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李七旭早有預想,畢竟有以上二人的存在,就代表著票房的保障。

「哥,麻煩你幫忙聯繫一下李,我可以試鏡。」李七旭鄭重其事的說道。

「什麼幫忙不幫忙的,你有要求,提就完了,我這就讓人聯繫光海的劇組,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空缺的角色。」金敏浩說完撥通了室長的電話,讓他立刻處理這件事。

沒過二十分鐘,室長便急匆匆的趕來,「報告社長。」

「進!」

「社長您好,額……李七旭xi您好,光海的劇組回復了,說很有興趣請李七旭xi去試鏡,越快越好。」室長不拖沓,把兩人想要知道的信息一口氣說完了。

「嗯,我知道了,你去忙吧。」金敏浩說道。

「內~」室長應聲離去。

「太好了,還有機會。」李七旭開心道。

「那就明天去看看,以你的演技,我覺得問題不大。」金敏浩淡定的說道。

「還有,你現在好歹也是個一線演員,怎麼還是這麼輕佻,哪怕是李秉憲,也不能無視你好吧,看你剛才激動的,不知道的以為你是什麼新人演員呢。」金敏浩無語道。

「嘿嘿~」李七旭摸了摸腦袋,並沒有解釋什麼。

次日,在公司的安排下,李七旭和李大輝趕往了光海的劇組。

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李七旭找到了導演所在的辦公室。

「阿尼哈賽喲,我是演員李七旭。」李七旭見了面,鞠躬問好道。

秋昌民導演根本沒有絲毫的架子,趕忙上前扶起了李七旭。

「呀,客氣什麼,真沒想到啊,傳聞中的福星李七旭,果然如熒幕上那些,一表人才啊。」秋昌民誇讚道。

「導演您說笑了。」

兩人客套了幾句,直接進入主題。第32章賺錢啊!

「老師,我們沒有打架。是陸琴故意推了米娜,導致劉梅受傷。」劉婷立刻大聲反駁:「老師,你看,米娜的頭裂了。」

管理老師看著劉梅,看到劉梅的額頭通紅。他皺著眉頭問道:「劉梅,誰推你的?」

劉梅縮了一下,餘光看了一眼米蘭,然後搖了搖頭。「沒什麼,我自己摔的。」

所以欲蓋彌彰的行為老師看不到哪裡,「別撒謊,她推你了嗎?」

更重要的是,她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了這個劉梅。她是一個對每個人都很好的好女孩。

《快穿之鹹魚女配在線逆襲》第32章賺錢啊! 若不是突然看到了三個孩子。

「寶寶……」她看到霍胤和墨寶了,頓時,那雙獃滯的眼睛裏亮了亮后,馬上往地上一跪,就像是某種動物一樣,飛快的爬了過來。

長期的地宮生活,讓她連行走能力都開始退化。

她更喜歡在地上爬行。

兩個孩子哪裏見過這樣的場面,霎時,饒是他們兩人再膽大聰明,也當場就被嚇得哇哇大哭起來。

「爹地、媽咪,救命啊——」

「哇——」

震天動地的大哭聲在這個院子裏傳開,真的就好似天都要塌下來了一樣。

霍司爵從樓上房間衝出來的時候,底下已經徹底亂做了一團,姐姐霍司星早不知道躲到哪裏去了。

而那三個孩子,此時在地上飛快爬行的奶奶追逐下,也一個個嚇得大聲尖叫,那小小的臉蛋,白得連半點血色都沒了。

這都是什麼事?

屋子裏的那些人呢?

霍司爵額角青筋直跳,趕緊從樓上下來,他衝到院子裏就把被追得都要摔在地上的女兒先抱了起來。

「簫馥莉,你在幹什麼呢?這都是你的孫子孫女,你這樣是要把他們嚇壞嗎?」他怒不可遏,盯着還在地上追趕的簫馥莉就大吼了一聲。

正爬著的簫馥莉:「……」

生氣了?

遭了,英哥哥生氣了,他在怪她嚇壞孩子了,怎麼辦?

簫馥莉終於停下來了,她小心翼翼的抬起頭,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滿臉鐵青的男人,委屈巴巴的癟了癟小嘴。

「莉莉錯了,英哥哥別生氣,莉莉再也不敢了。」

她怯生生的伸出了自己的雙手,竟是讓霍司爵懲罰她的意思。

霍司爵:「……」

就那麼一瞬,有什麼東西在他的嗓子眼裏堵了堵后,再多的話,他也說不出來了。

英哥哥?

她叫的,是他的生身父親嗎?

那這麼說來,她剛才追趕這幾個孩子,是把神似他的兩個兒子,當成了年幼時的他?然後又跟在地宮裏似得,要抱他們?

霍司爵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把兩個被嚇壞的兒子也牽過來,他帶着他們在這個瘋女人面前蹲了下來。

「墨墨,胤胤,你們別怕,聽爹地說,她,不是什麼怪物,是你們的奶奶。」他指著這個女人,耐性的給三個孩子解釋。

奶奶?

霎時,幾個小傢伙聽到后,還驚魂未定的小臉上,露出了極為震驚的表情。

特別是在霍家長大的霍胤,知道霍家的事,聽到這話后,忍不住馬上問:「奶奶不是死了嗎?怎麼又一個奶奶?」

「嗯,那也是奶奶,不過這個,是生下你們爹地的人,所以,你們要更加尊重她,知道嗎?」

霍司爵特意叮囑了一句。

而實際上,從他確認了自己的身世后,他就已經接受了這個女人就是自己的生母了,瘋也好,再見不得光也罷。

他們的生物學關係,是改變不了的。

孩子們終於安靜下來了,隨後,他們開始細細打量這個新冒出來的奶奶。

卻發現,這奶奶不追他們后,乖乖的坐在地上看着他們,居然是一個長得很好看的奶奶。她大大的眼睛,彎彎的眉毛,皮膚也非常的白凈,明明那麼大年紀了,可卻像是羊脂玉一樣。

「哥哥,奶奶好好看噢。」

小若若是第一個放下防備的,看完奶奶后,她大眼睛忽閃忽閃,馬上毫不吝嗇地讚美了一句。

簫馥莉便不懂這個孩子的意思。

但是,看見她跟自己說話后,她也喜愛的不得了,於是,她露齒一笑,頓時,這院子裏的光線都彷彿明亮了不少。

簫馥莉,確實很漂亮。

而霍司爵的五官之所以這麼精緻,很大一部分就是遺傳了她。

因為跟孩子們說清楚了,接下來的時間裏,他們便沒有再懼怕奶奶,而是跟她玩了起來。

簫馥莉呢?

她追趕孩子,也正是因為把墨寶和霍胤當做了自己的孩子,看到他們不再抗拒她,她也更開心了,就跟個孩子似得,跟他們玩做了一團。

只有霍司星,依然還在樓里躲著,時不時幽怨的從門縫裏了露出腦袋盯着他們。

霍司爵沒有理她。

倒是去外面給簫馥莉提行李回來的王姐和溫靳兩人看到她后,有點抽搐:「大小姐,你怎麼躲這啊?不跟他們去玩?」

「我才不去呢,她是個瘋子,我才不跟她玩。」

她指了指院子裏正追着孩子們跑的簫馥莉。

王姐:「……」

溫靳:「……」

最後,還是溫靳心善,把她哄了出來:「那不跟她玩,我們就去廚房幫忙吧,王姐買了很多好吃的回來。」

「好。」

這下霍司星開心的答應了。

隨後,跟着他們兩人就去了廚房。 長安以西。帝國邊疆。

一座高山腳下,坐落著一個小山村。

夕陽西下。

晚霞的餘暉撒在祥和的山村,給山村染上一道繽紛的七彩。

勞動一天的村民回來了,臉上掛著收穫的喜悅。

雖然聽聞有匈奴人正在入侵邊關,但普通人的日子還是要過的。

村頭,玩耍的孩子們正在嘻嘻哈哈做著遊戲,鈴鈴的童音給山村增添了一抹溫馨。

突然!

空中似乎出現一片「黑雲」。

「黑雲」籠罩山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已經可以看見「黑雲」中,攜帶著數不盡的箭支。

箭陣如雲!

「閃開!」

「快閃開!」

不遠處的大人們,驚駭尖叫起來。

聽到聲音,天真的孩子們抬起頭來,想要看看遮蔽晚霞的是什麼東西。

這一刻。

黑雲墜落,箭雨覆蓋山村。

「哧!」「哧!」「哧!」……

利箭入體,深深射入孩子們的身軀,將他們釘死在村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