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太乙宗派他們師徒三人而來,目的不言而喻。

「這就是天龍宗的待客之道嗎,客人來了,讓他站在這裏等待。」

劍一鳴一揮袖袍,無數細小的劍氣,像是牛毛細針一樣,朝四周不斷的涌去。

負責迎賓的長老,都是一些洞虛境,哪裏承受得住接近半仙境的力量,紛紛朝後退去。

太乙宗上來就給一個下馬威,這是公然挑釁天龍宗啊。

「嗡嗡嗡……」

空間突然傳來一陣波動,一名老者從空間裏面走出來,同樣是輕輕一拂。

一股無形的力量傳播出去,那些牛毛細針般的劍氣,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天龍宗高層出現了,這尊長老柳無邪如果在這裏,一定認識。

當日在主殿之中,除了諸葛明之外,第一個站出來支持自己架設星域傳送陣。

「池恆,你來的太慢了。」

劍一鳴看向對面的老者,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沒有繼續出手,天龍宗窺天境出現,打肯定是打不起來了。

況且在人家地盤上打鬥,除非腦袋有問題。

真正大戰,吃虧的還是劍一鳴師徒三人。

「太乙宗前來賀禮,我們天龍宗自然歡迎之至,請!」

池恆做出請的姿勢,人已經來了,這時候趕他們離開,顯得天龍宗沒有容人之量。

況且對方只來了三人,天龍宗沒有理由驅趕。

今日大典,不容一絲差錯,太乙宗如果敢搗亂,天龍宗也不是吃素的。

池恆親自帶着他們三人,找到一處還算不錯的院子,條件要比其他宗門好很多。

大家沒有任何意見,相反,很多人更希望離太乙宗遠一點。

萬族盛典加上血魔戰場兩件事情,讓太乙宗口碑一落千丈。

加上劍一鳴身上的氣息,讓人很不舒服,更不會有人靠近他們三個。

「三位請休息,等大典開始的時候,會有人招呼各位,如有怠慢之處,還請見諒。」

池恆的態度,讓人挑不出任何的問題,劍一鳴縱然有心找事,也無從下手。

不論是禮節,還是安排,天龍宗做的盡善盡美。

池恆走後,劍一鳴大手一揮,四周變成一片真空世界,施展了領域之力。

這座院子,變成一座獨立的世界,連半仙

境的神識,都無法滲透進來。

「師父,這個柳無邪真的有那麼妖孽嗎?」

裴鴻這時候朝師父問道。

他們出道數十年,什麼天才高手沒有遇到過,無一例外,全部死於他們劍下。

這半年來,他跟大師兄,一直在外歷練,對紫竹星發生的事情,知道的不多。

最近幾日剛回來,就聽到很多關於柳無邪的事情。

這次太乙宗派他們三人前來,估計是想要藉助拜師大典,好好羞辱一番柳無邪。

每個人都看出來了,只是沒點破而已,天龍宗不可能不知道。

人已經來了,不論是明槍還是暗箭,天龍宗都要接着。

「不可小覷此人。」

劍一鳴話不多,平時教導他們的時候,也是一針見血,很少重複。

「師父,要不要……」

宋思齊突然抹了一下脖子。

打算在拜師大典上,斬殺柳無邪。

如果真的殺了柳無邪,他們三個,也休想離開天龍宗了。

「試探一下即可,華飛羽肯定在現場,殺他不易。」

劍一鳴搖了搖頭,在天龍宗地盤上殺人,太難。

「也不知道石遠怎麼想的,竟然對柳無邪產生了懼怕之心,竟然告訴宗主,哪怕傾宗之戰,也要斬殺此子,我就不信了,這天底下還有人比大師兄更厲害的。」

裴鴻氣鼓鼓的說道。

這次天龍宗拜師大典,太乙宗不想派人前來。

是石遠回來后,這才說通了宗門,無論如何,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斬殺柳無邪。

沒有人比石遠更了解柳無邪,此人太可怕了,雖然只是混元境,卻讓地仙境產生了懼怕之心。

這要是傳出去,估計沒有人會相信。

距離吉時還剩最後兩個時辰,柳無邪終於從仙石洞走出來。

雖然只給了兩日時間,柳無邪卻在裏面度過了接近三日之久,沒有人出言打斷,反而希望他多修鍊一段時間。

這次的拜師大典,沒有想像的那麼簡單。

底下早就暗流涌動,那些一流大宗門,盼著太乙宗跟天龍宗大戰。

只有這樣,他們才有機會從中分一杯羹,搶佔屬於兩大宗門的地盤。

紫竹星域格局,幾十萬年沒有什麼變化了,很多人已經覺得有些枯燥乏味。

尤其是那些老一輩,看到年輕一輩崛起,希望他們能扭轉這種局面,帶領自己的宗門,從此一飛衝天。

「柳師弟,時間不早了,請儘快沐浴更衣。」

大師兄沒來,一名三十左右男子,守在仙石洞外面。

柳無邪出來的那一刻,立即走上前來。

「你是?」

柳無邪看向這名男子。

「我叫石鹿,池恆長老是我的師父,這次拜師大典,也是由我師父一手操辦主持。」

青年很客氣的自報身份,原來是池恆的弟子。

「見過石鹿師兄!」

柳無邪連忙行禮。

池恆長老柳無邪記得非常清楚,當日大殿辯論,他一直站在自己這一邊,為此還的罪過靈瓊家族。

這次拜師大典,估計靈瓊家族的人也會前來。 「任務?什麼任務?」

葉瀟連忙好奇問道。

駱小敏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聽說有人發現了異族活動的痕迹,為了查此事,宗門才派遣我們這些弟子前往調查,一方面是為了讓我們得到歷練,另一方面也是不想打草驚蛇,等到我們查明了真相,宗門再做進一步的安排……」

「異族?」

葉瀟不由驚訝起來,這麼說來,自己即將要與異族開始第一次的正式接觸了嗎?

「詳細說來聽聽!」

葉瀟興趣大起,不由催促起駱小敏來。

「幹嘛要說給你聽。」

駱小敏嬉笑道,「你要我耗費力氣講給你聽,那也好歹給我端來一壺茶吧。」

葉瀟無奈攤手,駱小敏的這個要求確實也不算過分,於是便老老實實地泡了一壺茶。

「野杉椿的嫩芽做的茶葉,也之前是我在松月嶺中採集的,入口微澀,嘗嘗味道怎樣。」

葉瀟將兩杯茶分別端給了駱小敏以及屺武。

駱小敏將茶杯捧在手裏,輕輕抿了一口,一抬頭便看見了葉瀟那期待的目光。

「怎麼樣,給你泡好茶了,該跟我說下去了吧?」

駱小敏也不再調笑葉瀟,繼續說了下去。

「按照宗門長老的意思啊,就是讓我們這些報名前去的弟子分別組成數個小隊,偽裝成普通隊伍的模樣前去調查,而那些一同前去的長老執事們,則會在暗中跟隨。」

「要做的這般謹慎么?」

屺武驚訝問道。

駱小敏點點頭:「畢竟這些異族也不傻,也狡猾得很,若是發現了長老們調查的痕迹,那麼便很可能藏匿下去,使我們無功而返。異族既然膽敢混入外面,說明一定有着高超的偽裝手段,稍有不慎就可能將他們忽略。」

「目的地是哪裏?我們要去哪裏搜尋?」

葉瀟再次問道。

駱小敏想了想,說道:「據說一開始發現異族的痕迹是在風蝕澗中,我們應該就是繞着風蝕澗往外逐步搜尋吧。」

「風蝕澗?」

葉瀟皺眉,此地他也略有所耳聞,聽說是遠古之時洶湧的江水將龐大的山體掏空,最終留下了這樣的一處山澗,兩岸是懸崖絕壁,底下是一條溪流。或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力,使得那裏的山石崖壁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地勢,每至夜間狂風驟起,山澗中穿行的狂風便好似是幽魂野鬼在聲嘶力竭地哀嚎,甚是恐怖,因此夜間的風蝕澗,極為危險,心智不堅定者,很可能會在那如鬼泣的風聲中慢慢地喪失理智,墜入懸崖摔死的人都有不少。

「那裏的確是處險地,異族藏匿於其中也是可以理解……」

葉瀟沉吟道。

「怎麼樣啊,我們一起去吧!瀟木頭,屺武我們三人一起組成一個小隊吧。」

駱小敏提議道,語氣中有着期盼。

「屺武,你覺得怎麼樣?」

葉瀟看向屺武問道。

屺武點點頭,道:「我倒是沒有意見,只要能賺到足夠的貢獻點,我就願意去!」

屺武嘴角難得露出笑意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