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月底雙倍,求一下月票。 這段時間,都在擔心碎顱部落的事情,倒是將7天的強制任務給忘記了。

現在系統提示出現了,也確定了第三個7天強制任務,已經出現了。

【恭喜您,成功存活20天。】

【十小時后,所有存活領主領地,將進入強制任務『魔鼠入侵』,屆時所有領地將受到魔鼠軍隊的進攻。】

【魔鼠入侵:土地減產20%,糧食腐壞20%,疫病感染增加50%。】

【任務結束后,強制任務將取消,隨機突發任務開啟。】

【祝您好運……。】

方浩心中咯噔一下。

如果魔鼠入侵和碎顱部落一起來,那自己可怎麼應付啊。

就在心跳加速,憂心忡忡的時候。

系統提示再次響起。

【任務變更。】

呼!

方浩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

變更了,變更了。

不變更可真要完犢子了。

【任務變更。】

【介於您領地的特殊情況,強制任務變更為【破顱之錘】,原任務取消。】

【破顱之錘:獸人軍隊行軍速度提升35%,攻擊力提升10%。】

【任務描述:碎顱部落組織了一隻30萬人獸人軍隊,向你的領地發起了進攻,代號碎顱之錘。】

【任務結束后,強制任務將取消,隨機突發任務開啟。】

【祝您好運……。】

卧槽!

憑啥啊!

有本事正面對抗啊,你給他們提高屬性是幾個意思。

啪!

方浩憤怒之下,一巴掌拍在一旁兔人少女的大腿上。

驚起一聲嬌呼。

「哎呀!激動了,不好意思啊。」

一個紅紅的掌印,浮現在白皙的大腿上,方浩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

兔族少女臉頰微紅,嬌羞道:「主人喜歡的話,我沒關係的,也不是很疼。」

「啊這,不急……。」方浩有些尷尬的說道。

叮!

這時,領主之書突然想起。

翻開查看,卻發現有許多人在@自己。

「@方浩大佬,跟您訂購一些武器。」

「我想買一些防具,還有回春泉。」

方浩將李騰給砍了,並將照片發佈到了區域頻道。

大家跟方浩說話,也變得小心翼翼起來,不像以前那麼隨意了。

誰知道哪天自己的領地位置,就被什麼狗屁任務給公佈出去了,被仇人帶着兵馬給滅掉。

方浩看了看,統一回復說道:「在野外,回去給你們製作,最後一次強制任務了,大家都加油活下去,附近的彼此支援一下。」

頻道內沉默了少許,一條條信息才接連蹦出來。

「卧槽!突然有些淚目呢。」

「說實話,從最開始方浩大佬出售食物,武器,到後面回春泉,頻道內大部分人能夠活下來都得到過方浩大佬的幫助。」

「大佬說得對,最後一次強制任務了,大家都要活下去,我領地有三階兵種,如果能夠提前完成戰鬥,會向升起狼煙的領地支援。」

「我兵力多一些,如果有人需要幫助,可以點燃狼煙。」

人們需要一個領頭人。

一個具備聲望,威信的領頭人。

一些發展較為不錯的人都出來發言,表示如果能夠取勝的話,會向附近其他領地馳援。

方浩看着發言微微一笑,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說道:「身在亡靈,我依舊一顆火紅的心。」

很快,隊伍便看見了前方的城市。

……

夜晚。

碎顱部落的軍隊經過了一路的急行軍,終於臨近了這次的目標。

夜晚來臨,軍隊開始安營紮寨,生火做飯。

即便是身強力壯的獸人,在如此高強度的急行軍下,身體也出現了脫力的情況。

但效果依舊顯著,行進的速度很快。

一頂頂獸人帳篷紮起,有人開始做飯,將攜帶的生肉下鍋燉熟,更多的則藉著這個時間躺在地上休息著。

當酒足飯飽后,營地內便響起一陣的呼嚕聲。

如同大型施工現場,噪音刺耳。

統領帳篷內,阿米里身穿一身亮銀獸鎧,正看着斥候送來的情報地圖。

按照路程,明天就會趕到那處亡靈城市,獲得對方手中的寶物,呈現給大酋長大人。

到時他的地位也會藉此得到提升,達到更高的位置。

踏踏踏!!

突然,帳篷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阿米里神情嚴肅,手摸在了劍柄上。

「什麼人?」獸人衛兵的聲音。

「是我,我有事情要跟統領大人彙報。」

「讓他進來吧。」阿米里說道。

他可以聽出來,這是自己手下的聲音。

一名獸人大步走了進來,氣喘吁吁的說道:「統領大人,不好了,隨行的那名豺狼人死在帳篷里了。」

阿米里神情立刻嚴肅起來,在軍營中殺了一名獸族英雄,這可非同小可。

不說自己這個統領有沒有生命危險,傳出去軍隊的士氣,怕是都會受到影響。

「召集護衛,一起去看看。」阿米里沉聲說道。

帶着一眾人馬向著豺狼人居住的帳篷趕去。

豺狼人並非碎顱部落的人,而是出發前由大酋長薩爾安排進來的一名英雄。

種族地位不高,但本身是英雄,也具備着一些戰鬥力。

豺狼人很少與他們接觸,都是默默的跟在隊伍里。

但突然死了,讓他有些緊張起來。

難道營地里,真的來了刺客?

能悄無聲息的刺殺一名英雄,這自己豈不是也很危險。

很快,幾人便來到了豺狼人的帳篷前。

「將帳篷拆了,以免裏面有什麼危險。」

臨時帳篷並不牢固,兩名獸人上前,三兩下便給拆了,露出躺在地上的豺狼人屍體。

此時的豺狼人,與最開始時已經發生了太大的變化。

身上的毛髮已經脫落的不成樣子,暴露出來的皮膚,如同灌了鐵水一般灰青,腫脹。

這哪裏是剛死的,更像是死了好幾天的人。

「大人,這……。」其餘的獸人也看出了端倪。

他們屬於職業軍人,往日裏戰鬥,常與死人打交道。

一個人死的時間長了,身體會發生各種變化。

雖然不懂什麼原理,但也能夠猜測到大致的死亡時間。

阿米里神情嚴肅,看着地上的屍體。

「既然咱們猜不出來,就讓他自己說。」

紫筆文學 第855章

對方皮膚白,五官立體好看,烏黑長發垂下來,整個人就是一種歲月靜好的完美圖像。

只是……

慕安安看着這張臉,總感覺有點熟悉。

「你叫什麼名字?」慕安安問。

「小小。」對方回答。

聲音挺清潤好聽。

不知道為什麼,看着這張臉,慕安安總覺得熟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