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麼都沒有發過。」

不能看他的眼睛!

這次我學乖了,不去看他的眼睛就沒事了。

沈書琮以為我是說胡話。

「林濯濯,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

「這些圖片資料可是你發給我的。」

沈書琮指的圖片資料正是通話記錄、轉賬記錄以及聊天錄音轉化成文字后的一系列截屏。

此時此刻沈書琮一定覺得我邏輯混亂。

發了說沒法?

這小妞幾個意思?

「哦?那你再看看?」

我雙手背在身後等著看沈書琮的反應。

果然——

只見沈書琮打開我倆的對話框想要把「證據」調出來。

可是下一秒沈書琮的反應亮了。

因為我倆的的對話框裏面什麼都沒有。

「?」

他驚奇地看看自己的手機又看看我。

到底是他的手機瓦特了?還是他的眼睛瓦特了?

「你看,我什麼都沒有發對不對?」

林濯濯什麼都沒做!不可以欺負林濯濯!

「林濯濯你……」

沈書琮的一雙眼睛望着我。

可即便是這樣我也不看透那雙眼睛裏的究竟是什麼情緒。

與之相比,我簡直就是直白易懂型選手。

一應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

其實這件事很好解釋。

不是什麼靈異事件。

只是九叔發我的資料裏面封裝了一層保護數據。

這個數據只認我的手機ID。

一旦資料離開了我的手機超過五分鐘就會被保護據自動銷毀。

就是這麼簡單。

「林濯濯,你到底是誰?」

沈書琮看我的眼神充滿了好奇。

「我只是美術系的林濯濯。」

這是實話。

而且你你你不要這樣盯着我。

我不是壞人!

「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嗯。」

「你是怎麼看墨弦的?」

「?」

「不熟。」

幹嘛問這個?

「那你喜歡他嗎?」

一聽這話我不由得死命搖頭。

我倆聊他做什麼?

你才是我要收編的人啊!

「不喜歡,一點也不喜歡!」

這到底什麼情況?

「是因為你有男朋友嗎?」

「沒有!」

就算有也要說沒有啊!

「總而言之,我我我我對你朋友不感興趣。你不要胡亂猜測,也不要胡亂撮合!」

我幹嘛跟你說這些個廢話!

「那你為什麼要問我是不是單身?」

沈書琮的眼睛望向我。

可我哪兒敢看啊。。。

「娘親好機會!」

「趁勢一舉拿下爹爹!」

沈繡球拚命地給我喊666。

簡直就是6的無限循環。

「因為……」

沈書琮等著聽我後面的理由。

「因為我……」

「你倆怎麼還在這呢!」

墨弦見我倆還在樓下磨嘰,趕緊沖了過來。

一看是墨弦義士,我真心覺得沈繡球應該對着他喊666。

因為大哥你這救場真是太及時了!

我頓時鬆了口氣。

可是沈繡球卻嘰哩哇啦地鬧起了脾氣:「這個人超討厭!電燈泡!白目!自作多情!」

「冉哥從手術台下來了,你們快過來!」

一聽這話我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兩條腿趕緊拔腿就跑,第一時間沖向我冉哥的懷抱。

只見蔣欣冉被打着點滴平推了出來,整個人還沒有回復意識,正被護士往病房護送。

這樣虛弱蒼白的蔣欣冉,我是第一次看見。

倒是梁千秋守在她的身邊,忙前忙后,十分上心。

「說是暫時脫離了危險,但是還需要留院觀察一陣子,而且術后修復也需要很長時間。」

墨弦話癆般的說了一堆。

「錢不是問題,我來。」

梁千秋果然夠爺們,像個學生會主席的樣子。

「今天值夜我會在這。」

「還有過不了多久就到飯點了,墨弦,你拿我的卡去多買點吃的帶過來。撿有營養又好吃的買!別考慮錢!」

「書琮,你回趟學校幫我拿幾件換洗衣服過來。」

「林同學。欣冉的母親稍後會到,考慮到欣冉是女生,在此之前可能有些不太方便的地方可能要麻煩你。」

「嗯,我可以的。」

這事兒我應了下來。

總不能讓你一個大男人對我姐妹動手動腳吧。

「那個,林濯濯,你想吃什麼?」

墨弦覺得這是個正大光明叫我一同出去的好機會。

「要不你跟我去一起買吃的?你們女生肯定比我們會點菜。」

可是沈書琮說道:「冉哥也需要換洗衣服和隨身用品,所以女生宿舍還需要請林濯濯幫忙進去走一遭。」

梁千秋沒多想,覺得沈書琮說的有道理。

蔣欣冉是被臨時抬過來的,什麼都沒帶,什麼都沒準備,當然要從宿舍裏面薅一點能用的東西過來,不然很不方便。

至於吃的,墨弦隨便買買買就可以了,撿貴的買不就好了?哪兒還需要兩個人呢?

浪費人力!

就這樣我被沈書琮領走了。

老老實實地跟着他回了趟學校。 陸明芳嘆著氣勸道,「姥姥,你是覺得錢可以藏起來,你就覺得可以賴過去。但是這事兒大家都是看到的。你賴不掉的,還是拿出來吧。」

「我說沒拿就沒拿,你少嚇唬我。我就是沒拿!」張紅英忍着痛嚷嚷着。

但是沒用,她的癩皮狗形象已經升入人心了,這裏沒一個人信她。

就連陸家人也不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