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箭手下意識轉身就逃。

他是宗師巔峰,距離氣息境一步之遙,可是,兩個境界之間,是天差地別。

一箭可看出。

就連楚塵也意外地看了一眼柳如雁。

這是柳如雁突破到氣息境之後的第一次出手,楚塵也明顯感受到了柳如雁的實力相比在宗師巔峰的時候,有了質的飛躍。

咻!

柳如雁反手揮箭,利箭化虹,朝著弓箭手的背後爆射而去。

弓箭手臉色大變,踉蹌躲避。

「來都來了,不用急著走嘛。」楚塵在一旁開口,神色輕鬆,他剛才衝出小院的時候,看見柳姐姐坐在圍牆上看戲,當即心頭大定,果然,柳姐姐也不讓他失望,甚至可以說是給了楚塵一個莫大的驚喜。

楚塵看了幾眼,在小院的角落搬來了一張木凳子,坐了下來。

柳如雁踏入氣息境后第一次出手,她似乎也在習慣自己新的力量,而眼前這個來自禁忌之島的弓箭手顯然是最好的人選。

砰砰砰!

弓箭手一次次被擊飛出去,狼狽不堪。

他的眼神生平第一次出現了恐懼,一次次想要逃走,可被紅衣女子當沙包一樣踹了回來。

他引以為傲的箭術,在紅衣女子的面前,不堪一擊。

陸地武者界,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個奇女子?

弓箭手一不留神,又一次被擊飛,這一次,狠狠摔在了地上。

恰好落在了楚塵的身前,楚塵走上前,一隻手按住了弓箭手的肩膀,同時,幾根銀針快如閃電,刺下了弓箭手的身上,「你被擒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些天躺在醫院的日子,說實話一大爺過得不錯。

首先他是軋鋼廠的八級鉗工,是技術很厲害的工人,一個部門管事的人都得給他面子,不敢說他什麼。

他意外受傷了躺在醫院了,可是帶薪養傷,醫藥費又有人出。

養傷吃的東西肯定比廠里的伙食要好不少,一個星期過去,一大爺的臉色都變得紅潤起來。

這天,一大爺床頭邊的柜子上面放著一杯冒著白煙的熱茶,躺在病床上手裡拿著一份報紙翻讀起來。

本身一大爺的心情就特別不錯,一個人的到來,讓他更是欣喜若狂。

撞斷她肋骨的賈張氏居然來了,是被人抬著進來的。

賈張氏的門牙沒了幾顆,鼻子青腫,右腿用繩子和竹子編織成的竹排固定了起來。

醫生們和秦淮如合力把臉色很臭的賈張氏弄到病床上,醫生又用一些味道很刺鼻的中藥幫賈張氏把腿包起來。

「這不是張氏嗎?一個星期沒見,你的牙怎麼沒了呢?鼻子也腫了,腿也出了問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說出來讓我開……關心關心。」

一大爺臉上的皺紋推開,露出了一張菊花般的笑臉,那模樣就別提有多欠揍了。

總之一句話,殺傷力不強,但侮辱性極大。

那天一大爺作為一個吃瓜群眾,全程沒有說一句話,稀里糊塗就被賈張氏送進醫院了。

現在看到賈張氏來陪他了,要多快樂就有多快樂。

看到一大爺那賤兮兮的模樣,賈張氏真的很想從床上爬起來揍他一頓。

可惜她的腿摔骨折了,暫時動不了,只能放棄這個選擇。

「一大爺,我媽又不是故意撞你的。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還跟一個老婆子斤斤計較了呢?」

秦淮如看了眼挑事的一大爺,陰陽怪氣地說道。

呵呵!一大爺都被秦淮如給氣笑了。

好一個被撞斷了幾根肋骨,不要跟一個老婆子斤斤計較。

老子被你給賣了,一大爺的權力都沒了,你落了個持家好女人的美譽,是不是也讓老子不跟你一個女人斤斤計較呢?

一大爺給報紙翻了個面,冷聲說道:「淮如,一大爺年紀大了,受了這麼嚴重的傷,身體恢復很慢。

醫生說建議我多吃有營養的東西,你弄點雞蛋給我加餐補補吧。」

他是被賈張氏弄傷的,訛起來就是這麼理直氣壯!

秦淮如氣極了!明明知道一大爺是故意刁難,她卻一點辦法沒有。

誰讓人家是受傷的人佔了理呢?

秦淮如都不算是最氣的那一個,賈張氏才是。

賈張氏這個平時只進不出的,被一大爺給宰了,她的心裡不好受。

要不是醫生告訴她不要生氣,要放平心態好好養傷,動氣了影響恢復,她早跟一大爺罵起來了。

賈張氏很惜命,她要把身體養好。

養好了身體才能看著棒梗健康長大,讓棒梗繼承秦淮如的那份工作。

她要是死了,秦淮如肯定會改嫁的。

到時候棒梗會不會被欺負就不說了,還姓不姓賈都是未知數。

為了能活久一些,賈張氏兩眼一閉,不去聽一大爺那些諷刺她的話。

……

四合院里,棒梗一大清早就盯著何雨柱家的房門看。

他在盤算著要怎麼樣報復何雨柱。

如果不是何雨柱那天晚上把他捉了,還叫了三大爺,他怎麼會進了派出所呢?怎麼會被人進行思想教育呢?

棒梗恨死何雨柱了。

他不敢再有之前那種進入何雨柱家,把何雨柱家裡的東西搬空的想法了。

在裡面,他是受了教育的。

知道那種想法很幼稚,一旦實施了就得完犢子。

砸何雨柱家的門,偷何雨柱家的東西,何雨柱捉住他了,可以再把他送進派出所里。

所以棒梗要想別的辦法報仇!

棒梗在那裡站了一會兒,許大茂推著自行車準備出門上班了。

許大茂也是一個想要報復何雨柱的人。

要不是何雨柱這個變數,婁小娥一家早就進去了,他拿了一部分財物,在軋鋼廠里得到升遷,一次完成了升官發財死老婆人生巔峰。

許大茂是一肚子的火氣。

棒梗見許大茂出來了,看了許大茂一眼。

許大茂同樣掃了他一眼。

看到棒梗那張死魚臉,一副別人欠他錢的表情,許大茂的心裡就不舒服了。

何雨柱弄他也就算了,居然連棒梗都敢給他甩臉色了?

他許大茂現在在四合院已經淪落到這般田地了嗎?連一個小孩子都不把他放在眼裡?

其實許大茂誤會棒梗了,棒梗從派出所里出來就一直是這副表情,並不是針對他一個人的。

可是許大茂不在乎這些,本身就憋了一肚子火氣的他看了棒梗那表情就更來氣,已經受不了了。

「聽說你小子做賊被傻柱送進派出所了,連你奶奶也跟著進去了,有沒有這回事?

年紀輕輕的學什麼不好,居然學做賊!真是沒有出息!

說來也真是奇怪,我還以為傻柱和你媽有一腿,應該會護著你。

怎麼現在傻柱不護你了呢?」

許大茂走到棒梗的身旁,對棒梗說出了這些話。

許大茂的這些話在棒梗聽來可以說是字字誅心。

居然把他最恨的何雨柱和她媽說到一塊。

如果像許大茂說的那樣,何雨柱豈不是成了他的爸?

他才不認何雨柱那個傻啦吧唧的傻子當爸,他都恨死何雨柱了。

「許大茂,你不要滿嘴噴糞,我媽和傻柱沒有任何關係。」

棒梗咬著牙回答許大茂。

棒梗咬牙切齒的模樣讓許大茂很不爽!

一個小屁孩,居然敢在他的面前耍橫?

「呵!這誰知道呢?傻柱以前從廚房裡拿回來的東西可都是進了你們一家的肚子,要是沒點關係誰相信呢?

我猜你媽肯定已經和傻柱『啪啪啪』了!只是傻柱後來拔那啥無情,才會這麼對你。」

啪啪啪那三個音,是許大茂鼓掌拍出來。

棒梗感覺受到了巨大的侮辱,狠狠一腳揣在許大茂的自行車上。

許大茂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很開心,他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平白無故揍小朋友,棒梗一哭他理虧。

棒梗先踢了他的自行車,這年頭自行車可是貴重物品。

要是有人說他欺負小朋友,他就說貴重物品被熊孩子破壞,一時心急出了手。

許大茂抬起腳朝棒梗猛地一踢,棒梗後退了半米,重重摔倒在地上,臉都憋紅了,眼淚當即就流下來。 吳玄之的手中托著三顆銀白色的金屬球,非常的小心。

這三個金屬球,可以理解為脊劍妖的孢子,也可以叫做胚胎卵。

在吞吃了辛川的飛劍后,脊劍妖竟然本能的孕胚了,而且一次性就產了三顆孢子。

這對於吳玄之來說,無疑是一個非常驚喜的發現。

如果確定這不是一次偶然的話,那麼這會給實驗室的繁衍法試驗引入一條全新的思路,即以修行者的器物作為資糧,是否可以大幅度提升身妖孕胚的概率?

如果能確定這一條,那再深入的研究,尋找出提升身妖孕育的根本物質是什麼,再進行大規模的復刻,從而完成身妖的批量化繁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