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頭,得意看着今日一起圍殺林凡的諸聖。

好像在說,你們不是一直小覷本聖,甚至不許本聖參與此戰嗎?

結局如何?

這個滔天大功落在本聖手中。

而一起圍殺林凡的聖者,則是一個個臉上都路出不甘之色。

這麼多人的死亡,這麼長時間的苦戰。

結果,這個功勞竟然被人撿了去。

誰又能想到,這林凡竟然敢在聖戰之中走神,魂游天外?

「該死!」

「媽的!這大功勞竟然被這個廢物撿了去。」

「好不甘心,這廢物莫非是踩到狗屎,走了天運?」

他們一個個都罵咧咧。

對接下來的戰爭根本沒有興趣,他們來,只為功勞,只為殺絕林凡。

「這功勞,本聖要了,誰還敢搶?」

這聖者狂妄大笑。

聖者狂妄的話語,讓得第七屆諸聖皆冷冽看着。

這聖者更得意,就喜歡你們這種明明厭惡我,卻又偏偏干不掉我的樣子。

「殺!」一聲怒嘯,他的戰兵爆發駭人殺芒,務必攻其一役,一次性殺絕林凡。

這一切說來話長,可其實上,從林凡接到傳訊到走神,及至這聖者襲殺而下,也不過是瞬息,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

長針釘殺,叮的一聲清脆聲響。

讓得這聖者詫異。

這可不是戰兵入體的聲音。

反倒像是他的戰兵是釘殺在金石之上。

詫異且狐疑的看去,頓時,他亡魂皆冒。

只因,他看見自己的戰兵竟然被林凡雙指擋住,那可輕易撕裂天地的聖則,被林凡磨滅於掌指間,而此時的林凡,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這一瞬,什麼立功,什麼斬殺林凡之後平步青雲等等心情都沒了。

此時,他只想逃。

「啊……」

一聲恐懼的大吼,他棄戰兵而逃。

這林凡太妖了。

他可是聖人巔峰啊,全力一擊,且還是偷襲,竟然依舊被林凡雙指鉗住戰兵。

這等人物,尤其是區區聖皇之下的人物能夠誅死?

「偷襲本尊之後還想逃?」

林凡冷笑,他抬手,狠狠拍下。

有遮天的掌印橫貫天穹上,綿延百里,竟是后發先至,直接攔截在這偷襲聖人的逃路上,這遮天掌印翻掌嘭的一聲鎮殺而下。

之後,天地塌陷,這聖者直接被泯滅於掌印之下了。

這一幕,震撼了整個戰場之人。

讓得一直消極青族直接差點氣炸。

剛剛他們都差點鼓掌,差點興奮咆哮,林凡竟然自己找死,真的要死。

可轉眼,這小子,不僅沒死,還依舊這般強勢。

簡直強得不像話。

「你嚇死我了。」林樂瑤美眸含淚。

林凡溫柔一笑,替她擦拭眼淚。

戰場柔情。

「等我誅了此地諸聖,在來與你敘說。」

其實上,此時的林凡很心虛啊。

林諾,是他的長子。

可若是不出一些變故,他的長子,應該是與林樂瑤生的才對啊。

真不知道,知道林諾上界之後,樂瑤會怎麼想。

「殺!」

將滿心的忐忑與心虛全都化作殺機。

然後,第七屆的生靈遭殃了。

這一幕上演很多次了。

但每一次上演,都會讓人震撼。

林凡一人在追殺很多個聖人,他手中的重戟就如判官手中的判官筆,每一次落下,塵世中就會有一人死去,真的是閻王讓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這半月來,幾乎每日都有交戰,但每一日的結果都差不多,這些第七屆的生靈,被林凡一人趕回第七屆去,鬼哭狼嚎,好恨自己的爹媽少生了幾條腿。

鳳凰族駐地。

「到底出了什麼事,竟然讓你在戰場中走神。」林樂瑤想到那一幕,心都還在顫抖。

真的懼怕,這林凡會被誅死;如果真的那樣,她也沒法活下去。

林凡眼中出現掙扎之色。

最後卻是硬著頭皮,低着頭:「兒子上來了。」

林樂瑤一怔,很沉默,沉默了很長時間,隨後展顏一笑:「是林諾嗎?」

「是的。」林凡咬牙。

「他現在在哪裏?」林樂瑤笑着詢問。

「盜州,在李廣他們哪裏。」林凡老實回答,就像是一個犯錯誤的小學生,再被老師問罪。

「所以呢?」林樂瑤依舊在笑。

林凡道:「我要去盜州,這小子估計是偷跑上來的,我要去教訓教訓這不聽話的小東西。」

「我與你同去。」林樂瑤笑眯眯。

林凡一呆,可憐兮兮道:「樂瑤。」

「怎麼?怕我不喜林諾?又或者是看見林諾之後吃醋?」林樂瑤好笑的看着林凡。

林凡不言語。

林樂瑤道:「如果我真的介意這些東西,就不會接受你,知道嗎?既然接受你,就會接受一切。」

林凡沉默了,隨後誠摯道:「謝了,樂瑤。」

他二人離去,當然是沒有幾人知道的。

盜州,李廣帥帳中。

林諾同樣也是一臉忐忑啊。

他還記得上界時,他親娘給他說的話。

讓他先探探他樂瑤娘親的口風,還有看看他樂瑤娘親是不是好相處等等。

從來沒對他父親林凡有過任何怨言的林諾,此時簡直不要太生氣。

這個父親什麼都好,就是太太花心了。

這不是讓他們這些小字輩為難嗎?

「林諾呢?趕緊滾出來,你膽兒肥了,竟敢一人偷溜上界?」

便在此時,熟悉的聲音響起,直接讓得林諾打了個冷顫。 不過顧彩荷也知道自己就是衝到嚴鳳茹跟前去,人家未必會搭理她。但她可以去找她爹顧大鵬啊!顧彩荷那是滿腹的委屈,不行!顧青柏這小兔崽子能有那麼氣派的房子,那她大哥憑啥不能有?

巧的是,顧彩荷氣勢沖沖的跑到顧家去,顧青山和顧大鵬都不在,只有李氏一個人大著個肚子在家裡,顧彩荷趕過來的時候剛要開口,李氏肚子就疼起來了,「哎喲,我肚子疼!」

李氏這肚子如今已經快要足月了,她自己就有預感會發作,顧青山原本是在家的,不過他最近接了個活兒,工期比較長,李氏當然是善解人意的表示活兒要緊,鄉下女人生孩子確實沒那麼精貴。

再加上顧大鵬在家,左鄰右舍也能幫忙,顧青山也放心。

顧彩荷原本一臉怒容,被這麼一弄頓時就慌了。

按說她也不是什麼沒見過世面的黃花大閨女兒,好歹也生過一胎了,好歹也有經驗,可見李氏那肚子碩大,疼得嗷嗷叫,顧彩荷這心裡也亂了。

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

李氏可被氣死了,「彩荷啊,你幹啥去啊,快幫我燒水,請穩婆去啊!」

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顧彩荷拔腿就往外跑,李氏:「……」

巧的是嚴鳳茹正好送紅雞蛋經過這附近,看見了李氏一個人坐在地上,還捂著個肚子臉色很難看,立即就反應過來,找了人來幫忙。

嚴鳳茹這房子是好了,不過途中兩個弟媳接連生了兩個大胖小子,又給老嚴家添丁了。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嚴鳳茹最近的日子不知道有多順心。況且她確實沒多討厭李氏,看見了總不能不管。

她熟門熟路的給燒好了熱水,有條不紊的做著準備,並且請鄰居去喊地里的顧大鵬回來,村子里有接生經驗的穩婆很快就來了。

李氏不是第一次生,這一胎反應劇烈,生下來也很快,沒一會兒工夫就聽見了嬰兒嘹亮的哭聲,穩婆一看,又是個帶把的小子,立馬就笑了,「恭喜啊,是個小公子!」

顧大鵬從外面進來,聽到這個,嘴巴都要咧到耳朵根了。說著連忙進屋給穩婆塞紅封,穩婆高高興興的走了。嚴鳳茹又給煮了紅糖雞蛋水之後才離開,李氏的精神好一些了,心情總歸是複雜的。

沒想到丈夫那千嬌萬貴,一心疼愛的親妹妹這般靠不上,反倒是萬般提防的後娘還能穩住大後方。

可以這麼說,這次她能夠這麼順利的把孩子生下來,嚴鳳茹功不可沒。一個女人甭管平時多堅強,下崽子的時候都是最虛弱的。人在虛弱的時候總會下意識的依賴身邊可以依賴的人。

李氏可慘了,丈夫不在,公公不在,原本以為親小姑子總不是外人可以依靠吧?

誰知道顧彩荷就是一個棒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