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對了,他們家最聰明的人只有夏恆了,現在怎麼辦?「薄仕奇問。

「我想一想。」林昊楓目光深沉。

既然夏恆參與進來,左右夏幽詩的想法,計劃必須更加周密,一擊即中。

三人討論完畢,走出書房,薄仕奇伸個懶腰:「出去喝一杯?」

「不去了,尤葉在家。」林昊楓往樓上卧室走去。

「露娜在等我電話。」白斯明也直接回卧室。

薄仕奇等他倆各奔東西才反應過來,一跺腳:「像誰沒有女朋友似的!」

趙澤初今晚在陳醫生那裡加班,他只得回房間守活寡了。

還沒走到卧室,林昊楓就聽到裡面傳出銀鈴般的笑聲,是可愛的小貝兒的聲音。

貝兒這幾天很憂鬱,很久沒有笑得這麼歡暢了。

「媽媽,你認識鄭爺爺吧?對對對,就是那個高高的胖胖的說話很大聲的鄭爺爺,他可好玩了,以後我們請他去家裡做客好不好?

媽媽,尤葉姐姐肚子里的小寶寶不乖,總踢她媽媽的肚子,我已經給她講了好多道理了,她也不聽。

媽媽,貝兒好想你,你什麼時候回來?貝兒想回家了……」

說著說著,貝兒的聲音弱了下去,努力咧嘴巴想笑,眼圈卻紅了,緊緊盯著屏幕里董雅晴的臉。

尤葉默不作聲的陪在旁邊,給這母女倆以足夠的時間說話,董雅晴始終淡定溫柔,安撫貝兒,眼神之中卻是藏不住的炙熱母愛。

不知是不是屏幕色調的關係,尤葉總覺得董雅晴的臉色過於蒼白了,人也比在白城的時候瘦了些。

「貝兒,媽媽也非常非常想念媽媽的小貝兒,你再等媽媽些日子,我一定去白城接你,好不好?」董雅晴想抬手摸摸女兒的小臉兒,手伸到一半,才想起這是在視頻。

「等些日子是多少天?」貝兒舉著兩隻胖胖的小手,準備開始數數。

「哦……等到天氣暖和些,可以穿裙子的時候,好不好?」董雅晴的眼中閃過複雜不舍的目光。

「那不是要很久!」貝兒失望地放下手臂,眼看著就要哭了。

一瞬間,董雅晴的眼睛亮晶晶的,再也裝不下去。

尤葉將貝兒摟過來抱在懷裡:「誰說要很久,貝兒你記不記得,院子里的小樹都有新芽了,還有姐姐喜歡的那些花,是不是也都打花骨朵兒了?等小樹葉和小花長出來,就可以穿裙子了。」

「那是多久?幾天?」貝兒執著具體的數字。

尤葉一下子為了難,話一旦出口就不能收回了,她要是隨口編一個,貝兒將來更傷心。

「兩周,十五天,到時候如果媽媽不能回來,我帶你去英國看媽媽。」一直在旁邊靜靜聽著的林昊楓走過來。

「十五天……」貝兒用自己的小胖手開始數,數到十又回數一遍,發現十五天不是很長。

「真的嗎!」她衝到屏幕前問董雅晴。

「真的。」董雅晴知道是林昊楓和尤葉替她解了圍,悄悄遞來感激的目光。

貝兒終於快樂起來,視頻收線后,玩了一會兒,就回房間乖乖睡著了。

尤葉卻心神不寧,她總覺得董雅晴有事,身體似乎也不太好。

「仕奇查過了,雅晴姨媽正在辦理離婚,但是遇到了麻煩。」林昊楓挨著尤葉坐下。

「真的要離婚?遇到麻煩?英國王室不是欺負人吧!」尤葉霍地一下子站了起來。

林昊楓皺眉,懷了孕女俠的風采也是不變。

「你不要激動,不是你想得那樣,王子那邊,不想離婚。」他扶著尤葉坐下。

。 蕭玉嬋看著她。

明明她跟她其實沒什麼主僕情份,原身和她之間的深厚感情,她也感受不到。

可此刻,看著面前的小姑娘一邊哭一邊笑,她還是湧上一股不知名的心酸。

小姑娘是真心實意地跟著蕭玉嬋的。

這麼艱苦,還是不離不棄。

要是心性不堅定,怕早就棄暗投明,去了側妃那裡了吧?

蕭玉嬋擱下茶杯,抬手拍了拍如意的頭頂。

「你放心,我不是說過了嗎?以後,我帶你飛,再沒有人能欺壓到我們頭上,也再沒有人,敢苛待你我,以後的日子當然會越來越好,吃的用的也會越來越好。」

「嗯!」如意對現在的蕭玉嬋很有信心。

蕭玉嬋笑了笑,「吃吧。」

如意坐在那裡吃,眉開眼笑,再也不哭了。

蕭玉嬋重新端起茶盞,抬起頭,看著外面越來越黑的天,心想,上天把她送到這裡,或許就是來拯救這個小姑娘的。

這年頭,真心不易。

她不該辜負,也不能辜負。

……

等如意吃飽,蕭玉嬋讓她喊人過來收拾。

當然不會再讓如意做這些粗活。

自從她今天斷了杜娘子的一根手指頭之後,她要什麼有什麼,也沒人敢再怠慢她,伺候的那叫個周到妥帖。

所以說,人不狠,站不穩。

……

蕭玉嬋進了寢室,原本寢室很悶熱,如今放了冰,倒是舒服了很多。

蕭玉嬋走到書桌前,鋪開紙筆,給白義錦寫信。

原本這個小院是沒這些騷人墨客們用的東西的,也是後來讓杜娘子差人送的,都是上好的宣紙,上好的筆墨。

如意在旁邊伺候,享受著屋內舒適的涼意,看著王妃提筆寫字的樣子,竟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如意心說,王妃如果能一直這樣就好了。

蕭玉嬋給白義錦寫信,字體飛揚,行雲如水。

「北路回來,多謝白兄照顧,如今義妹已安然回到府中,一切都好,望白兄不要記掛,跟白兄說的那幾件事,義妹也會籌備,等籌備好,義妹再給白兄去信,屆時白兄再抽空來一趟皇城,義妹定設好酒好菜款待白兄,與白兄一醉方休。」

她寫完信,將信交給如意。

這年代,城與城之間,國與國之間相互送信的都是跑馬兵,跑馬兵就相當於現代的郵差,騎馬送信就是他們的工作,只是根據路程遠近,收取費用不同而已。

蕭玉嬋身上原本沒錢,但因為遇到了白義錦,又跟他談了樁買賣,故而,身上多了一筆錢。

有了錢,干起事來就方便多了。

蕭玉嬋說,「找跑馬兵,把信送給白義錦。」

如意哦一聲,接了信就出去了。

……

小安拽著周太醫,一路出了小院,一邊掏空心思解釋他家爺被扇那件事,一路往端王府門外走。

小安是一刻也不願意再呆在端王府了,更加不想再去面對端王妃。

出了府門,周太醫才後知後覺。

拉住小安,「我們這就走了嗎?」

他還沒看診呢!

小安說,「你還想留下來?」

他是一刻也不想留的!

周太醫一臉惆悵,「我也不想留下來,可侯爺不是發話了嗎?我如果不給端王妃看診,侯爺那邊如何交差?侯爺發起火來,我可受不住。」

小安一想到自己爺發火的樣子,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可扭頭看著端王府的大門,想著再回去,面對端王妃……

還是算了吧。

小安腳底抹油,「周太醫,你進去給端王妃看診吧,我就不去了,你也瞧見了,端王妃很不待見我,我在的話,可能對你瞧病也不利,這樣好了,我回去向侯爺復命,打頭陣說說這邊的情況,你如果沒能把事情辦成,侯爺聽了我的話后,也會理解你,到時候,也就不會怪你了。」

周太醫心說,搞的我有多得端王妃待見似的。

周太醫哼一聲,「你小子就是奸滑,知道端王妃不好對付了,就留給我一個人,行吧行吧,你先去向侯爺說這邊的情況,我再進去一趟,雖然我知道,去了也白去,這個端王妃就跟我想像的不一樣,你說外界怎麼就會傳她是個好欺負的呢!」

周太醫碎碎念地又進了端王府大門。

小安立刻跑回鎮南侯府。

……

容衡在對著鏡子看自己的臉。

……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比賽,今天為您帶來的是歐聯杯決賽,對戰雙方分別是曼聯和阿賈克斯。」劉家園開場解說道。

「值得一說的是,效力於曼聯的陶佳,是既魯雲龍之後,有一名晉級到歐聯杯決賽的華夏球員。」徐洋接著解說道。

「不知道陶佳可不可以和魯雲龍一樣,最終獲得歐聯杯的冠軍。」

「介紹一下雙方的首發陣容,首先是阿賈克斯方面,官方給出了4-3-3陣型:

門將:24奧納納;

後衛:4里德瓦爾德,5桑切斯,36德里赫特,3費爾特曼;

中場:10克拉森,20斯科恩,22齊耶赫;

前鋒:11尤尼斯,25多爾貝爾,9特勞雷。」

「然後是曼聯方面,官方給出了4-3-3陣型:

門將:20羅梅羅;

後衛:36達米安,17布林德,12斯莫林,25瓦倫西亞;

中場:21埃雷拉,13陶佳,6博格巴;

前鋒:22姆希塔良,19拉什福德,8馬塔。」

蔡健看了看雙方的陣容,雖然曼聯名氣更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