幾乎是同時喊了一聲:「好!」

「辦的好!」

秦雲笑道:「愛卿的決策是對的,咱們不能一直站在明處,暗處亦要藏鋒!」

郭子云艱難的擠出一個微笑,激昂道:「而今大夏人才濟濟,正在全面復甦,在陛下的帶領下,必然能實現輝煌。」

輝煌?

秦雲口中呢喃,這兩個字竟悄無聲息的點燃了他的熱血。

反賊,奸黨,外族依舊在虎視眈眈!

他的責任,愈發沉重,同時也激發了他的鬥志!

眼中那道銳利的芒很久才緩緩消退,藏於深處。

隨後,他跟郭子云促膝長談,聊了河衙,以及朝中軍費的事,並且差人記錄下來,交到戶部侍郎那邊,進行實施。

足一個時辰。

郭子云身受重傷,卻絲毫不影響他對於處理政務的熱情,反而精神倍增。

直到,喜公公從宮內讓人傳信!

秦雲才告別郭子云,順道將李慕給送了回去。

高聳的宮闈。

秦雲快步向御書房走去。

不回頭的問道:「朝天廟的人還沒來帝都?」

喜公公小跑跟上,搖頭道:「陛下,沒有。只是各地世家,皇親貴族聯名上議,詢問覺休和尚的事。」

「倒也沒有施壓,而是詢問覺休方丈犯了什麼罪。」

「哼!」

秦雲一聲冷哼,嚇得四周禁軍腿軟。

「這跟施壓有區別么?一群狗東西,也不知道真傻還是假傻,幫著朝天廟來質問朕,也是夠奇葩!」

其他人都不敢說話,只有豐老可以。

他緩緩道:「陛下,無論是覺休,還是朝天廟,在關內的名氣都太大了,香火鼎盛,一出事難免有人被蠱惑。」

「興南布莊的滅門案已成無頭懸案,老奴以為,找遺旨是關鍵,其次是如何策反,或逼問覺休和尚。」

秦雲停下腳步,回頭皺眉道:「遺旨的事,朕已經決定了!」

「既然朝天廟不來,那朕就給個面子,親自去一趟便是!」

「至於策反覺休和尚……」

「那老禿驢的嘴跟茅廁石頭似的,又臭又硬,恐怕只是浪費時間。」

豐老渾濁的眸子睜大,驚詫道:「陛下,您要親自去朝天廟?」

「對。」秦雲點頭。

豐老臉色一變。

「這恐怕不妥,終南山路途稍遠,而且朝天廟的形勢尚且不清不楚,說不定王敏的人馬也在那。」

「您去了,太危險!還是老奴去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