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吱……!」街道上,黑色瑪莎拉蒂總裁轎車,猛地一個急剎車,調轉車頭!

「嗡……!」瑪莎拉蒂轎車,急速朝着後方的街道……飛馳而去……!!

……

而,與此同時。

相距數十公裏外。

張山信息集團大廈。

頂樓。

張利被逼迫站在落地窗前的,渾身都在瑟瑟顫抖。

這一刻,這位堂堂的張家二公子,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崩潰等待。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

可,大哥的車子,還沒趕到。

「叮鈴鈴~!」就在此時,張利的手機鈴聲,突然又響了起來。

張利焦急的拿出手機一看,是大哥的來電。

他急忙接起電話。

「阿利,我這裏堵車,趕過來,還需要十分鐘。你不惜一切代價,拖住他。告訴對方,錢……我會第一時間給他,一定要拖住對方…!」電話那頭,大哥張鋒的聲音凝重道。

張利驚恐著點點頭。

他掛掉電話,目光望向一旁的秦蒼穹。

「秦兄弟……我大哥馬上到了……路上堵車!你稍等片刻……錢他正在籌備中……」

張利試圖拖延時間。

可,秦蒼穹卻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錶上的時間。

「張公子,半小時已經到了。」

「我的耐心有限。」

「走吧,黃泉路上,我送你一程。」

秦蒼穹身軀一步上前,直接右手一抬,狠狠掐住了張利的脖子。 回了相府,季考思慮起來,雖然通天教主已經沒問題了,但是封什麼人自己也沒什麼數,要他按照原本劇情去封神肯定不合適,而且這些人還活著,不是死了被迫封神。

截教弟子一部分分佈在三山五嶽,另一部分分佈在凡俗朝中,三山五嶽那批人習慣了自由自在,不是那麼容易說服投效天庭的。

而朝中的那批人,已經習慣了凡俗的規矩,再上天庭任職問題不是很大。

盤算了一番之後,季考去找了聞仲,對於朝中的能人異士,聞仲是了如指掌。

「哎呀,邑考啊,你說老夫是該叫你丞相呢還是帝君呢?」聞仲看著季考笑著說道。

「文王莫要取笑了,無論是朝中還是天庭,都需要文王相助啊。」季考謙虛的說道。

聞仲說道,「邑考此來所為何事啊?」

「文王啊,大王即將到加冠之年,你我也該還政了,凡間之事只要大王不出問題,當可太平無事,只是如今這天界可是山雨欲來,雖然我還不知道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不過還是要未雨綢繆早做準備。」季考說道。

聞仲的修為堪比大羅金仙,實力在玉虛宮十二金仙之上,窺探天機的能力也更強,自然也能感受到季考所說的擔憂。

「邑考,你就直說需要老夫做什麼吧。」有了通天教主的首肯,聞仲自然也是極力配合。

「如此我就多謝了,我此來有兩件事,其一是想請文王就任九天應元府雷聲普化天尊之職,其二是想請文王給我介紹些在朝的能人異士,以便充入天庭。」季考說道。

聞仲聞言,思忖的說道,「九天應元府可是天庭最大的一個機構,掌握著天庭大部分的職能,相當於凡間的丞相了,你放心給老夫?」

季考面色一凜道,「文王這是說的什麼話,我這次是受天帝之託,為天庭舉賢,我的紫薇府與九天應元府互不統屬,而且我大量使用截教弟子,正是為了讓天庭擺脫闡教的控制,這是未雨綢繆啊。」

聞仲聽季考這麼說,不禁一抱拳說道,「既然如此,老夫願意接受天庭官職,不僅是朝中能人異士,便是那三山五嶽的道友,老夫也會一一拜訪,讓他們出山相助的。」

通明殿中,玉皇大帝樂呵呵的跟李長庚說道,「想不到這伯邑考辦事能力果然強,竟然把聞仲也給請出來了,天庭由此二人協助,朕當可無憂了。」

李長庚卻一臉擔憂的說道,「陛下,這些人沒有經過封神榜,恐怕元始天尊那會有麻煩啊。」

「哼!」玉皇大帝聞言,臉不由的沉了下來,冷哼了一聲道,「怎麼,他自己徒弟不肯給,難道還不讓朕自己想辦法嗎?有通天教主在背後,他還能翻起什麼大浪來?」

「萬一那元始天尊興師問罪的話如何處置?」李長庚問道。

玉皇大帝轉了轉眼珠道,「我天庭的紫薇大帝難道是擺設嗎?」

李長庚聽了這話,突然恍然大悟,臉上露出了瞭然的神情。

季考此刻正躺在相府後院之中,妲己坐旁邊在給他喂著水果。

「帝君,你替天庭把人都填滿了,天帝就沒賞點啥給你?」妲己問道。

「賞啥?我都已經是紫薇大帝了,這官是沒的升了,再升就得叫玉皇大帝讓位了,那個位置我可不要。」季考搖著頭說道。

「咱不要官位可以要點別的啊,比如那蟠桃,臣妾可還沒吃過呢。」妲己發嗲的說道。

季考眼睛一亮,對啊,跟玉皇大帝要顆蟠桃樹回來自己種種。

想到這,季考突然感到心神一動,周邊的環境隨之發生了扭曲的變,片刻之後他發現自己已經處於紫薇府中。

一股強大的威壓傳來,季考心中一驚,這股威壓只在通天教主身上感受過,但這絕不可能是通天教主,難道是……

果然,一個白鬍子老頭出現在面前,季考身上的本源碑悄悄的開始運轉,無聲無息的在幫他抵抗著這股威壓。

「想不到小友真的成了中天北極紫薇大帝,可喜可賀啊。」老頭雙手背在身後,雙眼緊盯著季考道。

季考聽這語氣,不由一驚,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認識我?

突然季考靈光一閃,想起來了,是了,劇情中伯邑考是被元始天尊敕封為中天北極紫薇大帝的,而且現在真正的伯邑考已經因為自己的穿越死了。

「小神多謝天尊敕封,一直沒有機會當面相謝,不想天尊竟屈尊駕臨,真是令小神愧不敢當。」季考慌忙向元始天尊行禮道。

「哦?」元始天尊驚奇道,「你竟然知道本座是誰?」

季考聞言,心道完了,伯邑考根本不認識元始天尊啊。

嚇的季考真相抽自己兩巴掌。

「天尊封神乃是絕密,能知道內容的除了天尊就是住持封神的姜子牙,而擁有這種氣度和威嚴的就只有天尊您了,所以小神妄自揣測了您的身份。」季考給了一個看似合理的答案。

元始天尊似乎對季考的回答頗為滿意,收回了那股恐怖的威壓。

季考一下子跪倒在地,「天尊氣勢無與倫比,小神法力低微無法相比,天尊但有吩咐,小神無不盡心。」季考將自己的修為壓到了金仙級別。

元始天尊點點頭道,「本座的確是有事情需要你去做,只是你這修為實在太低了。」

「天尊明鑒,小神生前不過一介凡人,靠獲得神位而有了目前修為,卻也無法寸進,讓天尊失望了。」季考開始忽悠起來。

「唔。」元始天尊想了想道,「你說的倒也是實話,本座就送你一場造化,可助你突破到大羅金仙中階,到時本座需要你向北海妖族發動進攻,你可願意?」

季考不動聲色道,「天尊吩咐小神無有不尊,只是小神手下大多法力低微,恐怕不是北海那些大妖的對手。」

「無妨,你們只要與北海妖族對峙即可。」元始天尊說罷,給了季考一顆果實,「此物可以助你修至大羅金仙中階。」

然後元始天尊又取出一面小旗交給季考,「這是中央戊己杏黃旗,將它祭起可以抵擋聖人以下一切攻擊。」

季考雙手顫抖,小心翼翼的接過兩件東西,再次向元始天尊拜道,「謝天尊賜下神物,小神謹遵天尊吩咐。」

元始天尊對季考的態度很是滿意,微微笑了一下,消失了。

季考看著元始天尊消失的地方,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幸虧老子馬屁拍的好,要不然就苟不下去了。

「叮咚,意外獲得元始天尊信任,獎勵符文兩千枚到賬。」

我去,意外?季考聽著系統的聲音,感覺有點凌亂了。 「無論怎麼說,還是要謝謝你。」宋錦葉附在蘇今白耳邊悄聲道:「那隻手錶,就是蘇雪柔的吧。」

這個千金大小姐,倒是比想象中聰明啊。

當時在洗手間,由於時間緊迫,蘇今白對手錶就只能進行簡單的修改,但是糊弄一批不怎麼懂的外行,倒也是綽綽有餘。

「沒錯。」蘇今白點點頭:「你打算怎麼處理。」

她本以為,宋錦葉會霸氣地說扔掉或者怎樣,沒想到後者賊兮兮地說了一句:「那當然是賣掉啦,我最近的銀行卡的確被我媽咪凍結了誒,正巧弄筆零花錢花花呀!」

蘇今白:「……也有道理。」

「聽婉婉姨說,你叫白白啊,」宋錦葉咧嘴笑了一下:「白白,下次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喲~」

「好啊,那就去『神膳』吧。」蘇今白隨口答道。

「神膳!」宋錦葉瞪大眼睛:「白白,你可真會挑啊!平時我自己都捨不得去的!」

「那就這麼說好嘍。」蘇今白也笑了一下,倒是多了幾分真誠的意味。

畢竟也是要坑人家小姑娘不少錢啊!

「神膳」是月城最頂級的餐廳,出入其的人物無一不是權勢滔天,餐廳裡面的每一道菜,用到的食材都是頂級的珍貴,一般人可都吃不起。

而「神膳」的鎮店之寶,就是那道至今無人點過的「黑羽殤」。

雖然名字有些非主流,但據說它的主要食材,就是現在市場上千金難求一隻的黑天鵝,價格高達兩千萬,所以大家雖然都有些躍躍欲試,但至今無人肯做第一位點餐的客人。

開玩笑,那萬一不好吃,那不就就成了全城的笑柄嗎?

「那好吧,」宋錦葉咬咬牙,答應了下來:「但是說好了啊,不能點那道鎮店之寶!」

「一定一定。」蘇今白乖乖點點頭。

「黑羽殤」選用的黑天鵝一定要血統高貴,體態優美,羽毛光澤流暢,而一般的黑天鵝,都沒有資格成為桌上菜。

上一世,蘇今白並沒有在月城找到符合這一標準的黑天鵝;而現在,也就司家人工湖裡的這隻還湊合。

不過,這畢竟是江阿姨的喜愛之物,蘇今白也不能強搶別人心頭好嘛!

正當幾人在此閑聊之際,外面的廣場上卻突然騷亂起來。

「怎麼回事?」宋錦葉踮起腳尖,卻什麼也看不到。

「都還讓不讓人消停。」江婉的神色徹底冷了下來。

這個生日過的可真是糟心。

「老婆別生氣,沒人敢在我司家撒野。」司正耀終於收起弔兒郎當的模樣,司家家主的威嚴終於顯露出來:「走,我們出去。」

「嗯。」

「白白,我們也出去吧。」宋錦葉說道。

「好。」解決了蘇雪柔的事情,蘇今白閑著也是閑著,便跟著宋錦葉隨著人流一起走。

而遠處的司夜玄,則是不緊不慢地抿了口紅酒,靜靜站在原地,目光鎖定在蘇今白身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