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上前兩步,追上章志洪,伸出手從他懷裡將章小玖搶了過來。

一到郁北懷裡,章小玖直接兩手懷上了她的脖子,頭挨著她的臉,「哇哇」的哭得越發的傷心了。

「哦,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媽媽不是在嘛,小玖是男子漢,咱們不哭了好吧。你自己去食堂吧,看著合適的給孩子買一份兒帶回來。要實在沒有,今晚就將就一下,讓他喝奶粉算了。我先帶孩子回去了,他這樣哭鬧,去了食堂,也不能安心吃飯。」

郁北哄了章小玖一會兒,對著章志洪一翻交代,抱著他直接轉身回了住院部。

看著娘兒倆的背影走遠,章志洪還在原地咬牙切齒。

要不是剛答應了郁北的約法三章,他真想把章小玖搶過來,打他的屁股。

男子漢大丈夫,怎麼就這麼能哭呢。

這下下去,將來能幹什麼?

章志洪一時間陷入了對兒子未來的擔心,卻忘了,他家兒子現在還是個吃奶的娃。

這一晚,章小玖自然特別的粘郁北,不管是喝奶,睡覺,只要郁北稍一離開,小傢伙就顯得特別的不安。

也是因為這樣,郁北也沒有了時間傷春悲秋,感懷老天爺對她的不公。

於是乎,這一晚上,郁北反而睡了一個好覺。

連帶著章志洪也睡了一個好覺。

一家三口因為沒有特殊的事情,集體睡起了懶覺。

隔壁幾次出來觀望,都沒有聽到一家子的動靜。

要不是推門后發現是從裡面鎖著的,他們差點都要以為他們一家子怕結果不好,提前逃跑了。

這一覺,一家三口直接睡到了大中午。

一家人好像約好的一樣,幾乎同一時刻醒過來。

章志洪和郁北兩個大人醒來的第一時間都是看著屋頂發獃,只有章小玖第一時間醒來發現自己在媽媽的懷裡,興奮得直接爬上了她的肚子,連連跳了好幾下。

就算他的年紀小,但體重也並不輕。

這兩下,還差點讓郁北岔了氣。

郁北翻身坐起來,直接將小傢伙從肚子上抱下來,對著他的小屁屁就打了兩下。

章小玖卻半點不怕,還對著郁北露出一個「無齒」的笑容。

「小崽子,你還好意思笑?起床就幹壞事兒,看來是打得太輕了。要不,再打兩下。」

郁北做勢舉起了巴掌,故意板起一張臉,對著章小玖。

可惜效果卻不怎麼好,小傢伙只以為她是在和他玩鬧,雙手往床上一放,快速的爬上了郁北的膝頭,並且拉著她的衣服,大有要在她懷裡站起來,拉她的手的意思。

只不過小傢伙對自身實力估計有誤,他現在爬得很溜並不代表他的腿就有力氣站起來。

在試了幾次都無功而跌之後,他總算放棄了。

「肚子餓了沒?已經中午了。我們是去食堂吃呢?還是我打回來吃?」

雖然看著母子倆玩鬧很溫馨,但想想下午還要看報告結果,章志洪不得不出聲打斷了母子倆的「遊戲」。

「啊?哦,是該吃飯了。去食堂吧,吃完了,差不多也該辦正事兒了。」

郁北抬起右手看了看手錶,想想下午的報告,心情一下子又變得失落起來。

「你先帶一會兒章小玖吧,我先去洗漱。等我洗漱好,再給小傢伙收拾。」

郁北逃也似的把章小玖塞到章志洪的床上,轉身衝進了衛生間。

她雖然已經勸自己平常心,可真到了這一刻,她卻並不能做到。

一進衛生間,郁北臉上的笑意就徹底的不見了。

她緊張的在不大的衛生間里來回的轉悠,因為擔心,她還時不時的開始啃起了手指甲。

「砰,砰,小北,你洗漱好了嗎?要好了就出來吧。章小玖尿濕褲子了,我得給他洗洗。」

章志洪久等郁北不出來,沒辦法,他只能以章小玖為借口來敲門。

「好了,好了,我馬上就出來。」

聽到章小玖尿褲子,郁北一下了鎮定了下來。

她不是一個人,她有愛人,有孩子,她並不孤單。

不管結果如何,她都有人陪伴。

。 切鋒道館位於切鋒市的最上游,被數不清的樹木所包裹在其中,不遠處還有一片常年被冰凍住的湖泊。

那裏,是道館主小菘訓練精靈的地方,他最喜歡帶着自己的一眾精靈同伴去那片冰湖中滑冰,並親切的稱那裏為「道場」。

森林中,走在前面帶路的周濤腳步一頓,它不確定的動了動鼻子,回頭猶豫着說道:「那隻盾甲龍的氣息消失了……」

他的話音剛落,前方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兩人立馬警惕的抬起頭,卻看到一個年輕的銀髮女人哼著小調從冰湖的方向朝這邊走了過來。

銀髮女人似乎沒有想到能在這裏遇到一個小孩,她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陳越,然後收回目光,與他擦肩而過,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樹林中。

「是她!」周濤語氣篤定的說道:「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了盾甲龍的氣息!」

陳越沒有說話,因為他已經認出對方是誰了。

那張臉,那個發色,再結合上這個隨機事件的名稱,不難猜出對方的身份。

獵人j!

神奧地區除銀河隊以外的第二個反派組織寶可夢捕獵隊的掌權人。

寶可夢捕獵隊,性質與火箭隊類似,會通過非法捕捉各種各樣的寶可夢,然後販賣給世界各地的顧客。

見陳越不說話,周濤有些懵,他伸出爪子在陳越眼前晃了晃,道:「怎麼了?」

陳越看了他一眼,問道:「你知道獵人j嗎?」

「知道啊!神奧地區的反派組織寶可夢捕獵隊的老大,怎麼……」

說着,周濤也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他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那個女人離開的方向,道:

「不會吧?你是說她就是獵人j?」

「嗯。」陳越點了點頭,說道:「能追蹤她的位置嗎?」

「能是能……」周濤有些遲疑:「可是你確定要一個人去挑戰她?」

「按照副本一貫的尿性,這個獵人j絕對是一個實力很強勁的小boss!」

「當然不可能。」在不了解對方具體實力的情況下,陳越才不會去冒這個險,他頓了頓,繼續說道:

「這個隨機事件限時兩天,也就意味着她還得在切鋒市待兩天的時間,我們先找到她的住處,然後打電話把位置報給君莎小姐。」

周濤聞言上下打量了一番陳越。

陳越動作一頓,抬頭看了他一眼:?

周濤嘖嘖稱奇:「沒想到你這個人還挺穩健的,看你之前硬剛急凍鳥的架勢,我還以為你是個莽夫來着!」

陳越:……

……

j今天心情挺不錯。

她前不久接到了一個熱衷於組建龍之軍團的顧客的委託,委託內容為捕捉五十隻龍系寶可夢。

切鋒市的這十二隻,再加上在其他城市捕捉到的龍系寶可夢,這個委託已經順利的完成了。

只要她把這些寶可夢交給顧客,便能夠立刻獲得一筆極為豐厚的酬金。

但讓j高興的並不是完成了這個委託,而是她從安插在銀河隊里的卧底手中得到了傳說中的寶可夢,雷吉奇卡斯的下落。

這才是j來到切鋒市的真正目的——偷走沉睡在切封神殿的傳說寶可夢,雷吉奇卡斯!

切封神殿位於切鋒市最北端,主體鑲嵌在巨大的天冠山山脈之中。

這座充滿古老的神殿遺跡曾吸引過無數熱衷於追尋傳說的人類前來探索。

但可惜的是,當他們抵達這裏的時候,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只有一片空空如也的遺跡群。

裏面非但地形複雜,佈滿機關,還生活着許多充滿攻擊性的野生寶可夢,可謂是十分危險。

面對這些,那群探險家只能站在神殿前對裏面望而卻步。

「她進去了……」

周濤一臉複雜的看着j的身影消失在神殿前,罵罵咧咧道:「這人神經病吧?大晚上的不回家一個人來挑戰切封神殿副本!」

陳越:「……這好像不是我們所熟悉的劇情。」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獵人j是在小智來到神奧地區旅行后才進入的切封神殿喚醒的雷吉奇卡斯。

周濤聳了聳肩:「正常,那麼多的副本世界總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都一樣吧?

「而且動漫中的劇情都是圍繞着小智轉的,肯定要等到小智過來了才會開始。」

說着,周濤轉頭說道:「所以,我們要跟進去嗎?」

一人一狗躲在一根石柱後面面相覷。

「你覺得呢?」陳越問道。

周濤看向切封神殿的方向,男人的探索欲與征服欲自他心中蔓延,咽了一下口水,誠實的說道:

「我想進去看看,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接近這種古老的神殿。」

「那我們就進去看一眼?」陳越也是有些心動。

沒有男人能拒絕得了如此充滿神秘感的誘惑。

周濤接着說道:「有危險咱們就跑!」

兩人一拍即合,陳越將路卡利歐、快龍與謎擬q全部放了出來,與周濤一起,抬腳踏進了切鋒神殿的大門之中。

古老的氣息伴隨着涼意撲面而來,雖然外面此刻是黑夜,但神殿裏面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黑暗。

神殿的地面由寒冷堅硬的冰層構成,一些突出的碎岩上點綴著很多散發着亮光的石頭,經由冰面反射,將整座神殿內部都給照的十分明亮。

地面一層,並沒有發現獵人j的身影。

周濤用鼻子嗅了嗅,說道:「她應該下去了,如果這個世界和遊戲中的設定一樣的話,雷吉奇卡斯應該在地下六層的位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