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直接收進背包里如何,這個更大膽的想法突然冒出來。

如果讓觀眾們知道,恐怕會認為秦昊已經瘋了,那麼大一棵樹,雖然眾所周知玩家的背包是次元空間。

不管是裝什麼東西都沒問題,可這樹….有點誇張了。

再一次來到蒼天巨樹邊上,這次秦昊並沒有急着吸收能量,而是張開雙臂擁抱在樹榦上,而後雙腿發力。

「啊!」

秦昊使出了全身力氣,可蒼天巨樹渾然不動。

這時。

不朽之王看見這一幕整個人都被驚呆了,噗呲一笑嘲諷道:「哈哈哈哈,毛頭小子終究是矛頭小子,竟然想撼動神樹,我看你是吸收到腦子壞掉了!」

連一個傻不愣登的BOSS都被逗笑了,那就更別提直播間的觀眾們。

「完蛋…剛剛是哪個龜孫說的搬樹來着,把大神都給忽悠了。」

「大神他不會是….」

「我懂了,不朽之主該不會是吸收了這玩意才變成BOSS的吧,那麼說來吸收這玩意會把腦子給弄傻,難怪不知道守株待兔。」

。 聶瑜夏遊逛在大街上,望着一間隔着一間禁閉大門的店鋪,尋找一間能吃早餐的店鋪。

只有機器店鋪不關門開着,裏面都是些乾糧食品。早餐沒有熱呼呼食物,是對休閑的不尊重。

吐槽道:「一清早沒人多少人開鋪,好折磨啊!這個世界沒人習慣開早餐店嗎?沒有生活樂趣了。」

其實能來學校的人,大多數都是高貴的人。身邊有着人服侍,早餐一般由傭人準備。

更何況,他們作為接班人培養,身上資源累計屬於富有。每天一瓶精良食物,確保身體得到更好強化。

精良食物營養和身體進化等,都是由特殊職業:藥液師,安排進行配置。

藥液師在科技和進化時代,屬於珍惜人員。大多數人,都在幻想想成為最強,沒多少人考慮其他職業。

加上藥液師和一些特殊職業一樣門卡很高,沒有相對應長久累計和職業適合,只能長久徘徊在入門和熟練級別。

而真正需要早餐維持營養,是貧窮星球學生,因為他們沒有資源支撐。要麼靠自己,要麼挨着。

這些學生面對現實,多數選擇其他行業。畢竟學校里可以挑選其他科學習,戰鬥學科就由不甘平凡人參與。

聶瑜夏只是片面了解世界情況,真實的現實差距沒有了解。身上的資源都是嫣曦提供(完全屬於富婆包養),短時間在學校範圍差距很難形成凹凸現象。

身後還有一個神秘人尾隨,對此有所感覺(本能),沒有打擾他生活,放任對方行動不在意。

尋找一段時間很失望,只有少數店鋪開門,剩下的也匆匆來人開鋪。失望同時也看到希望,有一間自主服務店鋪。

自主服務店鋪是機器加ai管理,可以提供臨時需要服務。比如機器短路需要維修、自己烹飪、靈感規劃圖等……

聶瑜夏大步走進自主服務店鋪,裏面劃分只有五個小房間,路過其中三間有人使用。

進入第四間,房間只有二十平方空房,分上下兩層。

ai說話道「歡迎來到,自主服務。如有需要,請交付金額。如是誤入,請在五分鐘內自行離開,否則後果自負。」

聶瑜夏不想廢話,跟ai說話還不如靠自己,道「妮鈴,數據連接。」

房間ai聲音下一秒換成妮鈴聲音道「數據連接完畢,有什麼需要幫嗎?」

「佈置廚房,我需要烹飪食物。」聶瑜夏需要大展身手一干,露一手自己多年烹飪技術,煮麵

妮鈴很有靈性詢問「妮鈴,智能存在疑惑,為什麼你不跟問創造者獲得食物,智能推薦也有幾個方案。」

聶瑜夏為了掩飾不懂,假裝道「食物要親手烹飪才是最美味,這是對美食追求最高境界。

是了,順便跟我講解一下,智能推薦的方案。」

妮鈴調動房間廚房設施,講解道「最好方案,只要你跟跟創造這說,食物、物質等都會給你準備好。

最簡單的方案,網絡上購買,利用傳送裝置送過來。網上購買的東西,只要不超越科技理解範圍,都能直接送過來。

次一點的方案,聘請人服侍……」

[犯病了,辛辛苦苦出來尋找食物,結果就是一個網絡就能送到面前,真的是躺着舒服就行了。]

聶瑜夏非常後悔沒有了解情況,導致浪費很多時間尋找食物。看一下房間廚房設施,手不經意點開屏幕。

彈出大量美食信息,有着醒目信息標記,需要擁有空間裝置的才能送到。

忍着痛苦關掉美食信息,拿着鍋盛水燒想到沒有面和食材,做不了早餐。

抱着希望詢問「妮鈴,裏面有沒有食材準備,沒有材料做不了。」

「沒有!」

「為什麼會沒有,應該會有準備才行,不然被人緊急需要食物怎麼辦。」

「根據信息分析,自主服務是考慮到一般人都能準備食物。而卻烹飪的食物的屬於低級,不需要準備太多。」

「烹飪美食是人夢寐以求的存在,怎麼可能屬於低級,是不是數據出錯了。」

「數據分析沒有出錯,是證據大量數據收集獲得。」

聶瑜夏得出結論,自己烹飪完敗,只能選擇面對現實道「幫我接通一下嫣曦,我有事找她。」

「鏈接完畢」

嫣曦映像出現疑惑道「有事找我嗎?」

聶瑜夏隱晦說出需要說的話「憑你聰明才智,應該知道的。」

嫣曦更加疑惑,不明白道「你在說什麼,我一句話都聽不懂。」

聶瑜夏放下尷尬,沒必要因為情緒導致拖延道「想嘗試一下你手藝,來一份早餐。」

嫣曦笑的很開心,很難得他開心主動需要找她道「早知道你會這樣說了,一切都為你準備齊全了,現在就給你送過來。」

[不都是在你操控當中嗎……]聶瑜夏想是這樣想,但嫣曦要怎麼過來,輪到他疑惑道「你怎麼過來……哇!」

還沒有說完疑惑的話,房間被金色光芒鋪滿,不同於太陽強烈,那是屬於一種柔和光芒。

光芒中有着他弟子氣息,腦子又開始暈眩。好在之前經歷一次,這次能撐住不暈倒。

光芒出現十秒,快速收攏,形成嫣曦帶着一桌食物出現。這完全超脫科技範圍,半腳踏入修鍊體系,聶瑜夏對於修鍊體系非常敏感,道「看不來,不單單是吃一頓早餐了。」

嫣曦拿着有剛才光芒形的扇子,遮掩臉部露出雙眼道「當然!你心裏有着很多疑惑,不願意跟我說,還不如借這次機會聊聊。」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愧是你。」聶瑜夏沒有顧慮直接開吃評價「手藝人間巔峰,吃一口如入仙境。」

腦袋眩暈得到緩解,一桌食物都是靈食,屬於精神補充。

「首先,我是掌握有你徒弟信息,手上著把扇子也是他們送來祝賀你回來的禮物之一。」

「不告訴我的原因是,因為我的精神太弱了嗎?」

「這是其中之一,那時候的你處於迷茫階段,完全沒有了解外面情況。一旦你失去控制,在這個世界沒人是你對手。」

「我原來這麼強的嘛,太好了,那幫逆徒過得還好吧!」

「他們各自居住一個地方,互不干涉。」

「哦!到時候一個個探訪。能不能透露一下,他們所在位置。」

「不行,他們所在位置成為禁區,要是你過去了會引發轟動,所以你靠線索尋找。」

「切,小氣。我精神力補充,現在才準備,也太晚了吧!」

「有的吃就不要廢話,小心吃撐你。」

這一聊就得幾個小時,以及更多相關情況,忘記還有回校報道約定。同學在訓練場中筋疲力盡,抱怨新同學沒有來。

。 「武魂真身!」泰坦大喝一聲。

一隻巨大的猩猩浮現出來,壓迫感十足,弗蘭德與趙無極冷汗直流,很清楚的感覺到泰坦那武魂真身的強大!

「那老傢伙,竟然連武魂真身都釋放出來了,真不要臉!」

趙無極鄙夷不屑的道。

弗蘭德搖搖頭,道:「這事咱們不用管,反正炑林那小傢伙是不可能會有事的。」

趙無極想起昨天晚上的時候,狠狠打了個冷顫,訕訕的笑着,「說的也是,哈哈。」

「老頭,你好不要臉啊。魂斗羅打我這個剛步入魂王門檻的人都要使用武魂真身。」

炑林冷笑的嘲諷道。

「哼!成王敗寇,不需要講究過程!」泰坦哼道,「小子,怕了吧?現在就讓你看看,武魂真身的強大之處!」

「第八魂技,泰坦爆裂掌!」

泰坦一個巴掌拍向炑林,而炑林則是從容的淡笑着,不做絲毫防禦。

就在泰坦的手掌將要落到炑林胸膛之時,兩道光芒陡然浮現,護住了炑林。

「膽敢傷害少主,你力之一族是想被滅族嗎?」

「我的學生,可不是一個魂斗羅可以欺負的!」

兩道聲音也隨後響起。

水心柔出現在炑林身後,在炑林身前有個藍色的魂力護罩。而炑林前方几米處的綠光,是獨孤博的,獨孤博為炑林擋下了這一擊。

隨意擊退了泰坦后,獨孤博立馬對着炑林單膝下跪,道:「屬下來遲了,還望少主責罰!」

炑林淡然的搖搖頭,扶起獨孤博,道:「老頭這麼多禮幹嘛?見外了。」

「小子,你也真是的,怎麼會惹到力之一族呢?若不是殿下得到消息命我前來,恐怕少主你就受苦了啊。」獨孤博皺眉道。

「臭小子,你也真是的,發生這麼大的事也不讓你老師派人送個消息給我。」水心柔關切地佯怒道。

「哎呀老師,這不是不想讓你們擔心嘛,再說了,我也無懼魂斗羅啊。」炑林淡笑道。

「毒斗羅……水院長……你們這是要保下炑林嗎?還有你毒斗羅,我敬你是封號斗羅,沒想到你竟然會屈身於人?」泰坦看到出現的人道。

獨孤博直指泰坦,怒道:「分明是你兒子和孫子不中用,倚老賣老還開啟了武魂真身,老傢伙,你臉呢?」

「哼,若是你家孫女受到了欺負,我就不信你還能這麼淡定!」泰坦反駁道。

「呵呵,你說得對,可是我也還不至於要開啟武魂真身!就你兒子和孫子而言,他們好像並沒有殘廢吧?再說了,若不是我家少主手下留情,你早就為他們收屍了!」獨孤博絲毫不給泰坦面子。

就在這時,炑林感應到一股極為隱晦的殺氣,用餘光看向一處制高點,嘴角輕微掠起。

炑林傳音給獨孤博道:「老頭,帶上泰坦,我們去森林裏!」

雖然獨孤博很是疑惑,但是也沒有質疑。瞬間爆發出封號斗羅的力量,一把抓住泰坦向森林裏飛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