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案發現場!

沈家宅院內,上上下下,幾十口人的死。

根本,不是自殺…!!

而是,一場精心謀划的他殺!

趙家成員,全家老小。

都是,被人,槍殺,刀殺!

一個不留!

當時現場,殺人的畫面,在秦蒼穹腦海中,不斷臆想閃現!

他的雙拳,緩緩攥緊,渾身,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可怕威壓!

這,根本不是一場自殺案!!

而是徹徹底底的,特大行兇,殺人案!

而!

可笑的是。

兩個月前。

某部門的組織報告上,還對外公布,宣稱,這次沈家宅院的數十條人命,都是自殺。

最終,草草結案。

這!

根本是草菅人命!

某部門公布的案情,根本是假的!

這是在,偽造案情!

想到此,秦蒼穹的眸中,一股洶湧氣息無盡釋放!

「你怎麼了?」一旁的任月欽,察覺到了他的不對勁,有些狐疑問道。

秦蒼穹眸光冷漠,深吸了一口氣。

他面色冷厲,一字一句,凝重道,「沈家滅門案,並非自殺。」

唰~!

聽到這句話,任月欽的俏臉,倏然一凝??

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並非自殺??你怎麼知道??那……那如果不是自殺??他們是怎麼死的?」任月欽聲音驚疑問道!

「他殺。」秦蒼穹一字一句,冷冷道!

轟~!

親耳聽到這個消息,任月欽的面色,徹底變得煞白,無比震驚,駭然!!

這?!!

他殺!

沈家滿門,幾十口人,全都,是被他殺?!

死於非命?!

這個消息,太過震驚!!

讓任月欽,徹底震驚駭然!!

其實,她也一直不相信,沈家滿門,會突然自殺。

只是,一直沒有證據,而且官方都發通告說明了,說是自殺。

任月欽也無法反駁起訴。

所以,只能將這個疑問,埋在心底。

而此時,聽到秦學長這番話,任月欽才終於,面色驟變!

這。

若沈家滿門,真的是他殺。

那,這背後……究竟……牽涉了多多少部門和勢力??

這幕後的黑手,也太過恐怖了!

太過,隻手遮天了吧?!

連刑偵案的結果,都能隱瞞篡改?

這得權勢通天到,何等地步?

「轟隆……!」

就在此時,寂靜沉悶的天空,打起了一陣悶雷!

一場初春的雷陣雨,將至。

「天色不早了,先走吧。」

秦蒼穹眸光平靜,收斂了那一身的殺機。

他,緩緩轉身。

朝著宅院外走去。

已經勘察過了,知道了結果,便行了。

這樁案子,他不會就此罷休。

他,會重新調查。

幕後黑手,絕不姑息!這裏是三界中最神聖威嚴的存在,妖魔鬼怪不能靠近,不軌之人不得奢望,這裏是眾神之墓。

自上古時期盤古開始的諸神之靈長眠於此,在三皇時期的第三代天帝昊天的新曆規之下,凡人飛升的嫦娥也可光明正大駐於此地。

這是愛的破例,是人性的啟發。

乾焯選擇燃燒自身的靈魂,永生陪伴嫦娥,融入這眾神之墓的聖潔,這使他身上不能留有一絲污穢,儘管腐蝕污濁之氣痛苦難忍,也依舊不能使乾焯退縮,因為,有嫦娥的地方才是他的歸宿。

乾焯抽離……

《兩世輪迴渡》75.便與我為伍 「夏恆,你冷靜點!」尤葉被他嚇到。

用沉重的手銬去砸自己的腦袋,簡直是瘋了,是要出人命的!

夏恆癱坐到椅子上,目光渙散。

「姐,我完了。」他對自己冷笑,眼神嘲弄又絕望。

尤葉能怎麼說,要告他,讓他坐牢的那個人,是她。

夏恆恍恍惚惚地搖頭:「姐,綁架你是我的錯,你千萬不要原諒我!我不知道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起初我只是覺得於志忠太壞了,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

後來我幫P龍,也沒有意識到那是犯法,只是幫他打幾個電話而已,我跟他已經是朋友了。

我以為他是在白城混不下去,直到警方說P龍殺了人,我才慌了,他偷渡就是跑路,那是犯法的!

姐,我不想被警察發現,我不想讓你對我失望,姐,是我糊塗了。」

夏恆看上去頹唐不安,口齒凌亂,完全不是以前清爽利落的樣子。

尤葉沒有說話,坐在椅子上,靜靜望著夏恆。

夏恆抱住頭,安靜幾分鐘過後,狀態好了些,努力朝尤葉一笑:「姐,你能答應來見我,我已經很滿足了,你千萬不要心軟,我願意為你付出代價,姐,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夏恆,犯法了就要受到懲罰,你不能逃避法律的制裁,我也不能罔顧法制,網開一面,告訴我,你還做了什麼錯事。」尤葉不相信,如果只是幫P龍偷渡,會鬧那麼大陣仗,警察封小區找人。

夏恆現在激動彷徨的樣子,不知為什麼,反而不如剛才初見到時讓她難過。

「姐,我最大的錯事,就是心裡只有姐姐,不管對與錯,只想讓姐姐高興,只想讓你記住我。」夏恆忽然變回之前的頹廢,低下了頭。

面對其他人,他戴著面具,面對尤葉,他的每一分痛都是真實的,甚至比表現出來的更痛!

他站起來,神情凄惶,「就到這裡吧,能見到姐一面,我已經滿足,姐,我們可能要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再見到了,你多保重。」

如果尤葉起訴成功,夏恆就要坐牢,他似乎已經做好失去自由的準備。

夏恆退一步,尤葉反倒不安,起身攔住他,「夏恆……我會在外面等你。」

「不用,我這樣一身污點的弟弟,以後別相認了,再說,我跟你其實也沒有血緣關係,你對我沒有照顧的責任。」

他背對尤葉,說完大步朝外走去,因為身體單薄,走得又快,年輕高瘦的身影,竟有了幾許蒼涼感。

尤葉站在原地,目送夏恆的背影消失,內心彷彿出現一個漩渦,把周邊的陽光吸走,冰冷而又黑暗。

此時她沒有受害者將罪犯繩之以法的痛快,有的只是難過。

她又失去一個親人了。

同夏恆會面后,尤葉見了林昊楓請來的代理律師,薄仕奇陪著她跟律師忙前忙后,林昊楓則一直等在外面。

在總局辦完相關手續,下一步全權交給律師,尤葉走出總局的時候,林昊楓迎了上來。

兩人面對面,都沒有說話,林昊楓深沉的目光籠罩在尤葉的身上,她的憂傷無處遁形。

「如果夏恆求你不要告他,給他一次機會,你是不是心裡會好受些?」林昊楓握住尤葉的手。

掌心傳來他的溫度,漸漸填補了內心那個空洞的漩渦,陽光一點一點回暖,剛才一直很冷靜的尤葉,突然覺得疲憊。

若不是在總局門口,她想靠在他的懷裡,只要靜靜的幾分鐘就好。

回到林昊楓的車上,林昊楓親自開車,只有他們兩個。

他沒有立刻啟動車子,「你想知道嗎?」

尤葉知道他在說什麼,點了點頭。

「於志忠的死,有可能與夏恆有關,甚至,夏恆是主謀,P龍只是替罪羊,但是夏恆精通網路,準備充分,警方始終找不到有力的證據起訴他。

如果這一次他把P龍送走,茫茫人海,找不到P龍,沒有人會發現,他跟於志忠的墜樓案有關。

即使找到P龍,P龍說話沒有邏輯,語無倫次,夏恆在他那裡用的代號,仍然是無法牽扯出夏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