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冰兒問道。

「是啊,就這!」

馬紅俊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果真是個木頭,怪不得我這麼漂亮的小姐姐找你玩耍,你能做出拿石頭砸我的舉動。」

馬紅俊訕笑著聳了聳肩,不知道如何接話,他感覺還是不接的好。

「不過我還真要感謝你當時拿五彩石砸我,否則我真不知道這些年該怎麼過,也不會去找你了。」

「我們到這邊坐著聊,我手臂有些酸了!」

水冰兒對馬紅俊翻了個白眼,也不覺得失望,畢竟能做出馬紅俊那般舉動,就能知道他是個木頭人。

不知不覺,他們竟然相擁著站了一個多小時了,水冰兒說著鬆開攬住馬紅俊腰的手,將他拉到亭子中的石凳坐下,一揮手,精緻可口的糕點和水果,擺滿了兩人眼前的石桌。

石桌石凳都是用一種精美的紅色石頭雕成,這一坐下,馬紅俊就發現了奇異之處,這石凳竟在散發著微微的溫熱感,坐上去一點也不覺得冰涼。

馬紅俊內心雖然覺得驚訝,但臉上卻不動聲色,穩如老狗。

不能在剛交的小女朋友面前顯露土包子的一面,必須得穩住。

「冰兒,你說再見就告訴我五彩石對你為什麼那麼重要,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想到剛剛兩人身上的五色霞光,倒也提醒了馬紅俊,問出了他這兩年來,心中的疑惑和不解。

水冰兒突然變的沉默,看著馬紅俊柔情的目光,嘆了口氣,打算還是將實情告訴馬紅俊。

「其實我生下來就患有絕症,醫師和治療系魂師都說,我如果無法成為魂師,將會活不過十八歲。」

「什麼?」

「能不能讓我看看怎麼回事,我也懂些醫術!」

馬紅俊神色大驚,他怎麼不知道水冰兒還患有絕症?

「。。。」

「能不能先聽我說完?」

水冰兒皺了皺眉,但她能感覺到馬紅俊剛剛對她的關心。

「好吧,你先說,待會一定給我看看!」

馬紅俊在水冰兒目光注視下敗下陣來。

也不知道他這個樣子,以後會不會成為氣管炎。

水冰兒沉吟了一下繼續說道。

「在我三歲病發的時候,母親搭上她的生命,破碎魂環融於武魂,為我求來一線生機,之後母親就病逝了,她死後,父親一直在想辦法破解母親臨終的乩語,希望能找到救治我的辦法。」

這次馬紅俊學乖了,先是舉起右手,這才說道。

「冰兒,打斷一下!」

「能說一下你母親武魂是什麼嘛?還有她給你們留下了什麼樣的乩語?」

水冰兒看到馬紅俊識趣的樣子,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說道。

「我母親是帝姬雪心,當今雪夜大帝和雪星親王的妹妹,武魂是變異本體武魂冰心,無攻擊力,無防禦力,無控制力,無輔助力,但是卻能感應和預知,不過每使用一次,代價都非常大。」

「而且她也無法獲得魂環,只有武魂天生自帶的一個魂環,魂技和武魂的能力一樣,也是感應和預知。」

「她臨終的時候給我們留下一首誰也聽不懂的乩語。

青陽鳳皇,天水冰凰。

相伴而生,五彩予凰。

凰不離鳳,鳳不離凰。

陰陽交泰,天下無雙。」

馬紅俊一怔,重複著水冰兒說的乩語,若有所思。

心道竟然還有這麼奇異的武魂,這不就和元神的能力類似么。

還有,這是死去的丈母娘,親自給他牽線搭橋?

慈悲慈悲,感恩丈母娘,福生無量尋聲赴感太乙救苦天尊青陽上帝!

馬紅俊在心中禱告了一句,感謝丈母娘的在天之靈。 第756章

聽到周宇的話,林壞和唐萱兒皆是皺起眉頭。

那些送出去的門票,是瓜分了唐氏自己的利益。

而且,這種不正之風,也太可恨了!

「那咱們的票,要送多少出去?」林壞問道。

周宇:「至少得三到四成吧。」

林壞皺眉:「怎麼送出去這麼多。」

從來都只有別人給他送禮。

現在居然要他給別人送禮。

豈有此理啊!

「唉,沒辦法,誰叫咱們要求人家辦事呢。」

周宇嘆氣:「這種事,不光我們這個圈子有,其他圈子也是這樣。」

「你不送禮,人家就給你拖著,到時候受損失的還是我們自己。」

唐萱兒有些生氣:「可這不是他們的工作么?」

「他們居然把自己的工作拿來壓榨別人,難道就沒人管?」

周宇苦笑:「唐總,您想得太簡單了。」

「這個社會就是如此,您倒是可以去舉報他們。」

「但這種事,一般也就被上頭警告一下。」

「可是事後呢,您要是再想求他們辦事,他們只會給你穿小鞋。」

唐萱兒還是太單純了,好像根本不知道社會險惡。

不過周宇也能理解,有林壞這個寵妻狂魔在,肯定事事都把唐萱兒保護得很好。

那些黑暗的東西,早就被林壞一個人抗下了。

「呵,想在我這裡搞不正之風,那是不可能的。」

林壞道:「把所有的票都拿回來吧,一張也不許送出去。」

「他們想要票,自己到我這裡來拿。」

周宇有些為難:「林哥,這不好吧?」

「地上圈子的潛規則,咱們該遵守還是得遵守,那些身居高位的人,咱得罪不起啊。」

林壞沒有多說。

直接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那邊頓時傳來恭敬的聲音:「神帥,有何吩咐?」

林壞淡淡道:「靜海這邊的人,有點不守規矩啊,我想辦點事,還得給他們送禮?」

「教育教育他們。」

說完,林壞掛了電話。

周宇瞪大了眼睛,不知道林壞在給誰打電話。

聽林壞的語氣,好像是給小弟打的?

林壞讓小弟去處理地上圈子的事?

開玩笑吧!

那些人,可是公職人員啊!

林壞一個混地下圈子的,哪來的膽子敢去招惹那些人?

周宇正要勸林壞別衝動,忽然就聽到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起一看,是某個部門的領導打來的,於是連忙接聽電話:「您好,王主任。」

「您別急,票我已經派人給您送去了,估計很快就會送到您辦公室。」

「什麼?不要了?」

周宇嚇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臉色頓時一變。

這個王主任,以前都是要他們五成的票。

這一次只要三成,已經是高抬貴手了。

為什麼突然又不要了?

難道是嫌少,又要五成?

可這一次,票是唐氏的啊,林壞怎麼可能答應。

周宇有些急了,忙道:「王主任,您為什麼不要了?」

「如果嫌少了,我私人給您買一箱茅台,您拿去賣……」

他話還沒說完,對面那王主任差點嚇哭了,哀求道:「周總,您別跟我開玩笑了。」

「這票我真的不敢要,您要是再給我送一箱茅台,我牢底都得坐穿啊!」

王主任說完,連忙掛了電話。

周宇一臉懵逼,滿頭黑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王主任什麼時候這麼廉明了?

他怔怔地望著林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