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擊力:物1065-1189/魔攻352-519】

【防禦:物防552/魔防239】

【生命值:14500】

【天賦:死亡降臨,提升20%暴擊率,提升50%暴擊傷害,50%幾率3倍暴擊傷害】

【天賦:永夜之軀,可將生命值轉化成輸出攻擊在目標身上,比例為:1點生命值=4點傷害(不可暴擊),冷卻時間:10秒。】

【天賦進化碎片:51/100(5星)】

【品質進化點:51/100(5星)】

【聲望值:37410(滔天罪行)】

【親密角色:沐清水(好感度:5500)】

【親密角色:凱麗(好感度:1100)】

【龍仙酒:增加百分之三十力量,增加百分之三十敏捷,攻擊目標時將有百分之三十概率掛上致命毒液,持續時間:6天。】

【無根之水:對弱水抗性+10。】

【牽絲之魂:???】

【黑箭:使用此道具即刻挽救傀儡靈體,耐久度:69%。】

【嗜蜂狂人(第三階段):因無盡的死亡,狂蜂一族決定歸向與您,只要是身處與繁花世界便可隨時召喚出狂蜂進行助戰!】

….

看這嗜蜂狂人的第三階段,秦昊猛地倒吸一口冷氣。

乖乖。

這也太離譜了吧。

居然給的獎勵就是狂蜂這個群體,如今狂蜂也已經不再像二人發動進攻,而是本分的飛舞在空中懸停著。

彷彿在等候秦昊發號施令。

不得不說,這還真是瞎貓碰上,本身只是一個設想罷了,結果意外獲得狂蜂一族。

「呼….終於可以停手了。」

凱麗整個人頓時間癱坐在地上,露出一絲苦笑。

繁花世界果然是傀儡一族的禁地,就狂蜂這種怪物只要放出去,估計也是一個大殺器。

算上進入到繁花世界中,兩個人基本都將時間消耗在這上面,但回報也的確是讓人眼前一亮。

隨即。

秦昊看了眼技能欄,果然發現多了一個臨時技能。

【呼蜂喚雨(臨時)】

【冷卻:5秒】

【效果:召喚『狂蜂』可攻擊任何可攻擊的目標。】

【註:一旦狂蜂全部死亡,技能將自動刪除。(目前剩餘數量:3217)】

….

看著面板上的這個技能,秦昊不由露出一絲笑容。

剩餘三千多隻的狂蜂。

可以說是無比壯大的一隻軍隊,哪怕現在聯盟集結起一支團隊對他發難,也根本不需要懼怕。

如今他們所在的地方,是繁花世界中偏北邊的地區,這邊人跡罕見,原因也很簡單,那就是想當靠近于禁區。

繁花世界中的禁區,那是目前為止玩家絕對沒有辦法步入的一塊區域。

任誰也知道。

其中必定有什麼秘密,只不過現如今大家都是四處奔波,根本沒有空閑的時間去理會什麼秘密。

唯有聯盟與鳳凰公會、戰錘公會那些勢力在爭先恐後。

「接下來怎麼辦?」

凱麗站起身來順帶問道。

要說線索的話他們一樣也沒有,多了一群狂蜂充其量只是讓戰鬥力更加強悍了些。

對此。

秦昊只是微微一笑,隨即指著西邊說道:「去那瞧瞧。」

西邊的地區是一片枯竭的花海,那邊的風景與其他地方格格不入,而其中的怪物也是一種名為『失恆魔爪』的人形怪物。

而且目前已經有玩家發現,所謂的失恆魔爪根本就不是傀儡一族。

更像是魔族的一個分支小族。

所以。

現在要說哪裡最熱鬧,那除了入口處就屬西邊的地區。

不僅有許多的玩家慕名而來,聯盟與鳳凰公會、戰錘公會也投入了極大的人力物力在其中。

二人行動十分迅速。

沒過多久便來到了西邊,這邊的風景果然也如情況所預料的那樣。

基本走幾步就能夠碰見一個玩家,抬頭望去的話更是能夠看見綿綿不絕的身影,而其中就夾雜著一些聯盟的玩家。

對於聯盟,說實話秦昊現在也的確有點猶豫。

如果能夠在這個時候給上一擊背刺的話,那麼逍遙散肯定會氣的直跳腳。

但…

這顯然也會阻礙到自己的步伐。

至於鳳凰公會與戰錘公會,就相當於漁翁得利。

可就在這時,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人群之中,首當其衝的也算是熟面孔,白衣一劍!

在來之前。

秦昊就已經將自己的容貌變成了一個普通且不起眼的玩家,而凱麗則是脫掉黑袍。

反正也沒有人具體的見過凱麗,所以沒有什麼顧忌。

。 「這事兒不怨我們啊!」

朱同滿臉的委屈:「我們在遭遇之前的事情之後,一百多人就剩下我們這七八個了,大家一直都低調得很,誰也不會主動去惹事啊。」

「可是我們不惹事,事卻會主動來惹我們!」

「今天中午我從你那回來之後,和同學們約好去附近逛逛。」

見朱同主動開口,同學甲立刻開口補充道:「這件事情是我張羅的。」

「我是想着大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這些人還都沉浸在老師、同學們慘死的傷痛里,這對大考肯定會造成不利影響的。我打算借這次機會,讓大家一起去散散心,在大考之前調整一下心態。」

同學乙隨之說道:「可誰知我們才剛一出跨院,就撞見了寧池學院的夏羅他們一夥。他們見到我們之後,便開始冷嘲熱諷,還說我們的三位帶隊老師是實力不濟,才被黑衣人給殺死的,死了也怨不得別人。」

「我氣不過,就衝上去和他們理論。誰知道他們居然蠻不講理的直接就動手!」

「我不是那傢伙的對手。所以……」

說着,同學乙羞愧的低下了頭。

這時,同學丙也湊上來,憤憤的說道:「他們就是仗着我們青陽學院損失慘重,剩下的同學實力參差不齊。可他們幾個,都是寧池學院最頂尖的高手,我們當然打不過。」

他這句話倒也不是推脫。畢竟當時隊伍遭遇黑衣人的時候,大家都是按照所乘坐的馬車為單位,各自逃命的。

青陽學院的高手,也都分散乘坐不同的馬車。

最終,就只有鄧賢他們這一波人活着抵達了京城,其中的高手數量,自然不能與其他同等級學院相提並論。

而同學甲這時又再一次補充道:「他們打完我們之後,還警告我們以後吃飯的時候,都必須要等他們寧池學院的人吃完之後才能去,還要每天都把他們的飯錢給結了。」

「如果有誰敢提前去大廳吃飯,他們就見一次打一次。」

「如果我們不替他們結算飯錢,就要衝過來將我們所有人一起收拾了……」

聽到同學們的血淚控訴,鄧賢也禁不住有些氣血上涌:「那他們的帶隊老師呢?出了這種事情,也沒人管管?」

朱同撇了撇嘴:「事實證明,真沒人管。」

同學丙則是補充道:「我們挨揍之後回來,魏淑芬見了便要去找他們導師評理。結果不但沒找到他們的帶隊老師,就連魏淑芬也被他們給打了。」

鄧賢記得這個魏淑芬,就是青陽學院一行倖存者中,唯二的女生之一。平時十分文靜,很是知書達理,之前鄧賢跳車去斷後的時候,她就是第一個哭出來的。

連她也被打了?

鄧賢感覺寧池學院的那群傢伙,也不要個碧蓮了。

太過分了!

這時,一旁的朱同卻是忽然拉了拉他的衣袖,低聲說道:「我之前聽說,寧池學院的帶隊老師和我們的李老師有些私怨,每次見面都免不了要打上一架。所以,這次的事情……」

也就是說,這件事情很可能是寧池學院的帶隊老師,在幕後指使的了?

那就更過分了!

眉頭緊皺,鄧賢已經思考起了要如何把這個場子給找回來。

而這時,鄧賢的耳邊卻是忽然傳來一聲熟悉的系統提示聲響:

叮!

突如其來的系統提示,讓鄧賢心裏「咯噔」一下。不過當他看清這個系統提示的具體內容時,臉上立刻露出了一絲殘忍的微笑。

你的同學受到了寧池學院考生的欺辱。身為他們當中的一員,你的選擇是……

安全選項:息事寧人,穩妥為上。

獎勵:煉體境下品武技《王八聽雷》

中庸選項: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帶着同學們換一家客棧!

獎勵:煉體境中品武技《野狗夾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