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吧老大,現在他們全副武裝啊!」口香糖妹子趕忙拉住自己大哥,這麼衝上去不是送死嗎。

絡腮鬍扒拉了一番自己的手指頭,然後點頭道:「聽我的,我已經算好了。」

「有敵人出現了。」

「芒青、竹下你們去。」領頭的長刀男看向大鬍子和他身旁的女孩,直接派出了自己隊伍中中上層的兩人。

「是。」

迎面走出來的是一男一女,他們身著黑色的陰陽師衣袍,並沒有使用咒法,而是端著連兩柄突擊步槍,對準了出現在道路盡頭的大鬍子和口香糖女孩。

大鬍子楞了一下,他本來都以為要領教一番陰陽師咒法了,沒想到人家竟然也與時俱進的使用了熱武器,根本就沒有肉搏和硬拼的意思。 顧念嚷嚷道:「等會要吃飯了!」

本來是準備下來是要吃飯的,結果江亦琛又開始動歪點子。

江亦琛笑著親了親她的臉頰:「逗你的,帶我上去看看嬰兒房。」

顧念被她一路抱到了嬰兒的房間。

她從他身上跳下來說:「先簡單布置一下,時間有點緊,等有空我再來好好整理一下,不過寶寶還小,也不用那麼急,哎呀,他怎麼又吃手了。」

顧念急忙將睡夢中的小孩的小手從嘴裡拿出來。

兩個人坐在嬰兒床旁邊,看著小孩。

顧念問:「你覺得他像誰?」

「看不出來啊,這麼小。」

小孩五官輪廓都沒有長開來,雖然說粉雕玉琢格外可愛,但是那種違心的話還是不說了。

「我還沒見過他媽媽長什麼樣呢,不過小孩有一點像爸爸,這裡——」顧念指了指她弟弟的小鼻子說:「鼻子很像爸爸。」

她說:「老公,你去把我的相冊拿來。」

江亦琛跑去把她的相冊拿來。

顧念翻了翻,哎呀,有自己小時候的照片。

她指了指說:「我覺得,有那麼一點點的像的。」

那還是她三歲的照片,扎著兩個羊角小辮,眉心點了一顆紅點。

仔細一看,竟然還是和慕珣有那麼一點像的。

顧念小時候還是挺可愛的,雖然不是說從小美到大,但是五官底子在那裡,怎麼也改變不了美人的本質。

江亦琛仔細端詳了一下說:「是有那麼一點,你爹可以放心,是親兒子。」

話說慕天喬這人,還特意去驗證了DNA,包括顧念小時候都被他偷偷讓人取了頭髮去鑒定,確定了是親生女兒。

不過慕珣是他特地來繼承家產的,用來削弱慕昕薇的繼承權。

畢竟慕昕薇實在是不成器。

而至於顧念——

給了顧念,不就是等於把公司送給江亦琛了嗎?

何況,慕天喬也知道顧念和他感情不深,一開始遺囑根本沒有考慮到她,也就是後來有事相求的時候才送了她一棟房子,結果就著一幢房子還被財產收繳回來了。

顧念沒有撈到他半分好處,還得幫他帶小孩。

晚上的時候,玲姐特意給顧念鹵了醬牛肉,醬料是顧念自己網購回來的,然後讓玲姐改良了一番,先鹵牛肉試一試下次可以試著滷雞爪啊鵪鶉蛋之類的。

牛肉被整整齊齊切成片鋪放在盤子里,旁邊是顧念獨家配方的調料,她奔波了一天,這會是真的餓了,洗了手直接用手銜著一片牛肉蘸了醬料就往嘴裡面塞。

「唔……太好吃了。」她一邊朝嘴裡塞東西一邊誇讚說自己滷水選的實在太棒了。

江亦琛示意她坐下說:「慢點吃。」

她在家裡隨便慣了,兩個人之間也沒有諸多禮儀,儘管江亦琛在很多的場合都保持這一種君子之禮,但是在家也會放鬆些,就讓顧念用手直接塞了牛肉在他嘴裡。

顧念吃完牛肉,就去扯梭子蟹,這個季節,梭子蟹還挺肥,一個大的梭子蟹被剁成了四塊,直接蔥姜蒜炒了,再用特質醬料用水煮一會,玲姐處理的時候在切口抹了蛋清液,這樣可以保持肉質鮮嫩不鬆散。

她扯了一大塊肉塞嘴裡,聽江亦琛問:「吃飯嗎?」

「吃啊,唔,少盛點,我啃完一整個大梭子蟹估計就吃不下了,啊,還有排骨,這是對咱們這幾天減少碳水攝入的獎勵嗎。」顧念眼睛放直了,她真的太想吃紅燒肉,排骨這些了。

江亦琛聽她嘮叨了好幾天,就讓玲姐今天買了最好的排骨,給她做紅燒排骨。

她將排骨的醬汁倒了點在米飯上,米飯頓時看上去色澤誘人。

這一碗的卡路里實在有些罪惡,但是她毫無愧疚解決了。

————

江亦琛晚上在書房把白天沒有處理的事情處理完。

紀衍之已經入主江城金融。

等於以後江城金融,就不是江亦琛拿主意。

為此,知名雜誌《人物》還特意採訪了紀衍之。

這次採訪也得到了江城背後的支持。

紀衍之回答的滴水不漏,表示這是集團戰略性架構調整,江總還是集團總執行長。

媒體似乎想挖一點他的私人生活,但是據其本人說,他是個很無聊的人,除了讀書也沒有別的愛好了,據說他是個收到女孩情書都會害羞的人。

總之,這位一來到江城,就迅速在江亦琛的支持下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精簡部門結構,推高行政效率。

晚上,正是他在同江亦琛彙報工作。

顧念接下臉上的面膜,輕輕拍了怕臉,讓精華好好吸收,她在看育嬰方面的書,由於直接省去了懷孕的過程,好像沒有那麼痛苦。

但是小孩也不是好養的。

這事兒她告訴了可遇。

可遇驚詫於她的效率,這麼快就把孩子帶了回來。

顧念一邊翻著書,一邊和可遇聊天。

小孩有多難帶,顧念算是有了一個初步的體驗。

不過這並不影響她對小孩的喜愛。

秦可遇問她是不是像你爸媽突然告訴你他們要生二胎了?

顧念笑,還真有這個感覺。

當然她也不忘同秦可遇吐槽自己的渣爹。

秦可遇是知道的,這些她都知道。

從小的時候,顧念就告訴過她。

最後,她安慰說:「壞人呢,自然會遭到報應的,不過顧念,你是真的善良。」

顧念:「不是我啦,是江亦琛同我說的,他也同意了,所以我就將小孩接回來,他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裡也很同情小孩的。」

秦可遇:又在幫他說話。

顧念看了一整個章節的書,有些困了,放下了手機,給自己塗上眼霜,吃了兩顆褪黑素準備睡覺。

江亦琛從書房回來,洗了個澡,又跑到床上來纏她。

反正他是一直沒有忘記辛勤耕耘。

顧念累得氣喘吁吁,還得聽他調侃,於是翻起身直接坐在他的身上,假裝的惡狠狠地說:「你再多話,今晚別想睡了。」

江亦琛挑眉:「你想把我怎麼著?」

顧念眼珠子一轉,俯身下去,舌尖輕輕舔舐過他的喉結。

江亦琛:「……」

太狠了。

他有些受不了。 「你是想了解有關你母親的事吧?」

「是的,我在資料庫中只能找到從六千年前到現在記載,再往前一些的記載都無法得知,只知道是有一個蠻荒的三王時代,而那些高階天使的資料記載都是模糊的,有時候就只是一句話就帶過了。

你能告訴我,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嗎?我想知道我的身世、我的父母,還有之前那個救了我的『女天使』,她身後的六隻金色翅膀,跟天城內的女武神雕像一模一樣,她是誰?我的母親又是誰?」

看着眼前對於一切都感到困惑少女,天使的軍團長將劉海撩起,左手插著腰、轉過身去、背對着天使少女,說:「對於高級天使的過去探究是凱莎女王嚴令禁止的,我身為右翼護衛本該遵守這一秩序的,但是即便我不告訴你,你也是一定會自己去尋找答案的、對吧?」

「導師…」

天使少女沒有否認,她從來就不是為了成為天使而來到這裏的。

「彥、三百年前,你因為私自處決凡人而觸犯了天使的戒律,被關在達斯萊特星一百年,凱莎女王曾跟我說過——你的體內雖然流淌著天使的血液,但同樣的、也流淌著復仇的火焰。

你想了解自己母親的過去我能理解,但是你想要了解她,甚至是找到她…又是為了什麼?如果你能回答我這個問題,」

看着軍團長的背影,彥也想過用謊言來偽裝自己內心的真實。

可是當想起曾經的那些姐妹們的樣子,想起她們慘死在面前的時候,彥就已經無法用謊言來欺騙自己的內心了。

「當初我就像是一隻爬蟲一樣,被踩在腳下、只能幹看着…那個惡魔,拿着我的武器,一劍、一劍、一劍,將她們折磨到死。

流月導師,我需要力量。」

彥的聲音冰冷的,那攥緊的雙拳微微顫抖著卻異常的堅定了眼神。

轉過身來的流月沒有當即開口,而是仔細的盯着彥的雙眼。

良久,才淡淡開口:「不要讓仇恨吞噬了你。另外,我的確是認識那名女天使,也知道她在哪裏;但是在那之前,你必須要擁有能夠保護自身的力量,至少要是天使尖兵才能安全得抵達她所居住的地方。」

「成為天使尖兵?那需要多久。」

「你的話…我不知道,」流月頓了頓,然後繼續道:「但是我,用了一千多年才成為天使尖兵。」

「一、一千年?!」

「對,一千年。如果說你連一千年都不願意付出的話,那麼就別談什麼變強了。」

一千年的時間,這種跨度已經足以讓一個人忘記自己曾經的同伴了,倘若再往上加一千年,那麼就連國讎家恨都能忘卻。

流月相信,一千年後的彥,心中的仇恨必定會被時間洗刷殆盡。而一旦這種仇恨被洗盡后,剩下的那名天使彥,才是真正有資格成為一名神的天使彥。

——凱莎女王所想要的神,必不能是滿懷仇恨與衝動的,她首先要擁有神的思維方式,其次才能擁有神的力量;不能像是那些只為了誰或誰的利益爭奪者們。

當然,流月不會預知未來。

她不知道未來的彥到底會成為一名怎樣的天使,就同近萬年前一樣,沒人會預料到,那種災難的降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