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修點了點頭:“肯定會有人說的。”

顧念悚然,擡眸控訴:“你不安慰我,不讓我看,還嚇我?”

駱修笑了笑,擡手把縮在那兒就剩小小一團的顧念抱進懷裡,他親密貼着她額角,輕嘆:“就是因爲你這麼容易被嚇到,所以我纔不能讓你看。”

顧念抿了會兒嘴巴,心虛得小聲道:“我覺得我現在接受能力好多了。”

“高敏感是人格特性,和你大腦的生理結構有關的——不可能改變。”

顧念無法反駁。

駱修低了低眼,聲音溫柔得微啞:“所以我能做到的,就是儘可能保護你,不讓你去接觸那些對你有傷害的□□。”

“…唔。”

“而且你不要擔心,BH傳媒公關部會有專門的小組負責你的事情,他們的能力還是不錯的。這件事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平息。”

“……”

半晌沒等到女孩開口,駱修擡起頭:“怎麼不說話了?”

顧念沉默了會兒,靠到駱修肩上:“如果,我是說如果,網上有一些關於我過去的……不好的流言,那你不要相信,要問我,我會解釋給你聽的。”

駱修一怔。

他很輕易就猜到顧念說的是什麼。在猜到的那一秒裡,他心口不可抑制地泛起鈍痛。

駱修垂下眼睫,遮了他變得陰沉的眼神,聲音剋制地壓着:“別怕,不會再有任何事傷害到你了。”

顧念呆了下,擡頭看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駱修:“我聽說過。”

顧念有點躁動,“那件事不是真的,我——”

“我知道。”駱修抱住她,安撫地貼近,吻了吻她脣角,聲音低緩重複,“我知道。”

“……”

顧念眼角微微泛紅。

她僵了會兒,靠回駱修肩上,聲音輕顫:“那時候沒人相信我。”

“——”

駱修眼神一慟,他扶在她後背的手收緊,聲音沉啞:“那種事情再也不會發生了。”

顧念忍着淚點頭,“嗯。”

晚餐時,駱修的手機再次震動。

顧念注意到,和之前幾次BH負責人聯絡的狀況不同,駱修在看到那串沒什麼區別的數字後,眼神似乎就驀地冷了下去。

而且他沒有接起,直接掛斷了。

顧念猶豫了下,輕聲問:“是誰的電話?”

駱修剋制下情緒,溫和擡眼:“沒事。”

“…噢。”

其後的晚餐間,手機又震動了數回,而且頻率越來越高,到最後駱修乾脆調成靜音扣合了手機。

顧念忍不住提醒:“要不要拉黑名單?”

“不用,我和這個人有事要談。”

顧念怔了下:“那是不是有什麼急事,你怎麼不接呢?”

“他急,我不急。”

“嗯……”

看出顧念有所顧慮,駱修瞭然擡眼,笑意溫柔無害:“不要多想,對面是個非常垃圾的人,這點‘捉弄’比起他以前的作爲,只是小事。”

顧念鬆了口氣:“這樣。不過你和他打交道,會不會對你不好?”

“別擔心,我有分寸。”

顧念頓了下,點頭輕笑:“好。”

晚餐結束,駱修才終於拿起那個已經兩位數未接來電的手機。在他避去茶室時,對面的電話恰巧再次打了進來。

沒了顧念在場,駱修眼神裡的冰冷幽沉已經毫無遮掩。

他撥開通話。

對面聲音嘶啞:“駱總好大的架子啊?要我給你打一整晚的電話才肯接是嗎?”

駱修漠然垂眸,“我是給你足夠的思考時間。”

“你就不怕遲則生變?”

“遲則生變?”駱修冷冰冰地嗤出聲嘲諷的笑,“你以爲在怕踏進死路的人是我?”

“如果我真按魚死網破的那條路來——你就不擔心你要付出的代價?!”

“我怕不怕,不如你現在就選那條路試試。”

“——!”

電話對面,鬍子拉碴的鄭昊磊狠狠瞪着一宿沒睡熬了血絲的眼。他完全聽得出,駱修不復平素溫和的語氣裡已經透出一兩分陰狠。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讓這個男人突然就扒了溫柔紳士的假面,露出裡面的猙獰來。

鄭昊磊咬牙:“你想反悔了?你明明能全身而退、要受損失的只有我,你發什麼瘋這樣逼我!?”

駱修面無表情地低下眼。

死一樣的沉默後,他聲音輕啞,似溫柔地笑起來:“今天下午的一點小插曲而已,但讓我非常想不惜一切代價地……弄死你。”

“——!”

鄭昊磊這輩子還沒受過這樣的辱,牙都差點咬碎了。

駱修:“如果不是最後一點顧忌,這件事拖得越久,對她影響越大,那我大概會直接把你拉進黑名單——當協議作廢。”

鄭昊磊拳攥得咔咔響,半晌獰然開口:“你就不怕我報復顧念?”

駱修冷聲:“你不會。”

“駱總這麼信任我?”

“無論兩年前還是今天,你鄭昊磊絲毫沒變,就是一個利益爲先的小人罷了。”

“萬、一、呢?你想拿顧念的命和我賭?”

“不,我拿自己的,”駱修聲音像薄極的冰刃,在寒影裡藏起惡鬼,“你敢有一點異動,我會親手——”

“駱修?”

門外突然傳來的聲音讓茶室的通話驀地一寂。

幾秒後。

駱修回眸,聲音輕和溫柔:“我在茶室。”

“啊,”茶室門口探進顆腦袋,“你在打電話嗎?”

“嗯,要我做什麼嗎?”

“沒有沒有,想和你去樓上看電影。”

“稍等我兩分鐘,好嗎?”

“好!”

“……”

等女孩腳步聲消失在門外,駱修才徐緩擡回手機。

他聲音恢復漠然:“我還有事,鄭總考慮好了嗎?”

“你給我選擇的餘地了嗎?”

“不能魚死網破,真遺憾。”駱修笑未入眼,“那隻能請鄭總以後小心了。”

電話裡沉冷許久,鄭昊磊嘶聲笑起來。

“哈哈,他們還說我是個瘋子……跟你溫文爾雅的駱家大少爺比起來,我實在差得遠!”

“……”

駱修眼神漠然地掛了電話。

·

週五。

顧念和BH傳媒簽約的日子。

時間定的是下午2:00,駱修有事,上午就已經出門了,顧念午覺睡到一點多,爬起來洗漱後,她戴着口罩坐上駱修給她約好的車,趕去BH傳媒。

簽約安排在專門的會議室裡,經紀部的兩位主要負責人都到了,全程十分熱情,看起來恨不得把顧念當祖宗供起來似的。

合同清晰明瞭,電子版顧念已經找專業法務人員看過,沒費多少時間就完成了簽約。

結束後,顧念從會議室裡出來,那位姓盧的負責人第一時間追到門口:“顧小姐,您家住哪裡,我開車送您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

話沒說完,顧念的手機先響了起來。

她拿出手機,同時開口:“抱歉,我接個電話。”

“沒問題。”

電話接通。

對面一個熟悉的聲音:“顧念,別來無恙啊?”

啞然幾秒,顧念皺眉:“鄭昊磊?”

“是我。”

“你打電話給我做什麼?”

“半小時後,我就會發出一封官方道歉函,澄清當年對你的污衊和造謠事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