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於還想讓她話更多。

都是些囑咐的話,她的嗓音溫柔,像是春日的風拂過他的心口,她還是懂他懂得他口味,也懂得說些看似無關緊要但是溫柔的話讓他整個人放鬆下來。

如果能夠和平相處,誰又願意針鋒相對。

向來言語最能傷人心,尤其在內心充滿著怨恨與不滿的時候,再多的愛也填不滿那心中的痛的溝壑,只能用被刺傷流出的鮮血澆灌,才能讓那瘋狂蔓延出來怨毒的藤蔓稍微收斂一些,停止肆無忌憚的叫囂,安靜下來。

會議結束之後,江亦琛接到了京都來的電話,要他回去一趟。

向來他進京就是挨訓的。

這一次估計也不例外。

所以他才格外想念她的聲音。

甚至於他有種衝動,什麼都不管,就想去用擁抱她,她去哪裏,他就去哪裏,什麼責任,什麼約束都見鬼去吧!

二十二歲一無所有的男生可以衝動,那是最後青春的獻祭。

可是三十二歲站在頂端的男人卻只是亦步亦趨,走一步思考一步,容不得半點放縱。一步走錯了,遭殃的可不僅僅只是他自己。

最後他掛了電話對宴西說:「我明天飛京都,可能要些時日,具體也不清楚,沒準會被審訊。」他笑了:「公司的事情你處理好了,尤其是股東這邊,口風緊一點,等我回來。」

宴西點頭:「好!」

顧念掛了電話,心口有些悶悶的,她站起身來,打開窗透了透氣,外面氣壓很低,四月了,風還是暖的,她胸悶的原因自然是自己的計劃又被延遲了。

而被延遲的原因。

說不清甚至是不可說。

如果真是如她所想的那樣因為針對江亦琛所以針對她的頭上來了,那麼很有可能她這一輩子也走不了。 老子內心當時就無比搓火。

「大膽!爾等可知吾是何人?竟敢如此阻攔!」

「龍族商城有規定,寵物、坐騎不得入內!」

「吾可是鴻鈞聖尊坐下第一弟子——太清老子是也!

哼!爾等還不速速讓開!」

「龍族商城有規定,寵物、坐騎不得入內!」

兩位青龍看守,橫在老子面前的鋼叉,紋絲不動。

面無表情的重複著一句話。

老子眼珠子提溜一轉。

看面前這兩個榆木疙瘩,這麼不識趣,也不想再和其爭論。

況且,周圍人來人往絡繹不絕,不適宜在此鬧事。

老子悻悻從青牛上跳了下來。

將青牛收了回去,冷著臉朝商城裏面走去。

然而。

剛一踏入。

裏面的景象瞬間給老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首先這商城裏面的空間非常的大。

放眼望去,商城的兩側,整整齊齊的擺放着一件件金光璀璨的珠寶和仙物。

這些珠寶,全都在透明的遮罩下擺放着,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而這些還只是冰山一角。

目光順着這些珠寶,向最裏面望去,是延綿不絕的物品擺放台。

而且分類都很明確。

一側全都是武器。

另外一側則全都是裝備。

另一邊又全都是靈寶。

靈寶的種類,也都很齊全,分為上乘,中乘,下乘,每一個階乘又分為不同的品階。

「龍族哪來的這麼多好東西?!」

老子詫異道。

這才剛進入一個外圍的通道,就已經讓老子看的眼花繚亂。

「龍族最富有的東海,也早已被各族壓榨的所剩無幾,怎麼能出現這麼多的靈寶,甚至是武器和裝備。」

如果說以前的龍族這麼富有,老子沒有二話,但現在的龍族,早就被各族搜刮一空。

就算是如今周元將龍族振興起來,但也不可能恢復的這麼快。

還一下子整出這麼多靈寶。

就是去洪荒各族去搶,也得時間啊。

老子順着一個個展示台,向前走去,目光所及之處,全都讓老子有一種無法挪開眼球的感覺。

這些靈寶,隨便一件,都足以比擬自己在昆崙山分到的那些靈寶。

老子抖了抖自己沉甸甸的腰身,腰袋裏的寶物,嘩啦啦作響。

老子的心情,卻再也沒有從昆崙山分完靈寶出來的時候,心情愉快。

只是感覺,自己分到的都是一堆辣雞。

至少和龍族的展櫃里展示的這些靈寶比起來,黯然失色。

老子興奮的一路逛了過去。

忽然。

一顆碩大的夜明珠,透過透明的保護罩,閃爍著盈盈的綠色光圈。

老子眼珠子都瞪直了。

不敢置信的喃喃道:「這夜明珠,在當年龍鳳量劫后,龍族敗落以後,就被洪荒霸道者搶奪去,後來幾經轉手,就再也沒有夜明珠的下落,如今怎麼又回到龍族了?」

這不可能啊。

老子回憶起當年,他們三清三兄弟,但是修為什麼都很辣雞,也想加入這顆夜明珠的爭奪戰中。

只可惜,最後沒能打過對方,也因此錯失這件靈珠。

所以,老子對這顆夜明珠印象非常深刻。

在龍族,夜明珠不算是稀缺之物,但像這種有着直徑3米大的珠子,卻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要不然,當年怎麼會引氣洪荒眾生瘋狂的搶奪。

甚至連他們三清都為之眼紅不已呢。

老子手指忍不住輕輕向前伸去。

頓時。

虛空中,一面透明的信息顯示面板,赫然浮現。

上面非常詳細的介紹了這顆珠子的屬性,以及對應的價格。

當老子目光落在售價一欄上,心裏猛然大驚。

100萬洪荒幣!

足足100萬洪荒幣!

龍族怎麼不去搶呢,雖說這夜明珠是世間獨一無二,那也不至於賣出100萬的價格吧。

老子頓時心裏更懊惱了。

當初若是他們三清三兄弟,能搶到這珠子,如今豈不是穩賺100萬洪荒幣?!

然而。

就在老子,驚嘆夜明珠的售價的時候。

嘩!

下一瞬。

夜明珠,瞬間消失不見。

不止是夜明珠,連同周圍其他的靈寶,也都消失不見。

整條展示長廊,順監空空如也。

「好!本次商店產品,全部售罄!明日龍族總部,會儘快前來補貨,到時候歡迎大家前來光顧!」

長廊內迴響起龍族商店管理者的聲音。

聲音落下。

一陣失落無奈的聲音,瞬間爆發。

「哎呀,還是i晚了一步,又被搶空了!」

「好可惜啊,差一步就能搶到那把青龍月宴劍。」

「道友,當時還有一把青龍厲陽劍,為何不搶一番?」

「那青龍厲陽劍,本道倒是想搶,只可惜囊中羞澀,實在是買不起啊。」

「聽說了么,有幾個大族,直接派人來做專業的搶手,這裏面大部分的靈寶,都是被他們搶購了去的。

沒辦法,誰讓人家財大氣粗,比我們這些散仙有錢呢!」

「哎,回吧,明日再來!」

「回什麼回!勞資就在這裏候着,等明天商城一開門,勞資第一個衝進來!」

「兄弟,別做夢了,你看外面,現在排隊的就已經排到了後面的山腳處了。」

「……」

身旁的幾個修士聞言,趕忙往隊伍後面跑去排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