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孫潔對視了一眼,我點點頭,慢慢打開了門。

門外的光十分昏暗,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站在門口,把我嚇得差點心臟驟停。

不過仔細一看,的確是老闆娘,不過把頭髮放了下來,在昏暗的走廊里有堪比貞子的效果。

而且她的臉色也很白,可能是燈光的問題吧?

「什麼事情?」

我頓了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勉強開口問。

「都這麼晚了,我們都睡下了。」

老闆娘緩緩抬頭看了我們一眼,露出了一個怪異的表情。

在我看來就是想對我們笑,但是又做不出來這個表情一樣。

我心想,如果你不想笑就不要勉強了吧,這樣更特么的嚇人啊。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問問你們,你們打開隔壁的房門了嗎?」

她的聲音的確是老闆娘的聲音,按理說我沒什麼可懷疑的,但是她的語速很慢,好像剛學會說話一樣,每說一個字就要頓一下,很吃力的樣子。

現在我沒辦法確定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老闆娘了,而且走廊上的燈愈來愈昏暗,身後孫潔緊緊抓着我的手,還略微有些顫抖。

而我可能是被剛才那一下給嚇過頭了,竟然現在心情詭異的平靜。

來吧,我覺得我先哦就算再恐怖的畫面也能承受的住了。

「沒有啊,你說過不能打開,我們沒有打開過。」

我回答她,同時不經意地往她身後一撇。

等等……

「這樣啊,那就好,晚安。」

她重新低下頭,轉身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緩緩離開,我下意識低頭看了一眼門口的地毯,然後又抬頭看了一眼老闆娘詭異的背影。

突然我頭皮都要炸起來了,用最快的速度關上了門還反鎖上了!

孫潔看着我突然滿頭大汗的樣子十分不解,雙手搭在我肩膀上瞪大眼眸問我。

「你怎麼了呀?」

那個人不是老闆娘!不,也許是我們不知道老闆娘真實的面目而已……但是我可以確定,剛才敲門的那個老闆娘不是活人!

剛才我以為是燈光昏暗看錯了,不過現在回想應該沒有看錯才對,對面的房門隱隱開了一條縫隙!

還有那個「老闆娘」雙腳踩在地毯上,地毯下面有我放的符紙,現在地毯已經一片漆黑了!

然而那個女人渾然不覺……

最後就是她的手,在她背過身的一瞬間我看到了她的左手上又一片漆黑。

她是那個那天翻我們行李的人!

不過她還是人嗎?

我哆嗦了一下,拚命搓自己胳膊上的雞皮疙瘩。

「孫潔,你聽我說!剛才那個女人……」

我把自己看到的全都告訴了孫潔,她也愣住了,和我一起后怕起來。

「不應該開門的,太魯莽了。」

她皺了皺眉,又看了一眼門外。

「現在最怕的就是她還會回來。」

。 (上一章節的數字搞錯了,應該是一百一十一,改了也不知道多久才顯示,在這裡對大家說聲抱歉了,這一天天的,也不知道我腦子是怎麼了……)

粉絲們都知道,那快活林的選手就更清楚了。

確定外面的隊伍都被卡掉后,快活林的指揮兼隊長『綠林老漢』開始清點場上剩餘人數。

「目前還有十三個存活,去掉我們五個,那就是八個。」他判斷精準,清楚戰場局勢:「所以,剩下八個人里,頂多還有一支,不可能再多了。我們唯一要考慮的,就是這最後三人是不是同一支隊伍。」

隊內一號位的山大王猜測道:「也或者是三個獨狼?」

綠林老漢搖搖頭,不是很敢確定:「剛才的淘汰信息太多了,我不知道哪支隊伍還剩下獨狼。」

山大王繼續道:「我記得猛獅沒了,百靈鳥沒了,還有百貨超市,這些都是確定的。」

綠林老漢揉了揉腦門:「七七和象牙塔呢,他們不是開局roll點了?那七七應該還有一個獨狼才對。」

另一名隊員行腳大盜突然插口:「他好像死了。」

綠林老漢隨即看向他:「你確定?」

行腳大盜點點頭:「應該是,第五階段還是六階段,我聽到過他的信息,對的沒錯……」

說著,他語氣越發的堅定了:「就是在那片草叢裡,跟百靈鳥打過!」

綠林老漢猶豫了下:「不對啊,我怎麼記得是他殺了百靈鳥的人呢?」

行腳大盜:「那你肯定是想錯了,你好好想想,後面是不是就再沒有他的信息了。」

綠林老漢啞然,然後才道:「是。」

行腳大盜又追問:「那我們是不是卡死了所有從那出來的隊伍?」

綠林老漢:「一個沒剩。」

他終於展顏一笑:「沒有人從那活著出來,我們看的清清楚楚。」

行腳大盜也跟著一笑:「所以,七七的獨狼一定是被百靈鳥的人殺了,要不然後面怎麼可能沒他的淘汰信息!」

…………

…………

「卧槽,信息記錯了啊!!!」

聽著他們的對話,快活林的粉絲們不由心頭一緊。

原來他們是真不知道自己後面一直有人尾隨,更不知道這個人還跟著進到陵墓里來了。

但好在目前的形式非常明朗,最危險的不是這個獨狼,而是寒流,DW只要別插手他們跟寒流的戰鬥,行腳大盜記錯信息倒也沒那麼嚴重。

還是那句話,打掉寒流,快活林這把就贏了。

粉絲們在主視角個戰隊視角來回切換,對場上局勢一清二楚。

寒流這支隊伍不強,AB組二十支隊伍里,排名在倒數前三,只比猛獅高一點。

而快活林可是中上游的隊伍,對付實力孱弱的寒流,他們的勝算非常大!

當然,快活林的選手們也是這麼想的。

他們沒算好獨狼,但對於一支從未有任何信息的滿編隊,自然很容易就判斷到了。

「是寒流。」

五人頓時輕鬆了許多,知道是寒流那就好辦了,雖說後者不是跟猛獅一樣上來湊數的,但他們的平均實力不高,並沒有特別出眾的選手。

快活林打別的隊勝負不好說,可打他們……那簡直是手到擒來。

唯一的問題,無非是他們付出幾個人的代價罷了。

…………

…………

解說台。

因為怪物逼近,從上至下進入了陵墓,從主視角的屏幕中可以看到,東西兩支滿編隊正在向中間靠攏。

易言:「象牙塔的人呢,還不進洞嗎?他們馬上就要成為夾心餅乾了!」

沐子:「進了進了,他們終於進了!」

說完,她彷彿為象牙塔的兩人鬆了口氣,接著笑道:「他們反應雖然慢了幾拍,但不算太晚,兩支滿編還沒到。」

他們走了,正面戰場就交給了快活林和寒流。

而他們,也終於在墓道上遭遇了。

激烈的團戰……一觸即發!

易言早就準備好了,滿懷激情,剛要解說這場戰鬥。

但就在這時候,系統淘汰信息……突然來了!

「玩家七七丨丁溫以拳頭擊倒象牙塔丨黎明之夜!」

「玩家七七丨丁溫以驚虹箭淘汰了象牙塔丨黎明之夜!」

什麼?

易言準備好的話立馬生生憋了回去,一臉驚愕。

用拳頭擊倒?

他是……怎麼做到的?

在一點視野都沒有的漆黑洞里,他居然還能看的見人?

無數疑問在他腦中快速閃過。

但可惜的是,鏡頭並沒有給到丁溫,所以也沒有人知道洞里究竟發生了什麼。

而洞外的墓道上,兩支滿編隊的戰鬥當然也不會因為突然的淘汰信息而就此停下。

易言縱使有千萬疑問,也只能暫時憋住,開始解說這兩支隊伍的團戰。

「好,我們可以看到,快活林率先發難,四號位的行腳大盜兩箭秒掉了對面的前點隊員,寒流……」

…………

寒流到底還是輸了,在正面硬實力的碰撞上,他們敵不過更強的快活林。

雖然他們在被團滅前,拼盡全力擊倒了三個,但是並沒有機會補掉,這三個人可以被快活林的隊友拉起來。

非常遺憾,他們只能止步於此,拿到了第四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