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張紅呼吸勻凈了,就在何貴耳朵邊說道。

何貴拍拍某人某部位:「你是我的女人,你的父母也相當於我的父母,只要你不離開我,我就不拋棄你。」

「那凱琳娜……。」張紅伸手摟住何貴的脖子,低聲問道。

何貴嘆息一聲,帶着渣男……呸,深沉的語氣:「我跟她之間,可能性不是很大,她的背景太強了,家族也許不會允許我跟她結婚的,即使是結婚了,我也要養你……。」

「嗯……。」這一次車主動的上車加油了。

一心想造汽車,不過仔細衡量了一下,還不行,不說別的,配套工廠都不行,就是現在的摩托車化油器大部分都進口。

汽車不單單是發動機,變速箱,還有底盤,減震,數據可以抄,材料工藝也可以抄,但是抄與製造出來,差距很大,不說別的,就擋風玻璃。

而且就需求來說,摩托車需求很大,並且摩托車的零件總比汽車要少很多。

「三年弄摩托車,三年之後弄汽車。」何貴最後只能放棄心愛的汽車,畢竟汽車高大上,說出去也好聽,不過準備造汽車發動機,其他人不知道。

二手機械設備到了,直接從港口上車,楊海找的關係。

場地就在距離現在廠子不到兩公里的距離,這八里庄,這裏有個農場場部,土地分了,有一個大曬場,還有房子,倉房這些。

足足有四千平米的面積,又花了兩萬多材料錢,何貴等人幹了半個月,蓋了幾個大的石棉瓦廠房,機械設備到了,就先安裝,這些都是簡單的車床,銑床,還有熔爐等等的。

何貴也沒想說搞大,這裏就是試驗性質的,弄出來之後,肯定要找合作夥伴的,軍工企業那麼多。

安裝機械,老師傅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鑄造車間,翻砂車間,加工車間,焊接車間。

然後又請了十幾個老工人,保底工資一百,雖然低一下不過堅持兩個月就好了。

何貴直接上125的發動機,70現在有些過時了,另外就是一輛70摩托車,不單單要指標,還需要三千左右,個別地方高達四千。

「開始!」何貴準備推動標準化製造,這於紅軍當廠長。 我沒有理她,實際上我現在包了一嘴的牛肉,就是想說話也無能為力,只能回敬她一個惡狠狠的眼神。

只不過我的眼神被沐惜春刻意的無視掉了,低頭繼續吃她的食物。

我嚼了好半天才把滿嘴的牛肉給咽進肚裡,牙巴骨都有些酸了,不由暗嘆這牛肉還真特么有嚼勁。

這時候門外又走進來兩個食客,看穿著打扮大概也是到這裡來旅行的。這兩人點完餐后隨口問了老闆一句話:「老闆這裡離華山還有多遠?」

老闆回道:「哦,不遠了,也就四十多公里,很多來登華山的遊客都在這裡落腳!白天這裡有專程到華山風景區的旅遊巴士,很方便的!」

其實我也是無意聽兩人和老闆的交談,只是他們離我太近,才使得我清清楚楚的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兩人和老闆接下來又說了什麼我已經聽不見了,因為我的腦袋此刻已經被一股憤怒的情緒所佔據。

我這才明白為何沐惜春一直不告訴我?這裡到底有什麼好玩的?而且還騙去了我的手機,其目的無非是不想讓我知道,這裡就是華山的所在地。

我的憤怒瞬間被兩人的對話所點燃,沐惜春說是帶我出來旅遊,但在明明知道我有恐高症的情況下竟騙我來華山,除了是故意捉弄我,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別的解釋。

我啪的放下筷子,憤怒的注視著對面的沐惜春。她顯然也聽到了兩人和老闆的對話,所以很清楚我的憤怒出自何處!

她瞟了我一眼,大概是我冒火的眼神讓她擔心我會在這裡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怯怯的說:「有什麼話,等我們吃完飯出去再說,我會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

說完又低頭吃起了面前的小吃,我雖然憤怒,但在這種場合也不便發作,心想便等你吃完飯,我看你怎麼給我解釋?

儘管我還沒有吃飽,被耍的感覺讓我此刻已經完全沒有了進食的慾望,雖然眼前的幾樣小吃味道都很別緻,但我已意興索然。

沐惜春低頭吃她的食物也不抬頭看我,大概知道我此刻不會給她什麼好臉色。

她很快吃完面前的食物,然後拿起包站起身去收銀台付賬,我這是緊跟其後,急迫的想要知道她會給我一個怎樣的解釋!

走出小吃店,她拿出車鑰匙往車的方向走去,然而此刻我已忍無可忍,追上幾步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在故意耍我?」我拉住她盯著她的眼睛質問道。

「有什麼話上車再說!」她甩開我的手,轉身準備去開車門。

但又被我一把拉了回來:「回答我的問題!」

「你放手!」沐惜春皺著眉頭,大概是我把她的胳膊給抓痛了,扭動著胳膊想掙脫我的束縛。

「你不給我一個解釋,休想再前進一步!」

「你想要什麼解釋?」她放棄掙扎,回頭看著我,表情有些難看。

「為什麼要耍我?」

「我耍你什麼了?」

「你還跟我裝?明知道我有恐高症你還偏偏帶我來華山?這不是耍我是什麼?」

「你搞清楚,我只是要你陪同我出來旅行,順便幫我開車,至於華山你可以不上去,我又沒有逼你上去!」

「呵呵!」我簡直被她氣笑了。「你這也叫帶我出來玩?我算是明白了,你恐怕只是想找個免費的司機吧!」

「隨便你怎麼說,你一定要這麼想也行!」沐惜春臉色寒了下來,冰冷的注視著我。

「免費的司機我看你是想多了,既然你不是存心帶我出來玩兒,我自然是要收費的!」我心裡雖氣惱,但既然已經來到此地,苦差事也已經做了,再和她爭執已經毫無意義,還不如要點錢來的實在。

沐惜春冷笑一聲,輕蔑的看了我一眼說:「你要多少?」

「像我駕駛技術這麼好的私人司機,開了這麼遠的路程,沒有兩千休想打發我!」我趁她理屈,獅子大開口。

沐惜春又是一聲輕蔑的冷笑:「呵!不就是兩千塊嗎!你這個司機我還請得起!」

「既然老闆如此大方,那就給錢吧!」我把手伸到她跟前。

「到了目的地我自然會給你錢,現在還在途中,你活兒還沒有幹完,我憑什麼給你錢?」

「那好!老闆請上車!我這就送你上路!」我裝出一副微笑的表情做了一個請的動作,說了句一語雙關卻讓人挑不出毛病的話。

果然,沐惜春聽我這話眉頭微皺,但終究還是沒有說什麼,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一個小時后,我終於把車子開進了沐惜春預訂的酒店的停車場里。

「老闆,目的地已經到達,請問現在可以給錢了嗎?」停好車后,我轉過臉裝作一本正緊的問!

沐惜春睥睨的看了我一眼說:「我身上沒有那麼多現金!回去后我便給你!」

「喂,你這是想耍賴?」我頓時不爽起來。

「誰耍賴?我不是說過嗎?是沒有那麼多現金!你不是有一個賬本嗎?你記上便是了,回去我自然會給你!」

沐惜春說的賬本我自然知道,那是這幾個月前我請她吃烤紅薯的時候我買的筆記本,專門用來記她欠我的道賬目,比如說我請她吃烤紅薯的錢,我帶她看病的雇傭費,還有她的腳扭傷,我給她做理療的費用等等。

幾個月下來小本本上已經記了不少的費用清單,沐惜春雖然並沒有說不認帳,但她從來都沒有說什麼時候給我結了賬目上的費用。

「好,我就先給你記著,你可不許耍賴!」於是我拿出那個小本本,又在上面詳細的記了一筆,時間地點和所欠費用的出處都寫得一清二楚,並很嚴肅的讓沐惜春在後面簽了字。

沐惜春簽完字徑直下車向酒店走去,車上的行李自然由我來負責搬運,誰讓我拿了人家的錢呢!

沐惜春在前台登記完之後,給了我一把鑰匙,我們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我和她的房間是挨著的兩間套房,在我拿出鑰匙準備開門的時候沐惜春叫住我:「我明天要去登山,華山有很多的景點,並不是一定要登頂,你可以去其它景點玩玩!」

「不去!」我十分不爽地吐出兩個字,也不理會沐惜春會有什麼反應,打開門進了房間。

房間很大,很乾凈也很舒適,沐惜春在這點上還是很大方的,給我訂了一套和她一模一樣的房間,雖然我不知道房間的價格,但是這種全國知名的旅遊景點的星級酒店自然是不會便宜。

開了一天的車,讓我確實有點累了,洗了一個熱水澡后便躺在房間舒適的大床上,想著這趟糟心的旅程不由得有些鬱悶,雖然沐惜春答應給我兩千塊錢雇傭費,但她會不會真的給我只有天知道。

一覺醒來,已經是第二天的半晌時分。我走到窗邊,拉開窗帘,只見今天的天氣並不是很好,不僅沒有太陽,而且霧氣蒙蒙,可見度自然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心想沐惜春今天去登華山大概也看不到什麼好的景緻。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上午九點多鐘。心想不知此刻隔壁的沐惜春有沒有出發,於是出門來到她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等了半晌門裡並沒有什麼動靜,心想她大概是在我還在睡覺的時候已經出發了。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簡單的洗漱之後想出門找點吃的。說實話,昨天晚上的幾樣小吃讓我很是回味,於是便想嘗嘗這裡的早餐都有什麼吃的,是否會有讓我感到驚艷的東西。

雖然酒店裡就有早餐供應,但我想起了沐惜春昨天說的話:大酒店裡的食物,全國各地都一個味兒,有什麼好吃的。於是便走出酒店在大街上一邊晃悠著,一邊尋找著吃食。

在我終於選定一家看上去還不錯的早餐鋪的時候,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我拿出手機一看,竟然是沐惜春打來的。

我想她多半是又看到了什麼驚艷的風景,打電話鼓動我也去參觀,但我實在沒那個興趣,想來到華山這個地方旅遊若不是為了攀登華山,那實在是沒什麼來的必要,我既然沒有膽量去攀登華山,別的景點我自然是懶得瞧上一眼,想到這裡於是便掛斷了電話。

可誰知我剛掛斷電話,鈴聲又再次響了起來。

我盯著手機屏幕看了一會兒,終於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我剛想說話,可還未來得及開口,聽筒里便傳來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請問你是魏先生嗎?」電話那頭的聲音顯得有些急迫,讓我不禁有些疑惑,為什麼沐惜春的手機會在別人手裡,而且此人語氣顯得相當急切,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是姓魏,請問你是哪一位?」我疑惑的問道。

「我是華山風景區南峰棧道的工作人員,請魏先生一定要冷靜,你的朋友沐小姐在華山棧道上遇到了一點麻煩,不知何故,她的安全繩突然間脫落,她現在在毫無安全保障的情況下被困在了棧道上,而且她由於受到驚嚇,不允許我們的工作人員前去搭救,她的情緒現在很糟糕,她說除了你之外,不許任何人靠近她,所以我們才給你打電話,希望你馬上能夠來到這裡,配合我們的營救工作,我怕耽誤太久,你的朋友會堅持不住!」

大概是情況緊急,聽筒那邊的男人簡明扼要沒有一絲贅述的這一番話,我心裡咯噔一下,瞬間再也聽不到周圍的任何聲音。

「我的朋友,她現在怎麼樣?」我幾乎是脫口而出,心臟幾乎要炸裂。

「你的朋友現在正在棧道的中途,由於安全繩不明原因脫落,她現在只靠兩隻手抓住鐵索來保證自己的安全,只是她現在情緒過於激動,不允許我們靠近,我們怕時間久了她會堅持不住,那樣隨時都會出現危險,所以我們懇請您立刻趕過來,和我們一起搭救你的朋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瑪蒂爾在短暫的失神后,很快恢復了平靜。

她的鎮定讓李欽吃驚。

不過一想到她的出身也就釋然了。

中東王室培養的玩物,在必要時刻是能為自己擋子彈的,她們的人生早就不屬於自己,這也是為什麼她想要來到李家。

至少這裏是安穩的。

眼下的突發情況的確讓人不安。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431】關門打狗! 「我?我傷人了?」林桃問。

「就是你!」

「喔?你哪隻眼睛看到的?」林桃又問。

那少年頓時啞口無言。

「楊老爺,剛才有條瘋狗,沖我孫女齜牙咧嘴的叫喚。我就撿了塊了石頭,原想打死它,沒想,只是打傷了。」

楊家姨娘臉上的笑,僵硬了。

楊老爺本就擰成山的眉頭,也更高了。

瘋狗傷了?楊麟傷了!

這是當着他的面,在罵他兒子是瘋狗?

這婦人也太狂妄了!

張大山微腫的臉,當場石化了。

當着人家爹的面,罵人家兒子是瘋狗。

他娘這不是提着燈籠上茅房——找死嗎!

「麟兒本該在私塾,為何會在家中?」楊老爺呵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