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見石玉清的路上,尤葉有些心神不寧。

一邊叮囑自己兩小時后一定要趕回來,為林昊楓做飯,一邊又回憶著石玉清剛才說話的口氣,心中惴惴的。

「尤葉,新州我不能在那兒住了,歲數大了,老房子總讓我想起以前的事。」石玉清的聲音里,透出無奈。

還有一絲絲恐懼。

尤葉回憶起,當初石玉清突然心臟不舒服住院,而且報的還是「石清」這個假名字,她就覺得好像在怕什麼。

暗暗下定決心,待會兒見面問清楚。

石玉清這輩子都活得戰戰兢兢,尤葉不想讓她再擔驚受怕了。

。 朱家村的人又開了眼了。

唐家大妞在悔婚後打傷大傻豬一家三口,又把親爹媽和大傻豬一家給告到公案局,現在居然敢回村分戶口要宅基地!

真是膽子大破了天,任誰也沒見過這樣的姑娘。

在他們的震驚中,唐寧迅速辦理好手續,已經開始修繕那個四處漏風的窩棚了。

她從唐家拿來鋪蓋和日常用品,當然還有屬於自己的那一份糧食,一小袋紅薯。

公安搜查過後她才明白,為什麼唐興發和張苗只用了半袋糧食就要把她賣掉,原來私底下還收了傻子家五十塊錢!

這錢,自然也歸她了,林盛文不知道怎麼想的,弄成了兩家人對她的賠償。

唐寧領這份情,以後有機會她會報答的。

眼下要命的是生存,天越來越冷,這裡的冬天可是要下大雪的,當務之急是要趕在下雪之前把住處給打理好,再存上能度過嚴冬的糧食。

胃裡的飢餓感越來越重,這個時節也沒法子種菜,唐寧便每天去山上扎籠子,順便尋摸些能吃的。

畢竟她一天兩個紅薯,也支撐不了多久,村裡人看她的眼神像個怪胎,根本不會給她換東西,也不會來幫她。

她就像個另類,打破了既定規則,觸犯了大多數人固有的利益,所以她被孤立了。

起初也有想要教訓她的,被她隨身攜帶的鐮刀給嚇退了。

再加上朱富貴的耳提面命,還有縣公案局時不時的來調查,大家也就只敢在背地裡議論,生怕沾上她再出什麼倒霉事兒。

唐寧每天去山上砍樹枝,撿柴禾,把窩棚給里三層外三層糊了個嚴嚴實實。

繩索,廢舊鐵絲,加上秸稈和樹枝,密密匝匝把岌岌可危的小窩棚給挽救於冷風之中,唐寧還做了個門,一般人從外面打開還要費點功夫。

裡面被她分了兩間,為了保暖,必須要最大限度的保證床鋪的溫度,外間是她的廚房和起居室。

她像螞蟻搬家一樣,不停的勞作,每天早早的起來一直忙活到天黑,在朱家村人準備看她笑話的時候,一點一點把日子過了起來。

飢腸轆轆是常態,主食紅薯已經快要吃完,她每天儘力弄點野菜來煮個放了點鹽的湯,來給身體補充一點能量。

天氣越來越陰,農閑,糧食少,村民們都在家裡貓著,能睡一個炕就不睡兩個,能不動彈就絕不出門一步,盡量減少熱量消耗,一天兩頓是常態,有的人家已經勉強只能吃一頓了。

這天,唐寧剛剛睜開眼,便聽見了嬰兒的哭聲。

她起身推開門,一個破爛襁褓里的孩子正在哇哇大哭,他被人撂在凍得硬邦邦的地上,雙腿無意識的蹬散了破被子,臉已經凍得青紫。

唐天寶。

雖然瘦了許多,狼狽了許多,但唐寧還是一眼認出。

扔孩子的應該沒有走太遠,她往不遠處的樹林旁掃一眼,理都沒有理這個孩子,關了門又進去了。

樹后的婦人睜大了眼,推了推身邊的男人,「她這是不管了?就這麼看著她親弟弟凍死在門口?!」

「呸,真是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她連親爹娘都能害,拿起鐮刀就能砍人,凍死個親弟弟算什麼。走走走,家去。」

「那天寶呢,真不要啦?」

婦人還有點不捨得,畢竟養了一個月,雖說也沒怎麼盡心,比起甩手不管的男人,心裡還是多多少少有點牽扯。

「養什麼養?」男人低聲喝道,「當初說好的給糧食,可唐家的東西都被那個不要命的丫頭弄走了,那兩口子現在還不回來,聽說要槍斃了!咱們家是有糧食還是有錢,養了這麼久夠意思了,這會兒可不是咱們心狠,是他親姐眼睜睜看著他凍死的……哎呀走走走。」

原來那婦人和張苗關係不錯,張苗被抓就臨時把孩子託付給了她,還給了她口糧。

可這年月,大人都餓的渾身無力,每到冬天村裡的老人就有好些熬不住,又能怨誰呢?

兩口子要走的時候,之間那個拼湊的小門又開了。

唐寧穿好了厚衣裳,裹上頭巾,走過那哇哇大哭的小嬰兒身邊,看都沒看一眼。

兩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唐寧走回村裡的方向,不知道她要幹嘛,也顧不得地上哇哇大哭的唐天寶,連忙跟上去。

唐寧徑直走到了朱富貴家,和正要出門的朱富貴臉對臉。

「富貴叔,你家自行車我能借一下不?」

朱富貴眉心一跳,直覺這丫頭沒好事,「你要幹啥?」

「去縣公案局一趟,上回林公安不是說了,再發現有買賣人口,傷害孩子的事件,要及時上報。」

唐寧臉上沒什麼表情,淡淡的說。

朱富貴手一抖,差點拿不住煙。

「你、這是又發現什麼了?」

「咱們村,有殺人犯。」

唐寧話音剛落,身後傳來兩聲驚叫,正是偷偷跟上來的那兩口子。

「大力,你們兩口子做啥呢?」朱富貴被嚇了一跳,抬眼看到朱大力夫妻倆偷偷摸摸的樣子,揚聲呵斥。

「就是他們,富貴叔。」

唐寧往身後一指,「我看到他們丟了一個孩子,這大冷天的,把孩子解開包被扔在地上,不就是殺人嗎?說不定這會兒那孩子已經凍死了,他倆就是殺人犯!富貴叔,我這就趕著騎車去縣公案局報案了。」

她推開朱富貴,就要推院子里的自行車。

朱大力兩口子可嚇傻了,張大嘴像個沒頭蒼蠅一樣不知道怎麼辦。

這跟他們想的可不一樣啊?!

「你們……」朱富貴氣的心口疼,「你們丟孩子了?丟哪了?」

「叔,我親叔,可不敢讓她去報案啊……」朱大力嚇哭了,他老婆更是跌在地上哭嚎,「我不是殺人犯,我不想挨槍子兒!」

「一群慫包!」

朱富貴看著就要出門的唐寧,想到這是個但凡出手必定要魚死網破的狠人,他咬牙切齒的拿起來門后的掃把沖著兩口子打了過去。

「丟哪了?還不去抱回來!那孩子凍死了你們就是殺人犯!」 第328章

難怪林壞會大老遠地跑去北境,因為北境是極寒之地……

此時,李一諾的手機再次響起,還是林壞打來的。

李一諾哭著道:「姐夫,我願意!」

林壞:「……」

「你願意個der!」

「帶你姐出去,外面還有驚喜。」

李一諾一把拉住唐萱兒,拖著她往外走:「姐,姐夫說還有驚喜,讓你出去看。」

此時的唐萱兒,彷彿一隻木偶,整個人都如墜夢中了。

其他人一聽,也紛紛放下手機往外面衝去。

還有驚喜?

還有什麼是比剛才這一幕還要驚喜的驚喜啊?

林先生挺會泡妞的,得學習一下。

不過,等他們出去以後,才發現自己望塵莫及了。

這等浪漫,哪怕他們學也學不來啊!

只見整個大禮堂上空,黑壓壓的一片,彷彿被烏雲籠罩住一般。

但今天是大晴天,太陽當空照,根本不可能有烏雲啊。

眾人定睛一看,原來是直升機!

一架!

兩架!

三架!

數都數不清!

眾人正有些莫名其妙,來不及驚嘆這麼多直升機是要幹什麼,忽然『砰』地一聲!

無數巨響一發接著一發,幾十道『白色煙花』衝天而起,布滿整個大禮堂上空。

緊接著,便是一片又一片厚重的雪花漫天飄灑下來。

不到一會兒,那密密麻麻的雪花就覆蓋了整座大禮堂。

原本規模宏大的建築,此時彷彿被批上一層白衣,顯得更加宏偉,安寧,祥和,如同銀裝素裹!

眾人驚呆了。

如果只是在大禮堂裡面下場雪,也就需要一點技術含量。

可要在這麼大範圍的距離下這麼大一場雪,那就是在燒錢了,光是請動這麼多架直升機,都得花不少錢吧!

這下的根本不是雪,是錢啊!

富二代都不敢這麼玩。

咔嚓!咔嚓!

現場的媒體記者,瘋了一般拿出攝像機拍攝,將這美妙絕倫的畫面第一時間拍下來,轉播到各大網路平台上。

這麼帥炸天的一幕,得火爆全網啊!

唐萱兒站在白雪間,任憑雪花飄灑在身上。

她懷疑這是一場夢,一場美到極致的夢。

這麼美的夢,她都不想再醒過來了……

李一諾激動道:「姐,快看,那是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