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還有,我那大孫子今年十八,尚未婚配,生的翩翩如玉,容貌俊美,關鍵是待人極好,有時間來坐坐,我介紹你倆認識。」

······。《重生敗家子》第1017章 聽了藍玉的話,李星星卻丟開鐵釺子擼袖子:「不需要!」

爆發出洪荒之力,率先抓起體型比她豐腴的陳老太丟到大門外,飽受風雨摧殘。

早該動手了。

用武力鎮壓一切,比廢話有效。

看見李星星睜著一雙大眼睛掃過來,陳鐵蛋刷的一聲舉起雙手過頭頂:「我投降!大侄女,不用你動手,我和我老婆這就走,自己走!」

夫妻倆一人背一個行軍式包裹,披上雨衣,跟背一座山似的,溜了出去。

大門外是陳老太,堂屋內是陳老頭兒和文秀蘭,隔着一個院。

陳老頭兒也相當有眼色,雙腳往門外挪,一邊挪一邊對李秀紅道:「秀紅啊,我們沒惡意,不過你和老大到底是離婚的,住在一起不合適。生活作風不正,影響老大的前程,他畢竟是兩個孩子的爹,他好,兩個孩子才好,對不對?」

李秀紅忽然一笑:「你說得沒錯,一會就叫星星把他攆出去,愛上哪兒就去哪兒,反正別留在我兒子女兒的家裏礙我的眼!」

陳老頭兒不由得愣住:「房子……真不是國家分給老大的啊?」

「你說呢?」李秀紅反問。

陳老頭兒搖頭:「以老大的級別和職務,再不濟也該分個帶花園的獨立住宅啊!」

凡是機關單位的同志,工資待遇全和級別掛鈎,包括住房,陳向陽雖不屬於特甲級,但也是甲級,能分到極好的住宅。

李秀紅不再和他廢話:「請吧!」

陳老頭兒見識過李秀紅髮瘋的威力,不敢再逗留,就是對滿地的行李犯了難。

決定投奔兒子那一刻,就把能帶的都帶來了,不能帶的走郵寄,目前仍在路上,鍋碗瓢盆應有盡有,住新家不用再買。

李秀紅才不給他們留面子,一件一件地丟到外面任雨淋。

陳老太氣得跳腳,「李秀紅!」

大部分都是被褥衣物,濕透了晚上怎麼蓋?白天怎麼穿?在這陰雨連綿的天氣里。

果然討人厭得很。

一定不能讓她和陳向陽破鏡重圓。

如果他們和好了,自己的日子就不好過了,陳老太對自己和李秀紅之間的仇恨門清。

最重要的是,李秀紅已經四十齣頭了,很難再給老陳家開枝散葉。

陳向陽打拚出那麼高的級別和待遇,光靠陳念恩一人是不行的,獨木難支、孤掌難鳴,必須有兄弟姐妹共同繼承才能把老陳家發揚光大。

文秀蘭跺跺腳,展現自己和陳老太站在統一立場的態度,對李秀紅道:「你真是太無禮了!」

如此蠻不講理,難怪陳向陽要和她離婚。

不過,也好,自己有機會入主陳家做女主人,享受8級幹部帶來的各種特殊供應,不必再和姐姐妹妹擠一間不到八平方米的小房間。

當家人得知她的相親對象是8級幹部,立刻給她購置新衣作為鼓勵。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吶!

陳老太喜歡她,是她最大的自信,故而處處討好陳老太,剛一出門就先脫下呢子褂,舉到陳老太頭頂給她擋風遮雨。

瞄一瞄文秀蘭隨身的雨具,陳鐵蛋撇撇嘴。

心機深沉,不好相處。

他和老婆挨在一起,跺跺腳,呵呵手,依舊二皮臉:「爹,娘,房子不是大哥的,咱們今晚住哪兒啊?這雨下得越來越緊了。」 「叫你的人不要亂跑,我們有的是時間,大家一起挨個洞口搜索……」

愛德華的話剛剛出口,就覺得已經有點晚了。

庫克和弗蘭克這兩個歲數比較大的人還算老實,緊緊跟在他的身後,另外三個年輕人已經趁着他低頭觀察的時候,跑去一層的洞窟門口張望。

就在弗蘭克出聲要叫回三個青年的時候,地下空間頂層的那盞魔法燈忽然亮了起來。

與此同時,洞頂上又亮起了一盞盞的輔助光源,將整個饅頭形狀的地下空間照的亮如白晝。

一串急促的聲音響起,好像是現在蒸汽輪船的汽笛聲,只是聲音更加的尖銳。

但響了沒幾下就變成了漏氣的聲音,似乎是發聲的機器因為長時間沒有保養壞掉了。

三個青年似乎在正前方那個洞窟遇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吱哇亂叫着跑了回來。

弗蘭克船長此時有種想抽自己兩嘴巴的衝動,眼前的鍊金術士大人下來之前可是鄭重講過,不許他們亂跑。

沒想到自己一個沒留神,就讓三個手下闖禍了。

這時他也顧不得許多了,連忙端着手裏的彎刀,做好了迎戰的準備。

而兩個水手和庫克的冒險者兒子,剛剛往回跑了沒兩步,一個黑乎乎,眼睛裏冒着紅光的龐然大物便從他們剛剛走開的洞窟里沖了出來。

愛德華看了一眼,整個人都被驚呆了。

沒別的,眼前的龐然大物,竟然是一個接近五米高的機械人!

這個機械人的身材不像是前世變形金剛或者高達一類勻稱體型的機械人。

而是向橫向發展,整個機身寬大而且厚實,腿部粗而且短,手臂卻非常長。

像是個巨型的大黑猩猩掛上了厚重的黑鐵板甲。

它手持着巨大的金屬斧頭,正追殺着三個年輕人。

愛德華想了想,如果前世有什麼動漫里的機械人更像是眼前的巨型傢伙的話,那無疑就是《魔神英雄傳》裏的機甲了。

只是不知道這是古代鍊金術士製造的魔法傀儡還是傳說中地精製造的機械人。

眼前這台機械人似乎相當遲鈍的樣子,走路時都帶着巨大金屬摩擦聲。

在手裏的巨斧砍下的時候,三個小伙已經連滾帶爬的躲開了機械人的第一下攻擊,跑回了愛德華這邊。

此時六個人聚齊,弗蘭克船長看到眼前的巨大怪物,嚇得手裏的刀子差點脫手,他哆哆嗦嗦的說道:

「史密斯大人……我們還是……躲躲吧!」

「你們先去門外躲一躲,我來對付這傢伙。」

愛德華此時雙眼放光的盯着眼前的大傢伙說道。

他現在的戰績,已經可以掛上大型怪物專精的徽章了,即使沒有空間戒指里的那些材料,他自信也能拆掉眼前這個機械人。

聽到愛德華的話,弗蘭克五個人如蒙大赦般的撒腿就跑,紛紛躲到巨型石門的外面。

那個五米高的大傢伙,見到五個人逃跑也不追趕,像是頭部的地方冒着兩道紅光,緊緊盯着站在地下空間正中心的愛德華。

它剛才一擊不中,從地上緩慢的拔起深深嵌入地面的巨斧,後背冒出四道蒸汽,一步步的向著愛德華走來。

整個地下空間隨着它的腳步,似乎都震動起來,腳步聲一聲聲的像是擂鼓一般敲在人的耳膜上,彷彿這個巨大的傢伙有着排山倒海一般的威勢。

而站在地下空間中央的愛德華,則一動不動,似乎是被眼前的巨大怪物嚇傻了一般。

躲到外面的幾個人,正扒著石門往裏面看。

看到愛德華傻傻的不動彈,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水手杜克還好心的叫喊著,提醒愛德華躲避。

但是愛德華似乎是沒有聽見,一動不動的看着眼前的大傢伙。

就在機械人接近他身前五米的時候,愛德華腳下閃著藍色電弧的煉金陣發動了。

一個一立方米的石台在巨型機械人的腳下升起,正好卡在了機械人的腳下。

機械人猝不及防,被拌了一跤,雖然石台被機械人巨大的腳掌踢碎了一半,但還是狠狠的倒向了前方。

愛德華看這個機械人行動有些遲緩,以為它會重重的摔在眼前,已經做好了準備,只要機械人倒地,就立即貼上去,使用鍊金術拆開機械人的金屬外殼,看看裏面到低是什麼構造。

沒想到這個機械人就像是個正常人一樣,在摔倒的瞬間就以手撐地,阻止了摔倒的勢頭。

因為離得近,愛德華都能看到這個機械人每隻手都有五根手指頭,造型就像是那些木偶劇里傀儡的手。

只是這個機械人當時五指分開,看起來手部頗為靈活的樣子。

而且,因為這個巨型機械人正好倒在他的面前,他還能觀察到機械人背部那四根扇形排布的排氣管正噴薄著雪白的蒸汽。

難道這個機械人也是蒸汽動力的?

愛德華內心狐疑道,但容不得他多想,機械人比腿還長的手臂一撐地,已經將身體站直。

而且這個機械人不是向後撤站直的身體,而是正身體藉著長長的手臂,向著前方做鐘擺一樣的動作站直的。

這一下已經距離愛德華很近了,機械人沒有去撿起剛才因為倒地丟掉的巨斧,而是抬起他那粗大的腳掌狠狠的向愛德華踩去。

咚的一聲,一米多寬的巨大腳掌狠狠的踩在地面上,震得整個地下空間似乎都晃動了一下。

在門外觀戰的五個人眼中,鍊金術士被巨大的機械人一下踩入地板中。

似乎已經被踩扁了。

「完嘍!」

弗蘭克船長聲音里充斥着哭腔,一邊抖手一邊說道。

「這可怎麼辦!寶藏有沒有沒關係,史密斯大人栽在這裏,我可怎麼給白鷹城交代……」

弗蘭克船長也不看石門裏面的情況了,團團轉着自言自語。

忽然,他走到還在向裏面張望的庫克身邊,一拉他的手說道:

「庫克,趁著這個大傢伙出不來,我們快撤!

回去后把你們的嘴都閉嚴實嘍!我們就當沒來過望洋島!」

沒想到大鬍子庫克打開他的手說道:

「你這個笨蛋急什麼!裏面的戰鬥還沒完呢!」

7017k 雲月蘭看着夜小鈞哭的撕心裂肺的,都有些心疼了,急忙輕撫著夜小鈞的背,眼神冷厲的掃向了夜小墨。

「本來以你冒犯皇室的罪責,是該罪該萬死,株連九族的,但我現在給你一條生路,帶着這兩頭狼來我皇子府,馴服他們成為小鈞的坐騎,我便放了你。」

剛才雲月蘭確實是想要殺了這小野種,可現在,她改變主意了。

為了小鈞,她也不能殺了他。

畢竟,她還需要靠着這小野種,讓這兩條狼臣服小鈞。

夜小墨理都沒有理會他,目光掃向了兩條雪狼:「你們還不趕緊走。」

雪兒嗷嗚了一聲,看了眼夜小墨,一步三回頭的向著前方走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