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她們也顧不得蕭峰為何要編出這麼一句理由來打發他們,畢竟,只要後土實實在在安全回來了就好。

可麒麟卻是一臉掛滿了疑惑,望著蕭峰。

畢竟,當初的她可在那蒼穹之顛上,她可清楚的記得這後土化身為輪迴六道的前前後後整個過程,也明白蕭峰到底做了些什麼。

那時候的蕭峰臉上,可沒有一絲的擔憂和憂慮,就像是一切都在自身可控範圍之內。

就連當時的後土有決心去,化身為六道輪迴,還是拜蕭峰所賜,是蕭峰讓她這麼做的。

因此麒麟臉中這才掛滿了疑惑,疑惑著後土著前前後後,為何去化身為六道輪迴,而現在又為何安然無恙地飄蕩在這媧皇宮殿內,應該都是在蕭峰的計劃當中,實屬是毫無紕漏的絕頂計劃!

但是!

知道這些細節的麒麟,並未把心中的疑惑告訴大家,因為以她所認識的主人來說,既然主人不太想說,那她更不會多說這件事情。

只是遺憾,她們可完全都不會想到到,這件事是蕭峰的完美計劃。

在計劃之前,洪荒大地之上億萬生靈們看著後土的肉身煙消雲散,又在計劃之後現在後土的肉身安然無恙出現在這媧皇宮殿內,都是蕭峰的一手安排。

其實能有如此完美的瞞天過海,都要歸功於上次蕭峰垂釣而來的天道傀儡。

這可是上次蕭峰在金鰲島垂釣之時,跟著那超強力跳跳蛋一起垂釣而上的寶物。

天道傀儡的功能可偷梁換柱,讓傀儡代替所代替之人,連氣息和肉身都可代替,無法讓人察覺得出。

剛開始蕭峰垂釣之時,垂釣出出此件寶物,並未覺得有什麼太大作用,還不如那解渴的娃哈哈來的珍貴。

可漸漸的,蕭峰與後土有了更親密的接觸,在之後,又有了後土需要化身為輪迴六道之事。

蕭峰才突然想明白,手裡還有一件先天靈寶,天道傀儡,這樣一來的話,豈不能當著洪荒大地上億萬生靈和聖人們的面,偷梁換柱,從而保住後土的性命?

因此,就在後土即將化身為那輪迴六道的過程之時,蕭峰便拿出這樣的寶物,保住了後土的肉身的,當然連真神也能夠同樣保住。

不僅如此,蕭峰更有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這個天大的秘密,足以讓整個洪荒界陷入恐慌當中。

無論是誰都萬萬想不到,那被天道傀儡代替的後土肉身已經成為了輪迴六道,也就是說這天道傀儡,就是現在正在鎮壓著幽冥地界的平心聖母。

換句話來說!

這堂堂天之道聖人平心聖母,可由蕭峰一手操控,乃是其傀儡。

在這洪荒大地之上,擁有著一個天之道聖人平心聖母當手下,這可是有多麼如此震撼的事情,傳出來這洪荒世界,只怕都會引起恐慌。

原來!

就在蕭峰拿出那天道傀儡代替後土成為平心聖母之時,那傀儡就已經加身天道祥德,成為一尊實打實的天之道聖人,那這麼一來,便就擁有了,擺脫束縛傀儡的實力,而這洪荒大地上就多了一位有想法的天之道聖人。

可蕭峰也沒有想到,即使平心聖母已然成功衝刺大羅金仙混元境界,可是還依舊無法擺脫蕭峰的束縛。

這麼一說,這平心聖母就必須受蕭峰所控制。

當然!

雖然,擁有了這尊天之道聖人實力的打手,可是似乎又無法完全操控於她。

因為平心聖母還要照看著這幽冥地界,所以無法有著絕對的自由之身。

但儘管這樣,有總比沒有好,對蕭峰來講是大有益處。

因為那平心聖母的職責,就是掌握著那輪迴六道的偌大輪盤,也就掌控著這洪荒大地上,億萬萬生靈的投胎與轉世。

這也就表明蕭峰可以掌控這幽冥地界的輪迴六道。

除了不能改變這天之道的大勢,但還是擁有著極其較大的權力,對於這普通億萬萬生靈來講,想要讓誰投胎就讓誰投胎,轉世為什麼東西,只需要一個下達命令即可!

如果讓聖人女媧都知道蕭峰這個天大秘密,不知道,會不會當場呆愣在原地,嚇得魂飛魄散。

「蕭峰學弟,為什麼後土姐還沒有醒過來?」

就算知道蕭峰在瞎找理由,通過某種不知名的手段救到的後土,可眾仙女們也不想再多說那麼多,因為對她們來講,後土能夠安安全全回來才是最重要的。

因此,碧霄則是撲閃撲閃著那偌大的雙眸,喜笑顏開詢問道。

「沒錯,我能夠強烈感受到後土姐那生命之氣息,可是就是不明白,為什麼還會醒過來!」麒麟則是一臉的困惑,無奈詢問道。

「感覺好奇特啊!」常曦便圍繞著後土走了一圈,但是,還是無法察覺到後土還未蘇醒的真正原因。

「是真神!」

剎那間,聖人女媧那道飄渺道氣的天籟之音漸漸傳來。

「咻!」

一瞬間,眾仙女們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聖人女媧身上。

她們則都是滿臉困惑,有些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明白後土未蘇醒的原因。 第188章

慕安安緊張到炸,是因為首次以這樣的形象站在七爺面前。

在學校里是醜女學霸,衣服都是比較深色中性的,在家裏也就是衛衣短褲,也懶得再搭配。

加上還經常女扮男裝。

可以說慕安安性格比較剛,雖然宗政御一直拿她當小公主養,但她完全沒有女孩子那種愛裝扮,愛傳高跟鞋,完全把自己當小王子生活。

她也是聽到顧醫生說七爺一直把她當小輩,才意識到,自己與七爺之間的位子問題,所以才想把自己打扮的女人一點,性感一點。

打破七爺把她當小輩的刻板印象。

慕安安走的很慢。

可再慢,也有到達目的地的時候。

比如現在。

慕安安已經站到了七爺的面前,低頭舔了舔發乾處,「七,七爺,我現在……」

「誰讓你穿成這樣?」

宗政御收回眼眸,打斷了慕安安的言語。

他不動聲色將iPad丟在一旁。

屏幕上鋼化膜已經裂開。

慕安安很緊張,「我看這禮服好看。」

「換回去。」宗政御聲音不容置喙,而且比平日都要冷厲。

慕安安原本是很緊張的。

她想,七爺或許會驚艷。

又或者只是很平靜,說不太好看。

可這樣又凶又冷,宛若厭惡這樣裝扮,很傷慕安安自尊心。

慕安安無法理解,「真那麼不好看?」

「換回去。」

宗政御顯不願意多說,拿過iPad,頭也不抬,「不讓讓我說第二遍。」

「我不要!」

慕安安有些賭氣,坐到旁邊沙發上。

宗政御稍一抬眸,就發現,慕安安這一坐下,那領口開的更深。

同時,宗政御才發現,這裙子是高開叉,一坐下,那白花花的大腿就暴露出來,刺激人的感官。

他呼吸有些緊,喉嚨乾澀。

「慕安安。」

七爺很少連名帶姓叫人,一旦連名帶姓,就代表已經在怒的邊緣。

慕安安心裏很挫敗。

她第一次,往性感的形象走,心裏本來超級緊張的。

已經做好了,被宗政御批判不好看,甚至說她像偷穿大人鞋的小孩,慕安安都認了。

可這樣直接厭煩的態度,慕安安有點受不了,甚至有幾分委屈。

「我不願意。」慕安安倔脾氣也上來。

宗政御抬眸時,慕安安剛烈的跟他對視,「我覺得這樣挺好。」

然而,宗政御這一次並沒有回應慕安安,而是重新將iPad丟到一邊,起身走向慕安安時時,單手就把人抱起來。

「七爺,你這是做什麼?」慕安安震驚。

宗政御並未回應,邁開長腿往更衣室而去,隨後把人丟到軟沙發上。

慕安安原本穿的就少,衣服貼身,這麼一動靜,慕安安幾乎走光。

宗政御眸光又深了幾分,喉結滾了下,直接移開視線,「把衣服換了。」

啞著聲音丟下這一句命令,宗政御已經離開,甩上門。

『嘭』的聲音炸起,慕安安肩膀下意識顫了下。

漂亮帶着性感妝容的臉蛋,帶着無法理解。《開局孵出麒麟,請大家相信科學》060你這是北汽製造還是大運汽車?(求推薦票!求收藏!) 【這個世界是腐朽的,存活於世的我們也是腐朽的,我們用這腐朽的靈魂,妄圖革新這個世界,卻只能看着自己,被碾壓在樹根之下。】

真十分壞心眼地逗了雛森桃一番,簡直快給人家小姑娘嚇出心理陰影了,之後真又安撫了好一陣子,才勉強獲得了她的一丟丟信任。

本來雛森桃是不想帶真去找日番谷冬獅郎的,但是真笑眯眯地告訴她,自己其實已經找到他所在的位置了,於是雛森桃鼓起勇氣,跟在真的身旁,想要看看這位死神大人究竟想要做什麼。

日番谷冬獅郎的家距離鬧市不遠,他和自己的祖母生活在一起,平時也就雛森桃會來找他玩,一般他也不怎麼喜歡到處逛,雖然不會去說,但其實他一直有好好地照顧祖母。

「您好,有人嗎?」真走到小木屋前,敲了敲門。

「來了,誰啊……」屋內響起了應答聲,沒過多久,屋門打開,一個白髮碧眼的小男孩抬頭看去,第一眼卻是看到了雛森桃,但是下一秒,他打量了一下真,眉頭微微一皺。

「又是死神嗎,我說了不想當什麼死神,只想就這樣平靜的生活下去。」日番谷冬獅郎的語氣中帶上了一絲不耐煩。

其實以日番谷冬獅郎的靈壓,想要不被死神們發現真的是一件挺困難的事情,發現了他強大的靈壓后,有不少死神都來找他,希望他能夠進入真央靈術院學習后,成為一名死神。

但是日番谷冬獅郎並不想成為死神,而是想要和祖母就這樣一直生活下去,死神們見勸說無用,也漸漸的就放棄了。

本來日番谷冬獅郎以為這就是結束了,結果今天,又有死神找上門來……

小白無奈。

「不是哦,」真微笑着說道,「我並不是來讓你去當死神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