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包子做好,明落昔勉強吃了兩口,胃裏一陣翻騰全部吐了。這時煎好的葯正好也端來了,洛景煜呵斥他們退下,小混蛋這個模樣還怎麼喝葯。

明落昔叫住端葯來的老嬤嬤,看着那碗黑乎乎的葯,她苦着臉一飲而盡,還未緩過來,她捂著胃又全部吐了。

洛景煜看她實在是辛苦,喝退了老嬤嬤,讓洛七去凌府請凌璇前來,眼下也只有凌璇能讓他的小混蛋好受一些了。

「煜哥哥……」明落昔痛苦的低喃。

「本王在,很難受么?忍一忍,已經去讓凌璇過來了,他的醫術勉強還可以。」就算有事求着凌璇,洛景煜依舊看不爽他。

「她……」明落昔有些害怕,「她會不會生氣?她一直不准我來大東國。」聲音越說越小。

洛景煜冷聲道:「你是本王的王妃,來大東國無可非議,他有什麼資格生氣!」

「還不是因為神殿……」明落昔捂着火燒一般的胃,「嘶……這小王八蛋太能鬧騰了,以後肯定不省心,我決定了,以後你別對這個小王八蛋太溫柔,越嚴厲越好,誰讓他欺負他娘!」

「好,本王定會為昔兒好好出一口氣。」

明落昔忽然猶豫了一下:「也別太嚴厲,畢竟是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好,都聽娘子的。」 許琳看到突然出現的容黛兒,連忙鬆開了夜靜軒。她的臉上帶着幾分的驚慌,還有幾分的羞澀,道:「容姐……」

她欲訴還休,好像一切都在不言中。

容黛兒傻笑,不知道說什麼,只是望着夜靜軒。

夜靜軒有些惱怒,對許琳冷聲道:「你最好好自為之,不許再有下次!」

他拉起容黛兒的胳膊,道:「師姐,我們走。」

兩個人到了地下停車場,上了夜靜軒的車。

容黛兒才問道:「剛才那個許琳怎麼回事?」

夜靜軒有些懊惱地說:「她是我們同校的一個小師妹,之前在一個劇組待過。她的演技很不成熟,我就對她指導了幾次。然後,她就一直叫我師哥。

我也沒有拒絕,就一直和她平淡地保持着聯繫。

可是這個女人心術不正,她剛才竟然想讓我幫忙,找導演,讓她演女二,頂替了已經確定了的女演員。

我拒絕了,她就在那哭,卻又抱着我說,她喜歡我。

師姐,你說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

她以為她誰啊,竟然要求我去做那些違背原則的事?

就憑她喜歡我?我呸!

喜歡我的人,能繞安城一圈了,缺她一個嗎?」

夜靜軒氣得胸口劇烈起伏着。

容黛兒卻說道:「阿軒,我覺得那女孩子不簡單,剛才那一幕可能被偷拍了。也許許琳會用照片威脅你!」

夜靜軒嗤笑一聲:「讓她隨便拍,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容黛兒說:「你也別大意,還是讓你的人去查一下吧!」

夜靜軒長吁一口氣,打電話給自己的經紀人,讓他們去查。

他放下電話,扭頭望向容黛兒,問道:「說吧,你為什麼要向我借錢?你拍戲和參加綜藝的片酬呢?」

容黛兒有些尷尬,垂下了頭,一副柔弱的模樣,和剛才判斷敏銳,行動果敢判若兩人。

夜靜軒詫異地看着她,怎麼一句話就把她打回原形了?

「你發生什麼事了?江大哥欺負你了?」

容黛兒連忙搖頭:「她沒有欺負我。只是,我的片酬都給了他了,畢竟他花那麼多錢捧我,而且還替我養著姥姥,我無以回報!」

「你不早就以身相許了嗎?還怎麼報?如果還不夠,就再加一個孩子,一個孩子不夠,就再加一個。」

夜靜軒有些看不懂兩個人的關係了。

容黛兒的小臉一陣發紅,卻又迅速變白:「都是我的一廂情願而已,他從來就沒有答應過我!」

他每次和她在一起,都做防護措施的,他從不想,讓她生下他的孩子!

想到這裏,她更加地心酸。

可是,這都是她自作自受,她必須承受到底。

夜靜軒一怔,不由得蹙起了眉。

上次在喬園見到江南晨的時候,他分明對容黛兒一臉寵溺。

難道他人前人後兩副面孔?他對容黛兒不是真心的?

不會吧?江大哥看起來,不像是兩面三刀的人啊!

也許知人知面不知心吧?

他說道:「如果你和他在一起不開心,那就離開他,何必委屈自己呢?」

容黛兒把頭搖得撥浪鼓似的:「不不不,我不能離開他,離開他,我會死的!」

夜靜軒:……這就是愛之如命嗎 因為陸細辛為柳繪做了這麼多事,柳繪心中感激,這幾天一直查各種資料,想辦法找到引出蠱蟲的方法。

可惜,柳繪流傳下來的資料不多,而且到了柳繪這一代,嫡系家族已經沒有什麼人了,都是偏支,根本就不懂蠱術。

陸細辛眉目深鎖,哪怕一直暗中告誡自己要放寬心,絕對不能憂慮太過,可仍是控制不住地眉心緊鎖。

柳繪在房中查資料,陸細辛站在院子外面看遠處蔚藍的天空。

昨天,副院長打過一次電話過來,說爺爺的情況又差了許多,身體各項器官都在不斷衰退,可能撐不了多久了。

陸細辛今天沒吃什麼東西,但是胃裏翻江倒海得難受,不斷地泛酸水。

沈嘉曜走過來,在身後給她披了件外套:「有風,多穿點衣服。」

陸細辛將頭順勢埋在沈嘉曜胸/前,第一次顯露脆弱:「怎麼辦,我救不回爺爺了。」

沈嘉曜目色深沉,語氣卻帶着鎮定人心的力量:「不會的,他老人家吉人自有天相,我還等着他醒來,給我們主婚呢。」

兩人訂婚這麼久,之所以遲遲不舉辦婚禮,就是再等古澤醒來。

對於陸細辛來說,古澤是她最重要的親人,他將她養大,教會她醫術,教她做人的道理,是這個世界上最最疼愛她的人。

陸細辛不想他缺席自己的婚禮,她要救好爺爺,讓爺爺醒過來。

「別擔心。」沈嘉曜將陸細辛攬在懷中,擋住干烈的涼風,「再給柳繪點時間,那麼多資料,她總要慢慢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有線索了。」

正說着話,柳繪就捧著一冊古書激動地跑過來:「找到了,我找到了!」

她興奮得語無倫次:「我、我找到蠱蟲的出處了,這是一種叫俾陰的蠱蟲,至陰至寒,一生中大半時間都在休眠,一旦醒來,就需要大量的熱量、陽氣,才能維持自身的生存。俾陰基本不能獨存,必須要寄生在其他生物體上面。

如果寄居在人體,會隨着血液,不斷在身體流竄,只要不刻意喚醒,人體內源源不斷地熱量,就足夠它休眠。

而一旦寄居的人體出現意外,比如大量失血,或者成為植物人,熱量和陽氣不足夠時,俾陰就會清醒過來,為了自身的生存,開始不斷吸收寄居者的元氣。」

陸細辛下意識握緊沈嘉曜地手,追問:「書上可說,如何將它引出來?」

柳繪點頭:「有辦法,俾陰至陰至寒,天生嚮往至陽至熱的生物,傳說中有一種金蠱王就是至陽至熱,對俾陰有絕對的吸引力,只要有它在,俾陰就會放棄寄居者,從人體內出來。」

陸細辛眯着眼,一下子抓到重點:「傳說中?」

柳繪神色有些抱歉:「是的,金蠱王已經好幾百年不見了,非常罕見,基本存在於傳說中。不過,還有一樣東西,雖然沒有金蠱王對俾陰吸引力那麼強,但是也有可能引出蠱蟲。

是一種香料,叫焚香線,燃燒起來後會散發出一種奇特的香氣,這種香氣也會引出俾陰。」

柳繪說的這些東西,陸細辛根本都沒聽說過,也無法理解其中的原理,她皺着眉,越聽越糊塗:「焚香線是什麼,可以自己製作么,都需要什麼原料?」。 第353章參加娛樂節目?

這些女孩子都是星環娛樂新簽約的藝人,有些甚至都還沒有簽約。

說的好聽點是實習生,說的直白一點就是臨時工。

而且還是沒有工資的臨時工。

只要星環娛樂覺得你沒有培養價值,那是分分鐘都可以拋棄的對象。

這些女孩子對於那個大嗓門的男子自然也是不陌生的。

那可是星環娛樂的大導演。

不是拍電影和電視劇的導演,是專門做娛樂節目的大導演。

這個王導的節目只有頂級的明星才可以上,可以說含金量是相當高的。

這裏的女孩子要是能有機會到王導負責的節目里露個臉。

哪怕只有幾秒鐘的時間,估計那個人就可以離成功跨上一大步了。

因此,現在大家看到王導滿面春風的主動找帥哥說話。

不要說這些一直關注著帥哥的女孩子了,就是那些想成為明星的男孩子也是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王導和帥哥身上。

大家的心裏只有一個想法:帥哥的身份不一般!

星環娛樂的大小姐陪着來,現在就是平時眼睛長在頭頂上的王導對帥哥也是一副討好的樣子。

偏偏看帥哥的樣子是一點也不在乎,冷淡的很。

大家對於帥哥的身份當然是更加好奇了。

「你認錯人了吧?」

四眼能想到的只有這個答案了。

「不對,蘇穆長的這麼帥,要想認錯人也是很難的。」

「不可能還有人長得和蘇穆一樣帥的。」

不等那個女孩子們私下議論的王導開口,四眼自己否定了自己的說法。

還真別說,想要有人和蘇穆撞臉,也得有這個資本不是?

「對,對,我沒有認錯人。」

「這個世上要想找到和帥哥長的一樣的人,我覺得也是不可能的。」

男子狠狠地點了下頭,算是非常贊同四眼的說法的。

男子知道自己是絕對不會認錯人的。

要知道這個帥哥的樣子,男子可是看了不下百遍了。

怎麼可能存在認錯人的這種低級錯誤呢?

「兩位,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星環娛樂的導演王逸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