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如果把情敵變成合作夥伴,是不是很有意思?」慕安安歪頭,露出了一個略帶調皮的表情。

宗政御卻聽著眉頭都皺了起來,糾正,「不是情敵,也不會變成情敵,我不會給她任何成為你情敵的機會。」

慕安安還沒說話,宗政御已經伸手捏了捏她的臉,「我是你的,只能是你的,別人不能有任何的想法。」

只屬於你。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聽七爺這樣的話。

可是慕安安每一次聽,心裡的安全感就多增加一分,就多一分自信與滿足。

她捧著七爺的臉吻了下,「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我也只屬於你。」

我們是彼此的。

只是彼此的。

任何人都成為不了我們的情敵,我們只是對方的,一點點都不會給任何人有想法的機會。

慕安安整個身體都軟在七爺的懷裡,下顎靠在他肩膀上,「可是啊,我還是想跟米柚合作。」

宗政御蹙眉。

慕安安說,「我之前就知道她的公關能力,我這邊版圖缺少一個強勁的公關。」

「唐家對她有恩,她不可能離開唐朝。」宗政御說。

慕安安起身,拽著七爺的衣領,搖搖頭,「我並不覺得她會永遠留在唐朝,永遠停留在別人姓氏下面。」

說著,慕安安又補充一句,「她不會讓自己的人生甘於此。」

「今天你們第一次見面?」

「是第一次。」

「那你為什麼能夠這麼肯定,她不會甘於此?」

面對七爺這個問題,慕安安歪頭認真想了想,最後給了答案,「因為我跟她是同一類型的人。」

宗政御沒有回應慕安安這個話,而是抱著她起來,換了一個姿勢。

讓慕安安雙腿乖乖併攏坐在他腿上,橫靠在他懷裡。

「所以,你並不打算邀請她進入你名下任何企業,而是打算開創一個新的企業版圖。」宗政御說。

慕安安點頭,「我的版圖裡,到目前為止完成的只是冰山一角,後面還有很多東西需要拼湊起來。」

米柚與林避都是她現在需要的人才。

想起林避,慕安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來,摸了摸鼻子。

「跟我聊聊,米柚對於你的版圖是什麼,嗯?」宗政御詢問。 「菲菲,我會對你負責的!」

嚴經緯這句話,寧菲菲心裏聽了很開心很開心,自從她愛上嚴經緯的那一刻,內心深處就渴望過一直和嚴經緯在一起。

這些渴望,也一直在她的夢中出現,在夢中,她和嚴經緯相愛,生下了愛情的結晶,並且在雨村,過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

這讓她對嚴經緯的感情很奇怪。

她是在夢中愛上了嚴經緯,自從米蘭城之後,她就不停的夢到嚴經緯,導致她對嚴經緯的感情也越來越強烈。後來,在現實生活中,在雨村,她被蛇咬,嚴經緯用血給她治蛇毒的時候,讓她在現實生活中又愛上了嚴經緯一次。

所以,她總共愛上過嚴經緯兩次。

而如今這一刻,隨着嚴經緯那句我會對你負責,這兩種愛,好像漸漸的融合在一起!

嚴經緯,她愛的男人願意對她負責了。

自己深愛的男人,願意對自己負責,這是所有女人心中的夢想!

但是,她能接受么?

不能!

寧菲菲雙眸中噙著淚水,她緊緊的看着嚴經緯,聲音顫抖:「嚴經緯,我不需要你對我負責!」

她的話,讓嚴經緯心臟一顫,連忙道:「菲菲,你什麼意思?」

「安琪對你的心意,你應該明白了吧?」寧菲菲咬着牙說道,自從安琪失憶之後,看到嚴經緯急切悔恨的模樣,寧菲菲已經猜到了,嚴經緯在安琪失憶之後,知道了安琪對他的心意。

看到嚴經緯低着頭不說話,寧菲菲知道她猜對了。

嚴經緯,已經知道了安琪對他的心意。

「嚴經緯,你說你對我負責,那安琪呢?安琪怎麼辦?」寧菲菲雙眼死死的看着嚴經緯,吼道:「你說話啊,安琪怎麼辦?」

「菲菲,我……」

嚴經緯宛若泄了氣的皮球一般。

是啊!

安琪怎麼辦?

他在心裏發過誓,就算無法幫安琪找回記憶,安琪再也記不起他們曾經的點點滴滴,那他也會重新把安琪追到手,讓她做自己的女人。

「嚴經緯,安琪是我最好最好的姐妹!」寧菲菲臉上充滿了愧疚自責:「我和你發生關係,已經讓悔恨一輩子了,是,現在安琪是失憶了,記不得和你的事,就算我真的和你在一起,安琪也依舊跟我是好姐妹,可是,我良心不安啊!」

嚴經緯臉色難看。

「嚴經緯,我希望你重新把安琪追到手,她一直把你視為她的命中之人,我記得她和我說過,她這輩子眼中只有一個男人,那就是你嚴經緯!」寧菲菲咬着牙,流着淚說道。

「菲菲……」

嚴經緯心中難受異常,他伸出手,撫摸著寧菲菲的俏臉。

「嚴經緯,我們的緣分,盡了!」

就在這一刻,寧菲菲雙手放在嚴經緯胸前,猛然用力,一把推開了嚴經緯。

然後她毅然轉身,走到入戶門前飛快打開門,進屋之後,她立即關上門。

砰!

關上門的一瞬間,寧菲菲雙腿一軟,直接倒在地上,淚如雨下。

外面。

嚴經緯張了張嘴,他最終重重的嘆息了一聲,轉身走進電梯。

他渾渾噩噩的下樓,下樓后,他點燃一顆煙,狠狠的吸了幾口,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剛才寧菲菲哭的模樣,讓他心裏很痛很痛。

特別是寧菲菲和他說,他們之間緣分已盡的時候,他的內心,彷彿被針狠狠扎了一般。

隨着和寧菲菲發生了關係,以及兩人這段時間的接觸,相處,或許……寧菲菲早已在他心裏佔據了一定的地位了吧?

他知道,寧菲菲說的都是真話也是實話,他們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如果他對寧菲菲負責的話,安琪怎麼辦?

開車返回四合院的路上,嚴經緯憋得很難受,他想找人傾訴,可是進四合院后,才想起沈艾菲已經出差去了。

這一刻,他忽然意識到,沈艾菲對他有多重要,在他的精神世界中,沈艾菲的地位,誰也比不了。

「姨,什麼時候回來?」

嚴經緯忍不住撥通了沈艾菲的電話。

「怎麼了?聽你的聲音,情緒不怎麼好,遇到什麼事了么?」

「我心裏堵得慌!」嚴經緯語氣痛苦。

「讓我猜猜,你遇到的問題是什麼?不會是工作上的,也不會是生活中的,是感情的問題吧!」電話那邊的沈艾菲直接看穿。

「姨,你怎麼知道?」

「因為姨知道,你是個重感情的人,你的其他方方面面,都很優秀很優秀,但在感情上,你卻有很大的弱點,這個弱點就是太重感情!」沈艾菲嘆息道。

「這是我 第1050章

還是打不通。

她這才意識到,郭忠海就是在騙自己。

什麼沐沐在他們這裏,只要她來談合作就能搞定。

沐沐,根本就是被他們綁架了。

秦歌咬着牙,對陳天選說:「我要先回去秦家。」

陳天選微微一愣,說:「回去秦家,做什麼?」

秦歌沒來得及解釋,道:「事情太大,我們兜不住了,必須要回一趟秦家。」

如果陳天選在北疆還有官職,她還可以找陳天選幫忙解決。

現在陳天選在北疆沒有任何位置,找他也沒用。

而且,即便是陳天選在北疆還有官職,也未必能對付章隕龍。

一秒記住https://m.net

章隕龍這人,據說背後的靠山。

如泰山一般,難以扳倒。

……

很快,秦歌急急忙忙回到了秦家的別墅。

看到秦歌回來。

秦長城和孟氏都很奇怪。

孟氏連忙上去問道:「女兒,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看你急急忙忙的,像什麼話。」

隨後,孟氏眼神又落在陳天選身上。

陳天選幫過秦歌和秦家幾次,孟氏依舊沒當一回事。

她眼裏,陳天選只是一個想貼秦家的垃圾而已。

而且,現在的陳天選,可沒有之前的官職。

「你怎麼把他也帶來了。」孟氏不悅的說道。

秦歌沒來得及解釋這些,來到秦長城面前,忙說:「爸,我們公司出事了。還請你,幫幫我們吧。」

秦長城奇怪的皺着眉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