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看著鍾離略微感慨的模樣,笑著伸手握住了腰間的長劍劍柄,瀟洒道:「我有手中劍,因何不如意?」

「千年來,或許唯一沒有被風塵所磨損的,也只有你了。」

鍾離輕嘆了口氣,坐起身子來,氣質瞬間恢復之前的淡漠模樣,看的旁邊的清一臉茫然,清覺得剛才鍾離再演戲炸他。

鍾離一副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模樣,轉過頭來看著清,開口說道:「若陀要醒來了。」

「若陀龍王?」

清聞言不由得眉頭輕挑,他的記憶如果沒錯的話,若陀龍王應該在一年後才會蘇醒,如今居然提前了整整一年。

這讓清想到了蝴蝶效應,也就是他的到來所造成的改變。

清忽然有些想念這位每周都要被他錘一頓的可憐龍王,便開口反問道:「我剛才感覺到的大地震動,就是這位若陀龍王搞出來的吧?」

「沒錯。」

鍾離對於清了解此事並不驚訝,繼續的開口說道:「你在的時候,我們的關係便還不錯,最後它也選擇了幫助我建立璃月。」

清聞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思考著開口說道:「從動靜來看,距離它完全的蘇醒,應該還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吧?」

「差不多,會在這次交流會結束之後。」

鍾離的眼中再次浮現出了一抹懷念,隨即他輕輕的搖了搖頭,將那一抹懷念拋去,這才繼續的開口說道:「若陀早已經不是當年的若陀,它的心中滿是仇恨。」

清自然是捕捉到了鍾離那一閃而過的情緒,開口問道:「你這是不忍心出手,想讓我幫你動手?」

「有一部分原因。」

鍾離並沒有否認,繼續的開口說道:「在我想辦法交出權力之前,我還想再試一試他們的凝聚力,而此次若陀現身,正是好時機。」

清忽然抬起頭來看向了鍾離,與鍾離四目相對,鍾離的目光之中滿是平靜,似乎剛才的那些情緒都與他無關。

「這就是活了千年的代價。」

鍾離能夠看出來清眼中的情緒,轉過頭去繼續看向了遠處的樹葉,嘴裡則是說道:「他們不是若陀的對手,此事還需要你的幫助。」

清輕輕的點了點頭,低聲道:「嗯。」

「吱——」

大堂的屋門忽然被推開,頓時打破了外面沉重而又沉默的氣氛。

胡桃走在前面,看著準備開口和清說話的刻晴,率先開口說道:「玉衡星大人一定很忙吧?快回月海亭去吧,莫要耽誤了工作。」

刻晴聞言冷冷的看向了胡桃,胡桃則是一臉笑容的朝著她擺了擺手以視告別。

「哼!」

刻晴見此,只是冷哼了一聲,朝著清的方向瞥了一眼,便轉身快步的離開了往生堂。

胡桃則是看著刻晴的背影,感嘆著說道:「看來月海亭的工作壓力就是大,看玉衡星大人走的這麼快。」

一旁的清聞言,不由得露出了笑意,無奈的開口說道:「堂主大人,你們的事情商量完了?」

「嗯,剩下的就是要與那個占星術士聊一聊了,真是的,在璃月舉辦交易會還要請什麼占星術士。」

胡桃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擺擺手說道:「這些事情就交給你和鍾離先生了,本堂主今天都還沒好好補覺呢。」

清抬起頭來看著胡桃有些疲憊的打了個哈欠,也有些心疼的開口說道:「那就快回去睡會兒吧,這兒有鍾離先生看著,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旁邊的鐘離聞言看了過來,他今天還沒有來得及去聽說書呢。 宋娉婷讚揚了秦鳳凰的身手,並且為聘請到秦鳳凰這樣優秀的保鏢感到高興。

然後,她吩咐大家繼續上班。

她自己也回到總裁樓層,繼續工作。

秦鳳凰的工作是保護宋娉婷,宋娉婷在總裁辦公室上班的這段時間,她都比較輕鬆,沒有什麼事情干。

她在總裁門口走廊的一把椅子上坐下,然後拿出一枚硬幣反覆觀看。

這枚硬幣就是她從現場撿到的「暗器」,那名神秘高手,就是用這枚硬幣廢了洪天的右手,幫助她化險為夷的。

她此時忍不住的想,到底是誰這麼厲害,隨手扔出的硬幣,就能夠廢掉閻羅殿十殿閻羅之一洪天的右手?

這個人也太厲害了吧!

要知道她出身女子特種部隊,身手算是了得。

可就連她也不是洪天的對手,而這個神秘人,竟然隨手就能夠廢掉洪天,可見實力之恐怖。

不行!

一定要把這個出手相助的救命恩人找出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如果不是這個神秘人出手相助,她今天肯定要被洪天下流的招式所侮辱,那她清白就被徹底的毀了,以後也沒臉見人了。

可以說這個神秘人,今天是拯救了她。

秦鳳凰這麼想着,注意到走廊上方的一個攝像頭,然後她靈機一動,跟宋娉婷的助理打了聲招呼,然後她就徑直的來到寧大集團保安監控室。

她跟保安隊長打了個招呼之後,要求調看剛才她跟洪天打鬥時候的監控錄像。

保安隊長雖然不知道秦鳳凰想要幹嘛,但他知道秦鳳凰是宋總新招聘的貼身保鏢,不敢怠慢,幫助她調出剛才的監控錄像。

可惜的是!

現場雖然有錄像,可現場圍觀的人也多,她仔細注意圍觀的人群,反觀觀看了幾次,都沒有能夠找到是誰出手相助。

其實,陳寧出手的動作太小太隱秘,硬幣飛出的速度又極快,普通監控攝像頭根本捕捉不到什麼畫面。

秦鳳凰第五次重放監控視頻的時候,忽然她注意到角落裏有個身材高大,穿着清潔工服飾的中年男子,抬了抬手。

這個中年男子似乎是受累抬手揮舞了一下,可又像是個扔東西的動作!

秦鳳凰眼睛一亮!

難道是這個中年清潔工男子,這個身材高大,貌不驚人,甚至有點丑的傢伙,是個大隱隱於市的絕世強者?

是他扔出硬幣,救了自己?

秦鳳凰越看畫面中這個中年清潔工男子,越發覺得這傢伙平凡的外表下隱藏這不平凡的實力,很有可能是個現代版本的「掃地僧」強者!

秦鳳凰轉頭詢問保安隊長:「這個人叫什麼名字?」

保安隊長看了看,立即不屑的說道:「這傢伙是入職未滿三個月的清潔工苟大彪!」

「這傢伙看似老實,其實狡猾奸詐,做事挑輕撿重,上次有人的手錶不見了,還懷疑是他偷的。」

「只是沒有證據,不然早把他給開除了。」 A級污染源,蕩然無存!

隨後,墨予收到消息。

【你收穫了『邪神的殘魂』】

【靈魂+10000】

「……」

不動聲色的撿漏……

他一邊掩飾自己獲取靈魂的喜訊,剛打算詢問局長,關於這個世界的疑惑。

對方消失了!

連帶着剛才的各種物品,水晶祭壇、奇怪的畫、冒着藍色火焰的蠟燭,全部都被帶走。

四下無人,墨予在這裏搜尋了會,沒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而且,局長竟然知道自己,能夠抵禦住A級污染源的侵蝕……

「難道他知道關於初火的秘密?」

可人已經不見了,看樣子似乎也沒什麼惡意,甚至這次出現了A級污染源,還幫了自己一把。

K級污染源,在吃乾淨眼球怪后,閉上眼睛,回到沉睡的狀態。

從鐘塔下去,墨予觀察著周圍的景況。

完全是災難級別,房屋建築嚴重性的毀壞,城鎮部分系統癱瘓,沿途而來,就沒有一處是完好無損的,嚴重的都瓦解成了渣滓。

墨予一處教堂廢墟裏面,找到了不一樣的東西。

和上次消滅了偷拍狂污染源后,遺留下來的部分污染源體一樣。

在廢墟當中,掙扎著的黑色碎片,上面的氣息已經十分微弱,甚至感覺不到任何污染力量。

可信息卻提示着墨予,這是一個可食用的污染源體!

【你收穫了可食用的殘破污染源體!】

「被K級污染源侵蝕后,只剩下殘破不堪的碎片,污染的特性也會大打折扣吧。」

他沒有着急食用,反而是觀察周圍,將這玩意偷偷收好。

趁著夜色,以及警戒仍舊繼續,他連忙撤離現場。

……

……

好幾個城區的封鎖,在眼球怪被消滅后的12個小時,徹底解鎖。

墨予已回到家中。

他此時才將黑色碎片吃下,在口中像是玻璃,被咬破后,一股詭秘的力量侵襲體內。

身體瘋狂的吸收著本不屬於火焰的力量,是截然不同的,污染成為了某種本能,烙印在這幅身體當中!

【你獲得了污染能力:衰敗】

「衰敗!?」

他原本想到的是,A級污染源體已經殘破,就算獲取了能力,也可能會大打折扣。

從觀察到的眼球怪特性來看,對方很可能存在,腐朽、崩壞、拆解、毀滅等多種特性混合。

殘破的污染源體,怎麼也沒料到,也會獲得衰敗的能力!

這已經出乎了他的意料!

但下一刻,他便發覺,自己的身體不對勁。

猛然間,失去了身體的所有控制權,他陷入了一片黑暗當中,唯有意識長存。

感覺非常熟悉,墨予也非常肯定。

自己暴斃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