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老弟,兄弟我是跟着你走定了。」袁青朝着蘇超抱拳笑道。

蘇超點了點頭,說道:「好,那咱們就一起干,只要咱們成功了,咱們兩個就可以再北鎮撫司自成一個勢力了,到時誰還敢小瞧咱們?」

蘇超大有一種勝券在握的架勢,表現得也是信心十足。

「蘇老弟說的是,只要咱們成功了,誰還敢小瞧咱們?」袁青符合著笑道。

跟着蘇超便站起身來,朝着袁青抱拳說道:「袁兄,明日我便發動了,你且看着吧,小弟這就先回去了,還有一些事情要做。

這就跟打仗一樣,準備得越是充分,這勝算越大,你說是不是?」

「哈哈哈,那是當然。」袁青笑道:「咱們這還真的就是一場戰爭,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蘇超笑道:「袁兄你這話說得就不對了,應該他死我活。」

袁青愣了一下,隨即想明白了,哈哈笑道:「沒錯沒錯,是他死我活,這話的確應該這麼說。」

蘇超點了點頭,朝着袁青一抱拳,轉身朝外面走去。

袁青也忙跟上去,把蘇超送到官廨外面,又跟蘇超相互鼓勵了一下,又看着道蘇超的背影消失在門外,這才轉身回去。

袁青回到自己屋裏坐下,倒了一杯茶,一邊喝着一邊想道:「蘇超啊蘇超,你可千萬要成功啊,我老袁能不能翻身就看你的了。

奶奶的,老子等了四五個月了,終於等到一個願意強出頭的了,你可千萬別不行啊。」

再說蘇超回去了自己的官廨之後,便跟杜阮打了一聲招呼,便先離開了北鎮撫司。

他還要回去先通知一下呂還,讓他明天一早就到北鎮撫司來找自己。呂還可是蘇超計劃里的第一槍,他要用呂還先把杜阮給換下去,奶奶的,身邊的人一定要是自己人才行。

。 第四十章金剛芭比葫蘆娃!

拜完碼頭,喊完大哥。

遲遲沒有出現的大牛終於從簡陋的醫美手術室里走了出來。

不走出來還好,一走出來可就要了命了!

剎那間,一股寒意逼人的殺氣瞬間瀰漫開!

整艘旗艦船的溫度,瞬間下降到了冰點。

陳勝:「???」

吳廣:「???」

李斯:「???」

小盆友,你是否有很多問號?

咳咳!

來不及解釋了!

「啊!」

「啊!」

「啊!」

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一陣……

不對!

是好幾陣凄厲的驚覺慘叫驟然驚起!

緊接著,便是肉體從天而降,跌落在甲板上的砰砰聲。

高級技師吳廣表示自己是無辜的。

鞋拔子臉陳勝表示自己是冤枉的。

泊車小弟李斯表示自己只是一個打醬油的。

但這些……

在大牛的眼裡,通通都是會對蘇風造成威脅的人物。

儘管戰鬥力不強,但是作為整個大秦世界最強的仿生機器人,大牛是絕對不允許任何人靠近蘇風一步的。

除非……

那個人的名字叫做深田詠美。

「少爺,趙高的醫美改造手術已經完成!」

明明剛才錘爆了三個蘇風新收下的小弟,明明就是一個非常不安分的超級暴力份子,卻偏偏能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沉默地站在蘇風的身邊。

蘇風也有些為難了。

微微張著嘴,愣愣地看了一眼大牛,又懷著慘不忍睹的心情瞟了瞟剛剛收服的三個大秦反骨仔。

呃……

還是別看了吧,反骨仔的下場相信大家都是清楚的。

容易晚上睡不著覺做噩夢。

「大牛……」

「就兩個小時不見你的功夫,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了啊!」

「他們都是我新收的小弟。」

「你沒必要吧。」

蘇風聳了聳肩,露出了幾分無奈。

面對自家少爺的腹議,大牛還是那個大牛。

「少爺。」

「您有所不知……」

「根據程序的設定而言,誰弄髒了你的AirJordan3,誰就要死。」

「就算是莆田貨也不行!」

蘇風:「……」

下意識地低下頭,看了看自己腳上的莆田鞋,蘇風的臉色有些複雜。

duang!

daung!

daung!

正當某位莆田少年低頭默哀不語的時候,一陣突如其來的震顫瞬間侵襲而來!

吃水幾萬公斤的旗艦船在這一刻也開始隨之搖晃起來。

彷彿是什麼驚天之物慾要出世般。

原本平靜的海面開始無情地捲起浪花。

不!

絕不是那種可以被樓船輕易征服的浪花,而是隨時都有可能捲起整艘樓船的巨浪。

滔天巨浪!

絕不僅僅是如此而已,甲板上裝死沉睡的那幫死狗們這下子再也頂不住了。

沒錯,那幫死狗們說的就是大秦的兵士。

就像是被漁網又或是海水衝上岸的魚蝦,他們開始瘋狂地跳竄起來!

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沒辦法,再不跑,真的會出人命的!

一點也不開玩笑。

就連剛剛被大牛一錘三,差那麼一丟丟就被錘成稀泥的反骨仔三人組,在這個時候,也用盡了最後吃奶的力氣,趕緊往船板的兩側爬。

讓開中間的一條道,給那位……

狠人。

哦,對了。

出手狠不狠不清楚,但是從這樣的衣著打扮來看,確實狠得一批!

所有人都嚇怕了。

但蘇風和大牛可不是吃素的。

因為……

眼前這位向自己越走越近的傢伙,本來就是自己的傑作啊!

怔怔地望著改造后的深田詠高,蘇風不禁瞪大了雙眼,露出幾分不可置信。

沉默許久。

啪!啪!啪!

似乎是根本不相信自己眼前所見,少年狠狠地甩了自己幾個巴掌,又猛地吞了幾口口水。

「把寫真海報還給我!」

蘇風伸出手,一把扯過了借給大牛做醫美的那張海報。

「喂。」

「能不能麻煩先讓他穿件像樣的衣服啊?」

「三點式?好傢夥!」

「大牛啊,作為一個莫得感情的仿生機器人,你是怎麼想的呢?」

「人整成這副模樣也就算了,就不能好好讓趙高這貨穿得體面一點再出來嗎?」

「就非得把我的眼睛辣瞎了?」

蘇風十分不爽快地抱怨道。

這麼強烈的怨念自然如排山倒海一般迅速聚集到了大牛的情緒收集裝置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